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五百六十四章 宿命之战?
    【恭喜发财,月票拿来。】

    黑脸汉子大声对安争喊道:“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是恶人,但我觉得我不是。这村子孤僻,没有我的话也不知道会有几个人被流寇祸害死。我不就是睡了个女人吗?不就是拿了被人几个钱吗?若没有我的话,这村子里的人说不定死光了。”

    他看着安争的眼睛问:“我是恶人吗?!”

    安争回答:“是”

    安争看了一眼黑脸汉子手里的粪叉:“你这样的做恶,影响比那些自认为是恶人的可能还要大。你让我不敢伸手去扶一个可能会摔倒的老人家,我并不是个开始,也不是个结束。另外,这不是你做恶的全部,你见我是燕国人所以有恃无恐,这是欺生。”

    黑脸汉子:“欺生?那有怎么了?难道我到了燕国,你们燕国人就不会欺负我了?”

    “会。”

    安争回答依然干脆简单:“你到了燕国,燕国也会有你这样的人。但我不会欺负你......我会杀了你。也许上天让我活两次,就是因为我做的还不够。”

    黑脸汉子:“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安争一抬手,粪叉就到了他手里。黑脸汉子低着头看了看,然后眼神里出现了恐惧。

    “你说的没错,若是你死了,可能会有别人死在流寇手里。但是这个村的人都该死......”

    安争看向那个老妇人:“包括你,你真的不知道你儿媳妇被他欺辱吗?只不过这次是你看到了而已,你其实心里也在想着,这个恶人活着还能帮助村里打跑坏人。就算没有流寇的事,你也不敢得罪他......要么是你怕死,要么是你觉得自己家里的脸面比你儿媳妇的命重要。”

    老妇人脸色变了变,开始颤抖。

    黑脸汉子明白过来,安争是个修行者。

    “哈哈哈哈......看来我今天是死定了。但是你说的没错,这村子里的人都该死。我强迫她家儿媳妇的第一次,她其实也看到了,她进门看到了,然后又关上门出去了......这个老家伙觉得脸面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还在外面为我守着门。”

    黑脸汉子转头看向别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该死,逃难的外乡人路过这的,有一个死一个。这田里埋着的尸体就至少有几十具了,这老家伙也帮忙埋过。”

    老妇人痛哭:“我能怎么样?你能让我怎么样?总得活着......总得活着啊!”

    安争嗯了一声:“活着吧。”

    他抬起手,粪叉戳进了黑脸汉子的心口。他看了一眼,那几个手持大棒的泼皮随即爆开,好像被暴力杂碎的西瓜一样爆开,红的粉的白的,溅的到处都是。

    安争面无表情:“紫萝因此丧失了信念,我不会。恶人就该死,不管是谁。”

    他看了一眼那个老妇人:“但我让你活着,这村子里的人该死我都会杀,你也该死,但你不该这么快死......以后这村子里就剩下你自己了,你的儿媳妇你觉得不重要,我帮你带走。我会送她到一个最起码衣食无忧的地方,你在这里挑粪水吧,一个人,一直到死。”

    安争抬起手,往下一压。

    村子没了。

    他转身往回走,忽然觉得这是就宿命。紫萝遇到了这样的事之后意志消沉,再也没有做过行侠仗义之事。但是紫萝真的快活吗?他并不。

    老妇人软倒在地上,像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走出去记几十步之后安争忽然又走回来,走到那个老妇人面前,看着她恐惧的眼睛说道:“我后悔了。”

    然后老妇人就死了。

    做恶就该死。

    安争忽然间决定了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忽然很想回去看完紫萝最后的那几幅画,之前看到紫萝遇到讹诈的事而心灰意冷,他觉得发堵不想再看下去。可是自己再一次经历之后,他才发现他一直都没有改变。也许紫萝和他不一样,紫萝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对这个世界似乎也没有什么眷恋。

    也许紫萝从来都不把自己当做这个世界的人,所以他孤独。

    安争往回走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发现什么都没有......没有村子的废墟,没有那草地,没有那两排树,没有田埂上的死尸。什么都没有,就好像那里从来就什么都没有似的。也许,那里真的就什么都没有。

    安争忽然觉得身体里一阵阵燥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分裂出来。

    “大意了。”

    安争摇了摇头。

    “然而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也没给我机会。”

    声音在安争的正对面,安争来时的方向。

    安争转过身,看向那个身穿着月牙儿白色长衫的俊美男人。那是一个别说是在燕国,纵然放在大羲也可以称之为翩翩佳公子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会如漂亮的女人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一样被女人关注。他看起来干净,明亮,就好像他背后天空上的蓝色一样透彻。

