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五百六十七章 左还是右
    魏平死了。

    可是安争到最后也没理解魏平临死之前那句:我活不成你的模样,就把自己的脸改成你的模样。

    风秀养一脸别样意味的看着安争,安争看到风秀养那表情的时候楞了一下,然后怒视:“你在想什么!”

    风秀养学着安争习惯的样子耸了耸肩膀:“没想什么,只是随便想想。不过看你反应这么大,似乎我想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安争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风秀养问:“魏平原来的样子好看吗?”

    安争回忆了一下:“他是从少年时候就跟着我的,我还在明法司证物司做事的时候他就跟着我了。那个时候我十八他十六,后来我调入行动司不到半年把他也调了过来。”

    “青梅竹马。”

    风秀养说了四个字。

    安争瞪了风秀养一眼:“无论如何人已经死了,不要再说这样的风凉话了。”

    风秀养认真的说道:“你居然以为我说的是风凉话?你就没有考虑过,你们俩之间也算是兄弟了吧,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在一起做事,一直到你成为明法司首座他成为你最得力的助手。这其中发生过什么,只有你们俩最清楚。而他是在什么时候决定背叛你的,只怕是你自己最不应该忽略掉的过往。”

    安争想了想,自己确实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伤害他好魏平之间兄弟感情的事。

    风秀养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能让兄弟两个反目成仇的一般也就那么几个因素,第一是钱,第二是女人......你们明法司的人当然不会因为钱而反目,如果因为这个的话他也不会跟了你那么久。至于女人......”

    风秀养耐人寻味的看了安争一眼,安争却依然想不起来有什么特别的往事。

    “算了算了。”

    风秀养摆了摆手说道:“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也许他是一个性格细腻的人,又不太善于表达自己,最终自己把自己逼疯了。而你是个......完全不注重感情的家伙,就是太直。”

    他解开结界:“这些事和我都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杀魏平只是因为欠着你一个天大的人情。现在这个人情也算是还清了,你我之间两不相欠。若是以后因为修行而成为对手,你杀我也罢,我杀你也好,没有恩怨纠葛。”

    他抱了抱拳:“修行路上,最好是不要相遇。”

    让转身离开,走出去几步之后又回头:“你这样的人,想杀你的人之多和想保护你的人之多是成正比的,赶紧离开和大羲任何有关的人和事,算是给你自己也给你身边人一个交代吧。对了,我回头想说的不是这个,是魏平所说的那个什么尊主......他之前用了降临两个字,似乎其中有些什么可怕的故事。”

    安争点了点头:“我会留意的。”

    风秀养转身而行,扛着自己的桃木剑步伐从容,看起来真的像是放下了一个心结。他帮安争除掉了面具男魏平,可是安争总觉得这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安争把欧阳铎扶起来:“带着兄弟们先离开仙宫吧,大羲正是多事之秋。你们去燕国,找地方住下来,那地方虽然小但还有你们的容身住处。”

    欧阳铎也知道明法司剩下的兄弟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大羲了,点了点头答应,和安争告辞离去。

    安争一边往回走一边不停的思考,脑子里都是魏平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那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诚如风秀养所说,前世的安争是一个太刚太直的人,所以很容易忽略身边人的感情。

    然后他又想到了风秀养......其实安争很清楚一件事,风秀养杀魏平并不是为了什么报恩,那个家伙心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恩怨心,他只是在解开自己的魔障罢了。安争曾经是的他对手,但是对手救了他的命,这就显得他不如安争......现在他救了安争一次,这个心魔解开。之后的风秀养,也不知道心里会滋生出来什么。

    安争使劲儿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

    大羲将乱,而某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尊主就要降临,安争发现自己依然弱的难以拯救天下。安争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救世主,但他从来都不会放弃这个世界。

    要变强啊。

    他握了握拳头。

    现在变强的速度,似乎不够快。

    就在这时候,杜瘦瘦从远处冲过来:“你干嘛去了?找了你好一会儿了也找不到,快回去看看,你会吓一跳的。”

    安争问怎么了,杜瘦瘦也只是不说,拉着安争的手往回跑。两个人回到逆天印里的时候,霍爷他们已经登上九十九层了。

    紫萝的九十九层。

    紫萝修道九十九年而成仙帝,不管是那个时代还是现在这个时代,这都是无人可以超越的强大。天下没人可杀陈无诺,可陈无诺不过是大天境而已,距离仙帝级别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况且这十万八千里,紫萝走了几十年,而他要走几百年甚至千年,也走不到。

    安争跟着杜瘦瘦一口气跑到了九十九层,那几个人依然站在那像是在发呆。

    “到底怎么回事?”

