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九十章 人拉车
    【月末月初这几天的更新可能会少一些,要连续参加几个会议,在北京和石家庄奔波。为了保证每天都能有更新,只能省着点了,对大家表示歉意。】

    安争带着一万精锐返回了琉璃城,而还在幽国的那些大燕精锐,究竟有多少人能活着回到家,只怕谁也不知道。那是战争,没有人可以保证生死的战争。

    琉璃城的事有那么多朝廷重臣协助小七道,安争也没有必要就留在那。将一万精锐交给了小七道之后,安争就和杜瘦瘦他们踏上了去沧蛮山的路。聂擎的命魂已经收集齐,接下来就看沧蛮山里那个秘境能不能找到了。

    方争的那个灵魂碎片去了大羲,安争也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尤其是方争离开的时候对安争说的那些话,一直在安争脑海里挥之不去。

    如果我没有自杀,那你就杀了我。

    这次回沧蛮山,对于安争他们五个人来说也算是难得的清净。霍爷说喜欢走走看看,安争他们索性放弃了直接传送到沧蛮山,而是找了一辆马车,用当初细雨楼送给安争的那个不怀好意的妖兽做马,拉着往沧蛮山前行。也许碧眼金睛兽都没有想到过,自己这样仅次于就转轮回眼的强大存在,居然只能沦为拉车的工具。

    善爷趴在碧眼金睛兽的身上酣睡,碧眼金睛兽连一句怨言都不敢有。

    杜瘦瘦和安争两个人坐在马车前面,古千叶曲流兮则陪着霍爷坐在马车里面。车厢的帘子拉开,能让霍爷清楚的看到外面的风景。霍爷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只是人依然虚弱的厉害。

    杜瘦瘦回头看着霍爷问:“爷,怎么这一路上这么安静,不像你的性子啊。”

    霍爷:“我是个看风景的人,连你们都是我眼里的风景,我是风景外的人,一说话就坏了这景致。”

    杜瘦瘦挑了挑大拇指:“也就是您这么有阅历的人才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我们每个人看到的别人都是眼睛里的风景。霍爷你最是有眼力,连你都说我是风景了,谁还敢说我丑?”

    霍爷面不改色:“花草树木是风景,大石头当然也是。碧绿的农田是风景,田里的大笨牛当然也是。”

    杜瘦瘦连忙摆手:“可别接着说了,在接下来就是小树林是风景,小树林旁边的茅厕也是风景了。”

    霍爷:“不会,我怎么能说自己的孩子是茅厕呢,不过我很欣赏你的自知之明。”

    杜瘦瘦:“霍爷你这么说话,以后孝敬你的人就少了一个你知道吗?”

    霍爷哈哈大笑,看起来真的幸福且满足。

    曲流兮递给霍爷一颗药丸:“该吃药了。”

    霍爷叹了口气:“就你煞风景。”

    曲流兮:“我不煞风景,你等小叶子来喂你?”

    霍爷连忙把药丸接过来塞进嘴里,接连摇头:“小叶子......我还是自己吃吧。”

    离开了琉璃城之后的第七天,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座小城。安争取出地图看了看,这是个叫做怀安的小县城。因为地处燕国偏西北的地方,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事,所以百姓倒也安定。一路上走过来看着,田里都是正在干活儿的农民。

    “难得难得。”

    霍爷指着农田里弯着腰干活儿的人微笑着说道:“难得这燕国还有这么平静的地方,真是让人想不到。这地方的百姓也是幸福安逸,最起码战争不会立刻就出现在他们面前。边疆,将士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的,不就是这安逸吗?”

    杜瘦瘦道:“您老又感慨了。”

    正说着,官道前面出现了一群骑马冲过来的人,气势汹汹。这些人在前面不远处下马,朝着一片农田冲了过去。十几个精壮的汉子手里提着马鞭,冲进去之后不由分说的把农田里干活的一对夫妻按倒,噼噼啪啪的一顿马鞭抽下去。

    “你们他妈的真是找死。”

    为首的那个汉子抽打的累了,气喘吁吁的说道:“陆爷说了,让你们昨天之前把欠下的粮食和银子都补上,你们俩狗-娘养的居然把的话当耳旁风?”

    那夫妻两个人一边挨打,一边不住的求饶。

    两个本来还在田里玩耍的小孩子看到爹娘被打,哭喊着跑过来。那年纪大些的小男孩也就五六岁,年纪小些的女孩也就两三岁的样子,走路还不稳当。

    之前说话的那个汉子看到小男孩抱着自己的腿,一抬脚将小男孩甩了出去:“没有钱,就先拿你这俩孩子顶。这俩孩子倒是长的还算漂亮,估计着能卖几个银子。”

    两个汉子分别抓起那两个孩子就往官道上走,剩下的人围着那对夫妻还在打。丈夫疯了一样的扑过去想把孩子抢过来,可是双拳难敌四手,被那几个恶汉按住暴打。为首的那个汉子抬起马鞭刚要继续打,突然一个黑影飞过来,砰地一声把他撞倒在田里。他揉着脑袋看了看,撞过来的是自己的一个手下。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壮硕的汉子扑过来,一人一拳,将他的手下全都放翻了。这个为首的还没来得及问一句,鼻子上挨了一拳,鼻梁骨瞬间就塌了,嘴巴也歪了,牙齿掉下来好几颗。这一拳下去,他的脑子里嗡嗡了好一会儿都没缓过劲儿来。

    杜瘦瘦将那夫妻扶起来,古千叶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孩子抱着走过来。

    “谢谢谢谢!”

