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六百三十五章 灵界雨师妃
    【连续三更已经有一阵子了,可以不那么心虚的求一下月票,有月票的读者请支援,谢谢。】

    那男人的连看起来毫无血色,原本眼睛里只能看到黑眼球,没有一点眼白。可是当他怀里抱着的长剑出手之后,那眼睛里白光一闪,瞬间就变成了纯白色。

    那剑上的光华如白色闪电一般,出手的速度之快是安争到现在遇到的所有对手之中能拍在最前面的。

    当然,只是安争这一世。上一世安争还在大羲明法司的时候遇到过无数的对手,其中在剑道上造诣很高的人也不在少数,其中最强者为曾经被誉为江南剑圣的谢久江,比现在这个对手要强大的多。

    然而,此时的安争和上一世的时候也无法相比,毕竟上一世的时候安争的修为已经到了小天境巅峰,几乎触碰到了大天境的那层壁垒。

    这个人出手很快,几乎看不到手上的动作,剑气就已经沛然而出。

    至少二十片圣鱼之鳞接连被那剑气击落,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剑芒看起来只是一瞬间炸开,就把所有的圣鱼之鳞全都挡了出去。

    安争微微皱眉,这个人没有别的什么厉害的功法,唯一的本领就是出剑足够快,剑芒足够凌厉霸气。但俗话说术业有装,越是庞杂的人未必越强大。

    安争沉思的这片刻而已,那人站在蚌肉似的东西前面已经连攻三百六十剑。这三百六十剑一气呵成,如长江大河一般而来,连绵不绝。

    安争站在那没有动,之前飞出去的二十片圣鱼之鳞自动飞回来挡在安争面前。但是那人的剑气实在太过凌厉,剑气到便崩开一片圣鱼之鳞。看起来形成了一个很诡异也很壮观的循环,安争的二十片圣鱼之鳞循环往复的飞回来挡在安争身前,形成了一个圆循环往复。所以不管那剑气多快多凌厉,安争面前始终有十九片圣鱼之鳞。

    三百六十剑过,安争面前依然是十九片圣鱼之鳞。

    那持剑的男人显然楞了一下,站在那用那双全是白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安争。

    “你只靠法器作战?”

    那男人张开嘴问了一句,声音沙哑的好像裂开的石头的声音一样,难听的几乎能磨破耳膜。

    “我依靠法器,你依靠的又是什么?”

    安争问。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是我见过出手最快的人。”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那女子微微点头,然后身体上就浮现出来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片刻之后,那女子双手往前一推,绿光从那男子的背后注入了其体内。

    抱剑之人似乎是疼到了极处,脸都扭曲了,可是绿光入体之后他的修为明显暴涨起来。

    而就在这时候,安争感觉到了周围出现了一层水汽。

    那女子将绿光持续不断的注入进男人身体之中,而随着她的输出,周围空气之中的水分变得越来越密。只是短短的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安争的视线就变得模糊起来。

    雾气。

    四周的雾气在一秒钟之内形成,安争和那个男人之间原本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可是这十米的距离很快就被浓雾填满,莫说十米,连面前半米之外都看不到了。

    突然之间,剑气从对面而来,安争心念一动,圣鱼之鳞再次飞过来挡在他生前。

    当!

    那剑气上的力度明显比刚才大了一倍不止,显然那女子的能力并不是直接战斗,而是为同伴提升实力。在她的加持之下,那男人的境界居然迅速提升。

    而安争刚要向前反攻,忽然发现自己和圣鱼之鳞之间的联系在变得淡薄起来。安争心里一惊......圣鱼之鳞和他血脉相融,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即便如此,浓雾之中他和圣鱼之鳞之间的联系还是越来越浅,所以圣鱼之鳞的反应速度也越来越慢。

    那男人只一剑,安争的二十片圣鱼之鳞就被全部荡开。而当安争还没能将圣鱼之鳞重新召唤过来的间隙,第二剑就到了。

    【流枫之刃】

    那一剑,带着一股秋日的肃杀。

    当初有第一大贼在秋日乔装打扮混入京城,在白墙上以浓墨留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罢百花杀。

    当初有第一剑客在翠微山竹林之中感悟秋日阳光穿透竹林之锋利,领悟秋风破竹三十九剑独步江南武林。

    安争在听到那流枫之刃四个字的时候,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一个人。

    传闻此人在现在的大羲北疆涿州境内隐居,那个时候统治北方的还是北魏。他有一日闲来无事,便登山赏枫叶。正式秋末,天气微寒,那一闪的红叶看起来让人心旷神怡。

    可是此人却在这漫山遍野的红叶之中忽然领悟到了剑意......那一山红,借的是什么力量?

