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四百一十二章 吸收
    【孩子还要住院十天左右,这几天的更新都是在医院病房里码出来的,也没什么时间检查,可能错别字什么的比较多,大家见谅。另外,求几张月票。】

    安争从来都不是一个粗俗的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除了这三个字之外什么都不想说了。

    破军剑捅穿了太阳似的外壳,里面一阵强光宣泄出来,如刀一样刺在安争的眼睛里。安争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眼睛里瞬间流出来不少血,但是在温度之下又很快蒸发。

    安争的眼睛睁不开了,四周一片黑暗,只有炽烈的温度让安争感觉到敌人的存在。

    那只黑鸟似乎要飞走。

    安争朝着温度最高的地方刺了一剑,感觉破军剑刺穿了什么东西。一声凄厉的嘶鸣在安争面前不远处炸起,几乎把安争的耳膜都撕裂。

    眼睛很疼,非常非常疼。

    可是安争居然笑了笑,咧着嘴好像个傻子:“干掉一个是一个。”

    这狠厉的样子,才是安争。

    安争听到了有人在自己面前嘶吼,不是鸟叫的声音,而是像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声嘶力竭的嘶吼:“你凭什么能杀我?我是天生贵种!我是王鸟,天生就是世界的统治者,你一个区区的凡人,凭什么敢对我对手?”

    安争:“看来死的不够绝。”

    他再刺一剑,感觉一股极为滚烫的东西泼洒在自己脸上,好像岩浆直接洒在脸上似的。那种炽烈是无法抵挡的,哪怕安争的肉身如此的强悍也不行。

    “我感觉自己破相了。”

    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到的安争居然还有心情想到这个,然后再次劈剑:“你死不死?!你死不死?!你死不死?!”

    他问一声就砍一剑,虽然看不见但安争也感觉的到哪东西四分五裂了。

    “天生贵你-妈的种......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是天生高贵的,那只是你们自己以为的事。觉得自己高贵是因为你们可能稍稍比别人强大一些?但那只是你爹娘的原因,跟你有什么关系?”

    安争又挥舞了一剑,感觉什么都没有劈到,那黑鸟似乎是消失不见了。

    “好亏啊......”

    安争站在那叹息,感觉脚下的温度在消失。他踩着的正道纯阳力量就要消失了,他将从那么那么高的地方直接坠落下来。安争想着,那样的死相一定难看极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声嘹亮的啼鸣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头钻进了他的小腹之中。无法形容出来那是什么感觉,是暖流?又不像,因为暖流是条条缕缕的缓缓流动的。而一头撞进来的这东西更加活跃,像是火鸟?

    安争看不到,因为修为之力的被阻滞,也感觉不清晰。

    可是这东西进入安争的小腹之后,安争忽然感觉脚下的正道纯阳好像得到了无穷的力量补充,重新变得稳定起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件坏事。

    最起码,不用那么快就摔成肉泥了。

    安争感觉那跳跃着的又像是扇动着翅膀的炽热的东西在自己小腹里一阵一阵的来回冲撞,它应该是万分的不服气,好像要冲破安争的身体重归自由。但是显然,安争的体质极为适合它......或者说,极为适合消化它。

    渐渐地,这种冲撞的感觉开始变得微弱起来,安争眼前居然出现了一条光线。

    几分钟之后光明重新回到安争的眼睛里,安争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的视力比之前还要好了。那是眼球适应了那炽烈的温度和莫名其妙的光,安争确定哪怕自己再直视那种强光也不会被刺瞎双眼了。

    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吓了一跳,险些从高空之上跌落下来。

    他感觉自己红的好像一只煮熟了的虾,浑身上下都那么红。

    就在这一刻,血培珠手串的天目漂浮起来,出现在安争身边。天目的出现,说明安争身体上承受的禁锢正在减弱。

    【火灵之力,正在改造你的肉身。肉身强度比之前提升十分之一,且拓宽了气脉,修为之力输出提升十分之一。火灵之力改造了眼睛,眼睛可以释放火灵之力,为火灵之力总力量的十分之一。】

    火灵之力?

    安争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但是感觉棒极了。

    也就是说,以后看一眼就能造成杀伤力了?安争和杜瘦瘦闲聊的时候曾经开玩笑说过,眼神的最大威力有两种,一种是看谁谁死,一种是看谁谁没小-鸡-鸡。他还问杜瘦瘦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哪一种,杜瘦瘦坚决的说宁死也要保住小-鸡-鸡。

    安争试着看向远处,火灵之力就蕴含在他的双眼之中。但是感觉现在的火灵之力还很微弱,也就相当于须弥之境的力量。但是这种纯粹的火灵之力远比一般的修行者的力量要恐怖,升萃之境巅峰,乃至于须弥之境一品初期的修行者,安争看一样就能将其重创。

    若是升萃之境一二三四品的那样的低级修行者,安争真能一眼就把对方看死。

    “不错。”

    安争心情越发越快起来,秘境之中果然凶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哪怕不是人造的秘境而是野生的,也是如此。只要能不死,就有巨大的收获。

