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八百零三章 强者之境【求月票】
    当周向阳看到安争把自己的儿子周凤年从战舰上扔下去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仇恨是解不开的了。然而,当安争知道他把周芷柔抓起来的那一刻,尤其是看到周芷柔被打的几乎残废,还被丢下战舰,这仇恨早已经解不开了。

    周向阳往前迈了一步:“陈流兮,你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

    安争道:“你却知道,你惹了谁。”

    周向阳双手伸出去,一只手指向天空一只手指向安争:“我儿不会白死的。”

    安争往下看了看,正好看到陈少白骑着一头叫做六翅神雕的妖兽追上来,他把周芷柔抱起来温柔一笑:“我也想把你丢下去一次,闭上眼。”

    周芷柔楞了一下:“啊?”

    安争双手抱着周芷柔往下一扔,朝着陈少白喊了一句:“带她先回去。”

    陈少白刚要追上战舰,忽然看到一个人朝着自己飞过来,又听到安争的喊声之后一把将周芷柔接住。只是这瞬间,周芷柔感觉自己吓得没了半条命。

    陈少白将周芷柔放在六翅神雕上,拍了拍六翅神雕的脑袋:“带她回去。”

    他脚在六翅神雕的后背上踩了一下,身子如电芒一般激射而出,片刻之后就落在了战舰上。而就是这短短的时间内,周向阳和安争已经交手了几百次。

    周家的人原本要上去围攻安争却被陈少白挡住,那把黑色的镰刀舞动起来,真如死神降临一般。

    金陵城外的一队神鹰游骑例行在金陵城外巡视,骑着神鹰的大羲甲士看到战舰上打起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迅速的靠近之后发现居然是玉虚宫那位道长和周家的人干起来了,这种神仙打架的事他们自然不敢参与,只好留下一半人监视,另外一半人分成两批,一批赶去皇宫报信,一批赶去兵部报信。

    皇宫,正在给自己种的菜浇水的陈无诺得到消息之后微微楞了一下,忍不住有些恼火:“这个陈流兮有些过分了。”

    温恩叹道:“陛下,还不是您给宠坏了。”

    原本生气的陈无诺听到这句话之后噗嗤一声笑了,看了温恩一眼:“你是说,这个家伙做的错事归根结底还要赖在朕身上?”

    温恩见自己这句话奏效,垂着头说道:“可不是吗,是陛下说过......咳咳,朕最喜欢陈流兮的就是他那股子横冲直撞的劲儿,金陵城圣庭里的那些歪风邪气,需要这样的人闯一闯闹一闹。”

    这几句话模仿的惟妙惟肖,连声音都差不多。

    陈无诺摇头道:“你最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些......就算朕喜欢这横冲直撞的人,可他已经破坏了朕的安排。朕本来就是要放弃左家的,所以任由他去闹也就罢了。可是周家的人朕还用的着,南边战事吃紧,重许身边缺人。”

    温恩道:“那陛下只能拿陈流兮问罪了。”

    “朕当然要拿他问罪!”

    温恩问:“陛下舍得?”

    陈无诺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周家的人得到消息之后很快就会派人支援过去,到时候陈流兮一个人就算再强再霸道,怎么可能是周家整个一个家族的对手。”

    “陛下的意思是?”

    “叫圣域元帅沐渐离来见朕。”

    “陛下,老奴不懂您的意思。”

    “你的话多了。”

    “老奴知罪。”

    温恩连忙转身往外跑,心说陛下这到底是要干嘛?刚才陛下显然是因为陈流兮的那种胡作非为给激怒了,但是现在又不像是真的要处置陈流兮的样子。这个时候召以为圣域元帅进宫,只怕陛下心里谋虑的又不是什么小事了。这个陈流兮如此的横冲直撞,陛下要借的就是他的势,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谁倒霉,是陈流兮还是周家。

    想到之前同样如此圣眷隆盛的方争最后那个下场,温恩心里就有些发堵。当初陛下也是用方争的横冲直撞,狠狠的削掉了一大批家族伸进圣庭里的手。

    可最后呢,方争死在了北域沧蛮山,连个尸体都没有落下。

    他不敢去想这个陈流兮最后是什么下场,如此的肆无忌惮,已经触怒了很多大家族。一旦这些人联起手来,陛下也不可能不给他们面子。到时候,只能是牺牲陈流兮了。这就要看陛下是要长远的用陈流兮,还是短期的用。如果是长远的,那么陈流兮这次最多也就是被陛下责罚。若是短期的......只怕陛下要放弃这个人了。

    叫一位圣域元帅进宫,莫非是要把玉虚宫在京城里的势力控制起来?

    温恩越想心里越担忧,其实对于陈流兮这个年轻人他真是有几分喜欢。陈流兮的眼神干净,行事不做作,没有那么多心机。在当下这个社会,眼神里干净的还有几个人?

