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六十三章 你还会回来吗?
    躺在金灿灿的沙子上,安争大口的呼吸着,似乎要把胸腔里的憋闷全都呼出来。沙漠干燥的没有一丝风,太阳暴晒在他们身上,每个人却都感觉不到一点儿炎热。心里的寒,远远的胜过了太阳的温度。或许在这样的阳光之下,他们才能感受到那么一点点的温度。

    杜瘦瘦抬着头盯着太阳流眼泪。

    “安争,他们会不会杀了那狻猊。”

    “不会,狻猊在他们看来是至宝,会想办法驯服。”

    杜瘦瘦嗯了一声:“待我强大之日,杀入大羲,将狻猊带回来。”

    陈少白喘息着:“真是有意思,这个世道也不知道怎么了。人和人之间倒是稀少见到那样的生死相许,反而是妖兽之间,有一种让人钦佩的情感。”

    杜瘦瘦:“你这么说话都不像你了。”

    陈少白:“就是觉得有些伤感,安争,胖子......求你们一件事吧。如果有一天咱们之间出现了裂痕,一定要想办法修补啊。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感到温暖的,就是你们了。”

    杜瘦瘦抹了抹眼泪:“呸,你个小白脸子,谁稀罕你。”

    陈少白傻笑,坐起来看了看躺在远处的齐天,齐天的怀里依然紧紧的抱着老牛。

    “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以他的修为境界尚且伤城这样,可想而知从金顶国大雷池寺来的那个什么大势和尚修为有多恐怖。若是咱们遇到的话,只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杜瘦瘦:“那个什么和尚,也就是仗着猴子现在修为没有恢复。如果猴子在巅峰时期,谁揍谁还不一定呢。我记得猴子说过,当初在大雷池寺里,他一样打一个天翻地覆。我瞧着猴子对那些和尚没有一个能瞧上眼的,唯独是玄庭,两个人似乎不对路,可是猴子显然总是没事凑过去找话说。”

    安争:“猴子说,那像是他的一个故人。”

    不远处,猴子翻身,嘴里还在喃喃自语:“西行路上,你说只要求得佛法,就能普度众生。大圣爷信了你的邪,跟你走一路。可是一路走过来,斩妖除魔,你却都没有发现,最让人觉得可怕的不是妖魔,而是人心啊。我知道你不是有意骗我,其实你也被佛陀所骗对不对?你若是有意骗我,又怎么会面壁多年郁郁而终?”

    安争伸手在猴子的脑门上摸了摸,猴子忽然睁开眼,一把攥住安争的手腕:“我为你杀我同族,你难道还觉得不够!”

    当看到面前的人是安争之后,猴子的脸色明显暗淡下来:“抱......抱歉。”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不住的咳血。

    安争取出一颗金丹递给他:“你内息很乱。”

    齐天看了那金丹一眼,摇了摇头:“大圣爷受伤无数次,从不需要吃药。再说那大势和尚也算是念了旧情,出手还算留了些余地。”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青牛:“只是可惜了老牛,只怕想要复原是难了。”

    安争:“咱们都回燕国,让小流儿和霍爷看看,未必没的救。”

    提到曲流兮,齐天的眼神一亮:“对!那小妮子医术上的造诣天下无双,必然是有办法救老牛的。老牛几万年苦等一人,原地不动,心中执念太深,修为不升反降,那老头儿就是他的心魔。”

    安争:“不是心魔,若是心魔,老牛早就入魔了。”

    这句话刚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倾向。然后一声充满了悲怨的话语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响彻,那声音如此的苍凉,如此的令人心碎。

    “魔不杀我,佛杀我。”

    然后就是一团绿光冲天而起,齐天怀里的老牛咔嚓一声裂开,一道绿芒直冲天际。那绿光如同闪电一样,将四周都染成了绿色。绿光直破天穹,将风云搅动。绿光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头巨大的无与伦比的牛身,朝着仙宫方向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

    “今日入魔,只问何为道义?!”

    那巨大的绿光形成的牛身朝着天宫方向冲了过去,齐天喊了一声就要追上去。老牛在半空之中回头:“你为妖尊,我为魔。大圣,前路渺茫,你好自为之。今日救命之恩,他日再来相报。若是我死,日后你遇到那白胡子的老头儿,代我问他一声......这堕入魔道,可是我老牛唯一之道?”

    他一声说罢,一头撞进了仙宫之中。

    安争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团绿光卷起来。所有人都失去了自由,等到恢复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身在何处。老牛将他们送出数千里之外,不愿他们再参与到厮杀之中。

    齐天站在高坡上回望,可也不知道那方向对不对。

    “何必如此?”

