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有一种男人叫聂擎
    安争眼看着聂擎朝着那头不知名的巨大妖兽冲了过去,身形也随之掠起来打算支援聂擎。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聂擎的那一刻安争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很强烈,好像一块大石头堵在心里似的。

    然后安争就想起来他和聂擎在燕国都城方固城分开的时候聂擎说的那些话......聂擎说,对于燕国来说我是一个罪人,不管是不是我受了控制,我都是一个罪人。所以我必须去东疆,也只能去东疆,在战场上赎罪。

    聂擎和安争不是一个类型的人,但是却有很多的共同点。其中之一就是......两个人认定的事都不会轻易的放弃。

    休息了一天,又吃了一颗金丹之后,安争的修为之力勉强恢复到了巅峰时期的七成,应付一翻的事是足够了。可是那妖兽显然强大的有些离谱,毕竟那是幽国修行者最后的反抗了。

    “你回去!”

    聂擎看到安争从远处冲过来,眼神之中是一种无法言表的惊喜。他没有想到在这一刻还能看到安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他本来就是一个没什么朋友的人,安争能算上一个。

    安争掠到那怪兽不远处,却被横扫过来的妖兽尾巴逼退。

    聂擎的两只手上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他一拳一拳的朝着妖兽的后背砸下去,一边打一边抬着头喊:“不要过来了,这个妖兽并不是真的妖兽,而是幽国神会的那些人召唤出来的冤魂凝集而成。神会的那些败类修行者擅长的就是利用死人作战,你这里交给我就好了,你去帮帮其他人!”

    安争却摇头:“我帮别人做什么?你是我朋友!”

    聂擎的脸色一变,眼神里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温情:“安争,我认你这个朋友!但是你不要过来,这些东西都是用血咒召唤出来的,本身就是死物,很难杀死,太危险了。”

    安争将二十七片圣鱼之鳞召唤出来,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个重锤似的,狠命的朝着妖兽撞了过去。两边对比着看起来,安争那么渺小,妖兽在他面前就好像一座大山。可是安争这一撞却将妖兽的身子撞的向一侧横着歪了过去,将大街另一侧的房屋撞坍了好大一片。

    妖兽吃痛,转身看向安争,眼神里都是凶狠。

    它嗷的叫了一声,然后朝着安争喷射出来一团黑光。并不是光束,而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光团,炮弹一样朝着安争轰了过来。安争身前的圣鱼之鳞形成了二十七层阻拦,但巨大的力量还是把安争砸的倒飞了出去。

    安争的身子撞穿了数不清的房屋,然后重重的撞在城墙上,从离开的位置到撞到城墙上,足足飞出来至少二里远。他的身子都镶嵌进了城墙之中,安争挣扎了几下,身后的碎石一块一块的掉落下来。

    他两只手撑着离开墙体,城墙上还在负隅顽抗的幽军士兵有看到他的,纷纷将身子探出来用羽箭攻击。安争随手一挥,二十七片圣鱼之鳞飞上去,绞肉机一样将上面的士兵全都斩成了碎片。

    “妈的。”

    妖兽那一下这是够劲儿,反而勾起了安争的斗志。他的脚在墙体上踹了一下,身子迅速的朝着前面射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安争双手握在一起,紫色的闪电和烈日开始融合,他的身子俯冲下来,距离妖兽一百米远的时候在半空之中戛然而止,然后双手往前一推。

    【九罡天雷】

    安争只回复了七成所有的修为之力,也就是够勉强使用两次九罡天雷的。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打算省着用。

    轰!

    妖兽的那庞大的身躯被九罡天雷轰的往一侧倒了下去,连地面都被砸出来一个巨大的神坑。尘土飞扬之中,妖兽疼的发出一声哀嚎。

    九罡天雷在它侧面轰出来一个缺口,虽然并不是很大,但那坚固的防御总算是破开了。

    也不知道神会的那些符师养了多少死气,才召唤出这样巨大狂暴的妖兽。

    之前聂擎在妖兽摔倒的时候被甩飞了出去,此时看到妖兽倒下,再次朝着妖兽冲过来。而燕军之中的修行者,也有一大批朝着这边猛扑。

    妖兽躺在地上,因为四肢比较短身躯又太大,想站起来一时之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看到不少修行者扑过来,它张开嘴喷出一道黑色光束。光束至少有几米粗,带着滔滔的死气。光束所过之处,所有的修行者都被烧成了灰烬。

    随着妖兽的头颅移动,黑色光束清空了好大一片区域。

    聂擎在惊险之中避开,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军队已经被阻挡住了。之前攻入城中的燕军士兵数量并不是很多,连一万人都不到。此时后面的队伍被妖兽拦住,进入城里的燕军就成了孤军。守城的幽军抓住机会开始反扑,很快先进城的那部分燕军就陷入重围。

    这里本就不是他们熟悉的地方,而对于幽军来说却无比的熟悉。他们开始利用地形将燕军切开,然后一股一股的杀掉。

    看着那么多袍泽战死,聂擎的眼睛越来越红。

    他聂擎仰天发出一声怒吼,他将手里的长槊扔了出去。长槊笔直的飞进了刚才安争用九罡天雷轰出来的那个缺口之中,然后里面爆发出一团金光。一团碎肉从里面激射出来,飞的到处都是。

    妖兽虽然没有挣扎起来,可是战斗力却丝毫也没有下降。它看了一眼那个缺口的位置,然后一口黑色的光束喷了过去。黑色光束这一路上,所有的燕军士兵全都被击杀。只一击,至少千余人死于非命。

    聂擎朝着妖兽怒吼了一声,冲到妖兽身边开始网上爬,他不停的看着妖兽的头颅,竟然要爬到妖兽脑袋那边进攻。

    眼睛!