    安争问了一句。

    曲流兮忽然拉起了安争的手,看向安争的眼神里有一种让安争不安的感情。她是发现了什么,怕自己心里会承受不住才会拉自己的手的。曲流兮手心里的温度是在温暖他,只温暖他。

    “看壁画。”

    曲流兮握着安争的手走到壁画前:“之前的壁画我们都已经看过了,这是最后几幅。之前的壁画讲述的都是紫萝修行路上遇到的比较重要的事,都是影响了他心境的事,但最后这几幅画......似乎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怎么可能和我有关?那是几万年前的仙帝,而且离开这个世界也已经有几万年之久了。再说,陈少白说那是他祖宗......”

    陈少白:“你看看再说吧,我现在怀疑我是个假的后人,你才是真的。”

    安争被说的好奇,忍不住看向壁画。那是紫萝最后留下的几幅画,应该是他人生最后的感悟或者说修行上的某种结局。

    安争面前的壁画很大,确切的说第九十九层的壁画都很大。之前每一层大概会有几十幅甚至上百幅,而九十九层的壁画只有那么几幅而已。

    这幅画上只画了一样东西......鱼。

    那是一条无比巨大的飞鱼,看起来大的不像话。那鱼就在天空之中飘着,如同一座庞大的天空之城。鱼之下就是世界,安争可以看出来鱼下面绘制的画中有一些标志性的大山,燕国的沧蛮山也在其中。

    安争第一次见到那大鱼,也是唯一的一次见到就是在沧蛮山里。

    大鱼之大,覆盖天下。

    古千叶说过,大鱼是圣鱼。只有在天下即将大乱的时候圣鱼才会出现,寻找一个救世主,传授给他圣鱼铠甲,引领着这个救世主拯救天下。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毫无新意的故事,很多民族都有这样的故事,所以安争并不怎么在意。

    如果圣鱼真的可以给它选中的人以指引的话,那么安争感觉自己也是个假的被选中的人,因为自始至终那鱼也没给他什么指引。

    “这幅画的意思是不是说,圣鱼从山中出。”

    陈少白指了指第二幅画:“你看看下面那幅画。”

    安争走到第二幅画的跟前驻足看了看,依然是那条鱼。和第一幅画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好像就是复制了第一幅画而已。因为两幅壁画都很大,以至于安争如此心细的人也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不同之处。

    紫萝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画了两幅那么大的壁画,唯一的不同之处只是那大鱼的眼睛。

    第一幅图大鱼的眼睛是黑色的,黑白分明,看起来很正常。第二幅图,大鱼那和人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睛变了,眼睛里的白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心里发寒的浅红,就好像有血丝从眼白下面渗透出来一样。

    “再看第三幅。”

    陈少白道:“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安争看到第三幅画上的大鱼不再是一条,而是两条。如果说第二幅画像是复制了第一幅,那么第三幅则是把第一幅和第二幅都复制了然后对着贴在一起。两条大鱼是面对面的漂浮在天空上,一个是黑白分明的眼睛一个是红色的眼睛。

    “紫萝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少白:“我以为我应该是最先可以理解的,但是想思考了很久想了很多可能,也还是觉得不对劲。你说他的意思是不是,有两条圣鱼?”

    安争:“是。”

    陈少白一跺脚:“我就说是吧......可为什么你确定,我就确定?”

    安争走到第四幅图面前看了看,又只剩下一条大鱼了。那条眼睛是红色的大鱼消失不见,但是属于它的那半边画还在,没有了红色眼睛大鱼的那半边画是阴沉沉的,好像被乌云笼罩。

    安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走回到第三幅画看了看。

    然后他加快脚步走到最后一幅画那站住,看到了那大鱼身上逐渐浮现出来四个字.....天下之安。

    “咦?”

    陈少白道:“刚才咱们看的时候这大鱼身上怎么没有这四个字啊,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这条正常的大鱼干掉了之前那条不正常的大鱼?可是这其中缺少一个过程啊。”

    “也就是说,按理在第四幅图和第五幅图之中还有一幅图。”

    “可是并没有,似乎是紫萝省略了什么,又或者是他也不知道,所以干脆没画。”

    “大概的意思是不是,一共有两条圣鱼,其中一条黑白眼的把红眼睛的那条给打败了,红眼睛的那条就消失不见,然后剩下的这条大鱼身上出现了四个字,天下之安......”

    霍爷站在那看了好久好久,忽然开口说道:“我记得那个时候和现在的读书习惯不一样,咱们现在习惯了从左边往右边看书写字,但是上古时期,看书写字是从右往左的。”

    “天下之安......安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