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六百零二章 读着语录报仇
    小道姑哒哒野规规矩矩的坐在安争对面,那模样可爱之中有让人心疼。她看着安争,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婆婆和姑姑虽然凶了些,但都是好人,她们也是为了保护我。咱们若是就这样走了,她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安心笑道:“不会,你若不在,她们反而不会有什么危险。一会儿我把你收进空间法器里,你不要露面。我出去之后会想办法联络她们,让她们离开这里,往边境返回,然后再绕路去金陵城。”

    哒哒野往前压了压身子,手肘支着桌子,手托着下巴问安争:“金陵城什么样子?会不会也有很多坏人。”

    安争道:“这个世界上哪儿都有坏人,而你在外乡,纵然你是公主,可受的苦也必然不会少了。”

    哒哒野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你担心你的母亲。”

    安争道:“我会尽快把你送到大羲金陵城,见到圣皇陈无诺。但是,见过之后你就必须离开金陵城,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带你走。国与国之间的信任,若是建立在留下人质的基础上,怕也不怎么稳固。”

    哒哒野使劲儿点头,可是有忘了自己手还托着下巴,结果一不小心咬了自己舌尖,疼的哎呦一声。

    安争摇头叹息:“你这样的人,卷入国与国之间的博弈,朝廷政治之中,根本就不适合。若是把你留在金陵城,你可怎么办?”

    哒哒野连忙说道:“带我走啊,你带我走吧。只要母亲交代我完成的事做好,你就带我走好不好。”

    安争点了点头:“好,若是谈好了,我就把你送回去。”

    哒哒野的脸色骤然变了,笑容僵硬在脸上,过了一会儿她笑了笑,但是那笑容背后却只有苦涩:“好......只要是你决定的,我就听。”

    安争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她的爱意,但是自己不可能全心全意的对她,那何尝不是另外一种伤害。

    他起身:“我把你收进空间法器里,等到安全的时候再把你放出来,现在我出去联络你的手下。空间法器里我布置了一个小庄园,里面生活所用也算是应有尽有,还有书籍,你也不会太寂寞。”

    哒哒野噢了一声,脸色落寞。

    安争也不好再说什么,将哒哒野收进了空间法器之中,然后收回了圣鱼之鳞站在窗口看了看。大街上已经乱作一团,大队大队的士兵在大街上巡视,而哒哒野的手下也在满世界的寻找。

    这座号称不设防的大城,也许是第一次如此的紧张。

    安争离开了望江楼之后,想来想去还是只能先去找那个老婆婆,显然除了哒哒野之外她在队伍之中的地位最高,若是找别人的话未必管用。可是那老婆婆看起来就格外的固执,安争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相信。

    出了望江楼之后,安争顺着大街一路往北走,那边是驿站所在。他没打算在大街上拦住谁,而是直接去了驿站等待那些人归来。此时驿站里已经几乎空了一样,差不多所有人都被派出去寻找哒哒野。

    安争轻而易举的进去,然后就在哒哒野的房间里坐下来等着。

    安争没有想到的是,只几分钟之后,那个老婆婆就赶了回来。安争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这老婆婆在屋子里留下了什么东西,所以他一进门那老婆婆就知道了。

    “公主在哪儿!”

    那老婆婆一声厉喝,看起来下一秒就会玩命。

    安争将哒哒野放出来,然后守在门口。

    哒哒野用了至少十分钟才让那个老婆婆相信安争不是坏人,当她得知路线已经偏了之后怒火更盛,就要冲出去和那些羲人理论。安争摇头一叹,心说这么大的火气脾气这么暴躁,年纪这么大了真不是什么坏事。

    后来安争才知道,这老婆婆的年纪,比那位叫做姑姑的人其实只大一岁,由此可见经常生气脾气暴躁会让一个女人更快的苍老起来。

    呸!

    安争摇了摇头,心说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

    安争和哒哒野说服了那老婆婆之后,就离开了客栈。为了不被人怀疑,安争也还住在望江楼里。只要哒哒野不从血培珠手串里出来,那五个西域少女也不可能发现什么。

    第二天,安争一早就离开望江楼往浩气大展宗那边走。如果说浩气大展宗是左剑堂的人,那么也许和那个里世界的叫做卓青帝的人也有一定关系了。

    安争推测,左剑堂之所以敢那么做,最大的可能就是也被里世界的人控制了。不然的话,不可能和魏平走的那么近,不可能敢直接打哒哒野的主意。破坏了车贤国和大羲的谈判,对于里世界才是最好的结局。

    里世界那个叫做卓青帝的人,巴不得所有国家都和大羲敌对。

    若是哒哒野出了什么事,就算车贤国再小,做为母亲,做为过往,车贤国女王都不可能在和大羲谈判。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安争要去浩气大展宗的另外一个原因,想必此时浩气大展宗的高手也已经全都派出去了,左剑堂交代下来的事做不好,对于欧阳不可来说绝非什么好事。

    浩气大展宗的门格外的宽大,格外的气派。那巨大的匾额上,浩气大展宗五个字龙飞凤舞,书写者必然是此道大家。门口站着四个身穿劲装的汉子,看到安争走到门口,其中一个人从台阶上下来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

    安争想了想,若是说来报仇的,似乎是有些俗气了。

    “踢馆。”

    他一本正经的回答。

    那汉子楞了一下,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你是干嘛?”