    他问。

    可是,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安争走过去,站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齐天回头看了安争一眼,眼神之中尽是迷茫:“安争,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世道到底怎么了?难道真的要成为至强者,才能守住公义善心?”

    “是”

    安争的回答的干脆利落:“要想打破一个秩序,必须足够强大。要想重建一个秩序,要更加强大。因为当你开始重建秩序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想着如何打破这秩序了。所以你要一刻不停的变得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不被人打破,而一直守着你想建造起来的秩序。”

    齐天嗯了一声:“老牛终究还是做出了那样的选择,也许那样才是无愧本心。”

    杜瘦瘦问:“他会不会有事?”

    齐天摇头:“就算那些修行者再强,不管是大羲的那些强者,还是雷池寺的和尚,能打赢老牛的有,能杀老牛的没有。除非你说的那个圣皇陈无诺亲自出手,又或者佛陀亲自出手。老牛本就是魔气,去了本体,更加强大。况且......他的元神本来就不在自己身上,而在那老头儿身上。”

    安争问:“那老头,到底是谁?”

    “姓李,叫什么已经忘记了。”

    齐天道:“天下道宗,始于他。”

    知道老牛不会有什么危险,安争他们也都安心了不少。想到仙宫之中得到的那些东西,一件都不知道如何使用。安争就取出来问齐天,毕竟这些人之中也只有齐天对仙宫的了解最多。

    安争取出九转玲珑塔,齐天的脸色就变了:“我了个大大大的操......你他妈的怎么把天王的九转玲珑塔都给偷出来了。”

    安争:“我要说它是自己跟着我的你信吗。”

    齐天:“打死都不信......在仙宫之中,有三位仙帝,实力超群。三位仙帝的实力,相差无几,谁也不能说就一定强过谁。不过真要是说起来,那三位仙帝能有那样的大成就,还都要感谢白胡子老头......青莲,轩辕,都可以算是老头的弟子。而那个桀骜不驯的紫萝,是老头儿点化。”

    “三位仙帝之下,便是天王。天王是仙宫大军的统帅,实力逆天。当初和大圣爷交手,大圣爷也要忌惮几分。只是后来仙宫遇难,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走了。想必多半是死了的,不然怎么会连自己的法器都丢下不要了。这九转玲珑塔是仙器,以你的实力根本没办法开启。”

    安争哦了一声,又取出青莲:“那这个呢?”

    齐天看了一眼,脸就歪了:“我了个一万个操......这他妈的是青莲那家伙的道根啊。”

    安争哦了一声:“所以也是没什么用处的吧。”

    齐天恨不得把安争暴揍一顿的表情:“你晓得青莲的道根是什么意思吗?有了这青莲的道根,就能感受到一位仙帝的修行路。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只要有了它,你就能体会到自己绝对不能体会到的修行过程和领悟,这些领悟,就算是世上再好的先生,也不可能教会你。”

    安争哦了一声,一脸的面无表情:“还是没用。”

    齐天:“你信不信我揉烂了你。”

    安争:“纵然是仙帝的领悟,也是别人的,我要别人的领悟干嘛?况且,他的道和我的道并不相同。”

    齐天:“唉......有一个倔种。”

    安争:“又一个?”

    齐天:“上一次我见到这么倔强的人,叫紫萝。”

    安争还想从里面往外掏东西,齐天一把把他拦住:“还是算了吧,回燕国再说。宝气外泄,你现在真不怕招惹是非?我现在受伤了,你受伤了,小白脸受伤了,胖子受伤了,真会来一个强者,你挡得住?”

    安争想了想也对:“那就先回燕国。”

    陈少白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就不随你去燕国了,我本来是想取西羌国的麒麟血,但是因为你们只好改变了目标。幸好仙宫大开,这紫萝花苞算是额外收获,比麒麟血还要好多了。我得赶回去见我父亲,不能耽搁。”

    齐天摇晃了一下:“来扶我......他偷了青莲道根,你居然偷了紫萝的道根?”

    陈少白:“这怎么能算偷呢?这是......修行者的事,不能算偷。你们回去吧,我见过父亲之后就去燕国找你们。到时候再把酒言欢,不过说起来......安争你好像还惹了一身的债。”

    “什么债?”

    安争问了一句。

    陈少白摇头一笑:“你就是个蠢货啊。”

    车贤国,皇宫。

    宫墙上,哒哒野抬着头看向仙宫大开的天穹,眼神落寞。

    “你真的还会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