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五百六十章 团聚
    黑衣少女看起来并不艰难的将结界破开,转身的时候脸色比之前更白了些。曲流兮递过去一颗丹药,然后举步往屋子里面走:“你毒体尚未大成,刚才又越境以毒体吞噬了那人的毒术,必受反噬,先吃了这颗丹药往下压一压。”

    黑衣少女接过来丹药看也不看,放进嘴里,然后用随身带着的净水冲下。

    她看向屋子里面,曲流兮已经快步走到安争身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向安争的眼神里含义格外的复杂。那是一种谁也无法理解的眼神,除了她自己之外。然后她默默转身,看向外面。

    天空足够晴朗,足够蔚蓝。

    她笑了笑,告诉自己,终究还是能帮他。

    曲流兮进门只有走到安争身边,伸出手抓着安争的手腕诊脉,然后翻开安争的眼皮看了看。她转身看向陈少白:“外面的人快要疯了,准备一下,咱们这就走。”

    陈少白:“走?外面人山人海,怎么走?”

    曲流兮也不说话,把迷迷糊糊的安争扶起来,双手架着安争的腋下往上一举。安争的身子飘起来,曲流兮手心里幻化出来一口紫光缭绕的丹炉。安争微微眯着眼睛,昏迷之前看到那丹炉之后楞了一下:“又......又来?”

    曲流兮哪里管他说什么,随手往下一按,安争的身子就被塞进了丹炉之中。然后曲流兮从腰间摘下来一件东西,那东西白光一闪,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陈少白只觉得四周一阵幻动,等到视线清晰起来之后才发现,已经在一个很安静的空间之中。不远处有几间屋子,一个白胡子老头和杜瘦瘦正坐在门口喝茶。

    看到他们,杜瘦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吧,离家的人久不归家,我们只能带着家来找你们了。”

    陈少白只是想问,这到底是哪儿?

    “逆天印。”

    陈少白听到声音之后侧头看了看,才发现那个黑衣少女就站在自己身边。她看起来似乎身体并不是很好,脸色白的有些吓人。可是她偏偏又那么倔强那么坚强,似乎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她。那就像是一朵在寒风之中盛开的白色野花,不管风多大雪多大气温多寒冷,她依然骄傲着她的骄傲,绽放着她的绽放。

    “你是?”

    “丁凝冬。”

    黑衣少女回答之后,就走到门口那个老头儿身边坐下来,乖巧的像一只小猫儿:“霍爷,茶虽好,也不能整天都喝。”

    老霍咧开嘴嘿嘿笑:“我都已经这个岁数了,还怕什么?”

    黑衣少女道:“你都已经这个岁数了,还怕多活几岁?”

    老霍微微一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们啊,真是一个比一个会说话,知道我最舍不得的是什么。安争那个臭小子回来了?算算日子到底多少天没来见过我了。”

    “他啊,还得一会儿呢。”

    丁凝冬指了指身后远处,那边曲流兮已经把安争彻底放进凰曲丹炉之中了。那丹炉变得很大,直径超过两米,杜瘦瘦跑过去正在往丹炉之中灌水,一桶一桶的,浇的安争一个劲儿的求饶。

    水加的差不多了之后,看起来板着脸一脑子不高兴的古千叶将凰曲丹炉的盖子举起来,不管安争怎么求饶,她砰地一声将盖子盖住,然后还用木头棍子在丹炉上使劲儿敲打了几下:“没心没肺的!”

    丹炉当当的响,安争在里面不住的求饶。

    曲流兮拉住古千叶:“别打了别打了。”

    古千叶故意寒着脸:“心疼了?”

    曲流兮认真的说道:“心疼我的丹炉。”

    古千叶微微一愣,然后撇了撇嘴:“口不对心......算了算了,赶紧家伙蒸一蒸这个王八蛋吧。”

    然后她回头朝着霍爷喊:“爷,一会儿给你上一碗不肖子孙汤。”

    霍爷咧开嘴嘿嘿笑:“多加点盐,岁数大了,口味重。”

    齐天站在一边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一大家子人,总觉得都那么奇怪可又都那么的亲切。他忽然很羡慕很羡慕安争,在这样一个家庭之中的人应该都很幸福吧。

    安争被按在丹炉里,下面居然真的架好了柴火点了起来。很快丹炉里的水就开始发热,安争在里面的求饶声却逐渐小了下去。古千叶凑近了听了听似乎是在呻吟,她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曲流兮急切的问道:“真的不会有事?水会不会太热?”

    曲流兮摇头一叹:“你不是要熬汤的吗,水不够热怎么行。”

    古千叶道:“万一真的煮熟了可怎么办。”

    曲流兮一抬手,丹炉的盖子自己飞起来,然后就看到那个家伙仰躺在水面上,舒服的闭着眼睛在呻吟:“哦......爽,好爽......好久没有舒舒服服的洗过热水澡了,真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古千叶脸一黑:“我去再捡点柴火!”