    那夫妻俩将孩子接过来,只是一个劲儿的道谢。

    那男人说道:“几位恩公,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我看你们都是从外乡来的,这怀安城的陆爷谁也惹不起。我们家欠着他的租子付不起,就算熬得过今天也熬不过明天了。”

    “陆爷是谁?”

    安争问。

    那女人小声的说道:“是我们怀安县的恶霸,县太爷养的一条狗!”

    那男人连忙捂住她的嘴:“你胡说什么!”

    他歉然的笑了笑:“几位,还是赶紧走吧。今天闹了这么一出,我们也没办法在这过日子了,现在就回去收拾几件衣服逃难。您几位从南边来的?我听说南边正在打仗,我有力气,去做挑夫,应该也能养活她们三口。”

    安争摇头:“你哪儿都不用去,跟着我们进城。”

    安争看着那十几个被打翻的人,让其中一个把他们带着的绳索找出来,然后自己绑好。他让杜瘦瘦将碧眼金睛兽拉在一边,然后把那十几个凶徒绑在车上了,让这十几个人拉着车进城,而且不许走,只能爬。

    杜瘦瘦充当了恶汉的角色,拎着马鞭在旁边走着,谁动作慢了,一马鞭抽过去,立刻就皮开肉绽。

    这地方距离前面县城至少还有个四五里路,十几个人要是一路爬着拉车到县城的话,估计着也剩不下几口气了。不管这十几个人怎么求饶,安争就是不理会。

    那夫妻在加上孩子四个人坐在马车上,小孩子倒是还好,两口子脸都下白了。他们又不敢得罪安争他们,不知道这几位大爷什么来路,只好如坐针毡一样的坐在马车上,夫妻俩互相看着,都是惊恐到了极致。

    安争一路上问了问情况,差不多把这个陆爷的底细也摸清楚了。因为大燕西北这边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事,平稳,所以为国库贡献了不少粮食。但是安争问过之后才知道,这些农户要上交的粮食,是朝廷征收的五倍还多。算下来,一年的收成都交上去也不够。

    那个所谓的陆爷,名叫陆明,算是本县最大的黑道人物。之所以能混起来,是因为他是县令王岩山养着的走狗罢了。虽然王岩山是县令,但很多龌龊事毕竟不能亲自上阵,有失体面。所以这个陆明就成了他的代言人,比如县令大人看上了谁家的东西,陆明出面。前半年的时候陆明在城里要了一片地,强迫老百姓搬走,而且不给补贴的银子。

    这片地用来建造一个赌场和一个青楼,现在已经差不多快要完工了。而至少上百户百姓被驱赶走,只能露宿街头。去县衙告状,还没到县衙就被陆明的人拦住,当街暴打,打死了好几个。有王岩山做靠山,陆明在怀安县就是为所欲为。

    安争知道大燕的吏治早就坏了,却没有想到坏的这么彻底。这西北因为看起来平静,朝廷这几年的注意力要么是在和幽国的战场上,要么是在内斗之中,谁会在意地方上的这些事。而户部那边,只要地方上交的赋税钱粮齐全,自然也不会过问。朝廷因为内斗,大官死了一茬又一茬,倒是这些屁大的地方官毫发无损,还都发了横财。

    据说现在整个怀安县城里,几乎半数的店铺都是那个陆明的,当然,真正的主人还是王岩山。光是霸占这些店铺,也不知道暗地里整死了多少人。

    陆明要是说看上了谁家的房子,说拆就拆,然后改造成赌场酒楼或者青楼。

    杜瘦瘦听的来气:“这么屁大的一个地方,居然能养出来这样的豺狼。”

    安争:“所以幻世长居城那种地方不是莫名其妙就出现的,那些百姓宁愿到幻世长居城里被人欺负,也不愿意留在如怀安县这样的地方被人欺负,为什么?因为幻世长居城里的恶人最起码不会随随便便杀人,他们看重的也不是普通老百姓手里那几个散碎银子。只要他们小心翼翼的活着,最起码还能看到明天。而在怀安城这种地方,看起来平静,但也不知道每年多少人死于非命,还没地方伸冤。”

    杜瘦瘦:“恶人自有恶人磨,胖爷今天看看这个陆明和王岩山怎么就那么嚣张。”

    那十几个人爬着拉车当然快不了,有人看到了之后连忙跑去城里报信。不到半个时辰,从城里那边出来了至少二百号恶汉,气势汹汹的来了。这些人手里要么提着刀要么是棍棒,看起来比狼还要凶狠。

    因为忙着战场上的事,安争已经很久没有出手教训过这种王八蛋了。他心里的火起来,也根本没打算留情面。说陆明恶,王县令恶,这些走狗也一样。他们是直接做恶的,而陆明王县令则是主使。这些年怀安县死的那些人,血一半在陆明王县令身上,一半在这些恶霸流氓的身上。

    “咋办?”

    杜瘦瘦看着安争问了一句。

    安争笑了笑:“你见过二百多人跪着爬拉车的吗?”

    杜瘦瘦:“没见过!”

    安争:“我也没见过。”

    杜瘦瘦嘿嘿笑了笑:“那就给大伙儿都开开眼,他随便从路边拔了一棵树出来,朝着那些人就冲了过去。

    拔棵树打架这种场面,反正对面那二百多人都是没见过的。

    半个小时之后,二百多人都栓上了绳子,拉着马车继续往县城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