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四百六十九章 赴约
    狂暴之后的耶律迟比安争看起来要高上三分之一还要多些,两米多的身高配上那一身青黑色的皮肤和黑色如钢针一样的毛发,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能进入大羲三道书院一院的弟子也好,教习也罢,没有一个孤陋寡闻的。所以大部分都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关于铁契族的事,大羲的人习惯称其为近战狂暴战士。

    而且狂暴之后的耶律迟至少已经具备了和小满境强者抗衡的实力,他的肉身变得坚韧,小满境强者的一击未必能见他击杀。而一旦让速度和力量都提升到了极致的耶律迟近身的话,那么就算是小满境的强者也会被击败。

    可是安争本身已经在小满境三品左右了,而且他的肉身哪怕不狂暴也比狂暴了的耶律迟还要强大。

    扭断了耶律迟的两条胳膊,安争一拳砸在耶律迟的后脑上,这一下重击,每个人看到了之后心里都为之一震,好像那一拳不是打在了耶律迟的脑后,而是砸在了他们每个人心里一样。

    很多人以为耶律迟会被这一拳砸死,可头破血流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安争的力量拿捏的恰到好处,耶律迟的脑子剧烈震荡之后昏迷了过去,但绝对不会伤了性命。然而估计未来几天之内,耶律迟也好受不了。

    安争一如既往的一脸平静的走出比武场,然后走向那个女教习。安争想起来到现在自己还没有请教人家的名字,所以有些不好意思。

    “我姓岑。”

    似乎是看出来安争的想法,女教习微笑着说道:“你可以叫我岑先生,也可以叫我岑姐姐。”

    安争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岑教习看起来真的是一个无法分辨出具体年纪的人,看面容说她三十多岁也可以,四十多岁也可以。看身材背影的话,更像是二十几岁的青春少女。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很懂得保养的女子。

    “你现在已经是金榜第八了,继续挑战?”

    她问安争。

    安争点了点头:“是。”

    岑教习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可能今天不行了,前面的金榜第七叫白展,他向书院告假回家去了。”

    安争问:“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挑战金榜第六了。”

    岑教习摇了摇头:“按照院规是不允许的,若是你能够得到院长大人的首肯,当然这院规也可以完全不在意。”

    安争:“那么请问,院长大人好见到吗?”

    岑教习道:“这个可不好说,你说容易见到吧,没准他就在你面前看着你。你说他容易见到吧,有些时候连圣皇陛下来书院他都不在。所以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回去休息一下,然后规规矩矩的去找你的教习上课。等到金榜第七的人回来之后,再挑战也不迟。”

    安争刚要说话,岑教习摆了摆手:“我知道你的时间很紧迫,但是这件事确实不是我能左右的。规矩这种事,你想把它当回事的时候,它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你不想把它当回事的时候,他可能会让你吃大亏。在三道书院,最大的就是院长,没有人可以怀疑这一点。而在一个地方所有的规矩不管是制定还是破坏,唯一有这个权利的人只能是最大的那个人,你说对不对?哪怕,这个规矩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下面人也不可能更改。”

    安争:“那么请问,金榜第七的白展什么时候回来?”

    岑教习:“这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啊,你要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最好去內教处的人。然而,你若是可以请我吃个饭的话......说不定我能帮你想出来什么办法呢。”

    安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您想吃什么?”

    岑教习:“原来你也不是对什么事都特别坚持。”

    安争:“还是要坚持的。”

    两个人这两句对话云山雾罩,就算是别人听见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

    “今天晚上,在书院那座小山的后面有一个篱笆墙围着的独院,你带着酒菜来,我喜欢清淡些的都食物。”

    女教习说完之后起身,啪的一声合上书册:“今天我当值的时间也已经到了,有什么事你晚上再来问我,我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会儿。”

    说完之后,岑教习施施然的走了。那个男教习一脸惊悚的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安争。他看向安争的眼神里忽然没有了什么厌恶和敌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可怜和同情。

    “保重。”

    男教习站起来说了两个字,合起书册也走了。

    安争有些郁闷,转身往回走,他准备回去做事并没有打算去上课。三道书院里确实有大羲最顶尖的教习最顶尖的教育手段,但是这里的一切安争都不需要。这个书院里最顶尖的教习,比当初的他差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安争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他发现屋子的门开着一条缝隙。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将门推开,看到里面椅子上坐着一个脸色有些发红的女子。

    盛无涯

    “你......”