    曲流兮笑着摇头,然后开始往丹炉之中加入药材:“你吸收的药气太多了,虽然你血培珠手串里的药田分解了一部分,但吸收的更多。最快的法子就是把你蒸一蒸,一会儿会真的有些烫。”

    安争:“来,烧我。”

    曲流兮噗嗤一声笑出来,哪里还能板住脸。这一笑,如同吹化了冰雪的春风,暖的让人心里发醉。她笑起来之后觉得自己这样太容易就不生气了,所以又立刻转身不看安争。安争从丹炉里伸出手抓着曲流兮的衣服摇啊摇的:“我知道你们生我气了,离开了太久没回去,可你们相信我,我不回去是真的有原因啊。”

    曲流兮转身把凰曲丹炉的盖子盖上:“没时间理你!”

    另外一边,杜瘦瘦正在给齐天和陈少白介绍逆天印:“这是操控盘,这里存储了几乎最完备的地图,可以到达地图上的任何地方。这是霍爷的毕生心血啊,可以说是当世最完美的传送法器。而且,还是最完美的防御空间。”

    “了不起!”

    齐天看着四周:“咱们这是要去那儿?”

    杜瘦瘦道:“咱们先离开仙宫再说,这地方危险重重。安争的事其实我们知道的差不多了,是清斋在大羲的人通知了他们的老板,而他们的老板和我们关系又很好,所以我们就一路追过来。等找到这的时候又不太确定是你们在哪儿,只好分头去找,幸好钟九歌把你们找到了。”

    “钟九歌是谁?”

    陈少白问。

    不远处屋子那边,有一间的屋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位看起来身材很高大,面容肃穆威严,一看就具备王者之风的大汉走出来:“正是寡人!”

    陈少白楞了一下:“这不是在赫连家店里那个人吗?”

    那王者哈哈大笑,抬起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瞬间就恢复了那张小白脸的面容:“诸位老大真是冒犯了,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修为不高,在这行走若是再不能唬人的话,可是寸步难行啊。”

    陈少白看向曲流兮一脸我懂了的表情:“也就是说安争其实认出你来了?所以他才会在摘星楼的时候说她肯定回来。”

    曲流兮听到这句话连微微一红,不敢看陈少白。

    齐天道:“可惜了,摘星楼是紫萝仙帝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并没有什么宝物,那是他造出来给自己的。现在落入了那些人手里,说不定会被毁掉。”

    “并没有。”

    陈少白道:“那四个瓶子还在。”

    他从随身空间里取出来瓶子放在地上:“咱们离开的时候,我也以为摘星楼会落在那些王八蛋的手里。我先祖紫萝的心血,就要被那些王八蛋玷污了。可是咱们离开之后不久,我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然后就发现这四个瓶子居然在我这。”

    齐天:“看来你还真是他的后代。”

    陈少白:“我有必要没事胡乱给自己认祖宗玩儿吗......我说是就肯定是啊。就是这里可不能随便的再把瓶子摞起来了,万一把逆天印也撑破了就坏事了。逆天印虽然说是紫品的神器,但这瓶子可是仙帝造出来的东西,是仙器之中的极品。”

    正说着,那边丹炉打开,**裸的安争从里面爬出来,古千叶和和丁凝冬连忙转身,两个人都羞红了脸。古千叶转过去之后又转回来,一脸无所谓:“怕个屁啊,有什么!”

    抬眼望天。

    丁凝冬怯生生的问:“真的可以随便看吗?”

    曲流兮连忙过去给安争找出来衣服穿上,古千叶笑着说道:“你们男人喜欢看漂亮妹子,就不许我们看身材好的男人了?”

    杜瘦瘦:“看我看我。”

    古千叶:“你太肥腻了,我喜欢瘦肉......”

    杜瘦瘦搀扶着霍爷走过来,看了看那瓶子之后说道:“真是精巧啊,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我以为自己这一一辈子看到的好东西足够多了,这瓶子真是巧夺天工!”

    他坐下来,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这瓶子是有机关的,放大多少是可以设定的。你们看,这瓶口可以转动,上面有细小的刻度,就是用来控制放大多少。这是原物大小,你们之前打开的时候撑破了一个结界,是因为你们把安装的时候把瓶口的刻度扭到最大了。”

    安争过来给霍爷见礼,然后说道:“这就太好了,咱们看到了七十多层,紫萝的一生还没有看完。说实话,看他的一生经历,比看紫品神器还要让人着迷。也许在最后,他会揭露自己的秘密。”

    陈少白也是一脸好奇:“真想看看,我那位先祖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爷轻轻的转动瓶口:“那就一起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