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很快就会回来
    司徒雄看到安争一步从圈子里迈了出来,下意识的往后闪躲了一下。或许是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惧意,他坐下的妖兽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让你进来你进来吗?

    凭什么你让我进去我就进去,我让你出来你出来吗?

    我出来啊。

    就是这么简单。

    安争站在距离司徒雄大概也就二十米远的地方,看着面前这个人:“刚才我听有人管你叫司徒师兄......据我说知,在瀚海宗里辈分不低的之后一个人姓司徒,叫司徒大冶。从你的年纪来看,是他的儿子?”

    司徒雄楞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确定一下你的身份。”

    安争道:“十四年前,大羲明法司曾经调查过西南修行家族牛家一门被灭的案子,当时矛头已经对准了你们瀚海宗。可惜的是,最终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而让你们逍遥法外。这之后,明法司并没有放弃调查,单奇怪的是,你们瀚海宗的人几乎每一个都有不在场的证据。我曾经听一位朋友提起过这件事,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不久之前,我才恍然大悟。”

    他看着司徒雄的眼睛说道:“其实也简单,只是当时明法司的人钻进了牛角尖里根本就出不来。当时嫌疑最大的就是你父亲司徒大冶,但是因为恰好是在牛家被灭门的时候,司徒大冶在天昊宫之中做客。连天昊宫的人都不得不作证,所以他看起来确实一点儿嫌疑都没有了。”

    “你不要血口喷人!”

    司徒雄大怒道:“不要以为你修为很强就可以胡说八道,我们瀚海宗现在是大羲朝廷的人,你胡乱污蔑我们,就是污蔑大羲圣庭!纵然我杀不了你,也会有人跟你讨要一个公道。”

    安争叹息:“你也是一个蠢货。”

    他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现在的瀚海宗宗主,其实并不是杨千帆吧?当初杨千帆当众击败了你父亲,然后夺得了门主之位。以你父亲的为人,怎么可能不报复?怎么可能会忍气吞声?而他杀杨千帆的手段,只怕和当初灭了牛家满门没有什么区别。你是有一位叔叔,还是有一位大伯?”

    司徒雄的眼神里出现了恐惧之色,开始向后退:“你说这些到底什么意思?”

    “牛家的人一直行善,附近的乡亲百姓无不敬服。之所以遭受灭门之灾,就是因为他们得到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东西。”

    安争道:“司徒大冶其实还有一个孪生兄弟,但是从一开始另外一个就没有露面过。别说外人,就连你们瀚海宗的人都不知情。我猜着,连杨千帆也不知情,甚至连杨千帆都确定当初牛家的那件事不是司徒大冶做的。”

    安争往前跨了一步:“国法或许制不了你们,但我可以。”

    司徒雄掉头就走:“大羲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而我现在不会放过你。”

    安争只是迈了一步,但是一步已经到了司徒雄身后。他的速度之快,比起司徒雄坐下那头以速度见长的妖兽来还要快的多。司徒雄似乎是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倾尽全力的朝着身后轰了一拳。可是一拳轰出去之后才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他心里一惊的时候,安争已经一把抓着他的脖子将其从妖兽后背上拽了下来。

    这妖兽名为五角龙,其实和龙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样子看起来像是人们提及的蛟龙,也就是河流之中的形态和鳄鱼像极了的妖兽,所以也称其为龙。五角龙有着鳄鱼一样的头颅,但是四肢如鹿,奔跑速度奇快。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它的头顶上有一排五个笔直朝天的犄角。

    这五个犄角都很坚硬,每一个有三十厘米左右上,锋利无比。

    安争的左手伸出去一把抓住了司徒雄的脖子,右手顺手抓住了五角龙头上的一个犄角,在将司徒雄从妖兽背上抓下来的同时,也拔掉了一个五角龙的犄角。

    然后顺势刺入了司徒雄的小腹。

    “你们瀚海宗的人,死绝了也不会有一个人被冤枉。”

    五角龙和司徒雄同时哀嚎起来,那声音让人听着毛骨悚然。但是安争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左手依然掐着司徒雄的脖子,右手在五角龙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五角龙闷哼一声倒了下去,再也不能奔跑。安争右手顺势再拔下来一个犄角,噗的一声刺入司徒雄的胸膛。他的右手不停,拔一个刺一下,从出手到结束连一秒钟都没有,修为低微的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到安争一松手司徒雄的尸体掉下去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司徒雄的身上被五个犄角刺穿。最长的那根刺在司徒雄的心口上,直接贯穿了身体,犄角的尖从后背刺出来,血顺着犄角往下不住的流。