    枫叶不会在其他季节变红,所以借的是时间的力量。在那个时间段,枫叶便是最好的时候。

    便独霸山峰。

    所以此人在枫叶下领悟,创出了一套极为凌厉的剑道功法,称之为流枫之刃。

    可是......那个人明明已经死了至少上千年了,甚至还有人说,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大羲还没有立国。所以,面前这个人不可能是他。

    楚流枫

    大羲明法司的档案之中对古人也有很多记载,楚流枫这样曾经一个人占据过一段江湖历史的大人物,自然不会少了。但若面前这个人真的是楚流枫,怎么会这么弱?

    记载之中,楚流枫的实力,是小天境巅峰,而且有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大天境之内,被人称之为大天境之下无敌。

    安争脑子里想到这些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连出十三剑。

    因为剑法太快,所以十三剑看起来像是同时划出来的,剑芒在半空之中横竖交叠,远远的看起来,竟是一个完整的枫叶图案。

    安争双手伸出手往回一收,之前圣鱼的十九片圣鱼之鳞随即飞了过来,在他周围形成了一圈围墙。与此同时,那十三剑到了。

    枫叶落下,似乎还有阵阵的肃杀琴音。

    轰!

    枫叶图案一过,剑气席卷了小半个来源城。来源城本来就不大,人口不过三五万而已。这枫叶型的剑气从安争身边穿过,如大河奔流,而圣鱼之鳞包围着的安争就是大河之中最顽固的那块巨石。

    大河奔流,冲不开那顽石,但对于城中的其他地方来说就不一样了。剑气从驿站开始扫荡,方圆五百米之内的一个标准的圆形之内,房屋建筑尽毁!

    那是多少建筑啊,那其中有多少无辜百姓?

    安争感觉圣鱼之鳞在瞬间就失去了把控一样,被一股无法形容出来的力量压了下去。连安争都没有想到这枫叶剑气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圣鱼之鳞又被延缓了反应,所以根本来不及救四周的百姓。

    “这就是当初被江湖上的人称为一刃荡江山的流枫之刃?”

    安争的左手缓缓举起来,手心里的太阳变得越来越璀璨。

    随着赤日的光芒越来越亮,温度越来越高,四周的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当雾气散尽之后,四周已经是一片废墟。之前向后推开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戒备的那些大羲士兵,此时都已经惨死,一个不剩。

    这些士兵距离最近,所以遭受的摧残也最惨烈。他们多数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大部分人尸体散碎的触目惊心。

    安争的左手举着太阳,雾气之中那种延缓他反应速度的力量也逐渐被逼退。

    “若你真是楚流枫,那么你真是可怜。”

    安争看着那男人说道:“一代宗师,居然被人炼成了傀儡。”

    后面那女子忽然笑起来,声音极清脆好听:“那是他自找的,当初他因为寻到了一个孤本,知道了关于召唤灵界的事,明明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和召唤灵界建立契约,但野心太大了,人也疯了,就想着掌控召唤灵界的力量,成为天下唯一......可惜的是,虽然他找到了法门,但自身不是那特殊的体质,所以非但没能召唤出召唤兽,反而被灵界吸了进去,成为了一个奴隶。”

    安争冷笑:“你又何尝不是。”

    女子笑着回答:“你猜错了,我不是。我本就是里世界的人,和他不一样。”

    安争忽然之间就反应了过来:“你是这蚌精的本体。”

    女子摇头:“你又错了,第一这不是什么蚌精,第二我也不是本体。我叫雨师妃,凡江河湖海与水有关的地方,皆是我的天下。”

    安争道:“和化蛇想必关系非凡。”

    雨师妃微微眯着眼睛说道:“它那么低级粗糙,和我怎么比。年轻人,你其实已经令我刮目相看。第一,你的实力和你的年纪真的很不匹配,你更像是个修行百年的怪物。第二,你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来楚流枫的剑法,少年人之中料来也没有人比你更强了。”

    她淡淡的说道:“既然你知道他就是楚流枫,曾经小天境巅峰的强者,依然成为了我的奴隶......难道你觉得反抗有意义吗?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若是你愿意成为我的另外一个奴隶,我给你更大的自由。”

    安争道:“其实你并没有什么本事,所以牛逼吹的太大的话,小心崴了舌头。”

    烈日之下,四周的空气似乎变得越来越干燥起来,而安争那种对自己法器控制的不顺畅感也正在消失。

    “你太自信了。”

    雨师妃在那一大团蚌肉上坐下来,然后随手打了个响指。那响指的声音出现之后,一个透明的气泡随即飞出去将楚流枫围住,在他身体外面形成了一个保护层似的的东西。

    “去!”

    随着雨师妃一声令下,楚流枫居然脱离了蚌肉的联系,朝着安争疾冲过来。在离开蚌肉的那一瞬间,看起来他的实力比刚才更为强大了。

    “你不了解里世界,不了解我雨师妃。”

    雨师妃坐在那娇笑着:“所以......我会信让你体会到恐惧,那是了解我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