    而且现在安争看到了希望,如果不杀死那九个太阳的话,安争就无法离开这个秘境,就不能和曲流兮她们团聚,多耽搁一分钟曲流兮都没准做出什么傻事来。

    安争提着破军剑看向第二个太阳,这次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那来回扭曲着的黑鸟。

    上天在有些时候还真是公平的,火灵之力最精纯的这部分形成了九只火鸟,变成了九个太阳炙烤大地。没有什么生物可以击败火灵之力,因为武器根本达不到那个高度。但是,火灵之力也被禁锢了无法移动,所以只要有人靠近就能杀死它。

    其实这像是一个悖论,上天为火灵鸟设定了一个死穴,然而前提条件是有人活着靠近才行,而似乎又好像没有人可以活着靠近。

    安争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感觉正道纯阳的力量比之前要强大了一些,那是火灵之力的补充。

    【本体功法等级提升,正道纯阳为金品一品功法,得到火灵之力补充,正道纯阳提升为金品二品功法,伤害力提升十分之一。】

    安争想笑,忍不住的想笑,天目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那么可爱。

    他向前一指,正道纯阳开始自己向前飘动。不再是一个一个的正道纯阳出现,而是正道纯阳载着安争移动。

    大羿站在地上一脸的迷茫和惊惧,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个新来的就把一个火灵鸟干掉了?怎么那个新来的就变得比刚才还强大了?自己这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做到的事,凭什么那家伙一来就做到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安争飞,朝着第二个火灵鸟飞了过去。

    大羿有些想哭,可是他早已经没了眼泪。但是当安争灭掉第一个火灵鸟之后,温度立刻就降下来了,他感觉身体很爽,很兴奋。

    “干它!”

    也不知道为什么,大羿居然开始给安争鼓劲儿。

    安争踩着正道纯阳飞向第二个火灵鸟,那火灵鸟显然吓坏了。它不能动,但是它可以反击。火灵鸟开始嘶鸣,将所有的火灵之力集中起来,一道粗大的光束笔直的射向安争。

    安争将破军剑挡在自己身前,光束几乎将安争的身体射穿。可是安争体内已经有了火灵之力,而且安争自身就拥有火之体质,不然也不可能用出正道纯阳那么恐怖的功法。

    而九罡天雷这样的禁术,也非雷电之力一种单纯的力量可以形成的。强大且精纯的火之力再加上雷之力才能形成禁术。

    安争刚刚承受的那一刻感觉很疼,疼的要死。但是几秒钟之后,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盈感,就好像饥饿的人刚刚咬了一大口肉包子,虽然还没有咽下去,但是那种充盈的感觉令人沉迷。

    光束越来越激烈,安争却能继续向前。他艰难的飞到第二个火灵鸟面前,光束就那么持续的轰击在他身上,而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可以承受这种程度的力量了。

    安争提起剑,嘴角上是贱贱的笑。

    “刚才你那个兄弟还是姐妹说你们是天生贵种,而我只是凡人不能触犯你们,你有这样的想法吗?”

    那光团里的火灵鸟猛烈的摇头,然后低下它那高贵的头,用人的语言说道:“尊敬的人,请您放过我吧。”

    安争摇头:“那可不行,没商量。”

    破军剑出,如刺破了一个蛋壳一样刺穿了那个光团。黑鸟在光团里拼了命的躲闪,可就是出不来。破军剑刺穿了它的身体,火灵之力顺着破军剑宣泄出来。

    安争抬起头,享受的呻吟了一声。

    大量的火灵之力涌入了他的身体里,通过胳膊上的气脉进入了丹田气海。火灵之力的汇入,让他感觉自己被暖流包围着。

    天目的声音再次出现,对于安争来说就像是天籁之音。

    【火灵之力增加,自身功法正道纯阳品级提升,由金品二品提升为金品三品初期,修为之力输出增加二十分之一,伤害力提升二十分之一。】

    “咦”?

    安争疑惑的咦了一声,这次的火灵之力补充似乎没有之前提升的多。但是很快安争就明白过来,同样的力量,第一次补充进来当然效果显著。但是后来的补充就开始变得小了,第三次吸收之后只怕改变更小。

    但是他迫不及待。

    他朝着第三个火灵鸟飞了过去。

    火灵鸟都在害怕,剩下的七个火灵鸟好像心意相通一样,全都将火灵之力击中起来,形成光束轰击安争。安争在半空之中飞,七道粗大的光束轰击在他身上。安争的身体都几乎被烧的透明了,能依稀看到内脏的活动。

    十分钟之后,安争在七道强烈光束的轰击之下,再次有些变态的呻吟了一声,好像刚刚洗了热水澡一样的舒泰。

    他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眼神一凛。

    “打够了吗?该我了吧!”

    他身体猛的往外一伸展,七道光束从他的身上激射出去,原路返回,直接轰击在那七个火灵鸟身上。然后安争好像猛虎下山一样,是不可得的扑了过去。

    大羿站在地上抬着头看着,火灵鸟一个一个的消失,他忽然觉得有些冷。

    而天空上那个杀气腾腾的少年,真的就像大羿幻想之中的天神的样子。他一直觉得那会是自己的模样,可是现在却是那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