    安争瞬间就明白了聂擎的想法,可是妖兽根本就不是活物啊,所有的肢体和器官都是死气组成的,要想杀死妖兽需要找到的是符文法阵的阵眼。这妖兽体内肯定有一个地方是藏着这阵眼的,不找到的话根本没有可能将死气驱散。

    妖兽一甩头将刚爬上来的聂擎甩飞了出去,然后一张嘴就是一个黑色的光球。

    安争正在赶过来,可怎么都来不及了。

    黑色的光球重重的轰击在聂擎的身上,以聂擎的修为境界这一下肯定是扛不住了。安争甚至错觉看到了聂擎被轰的四分五裂的场面,似乎看到了聂擎临别之际的眼神。

    就在这一刻,一头巨大的深蓝色的麒麟虚影从聂擎背后出现。麒麟朝着那黑色的光团喷出来一股好像是水流似的东西,竟是将黑色光团挡住了。

    然而只是挡了那么一秒钟而已,最终还是黑色的光团将水流轰散,然后将聂擎撞的掉落了下去。

    聂擎的身子好像坠落的流行一样掉了下去,安争立刻朝着那边俯冲。那妖兽的实力太过恐怖,安争和聂擎分别的时候,聂擎的修为境界最多也就是刚刚触及到囚欲之境,绝对挡不住妖兽的一击。

    可是当安争就要冲过去的时候,却看到聂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在他身后,那麒麟虚影虽然淡了许多,可却一直没有消散。他抬起头看到安争过来,摇了摇头,好想是说了一声再见。

    然后安争就看到聂擎身上燃烧出来赤红色的火焰,一瞬间就将他的身体包住。那火焰和一般的火焰完全不同,看起来熊熊燃烧但却没有一点儿的温度。

    “安争!”

    聂擎的身子已经成了一团火焰,缓缓的升上了高空。

    “能认识你和你做朋友,我很荣幸。大燕因为有你,朝着比原来光明的方向前行。而我,天生就是一个军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袍泽战死,没有什么比胜利对我来说意义更为重要。军人,只要出征,那就必须取胜!”

    安争一把想拉住他,可是聂擎的身子已经朝着妖兽疾冲了过去。安争在后面紧追不舍,眼睛里都是泪水。

    聂擎在燃烧自己的命元和修为之力!

    聂擎此时真的好想坠落的流星了,速度快的根本无法形容。他身后甩出来长长的尾焰,让他看起来如同一颗星辰。

    “军者,霸道也!”

    聂擎带着一团火从那巨大妖兽身上的缺口冲了进去,直接钻进了妖兽的肉身之中。而他最后的声音,也在这一刻传进了安争的耳朵里。

    “霸者,宁死不输!为我大军开路,灭敌幽,昌大燕,万古不灭!”

    轰!

    妖兽的身子猛的震动了一下,紧跟着就是一声凄厉的哀嚎响彻天际。庞大的妖兽身躯开始扭曲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似的。那是聂擎燃烧了自己的命元,而他又是天生的麒麟体,命元的威力远比普通修行者要强大的多。如果聂擎不死的话,以他的天赋将来必然成为一代强者,可是在这一刻他选择了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最愚蠢的做法。

    和那妖兽,同归于尽!

    嗷!

    一声嘹亮的叫声出现,然后那妖兽的四肢全都爆开了,紧跟着就是它的皮囊。妖兽本身已经有数百米长,近百米高,爬行的时候如同重型坦克一样无可阻挡。可是现在扭曲膨胀起来之后,居然比原来还要大上一倍!

    砰地一声,妖兽的肉身爆开了。一头深蓝色的麒麟昂着头从里面出现,硬生生将妖兽挤爆。妖兽的肉身四分五裂,而麒麟则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安争隐隐约约的在麒麟的身上看到了聂擎的影子,似乎又听到了那句嘶吼。

    “霸者,宁死不输!为我大军开路,灭敌幽,昌大燕,万古不灭!”

    随着那一声巨响,妖兽的肉身全都炸飞了。大块大块的血肉飞起来,天空之中一片血雨。可是就在人们抬起手想要遮挡血雨的时候,那些碎肉和血雨全都化作了黑烟,随着风起而被吹散。那恐怖庞大的妖兽,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妖兽灭,麒麟消。

    安争疯狂的在废墟之中寻找着,可是哪里还有聂擎的影子。

    “安争,我是一个罪人。不管是不是被人控制,对于大燕来说我都是一个罪人。所以我只能去边疆,去战场上赎罪。用我的血肉之躯,为大燕拼出来一个未来。”

    安争慢慢的跪在那,眼神里都是泪水。

    “杀!”

    后面的燕军士兵们红着眼睛往前猛冲:“为聂将军,为大燕!”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