    安争说了一个你字之后,忽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盛无涯看着安争,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一口气说道:“若是你愿意跟我交往的话,我会想办法完成你的心愿。我知道你来大羲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见到大羲的圣皇陛下,为你的燕国百姓请命。但你也应该知道就算你靠自己的努力打到了紫榜,你也会得罪很多人,到时候你可能见不到圣皇陛下就会被人暗中杀死了。”

    说完之后她低着头不敢看安争的眼睛,一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面。

    安争站在那,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我真的为了能见到圣皇陛下而答应你,那么我还是你看重的那个我吗?为了一个目标而放弃了自己的未婚妻,如果是这样的男人,还值得今天来找我说这些话吗?”

    盛无涯的脸色猛的一变,然后突然跑出了房间。

    安争叹息着摇了摇头,然后身后传来盛无涯的声音:“对不起。”

    安争转身,那女子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安争知道伤害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心对她的打击有多大,但是这比伤害两个女孩子的感情要好的多。

    安争将房门关好,盘膝在床上坐下来,一边调理内息一边思考着今夜的事。今夜的事,当然指的不是那个姓岑的女教习,而是孙中平。他和王九约好了,今夜将孙中平骗出去。可是如何能做到不被人怀疑呢?三道书院里的人都是人中精英,尤其是那些教习,一个个都是老狐狸。

    一旦安争今晚不在,而恰好孙中平在今晚出了事的话,那么就算别人没有证据也会格外的盯着他。

    赴宴?

    安争忽然想到了那个岑教习,然后嘴角上勾勒出一抹微笑。

    安争起身出门,一路上嘴角上都是微笑,而关于那个岑教习约安争今晚见面的传闻已经在书院里传扬开来。安争不用想也知道,当然是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教习散播出去的。他就是想看看安争怎么出丑,当然他对岑教习也而没有什么好感。能一下子把两个人打入谷底,对他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一路上,三道书院的男男女女,看安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那些之前一直跟着安争的女孩子,都在远处指指点点。

    终于,有个相貌虽然说不上漂亮,但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冲过来,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拦在安争面前。

    “杜少白!”

    “嗯?”

    “你今晚要去和那个老女人约会是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和我......和我当然没有什么关系,但你能不能为了自己考虑一下!我已经听说了,你为了可以继续挑战金榜上的人,不得不委身于那个老女人!”

    “委身......”

    安争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然后笑了笑。他看着那小姑娘微笑着说道:“有些时候,有些话只是人们心里最恶毒的想法而非别人的本意。岑教习叫我去吃饭,难道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女孩子愣在那,忽然之间哭了:“哪个不比那个老女人好,你为什么非要那样做。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比你继续挑战下去更有意义的事了吗?难道为了这个目标你就可以放弃自己的尊严了吗?”

    安争伸出手拍了拍那女孩子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好不好.....首先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另外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一个女孩子有过特别亲密的接触,哪怕就是我在燕国的未婚妻也一样,我时刻保持着对一个女孩子的尊敬。正因为如此,我是不会在这方面做什么交易的。但是,同样是出于对女人的尊敬,我必须去。”

    那女孩子一下子僵硬在那,看着安争,然后看了看安争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忽然啊的尖叫了一声然后跑了。

    安争心说这下总该好起来了吧,这个女孩子会把自己有未婚妻的事宣扬出去的。

    他离开了三道书院,然后精心的挑选了一些食材,拎着新鲜的肉菜和酒回来。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直接拎着东西往三道书院北侧的那座小山走去。与其说那是一座小山,还不如说那是一个山包,只有二十几米高,圆鼓鼓的线条柔和,圆鼓鼓的远远的看过去好像女人的乳-房。

    安争到了岑教习的小院外面之后,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独居的好地方。篱笆墙上爬满了已经盛开的蔷薇,看起来漂亮的好像世外桃源。小院子里居然有秋千,而秋千不是绳子吊着的,而是花藤,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花。这个看起来充满了成熟韵味的岑教习,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颗少女心。

    安争在门外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他推开篱笆门进去的时候,听到了屋子里哗哗的水声。

    安争楞了一下,觉得有些尴尬。此时已经有不少人爬到了那个山包上,这群好事之徒居高临下的看着安争,等着好戏开始。

    安争进门之后却极为自然的找到了水井,然后极为自然的洗菜,劈柴,收拾鱼和肉。

    一个男弟子在高处冷哼一声:“看他一会儿怎么应付那个老女人!”

    “一会儿就要上演好戏咯。”

    远处的一个女孩子却捧着脸:“他居然还会做饭,比打架看起来还要帅啊。”

    远处,似乎有心碎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