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五十八章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小院外,安争突然恍惚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四周。齐天正在说道:“原来这地方住着一个小仙,当初在仙宫算是实力最低微的那种,处处受人欺负。我瞧着不顺眼,就帮过他几次。他后来索性离开去了佛宗,居然成了佛陀的弟子之一。我那日在雷池寺闹翻,被佛陀骗了,结果被打的元丹脱离。”

    齐天叹了口气:“我本以为,此生复得元丹无望,没想到居然在般若寺里寻到。我问般若寺那和尚为什么保有我的元丹,那主持说,因为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佛陀座下弟子来过,将这元丹存在般若寺。告诉般若寺的人,以后会有人来取。谁想到,一传就是数万年。”

    安争楞了一下,怎么回到进那小院子之前了?

    他咳嗽了几声:“咱们快走吧。”

    齐天也楞了一下,挠了挠脑门:“我总觉得咱俩之间的对话还没完似的。”

    安争:“一边走一边说就是了......”

    四个人继续往前走,安争则悄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身体里的力量更加的充沛了,比之前囚欲之境五品要强大了至少一倍。可是没有气爆,什么都没有出现。境界就这样悄然无声的提升了,这应该算是安争到了仙宫之后最大的奇遇。他又感受了一下血培珠手串,发现圣鱼之鳞确实变成了十八片。

    但是和以往不同,十八片圣鱼之鳞九片一组分成两组,而每一组都好像粘合在一起了似的,所以看起来现在的圣鱼之鳞不是十八片,而是两片。

    齐天一边走一边皱眉:“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觉得有些奇怪?”

    安争:“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齐天揉着脑门:“不对劲儿啊。”

    正说着,齐天突然一回头:“我就说不对劲!你们先走,找个安全地方藏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出来就是了。这个给你,随时联络我。”

    齐天拔下来一根猴毛递给安争,然后朝着后面冲了出去。

    “你去干嘛?”

    杜瘦瘦问。

    齐天道:“有人敢打那老牛的主意,大圣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杜瘦瘦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敢打那老牛的主意,一个老牛已经够恐怖的了,在加上一个大泼猴,不管是谁都要倒霉了。”

    安争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猴毛:“不一定,说不定真正的大势力已经进来了。猴子的脸色不对劲儿,而那老牛实力那么强大,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真正的强敌,猴子也不会立刻赶回去。”

    他想到自己见到圣鱼的时候,圣鱼说的那些话心里就有些沉重。谁又能行想到,天下之乱,始于一个赫连小心?而且来的这般突兀,一点儿征兆都没有。之前古千叶和安争聊天的时候说起来,圣鱼出现则天下大乱,安争还不相信。虽然幽燕十六国连年征战,但大羲之地位根本没有人可以撼动。只要大羲在,天下不可能真的打乱。

    现在看来,竟是来的这般让人措手不及。可安争心里还是有些侥幸,心中想着,以大羲圣皇陈无诺的眼界,必然可以看得出来佛国绝对不会允许大羲的人霸占仙宫,一旦开战就是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的对决......可是在想想,陈无诺那种天下皆归我所有的性子,他对仙宫也必然不会放弃。

    突然之间,三个人就都沉默下来。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群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身后一阵嘈杂。那些人看服饰是中原来的,有大羲的人,有赵国人,还有韩国人,可此时凑在一起拼了命的跑,好像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他们似的。安争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后面一个足有三四十米大的妖兽扑了过来,张开嘴喷出来一股黑火,直接将最后面的几个修行者烧成了灰烬。

    一个身穿灰布长袍的人骑在那妖兽上,遮住了脸,只露出眼睛。

    “仙宫一切,归西域三千佛国所有,任何人都不能擅自拿走仙宫之内的任何东西。你们这些人居然敢反抗,那就只能按照佛国的法令,以金刚之怒将你们灭掉!”

    长袍男人骑着妖兽扑过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安争发现那妖兽是一头黑豹,最少也有三十几米,这妖兽的品级之高,似乎也仅次于那狻猊,纵然不到紫品,也是金品巅峰。

    而那个坐在黑豹身上的长袍男人,实力更为恐怖。

    “国......国师。”

    哒哒野看到那长袍男人之后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安争身后躲。

    被她称为国师的男人在黑豹背上站起来,手里握着的禅杖上光芒璀璨。他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念的是什么。只是依稀听到累死六道轮回之类的字眼,紧跟着一圈黑光从他的禅杖上散射了出去。所过之处,那些在亡命飞奔的修行者尽数被杀。黑光沾染之后,那些人全都化作了骷髅。肉身以极快的速度消失,白骨摔在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

    “公主?”

    那个长袍男人杀了那些修行者之后看到了安争他们,刚要出手就看到了躲在安争身后的哒哒野:“公主,你怎么会在这里?此处凶险,立刻跟我回去。你们这些中原来的狂徒,居然敢将公主掳走!”

