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六十七章。复仇前夕
    就在安争朝着那个小村子冲过去的同时,一道白光朝着三江口另外一侧冲了过去。两个人擦肩而过,安争喊了一声小心,那人回了一句彼此,然后各自冲出。

    不是陈少白,还能是谁。

    陈少白身子如电一样略过,在其中一头九尾雪妖的脑袋上点了一下,那雪妖足有数百米高,看起来大的让人头皮发麻。陈少白一点之下,那雪妖嗷呜的叫了一声,显然颇为不满。可是陈少白速度奇快,一闪而逝,已经到了三江口另外一侧。

    另一边大堤下面的村子虽然稍稍的远了些,但这边地势更陡,所以水流的速度更快。陈少白在半空之中召唤出来那柄黑色镰刀,在疾冲的同时双手握着镰刀虚空一斩。

    一道半月形的黑色光影劈了出去,直接在大地上斩出来一条深沟,溢出大堤的水流灌入了深沟之中,然后顺着深沟往横向流了出去。

    大堤那边,安争身上紫光缭绕,几十片圣鱼之鳞飞了出来,迎风变大,好像一堵一堵的围墙一样从天而落,将村子团团围住。圣鱼之鳞才刚刚在村子外面形成了围墙洪水就到了,冲击在围墙上然后往两边分流出去。

    安争双手往下一压:“给我停!”

    轰!

    大地上整齐的震起来一股烟尘,方圆千米之内,浮土都飞上了半空。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往四周激荡出去,飓风横扫。随着这一掌之威,那洪水居然被硬生生的压入了大地之中。

    两个人救了两个村子,然后回到河堤上遥遥相望。

    大河这边,因为石像翻到,水浪滔天。

    陈重许脸色铁青,他刚刚说完这石像出水是大吉之兆,可话刚说完石像就坠落下去,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留下左剑灵和皇甫倾其两个人一脸的惶恐。

    这石像当然要继续打捞,只不过横着沉入大河下面,再想打捞的难度更大。

    安争和陈少白聚在一起,看着那被折腾的一片狼藉的江面,忍不住都摇了摇头。陈少白叹道:“也不知道怎么就弄出来这么个大东西,谁这么无聊弄这么大的雕像干嘛?”

    安争:“你祖宗。”

    陈少白:“你祖宗!”

    说完之后楞了一下:“我操......你是说?”

    安争点了点头,两个人并肩往回走。安争将石像的事说了一遍,陈少白一咧嘴:“听起来更像是你你祖宗才对,怎么我家老祖宗那点遗产,都被你给抢走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没有一顿烧烤是解决不了的。”

    安争:“你说几顿就几顿,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现这个东西......不过话说起来还是怪我,如果不是破境的时候动静太大的话,可能也不会被人发现。”

    陈少白倒是无所谓:“不过是个雕像而已,我们家那位老祖宗你还没发现吗,自恋的没法没法的,没事就给自己立像......虽然可惜了些,但是能被别人顶礼膜拜也算是给他老人家脸上增光呢。”

    安争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陈无诺,真的是你大爷?”

    陈少白看了看左右无人,点了点头后叹息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老子不愿意提及,我也不敢多问。他和陈无诺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许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后来我到大羲之后特意查了查,但奇怪的是,居然差不到一丁点关于我爹的内幕,唯一靠谱的消息就是很多年前,在陈无诺还没有继承皇位之前,陈家皇族因为意外折损了两位皇子。”

    陈少白耸了耸肩膀:“两位,也不知道哪个是我爹。”

    这是陈少白的家事,安争也不好多问。

    “也就是说,你们陈家之所以这么厉害,其实和身为紫萝后人的事不无关系。正因为你们是紫萝的后人,所以陈家的血脉之力才会强大。我记得,古往今来,陈氏一族都没有没落。不管是春秋战乱,还是之后的五雄争霸,再之后的大周崛起,陈家人在其中都有着很重的分量。春秋乱战的时候,陈家曾经雄踞中原。之后五雄争霸之一的大楚,也是陈家建立的。大周崛起大楚被灭,但是陈家在大周之中有着非常重的地位,连大周圣皇都不敢轻易招惹。”

    陈少白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老祖宗那么牛逼的体质,后代就算不及万一,也终究没有全都没落。”

