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六百二十六章 命大的杜瘦瘦
    安争实在没有想到会在金陵城里遇到杜瘦瘦,知道了曲流兮一直那么担心自己,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的自私。然而这种自私,以后可能还会持续下去,冒险的时候,他不愿意带上自己最在乎的女人。

    杜瘦瘦吃完了妖兽晶核,摸了摸嘴:“这种味道还不错,还有没有?”

    安争:“你以为是外面对门卖的桂花糕?”

    杜瘦瘦叹了口气:“最近还吃上瘾了呢,一天不吃心里就痒痒。对了,除了告诉你小流儿的事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必须冒出来找你......关于里世界。”

    安争问:“什么意思?”

    杜瘦瘦道:“善爷对于妖兽的敏感是你我都知道的,但是善爷基本上一年有十一个半月在睡觉......我发现我吃了太多的妖兽晶核之后,对于妖兽的敏感程度也很高了。”

    安争道:“你的意思是?”

    “带上我!”

    安争:“危险。”

    杜瘦瘦:“我特么又不是你儿子!”

    安争:“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有道理了。”

    杜瘦瘦:“是吧,还有一件事忘记跟你说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的梦想是回幻世长居城做城主,把那群无赖好好收拾一顿。我做到一半了,还差一半。”

    “哪一半儿?”

    “都收拾了一顿,还没来得及回去做城主。”

    安争道:“也好,等我把哒哒野的事情安排好,你就跟我一块去大羲西南。我在明法司的时候就想收拾了烽火连城,但那个时候有陈无诺阻拦着,一直没能成行。这次,就算是陈重许不打算动烽火连城,我也打算动一动了。而且南下的路上正好过大宁城,苏家的人,我也要去会一会。”

    杜瘦瘦:“去吧,还是先安排好哒哒野,那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姑娘,不能伤害。”

    安争:“已经伤害了。”

    他起身,离开。

    杜瘦瘦依依不舍的喊:“你特么的还没结账呢。”

    安争向后伸出手,比划了一个中指。

    杜瘦瘦呸了一声,掏出钱袋子结了账,然后大步往外走。走在大街上杜瘦瘦忽然楞了一下,夜色降临的金陵城看起来更美了,大街上的行人虽然少了很多,可是大街上丝毫也显得冷清。杜瘦瘦抽了抽鼻子,嘴里嘀咕了一句:“真是胆大包天。”

    他离开了酒肆,朝着安争最喜欢去的地方走。那里有几座巨大的石像,是大羲历代圣皇的雕塑。安争曾经说过,他以前心里烦躁的时候最喜欢到那个地方去,拎着两壶酒,在雕像对面的大石头上一坐就是半天。

    杜瘦瘦走了几步之后想起来,他应该也买一壶酒的,然后回去,刚要进门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中年男人也要撩开帘子进去,杜瘦瘦礼貌的笑了笑,然后让了一步。

    那中年男人谢意的笑,然后迈步进了酒肆,要了两壶酒,然后往外走。杜瘦瘦买了酒之后发现,那个中年男人和自己走的方向是一致的。

    中年男人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了看:“外乡人?第一次来金陵吧。”

    杜瘦瘦点了点头:“不只是外乡人,还是外国人......我是北边一个小国的,是来大羲走一走看一看。”

    中年男人似乎有些吃惊杜瘦瘦的回答,他停下来等了等杜瘦瘦,然后并肩而行:“像你这样说实话的人,难道就不怕在大羲遇到麻烦吗?你也知道,现在大羲周边那些小国并不安分,所以大羲对外来的人,也多了几分戒备和敌意。”

    杜瘦瘦道:“关我什么事,我又不会和大羲打架,我的梦想就是有足够多的钱,然后过走走停停的生活。天下那么大,景色那么美,走到什么地方就停下来看看,然后继续走。”

    中年男人笑起来:“曾经我也有这样的梦想,可是后来发现那最简单的梦想往往是最不可能实现的。”

    “你叫什么名字?”

    杜瘦瘦问。

    “我?我姓陈,叫陈孤寂。”

    “你这名字还真是不好,多孤单。”

    “本来就孤单。”

    陈孤寂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这么洒脱的人不多见了。”

    杜瘦瘦道:“哪里是什么洒脱,我有一个朋友说过,所谓的洒脱,十之七八是逃避。我不一样,我心里没有大念头,没想过什么飞黄腾达,没想过什么出人头地,我好吃懒做,也希望以后能一直好吃懒做。”

    陈孤寂:“你说的似乎有道理,你是去看历代圣皇的雕塑的?为什么还要带一壶酒。”

    杜瘦瘦:“自己喝啊,我喜欢喝酒。不是我说,你们大羲的酒肆真是不错,随随便便进去一家,那酒的味道都很棒。你呢,你难道不是去看雕塑的吗?为什么要拎着两壶酒?”

    “我......一壶自己喝,一壶祭奠过去的朋友。”

    陈孤寂问杜瘦瘦:“你看大羲如何?”