    安争转身,眼神里紫光一闪。

    那些实力在须弥之境的修行者,瞬间被灭。

    这些人按照实力来说远不到能进入仙宫的地步,但是为了壮大声势,瀚海宗的人几乎将门下须弥之境的弟子全都带来了,差不多有四五百人进入仙宫之内。这气势确实很足,也能唬住不少人。因为在登天梯那边,只有囚欲之境的修行者才能进入仙宫,所以人们会认为,瀚海宗是一个拥有四五百名囚欲之境修行者的强大宗门。

    弄虚作假装腔作势而已。

    只一眼,百人生死。

    安争转头看向另外一边,那群刚才和他一块拔树的修行者全都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后缩。安争笑了笑:“你们继续,不过是偷棵树而已,罪不至死的。”

    那些人哪里还敢留下,转身就跑了。

    安争感觉有些无聊,看了看一地的死尸,随手一挥,一股劲气沛然而出,尸体全都被劲气卷起来落在远处,堆了一堆。安争甚至还有心情数了数到底有多少人,然后记下来。

    瀚海宗的人几乎全都被杀,剩下的几个还活着的也是堆在死尸堆里呻吟着。安争也不理会他们,继续拔树......只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过去,又有几十棵树被他拔了出来。血培珠之内的空间大的离谱,前前后后超过两百棵树塞进去,而且每一棵都那么大,居然还有不小的地方可以用。

    这只是血培珠手串其中一颗珠子的存储空间,堪比陈少白的那个大芥木盒。

    安争又拔了几十棵树之后,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然后抱拳朝着远处拜了拜:“不管当初种树的是哪位前辈,你放心就是了,我把你种下的桃树带走是不会当柴烧的,我会养活好它们......”

    正自言自语的说着,远处有个人鬼魅一样出现。这个人身穿一件灰布的长衫,但那件长衫上有一种微光若有若无。安争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微微一愣,因为他认识这件衣服。

    大羲明法司的东西。

    当初大羲明法司的情报司之所以那么厉害,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明法司的另外一个部门厉害的有些离谱,那就是后勤司。后勤司有一群变态,研制改造出来很多厉害的法器。这件衣服,叫做随心衣。衣服可以根据外界的环境变化而自己改变,只要使用者注入修为之力就够了。

    这个人穿着这样的东西,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这是不准备藏着了?”

    安争看着那个人问了一句。

    来的这个人,看起来中等身材,比安争要矮上一些,也就一米七五左右。不胖也不瘦,从体型上来看很健硕,没有任何的身材走样。他脸上带着一个红色的面具,有旋涡的图案,几乎完全遮挡住了脸,只剩下右眼露出来。那只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安争,好像索命的厉鬼。

    “你倒是真的命大。”

    面具男说话的声音极为沙哑,安争完全无法从声音判断出这个人是谁。面具男显然不想让安争知道自己是谁,故意改变了嗓音。而且就算是露出来的右眼,眼睛上似乎也带着什么东西似的,看起来好像蒙着一层雾。

    “你熟悉我。”

    安争说了四个字。

    面具男笑起来,好像猫头鹰的笑声似的,感觉极为刺耳。

    “我当然熟悉你,曾经大羲的明法司首座,坚信靠你自己一个人就能维持正义的自大狂。你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别人都是潜在的罪犯,只有你自己才是清白的。你这样的人,到现在还没死只能说老天没眼。”

    面具男饶有兴趣的看着安争的表情变化:“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谁?没错,我就是你认为的那样,是明法司的一员。而且,我当初也在你手下做过事。但是我这次来见你,却不是来杀你的,因为我更有兴趣的是看着你好像猎物一样被我玩儿。试想,曾经那么强大的人物,如今是我手心里的玩物,若是早早的让你死了,岂不无趣?”

    安争:“你就那么自信我杀不了你?”

    面具男又笑起来,笑的人毛骨悚然:“你想杀我?哈哈哈哈......你杀不了我的,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鬼。”

    他说一个鬼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寒气。

    安争微微皱眉:“装神弄鬼而已,既然是我当初的手下,就应该知道我对待敌人是什么态度。”

    “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啊。”

    面具男说话的时候还有夸张的肢体动作,显得很开心:“就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才想继续玩下去。把你折磨死,慢慢的,慢慢的。而你直到死,也不会知道我是谁的。我不但会自己出现,还会让现在还活着的明法司的人一个个的出现在你面前。不带面具的出现,让你去猜我是谁。”

    他笑的那么得意:“到时候你看到一群你曾经的手下,你会怎么办?你会怀疑他们所有人的......哈哈哈哈......我真的想看看,明法司的人和你之间出现裂痕是什么样,你们互相怀疑,最后自相残杀。你会一个一个的杀死他们,因为你阻止不了自己的疑心。而你傻的绝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我都提前替他们感到悲哀了。”

    “如果你不杀.....那么未来出现在你身边的人,就有可能是我。”

    面具男向后退,身形逐渐虚淡了下去:“我会成为你身边的魔鬼,我有能力杀死你现在的身边的朋友,女人。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你等着,我马上就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