    两个人走了一段之后,遇到了前来找他的士兵,说是王爷请安争现在就过去。安争让陈少白回去保护哒哒野,他总觉得这两天可能会有什么事发生。

    等到了陈重许的行营之后,安争心里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起来。

    走进陈重许的书房,安争看到陈重许脸色有些不善的坐在那,刚刚从书房里出去的人显然挨了骂,都低着头。安争进来之后陈重许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下来一些,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说话。”

    安争也没有拒绝,在陈重许对面坐下来。陈重许等侍女为安争上了茶之后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全都退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了陈重许和安争两个人,气氛略微有些肃然。

    “今天的事,还得谢谢你。”

    陈重许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手下修行者上千,军中高手无数,大军数十万。可是在那个时候,知道该干什么的居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你的朋友。说实话,那石像也只是个石像而已,我让人把它捞出来,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展现大羲的军力,也算是为大战找个好的兆头。”

    “可是那群废物。”

    陈重许哼了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勉强平复下来心情:“石像只是一个噱头而已,但若真的是被大浪冲了两岸的村子,死了百姓,官员的奏折就会好像雪片子一样飞到金陵城浩安宫,堆在父亲的桌子上。我是皇子,所以做事更要小心,尤其是出征之前......幸好你们两个阻止了这样的灾难,做的很好。”

    安争道:“也只是修行者的本分事。”

    陈重许:“很多人都不知道修行者的本分是什么,尤其是进了朝廷的修行者......大浪起来,居然所有人都来我身边要保护我,我难道就是一阵浪能拍死的?蠢货,一群蠢货!现在朝廷里多少人盯着我,希望我出差错。”

    安争问:“王爷的意思是?”

    陈重许道:“今天把石像挖出来,然后说是天成之物,随随便便在上面刻上几个字,只要让百姓们觉得那是大吉之兆,陈家的大羲会千秋万载就可以了。”

    “但是你等不到了,你得先走一步。我身边人不少,信得过的不多。皇甫和谢先生两个人要留下,陪着我等左剑堂回来。你不是说过你想做那先锋官吗?也好,我给你三万士兵,战舰一百艘,先行南下。大军会随后跟上,你先稳住烽火连城,等我到了再把那些恶徒杀一个干干净净。”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非朝廷之人,领兵有违大羲的律法,若是被人拿来做文章,王爷在陛下那边也不好交代。不如这样,王爷给我五百好手,我不要招募来的修行者,要军中最精锐的修行者,给我五百人,我去灭了烽火连城。”

    “五百?!”

    陈重许笑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烽火连城有凶徒十几万,其中高手众多,我就算给你五百军中精锐之中的精锐,你靠五百人就能灭了烽火连城?”

    安争:“那要看王爷给我的五百人是谁了......我听闻圣皇陛下在金陵城调了一千五百虎贲给王爷做亲兵......虎贲三千,陛下分出来一半给了王爷,可见对王爷多重视。我不敢都要走,请王爷分我五百。”

    大羲最善战者,三千虎贲。

    陈重许微微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像是方外的道士......好,我就给你五百虎贲。但你还是量力而行,虽然我欣赏你,但你若是把那五百虎贲给我折损在烽火连城,我还是要砍了你的脑袋。”

    安争道:“我脖子太硬,不好砍。”

    他起身告辞,走了几步之后问:“左剑堂回来做副帅,王爷不觉得会出问题?”

    陈重许摇了摇头:“那是父皇的圣命,谁可抗拒?”

    安争比谁都清楚左剑堂和里世界的召唤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陈重器之间的联系更为密切。陈无诺让左剑堂做副帅,难道就不怕数十万大军在西南全军覆没?

    但是安争没有时间去想这么多,现在对他来说是个机会。他带着五百虎贲离开宏远城,然后悄悄返回左家打探一下情况,谁也不会轻易的怀疑到他头上。

    安争一直都在怀疑,当初燕国沧蛮山上那一战,左家不止去了一个左剑堂。陈重器手下最好用的就是左家的人,为了一击必杀,左家的人必然也是全力以赴。

    当夜,安争就和陈少白杜瘦瘦商量了一下,天还没亮就带着五百虎贲南下。

    那五百虎贲身披重甲,每个人都极为雄壮,坐下的也非寻常的战马,而是名贵的中阶妖兽火龙驹。那火龙驹脖子上的长毛是虚幻之火,释放出来可以杀敌。而这些虎贲,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三件兵器,长槊,重刀,连弩。

    五百骑兵浩荡南下,气势如虹。

    然后后面跟着一辆吱吱呀呀的老马车,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萌......

    当夜,左剑堂归来,带着四个人,身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