    安争咳嗽了一声,然后更加认真的回答:“踢馆。”

    那汉子被气乐了:“你知道这是哪儿吗?这是浩气大展宗,不是什么下三流的武馆。你若是想踢馆,往前走有茶馆有饭馆还有嫖客应该去的馆子,不是这里。你若是来捣乱的,我们就不客气了。”

    安争道:“打我。”

    那汉子再次愣住:“你他妈的到底想干嘛?!”

    “打我。”

    安争又说了一遍。

    那汉子一把抓向安争的衣服:“你他妈的以为我不敢?这是宁安城这是浩气大展宗,你是不是找死?!”

    安争明明像是没动,可是那汉子一把抓空。安争摇头认真的说道:“我是说让你打我,不是抓我衣服。我的衣服特别贵,你若是抓的不平坦了,我就不喜欢穿,不喜欢穿就要丢掉,但衣服还是新的,那就是浪费。”

    安争像模像样的从怀里翻出来一个本子,就是陈逍遥送给他的那个记载着很多仙帝紫萝说过的话的本子,他翻到其中一页,像是朗诵似的说道:“伟大领袖曾经说过,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

    那汉子傻在那:“你到底他妈的要干嘛?”

    安争把书本收起来:“你若是不打我,我就要打你了。”

    没等那汉子反应过来,安争一把将他抓过来扔进院子里,片刻之后那四个守卫就叠罗汉一样摞在一块儿了。安争迈步进了大门,然后敞开嗓子大喊了一声:“我来踢馆了!”

    院子里正在修行的众多弟子全都被吓了一跳,回头看他,一脸的迷茫。

    安争大步往前走,有人过来拦着他,他就打晕了扔回去,短短几分钟时间,浩气大展宗就有上百个弟子被安争堆成了人山。他从前门一直往前打,打到中堂的时候终于有高手从里面冲了出来。

    那个看起来大概六十岁左右,冷眼看着安争:“朋友,你这是要做什么?是不是我浩气大展宗的门人,在外面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若是你的话你直接说出来,若不是的话,只怕你今天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安争摇头:“我们不是朋友。”

    他从袖口又把那本书抽出来,翻到一页一本正经的读道:“对待朋友,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想严冬般冷酷。”

    那老者暴怒,虚空一拳朝着安争打了过来,可是却打了一个空,拳风在地面上轰出来一个大坑,但哪里有安争的影子。再看时,安争已经进了中堂客厅,一屁股在主位上坐下来。

    “请欧阳不可来见我。”

    他坐在那,不动如山。外面的人不住的往里冲,可是进来多少飞出去多少。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外面院子里堆的人山就高了一倍有余。按理说这浩气大展宗也是这宁安城里最显赫的宗门,其中当然应该高手如云,可是打了十几分钟,一个小满境的强者都没有。那些囚欲之境以下的修行者,在安争面前就是弱鸡。

    十几分钟之后,外面一个身穿紫袍的老者大步走过来,面相威严。这人正是浩气大展宗的宗主,人称圣善人的欧阳不可。他看到安争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而外面已经堆起来一座能有五六米高的人山,脸色铁青的走到门口:“你是谁?”

    安争回答:“索命者”

    这三个字,在清风城的时候他也说过。

    欧阳不可的脸色猛的一变,眼神里出现了恐惧,但一闪即逝:“我问你,你之前是不是去过清风城。”

    安争微微颔首:“去过。”

    “清风城城主荀志文,是不是你杀的?”

    “是。”

    “为什么?”

    “因为我是索命者。”

    安争伸出手招了招:“来,你进来说话。”

    欧阳不可问道:“你和......你和沧蛮山上死的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关系?什么关系?”

    安争回答:“我是他的传承者,你到底进来不进来?你若是不进来,我就要出去了。”

    当着自己的门人,欧阳不可也不愿意露怯,迈步走进屋子里:“既然你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那么你我之间就是不死不休。我只是想问一句.......既然你是他的传人,你可知道自己要面对的都是谁?”

    安争:“不太知道,所以杀你之前,我会好好的问一问。我最遗憾的就是不知道一个完整的名单,若是你知道的话,麻烦你给我写下来。”

    他居然翻出来一个本子一支笔递给欧阳不可,一脸的认真。

    【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对吧......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欢迎你来抖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