    但他有杀气。

    安争居然一点儿也不意外,就好像他算准了这个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似的。又或者,安争始终都在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我以为你会在仙宫里动手。”

    安争道。

    风秀养将手里抱着的桃木剑戳在地上,看着安争微笑:“你知道,我向来是一个心性很沉稳的人。若非必要的话,我是不会做冲动的事。即便如此,我也觉得我今天来找你稍显冲动了些。”

    安争问:“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会这么快找到我。”

    风秀养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木头......你给我的。知道我为什么回去武当山吗?那是现在道宗正统之地,那里高手如云,以我当时的修为去武当山想夺了那棵桃树本来就是找死,但我还是去了,为什么?”

    不等安争说话,他自己继续说道:“因为我的天赋......别人一直都说我是天才,包括燕国太上道场里那几个老家伙都是这样的说的。但他们其实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到底天才在哪儿,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天才......可不是被人看到的那些东西。我敢去武当山,是因为的天赋是夺取命魂。武当山那棵树可不是简单的树,它的命魂比人还要硬的多。”

    “我以为自己有把握,奈何还是败了。败给了一棵树啊......然而呢,这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你救了我的命。那桃木上有你的气息,那桃木现在是我的命魂。所以别人不知道你在哪儿,而我却随时都可能知道。”

    安争忍不住笑了笑:“怪我自己,大意了。刚才那幻境是你做做出来的,了不起。能够侵蚀我的内心,感受我的想法,你这幻术的境界之高让人害怕。哦......我倒是忘了,道家在幻术上的钻研,一直比其他宗门要更投入。传闻说,幻术最早也是道家流传出来的。”

    风秀养嗯了一声:“你这样的人,给人趁虚而入的时候可不多。我本以为刚才那种情况下,趁着你心境不稳我可以杀了你。可我最终还是没有贸然出手,你可知道为什么?”

    安争耸了耸肩膀:“你问我,我当然知道。”

    风秀养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什么时候会一点儿防备之心都没有。”

    安争道:“好像没有。”

    风秀养道:“你可真累啊。”

    安争笑:“难道你有。”

    “我也没有,所以我知道你可真累啊。”

    风秀养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边戳在地上的桃木剑,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其实你应该也知道,我想杀你也是迫不得已。你追求的是一种无我的境界,然而你救了我命这件事时时刻刻压着我,让我时时刻刻想着我就是我,怎么无我?”

    安争:“怪我?”

    风秀养道:“不怪你,只是在给我自己恩将仇报找个借口。可是说出来之后才发现,有些苍白无力啊。”

    他伸出手将桃木剑拔出来,看着安争的眼睛特别认真的问了一句:“你可不可以......被我杀掉?”

    安争认真的回答:“我试试吧。”

    风秀养转头看了看四周:“穷山恶水,但是风景还不错。若是我杀了你,我会为你好好的造一座坟,绝对不会敷衍。我会选上好的石料,亲手为你雕刻墓碑......写什么呢?写一个好人?”

    安争耸了耸肩膀。

    风秀养:“所以,若是我不小心被你杀了,麻烦你也像我一样,别敷衍的埋了我。选一块上好的石料,亲手为我雕刻墓碑。写什么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修行者。”

    安争往四周看了看,总觉得四周有些诡异。

    风秀养道:“不用看了,这是个结界。你知道我去武当山为什么没有死吗?我可是对那课桃树动了念的。因为我天赋真的太好了,好到连张真人都舍不得杀我。为了留下我,甚至还给了我一件武当山的至宝......这东西叫玄黄印,随意念而动。就算是小天境的强者,也别想轻而易举的破开这玄黄印的结界,唯一的控制权在我手里。若是我被你击败快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出去的。”

    安争忽然懂了,为什么风秀养有把握来。

    “这就是一个升级版的山河图,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你的意愿来改变的。在这里,你就像是主宰一样。”

    风秀养摇头:“不不不,你说错了,我怎么可能像是主宰呢......在这里,我就是主宰。安争,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你死之后有人哭。而我死之后,只会有人笑。”

    安争抬起手,破军剑幻化而出:“我就不会笑......我会笑的很大声。”

    风秀养手指一勾,桃木剑从地上飞起来落在他手中,他朝着安争大步走过来:“这里是我的世界,我许你风光大葬!”

    安争道:“我小气,管杀不管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