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五十九章 替世家弟子出头
    杜瘦瘦冷笑道:“还真是他妈的讲道理。”

    宁山海道:“你们刚才也看到了,西域佛国和大羲之间,必有一战。你们这样的蝼蚁,在战争之中若是想生存下来,凭什么?凭你们自己的本事?那只是笑话而已。但你们若是肯合作,就是宁家的朋友。有大羲强大的实力保护,在这仙宫里谁也不敢为难你们。”

    安争摇头:“你以为我们能帮你什么?”

    宁山海:“简单,我见你们都是讲义气的,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你讲义气,你的朋友自然也讲义气。你跟我们走,那石精和老牛一定会来救你们,到时候只要我抓了老牛和石精,就放你们离开。你们离开的时候,我还有厚重的礼物赠与。”

    安争:“我谢谢你八辈祖宗。”

    说完这句话之后安争就冲了上去,一拳轰向宁山海。

    宁山海摇头:“不识时务......”

    他的身子一晃消失不见,安争的拳头骤然落空。不等安争反应过来,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出现,直接将安争轰飞了出去。安争的身子撞穿了一座建筑,又撞倒了一根巨大的石头柱子。

    “弱小。”

    宁山海摇头:“且不识时务。”

    他看了一眼飞到了远处的安争,然后看向杜瘦瘦:“你比他还要弱,看起来还要不识时务。你们这些草莽江湖出身的人,是不是都需要付出血的代价才知道怎么在江湖生存?我来教你,面对强者要懂得避让,如果无法避让要懂得谦卑。就正如那个石精在你们身边的时候,我不会出手。正如那个叫哒哒野的女孩子身边出现强者的时候,我也果断的放弃了抓她的计划,而是跟上了你们。”

    他一把抓住杜瘦瘦打过来的拳头,随随便便把杜瘦瘦举起来然后砸在地上。

    杜瘦瘦的身体在地面上撞出来一个坑,碎石纷飞。

    “你看,我说过,你比他还要不识时务。”

    宁山海一脚将杜瘦瘦踢开,然后转身,恰到好处的接住了安争的拳头。哪怕是两世双生树让安争瞬移回来,宁山海依然能精准的做出判断。而且他的动作,总是恰到好处。安争快,他也快,但总是比安争快那么一分。

    “弱者。”

    宁山海抓住安争的手腕,然后将安争抡起来扔了出去。等到安争快要落地的时候,他的身子又出现在安争前面,一把接住安争,举起来往地上一砸。

    “而且愚蠢。”

    他一脚踢在安争的后背上,安争随即翻滚了出去。

    然后宁山海转身,避开了杜瘦瘦砸过来的一块大石头,迈了一步,就到了杜瘦瘦面前,一把掐住杜瘦瘦的脖子将他举起来,手腕一转,杜瘦瘦就头朝下的砸向地面。轰的一声,杜瘦瘦的脑袋被撞进了地面之中。

    宁山海再次转身,面前出现了一颗璀璨的六芒星,精准的挡住了轰过来的圣鱼之鳞。他随手一挥,圣鱼之鳞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扇飞了出去。他单手往前一伸,一股巨大的吸力出现,安争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被他吸了过来。他掐着安争的脖子,戏谑的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出手的目的性。在你们有可能威胁到我的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而当你们失去了对我的威胁,我会立刻出手。”

    他一脚踢在安争的小腹上,将安争再次踢飞了出去。

    “囚欲之境的修为。”

    宁山海摇着头往前走:“弱的一塌糊涂。”

    安争瞬移到了杜瘦瘦身边,将杜瘦瘦扶起来。杜瘦瘦啐了一口嘴里的血和沙子:“这怎么打?”

    安争微微皱眉:“比赫连小心强大太多了,而且他为什么能够连瞬移都感知的到?他身体周围好像有一个气场,没有死角。不管咱们怎么出手,不管咱们多快,他都能提前预判。”

    杜瘦瘦:“妈的,好像长了一圈眼睛似的。”

    宁山海看着安争他们微笑:“觉不觉得学到了东西?我这一课算是免费教你们的。我刚才说过,你们这些草莽出身的人,总是需要付出血的代价才会学到东西,才会明白如何在江湖之中生存。而你们需要付出代价才能学到的东西,我四岁的时候就有人一遍一遍的告诉我了。而你们为了某种东西而拼命的时候,那种东西也许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出现在餐桌上,像是零食一样的寻常。”

    他的步伐不大,而且很轻。身上的白衣不染尘埃,看起来干净俊逸。他走路的姿势也很轻柔,脚底走在路上不会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可是看起来偏偏又有一种很妖异的美,给人一种在舞台上走台步似的的感觉。

    杜瘦瘦从空间法器里抓了一颗金丹出来:“拼了!”