    就算是大羲乱成现在这个样子,陛下也没有想过将那仅存的四位圣域元帅叫出来的......一想到自己要去的那个地方,温恩后背上就一凉。

    皇陵。

    城外,战舰上。

    周向阳一手指着天空一手指着安争,源源不断的来自天穹的力量从他的左手吸收进来,又化作了凌厉的攻势从右手激发出去。看起来他始终保持着这一个动作,但实际上功法千变万化。安争这次要面对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小天境的强者,而且不是一品两品,周向阳至少是小天境三品的强者,超过安争两个境界。而小天境的两个境界,绝非是大满境之下两个境界可以相比的。

    【碧落黄泉】

    周向阳嘴里轻轻说出四个字,然后天空上忽然就亮了一下。是真的整片天空都亮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天空上裂开了一条口子,一条巨大的瀑布从天空之中垂落下来。

    那瀑布是碧绿色的,垂落下来的时候里面似乎还有不少透明的东西来回游荡。人都说黄泉在地狱,可他居然在天空之中开了一条口子出来。

    碧落黄泉不是什么功法,而是一种境。须弥可御气,囚欲可化形,这是低级修为境界的区分。小满境汇通自然,大满境可向天借力。而到了小天境,就会有境。这是小天境强者独有的一种能力,在这种境之下,修行者自身的威力将会恐怖的增加。

    碧落黄泉,就是周向阳的境。

    当碧落黄泉出现之后,安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速度降低了,而且四周开始出现腐蚀之力,自己攻击出去的修为之力,在半路之中就被碧落黄泉境开消耗掉了一部分。

    天目的声音在安争的脑海里出现:“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力量,在碧落黄泉这种境下,你的修为之力会被消耗掉三成,而对方的攻击力将会提升三成。你的速度被降低三成,力量降低三成。”

    安争微微皱眉,他对周向阳并不陌生,之所以对这个人毫无好感,就是因为当初安在明法司的时候就查过他。可以说,这是周家有史以来最不体面的一个家主了。传闻他之所以得到了家主之位,就是害死了他的父亲和大哥,然后又毒害了他的叔叔,以至于周家上下对他没有一个不害怕的。但这些事只是传闻,没有任何证据。况且大家族之中,从来都没有干净过。

    然而那个时候的周向阳,可没有这种碧落黄泉境。

    这种可怕的来自地狱的力量,安争感觉到了一丝丝熟悉。他隐隐约约的想到了什么,可是那感觉太缥缈微弱了,一时之间想不到这力量自己在什么地方遇到过。

    “逆鳞怎么样?”

    安争在脑海里问了一声。

    天目的声音随即出现:“逆鳞并没有受到影响。”

    安争嘴角往上勾了勾,那是一抹残忍的笑:“那就好!”

    对面,周向阳看到安争被自己压制已经几乎没有反击的力量了,忍不住冷笑起来:“你不过才入小天,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境界有多恐怖。小天境一品,而且境界还不稳定,尚未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境......你那什么和我斗!”

    随着他一声暴喝,他右手指着安争的手指上,一股黑光激射而出。那黑光之中蕴含着一种死气,这黑光一出,就连周家战舰上他们本家族的人都有不少人受不了了。

    安争右手握紧了破军剑,左手抬起来朝着前面伸出去,手心里一团炽烈的紫光出现。他加速向前疾冲,左手顶在前面,黑光和他左手里的紫光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那紫光,就是安争现在最纯粹的真雷之力。

    “给我死!”

    周向阳怒吼一声,从他手指上喷射出去的黑光猛的粗了一倍,那黑光之中的死气越发的浓烈起来。距离近一些的周家的人已经坚持不住倒在地上,他们抱着脑袋来回的打滚呻吟。一条一条的淡绿色的光从他们的身上飞出来,被吸入了周向阳的身体之中。

    “邪术!”

    安争眼神一凛。

    吸收别人的生机,这就是邪术。

    “看谁死!”

    安争身子微微向前伏低,被黑光笔直的冲撞着他的速度也被压制下来,一开始还能疾冲,后来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迈。可是即便如此,依然让周向阳的脸上变色。在自己近乎权利的攻击之下,对方居然没有被击倒,而且还能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似乎,自己的地狱之力对方根本就不怕!

    安争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每落下一步,战舰都会被踩的摇晃一下。随着周向阳的力量越来越大,安争越来越靠近,战舰晃动的也越来越厉害。不少人站立不稳从战舰上掉了下去,哀嚎的声音飘荡出去很远。几秒钟之后战舰就开始打转,剧烈的力量导致了战舰上的操控阵法错乱,控制战舰的人已经彻底控制不住了,战舰呼的一声朝着下面坠落下去,如同天空上砸下来一座小山似的。

    而安争这一侧在下面,所以他向前走的时候难度更大了。周向阳站在另一侧居高临下,碧落黄泉之境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而安争似乎再也难以向前了。

    “狂徒,你初入小天境,你还没有真正理解小天境的力量到底该怎么用!”

    周向阳往前一推手:“给我死!”

    安争眼神一凛:“境?告诉你一件事......我入小天的时候,你还在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