    “牛逼。”

    杜瘦瘦的回答言简意赅:“就是牛逼。”

    陈孤寂哈哈大笑起来:“若是换作文人,可能会说出来几千几万个字来形容,把最锦绣的文字堆积在一块来赞美,然而在我看来,那些辞藻不管多华丽多优美,都不如你这外乡人实打实的说一句牛逼。”

    杜瘦瘦:“牛逼就是牛逼,这个毋庸置疑。对了,你也是修行者吧。”

    “我......算是吧。前半生算是个地地道道的修行者,可是后来因为继承了家里的生意,每天都为琐事忙碌,感觉很累但却没有时间修行了。所以想来想去,我最多算半个修行者。”

    杜瘦瘦道:“人总是要有自己的责任,家里生意当然不能不管。”

    陈孤寂道:“你呢?你家里人还有没有?古人说,父母在不远行。”

    “行必有方。”

    杜瘦瘦道:“后面还四个字呢......我把爹娘安排好了,这些年我也赚了些钱,请了两个人伺候他们,这才放心处来。其实你也一样,有些时候琐事太多就会心烦意乱,就会逐渐的迷失自己。到最后你会忘了,最初的梦想是什么。你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你熟悉但并不是你的你。”

    陈孤寂愣住:“你......挺会说话的。”

    杜瘦瘦摇头:“不不不,我可不会说话,想到什么说什么,没心没肺。”

    陈孤寂:“我以前也有个说话没心没肺的朋友,明明是为我打工的,但是完全不把我当老板看。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言辞还很......不尊敬。但是毫无疑问,他说的很多都是对的。然而生意场上,很多事都不能完全将良心,所以,最终他离我而去,是我辜负了他太多。他是个完美主义者,总以为可以创造出一个完美世界。”

    杜瘦瘦:“你还别说,这样的人我也认识一个。固执,但挺让人佩服的。”

    陈孤寂:“对,就是固执!”

    他走着走着,忽然脚步慢了下来,盯着自己身边一个擦肩而过的男人看了好一会儿,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人好奇怪。”

    “那不是人。”

    杜瘦瘦顺口说了一句:“最起码骨子里不是人。”

    “为什么?”

    “我有点特殊的本事,鼻子能闻到一个人驱壳下面的味道。那个家伙身子太臭了,应该是妖兽。”

    “哈哈哈哈!”

    陈孤寂大声笑起来:“你这人说话真是有意思,信口开河还那么一本正经。妖兽不到紫品是不能幻化人形的,难道你忘了?”

    “没忘。”

    杜瘦瘦道:“说了你也不懂,你这样的人只顾着做生意,见识都在钱眼里,世界那么大,你懂个屁。”

    他大步离开,觉得自己不能再和这陌生人聊天了,真要是聊下去的话,自己这没把门的嘴也不知道还会秃噜出来什么。陈孤寂的脚步停住,站在那看着杜瘦瘦离开的背影:“我不懂......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不懂的事?我懂个屁?”

    他叫了杜瘦瘦一声:“朋友,酒送给你。”

    杜瘦瘦下意识的把酒接过来后问了一句:“你呢?不去看雕塑了?”

    “我每天都去,偶尔一天不去也无妨。你是第一次来金陵城,倒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陈孤寂把酒壶递给杜瘦瘦,然后转身:“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些事没有做完,没到放松自己的时候。”

    杜瘦瘦:“你活着可真累。”

    陈孤寂笑着离开,没有再说什么。杜瘦瘦走了几步又回头,发现陈孤寂已经消失不见。他摇了摇头:“原来还是个高手,真是深藏不露。这大羲的金陵城里真是卧虎藏龙啊,一个生意人的修为居然都这么牛逼。”

    忽然一只手出现,一把将杜瘦瘦拉进了一个小胡同里。

    杜瘦瘦看着突然出现的陈少白,然后看了看陈少白手里的黑伞:“你特么的,能不能别跟踪我。”

    “你个傻逼!”

    陈少白咬着牙骂了一句:“你可知道刚才跟你聊天的人是谁?”

    “知道啊,一个做生意的。”

    “呸!那个人是大羲的圣皇陈无诺!”

    “啊?哈哈哈哈,你当我是傻逼吗。”

    “你就是......”

    陈少白拉着杜瘦瘦快步离开:“你这命还真特么都不是一般的大,要是让安争看到了估计能吓个半死。”

    另外一条街上,距离杜瘦瘦他们至少一千五百米之外。

    陈无诺看着不由自主的在自己面前跪下去的那个男人,脸色越发阴沉起来:“真是有意思,原来那个胖子说的不是笑话,而是真的。你这种东西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他一摆手,那男人的身体随即向后张开,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那男人的脸都在扭曲着,皮肤在一层一层的裂开,血顺着裂口不住的往下流。片刻之后,他的驱壳完全碎裂,一头黑乎乎的妖兽从里面扑了出来,一口咬向陈无诺的脖子。

    “弱。”

    陈无诺只是眼神一凛,那妖兽就砰地一声坠落在地上,后背如同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动也动不了。妖兽抬着头阴狠的看着陈无诺,然而也仅仅是只能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他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无法反抗。

    陈无诺手指一弹,那妖兽脑门上裂开了一条口子,然后陈无诺的手指尖就出现了一滴血,他低下头闻了闻,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不是寻常妖兽的味道,大羲是真的该展现一下力量的时候了,不然什么小鬼都敢往大羲钻。”

    他转身,那妖兽自己漂浮起来,跟在他身后。可是他就那样穿过了大街,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

    自带隐身的能力,这圣皇......依然无与伦比。

    【明天周四,我微信朋友圈有奖问答,明晚八点。微信号:daxiazhuan1234,添加好友请注明大逆之门读者。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