    安争一把拉住他的手:“给我做支援,我来找他的弱点。”

    杜瘦瘦愣了下一,安争已经再一次冲了上去。

    安争在半路上就一拳砸了过去,拳风如怒龙一样直奔宁山海而去。在眼看着安争就要冲到宁山海身前的时候,安争忽然转身,身子带着一股旋风绕到了宁山海的身后。安争再出一拳,拳风直逼宁山海身后。安争的身子再一次硬生生的转移,出现在宁山海的身侧,然后一拳砸向拧上的侧脑。

    安争连续变换了三个方向,速度快的连杜瘦瘦的眼睛都跟不上。

    可是第一次安争出拳,宁山海没有反应。第二次安争在他背后出拳,宁山海还是没有反应。等到安争绕到了宁山海的侧面,一拳砸过去的时候,宁山海又一次恰到好处的转身,一把抓住了安争的手腕,然后再次将安争甩了出去。

    “你的愚蠢超出了我刚才的预判。”

    宁山海耸了耸肩膀:“也许你们现在觉得,只要坚持住就好,因为坚持住就没准能等到你们那个石精朋友来帮忙对不对?可是没机会了,圣堂的高手到了,就算他和那个老牛都已经可能接近甚至迈入了小天境,依然没有机会取胜,但是他们逃走还是有能力的。所以,你认为他们在自顾不暇的时候还有心情来救你们吗?”

    “别说是他,就是刚才车贤国那个国师,都严重的误判了形式。他以为孔雀明宫的高手到了,金顶国大雷池寺的高手马上就到了,就能够控制仙宫?错了啊......你们以为,我大羲亲王陈重器是干什么来的?你们以为,那位圣堂的司座是干什么来的?所以你们明白了吗?”

    宁山海微笑着说道:“哪怕你们刚才答应了我,我还是会折磨你们,因为我本身就是来折磨你们的。你们害我损失了狻猊,损失了战舰,损失了得力的手下,我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过你们呢?人生如戏,我刚才的演技如何?”

    他的身子消失,然后出现在安争面前。安争立刻瞬移出去,三百米外,安争刚一出现就被宁山海一拳砸中胸口。安争的身子如炮弹一样飞出去,将一座雕塑直接撞翻。雕塑坍塌下来,大块大块的石头砸在安争身上。安争只是一瞬间,就被巨大的雕塑压在了下面。杜瘦瘦冲过来,想搬开石头将安争拉出来。可是他才到,宁山海已经在等他了。

    “慢,弱,愚蠢,固执。”

    宁山海一脚将杜瘦瘦踹飞出去,摇了摇头:“你们这样的人,是怎么在江湖之中生存下来的?我现在都有些心疼你们这样的人,拼争了那么久,依然看不到希望。我之所以拦着你们,是因为你们在仙宫里得到了一些好处,而我一无所获。所以,你们得到的东西变成我的东西,这才公平。说到公平......”

    他将安争从废墟之中拉出来,直视着安争的眼睛:“你知道什么是公平吗?真的让你们这样草根出身的人骑在我们的头顶上,才是不公平的。我们从三四岁开始接受训练,每天被灌输大量的知识,每天都是煎熬。在你们认为过着快乐童年的时候,我们在修行。在你们躺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我们在修行。”

    “大家族带给我们的一切,你以为是躺着得到的?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看到了你和赫连小心的决战。赫连小心啊......一个比你们还要愚蠢的人。可是......如果上天是公平的,那么就应该是赫连小心杀了你们,而不是你杀了他。赫连家虽然算不上什么真正的超一流家族,但是整个家族倾力培养出来的他,为什么要输给你?”

    他将安争扔出去,然后手心里喷射出一团黑光。黑光炮弹一样追上半空之中的安争,将安争炸飞到了远处。

    “让我来告诉你,我们所说的天生就拥有比你们更多的资源,更多的帮助,所以我们注定了比你强大。可那是建立在比你们更为辛苦的修行上......你们这些寒门子弟,总是说着什么天道不公。真的让你们成为强者打压我们,才是天道不公啊。我们有那么好的资源,那么多的努力,凭什么最后还是你们赢了?”

    他再次追上安争,然后低头看着安争说道:“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他俯身去抓安争,安争的身子消失。可是三百米外,他再一次将安争拦住:“这些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教给你们的。”

    他明明还站在安争面前说话,可是仿佛有一道虚影从他身上分离出去。恰到好处的拦住身后冲过来的杜瘦瘦,一把攥住那海皇三叉戟,然后将杜瘦瘦举过头顶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海皇三叉戟落在他手里,他将三叉戟举起来,噗的一声戳进了杜瘦瘦的大腿之中,将杜瘦瘦钉在了石板之中。

    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好像时间根本没有过去多少。那个虚影回到宁山海的身体里,宁山海依然面对着安争。

    “绝望吗?”

    他的笑容之中,透着一股子冷酷:“我当然也不是为了赫连小心报仇......”

    他撇嘴,耸了耸肩膀:“赫连小心在我眼里,什么都不算。就算他们赫连家和我宁家还算有些交情,我也没有必要为他报仇。任何没有利益的事,我都懒得去做。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要为你们眼中的世家子弟出口气。还是那句话,卑微的人,想站在强者的地方俯视我们?那根本就是做梦而已。”

    他的手往前一伸,噗的一声戳进安争的心口:“来,让我看看,你的心是多么的火热,又是多么的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