    哒哒野从安争身后探出头:“不不不......不是的。国师叔叔,那个......其实我是不小心被卷进来的,幸好他们两个保护我,不然我可能真的出事了。他们俩是我的朋友,你不要伤害他们。”

    长袍国师眼神里的寒意稍稍减轻:“陛下已经派人四处在找你了,你居然跑到这来。这里有多凶险?我会派人把你送回去,你最近待在皇宫里不要再出来了。陛下得到了来自孔雀明宫的法旨,仙宫里的一切都归佛宗所有,任何外来之人都要驱逐。若是有人拿了仙宫里的东西,一律格杀。”

    他的眼神冰冷的扫过安争和杜瘦瘦:“这两个人既然是公主的朋友,那么稍后一块送回孔雀城就是了。稍后大军就到,孔雀明宫的大德也会到来。孔雀明宫之中的传送法阵也已经开启,自金顶国大雷池寺来的大德也很快就到了。这里不久之后将会大乱,大德平乱,金刚怒火,为了安全公主你还是留在皇宫里的好。”

    哒哒野攥着安争的衣角:“不要担心,这位是我的国师叔叔,他不会为难你们的。你们两个快跟我回去,国师叔叔说了,这里很快就会乱起来。”

    安争摇了摇头:“既然你家里来了人,那我们也就放心了。你跟着他回家去,可不能再乱跑。我还有一个朋友在这,我必须找到他。”

    那被称为国师的长袍男人眼神一寒:“你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

    安争看都没看他,拍了拍哒哒野的肩膀:“快回去吧,这里真的就要乱起来了。但我不能跟你走,我的朋友还在这里。”

    “任何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我车贤国的敌人。”

    国师眼神冰冷的盯着安争:“看在你救过公主的面上,我放你们离开。希望你们不要不识时务,现在就走,我还能当你是座上宾。若是不走,你只能是敌人了。”

    安争:“我走不走,你说了不算。我再说一次,找到我的朋友之前我哪儿也不去。”

    “狂徒!”

    国师怒斥一声,巨大的黑豹立刻就要扑过来。哒哒野连忙跑出去,张开双臂拦在黑豹面前:“国师叔叔,你最疼我了对不对。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咱们车贤国好客,连普通的客人都要好好招待,更何况他们是我的朋友?”

    国师的脸色缓和下来:“公主,你不懂。从今天开始,任何进入车贤国的外人只怕都不是朋友了。我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允许他们和你一块离开。不是我为难他们,而是他们在为难我。孔雀明宫,陛下,都已经下旨,难道我能违抗法旨?莫说是他们,连大羲亲王陈重器都已经反目而去,此时孔雀明宫的大德正在追击。若非看着公主你的面子,他们两个断然不能活着离开。”

    哒哒野为难的看向安争:“跟我走好不好?”

    安争摇头:“不,我说过,我的朋友还在这,找到他之前我哪儿也不去。”

    杜瘦瘦道:“哒哒,你走吧。”

    哒哒野却坚定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国师说道:“国师叔叔,你教过我,对待朋友要真诚,更何况他们不是一般的朋友。你今天若是要杀他们,就先杀了我吧。”

    “糊涂!”

    国师喊了一声,但终究还是不敢对公主出手。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也罢,我有放生之心,你们偏偏自寻死路。你们走吧,下次遇到,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公主当你们是朋友,我现在不杀你们,但是......一个时辰之内如果你们不离开,就是我车贤国的死敌!”

    安争知道事态紧急,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和杜瘦瘦转身离开去寻陈少白。

    哒哒野在他身后喊:“安争!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安争头也不回的说道:“应该会的。”

    哒哒野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凄婉:“我只愿你不要骗我,我会等你。”

    安争和杜瘦瘦却已经去的远了。

    国师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哒哒野,似乎是看透了什么。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长叹一声:“公主殿下,自此之后,你和他可能再也不能见面了。中原和我们西域佛国,再也不回和平相处。我先把你送回去......我答应你,不会杀他们就是了。只要他们尽快离开,我不出手。”

    哒哒野的眼泪从眼角无声的滑落:“不!他不会骗我的,他说会再来找我,就一定会。”

    国师又是一声长叹,伸手把哒哒野拉起来,骑上黑豹之后转身冲了出去。

    安争和杜瘦瘦没有目标,只能一点点儿的找。陈少白那个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

    杜瘦瘦道:“所谓佛国,也不过如此。”

    安争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去寻陈少白,连金顶国大雷池寺的高手都要用传送法阵过来,大羲那边必然也是高手尽出。一会儿这里就会打的不可开交,咱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杜瘦瘦点了点头:“那个王八蛋,鬼知道他跑去哪儿了。”

    正说着,一个白乎乎的影子忽然一闪过来,将安争和杜瘦瘦拦住。安争一把拉住杜瘦瘦,戒备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人。

    “真是义气啊。”

    那穿白衣的公子啪啪啪的鼓掌:“我最欣赏的便是你们这样的人,也想有你们这样的人做朋友。可是在这之前,我有几句话想问你们......你们和那老牛是陌生关系,和那石精又是什么关系?”

    “宁山海”

    安争嘴里挤出来几个字。

    挡住他们的,正是宁山海。

    “咦,你认识我?”

    宁山海啪的一声把折扇打开,白衣公子,真是俊逸潇洒。他笑的很和善,一点儿也不嚣张跋扈,可是眼神里的高傲还是那般的清晰。他看着安争说道:“我想请两位帮我一个忙......若是答应的话,我保你们两个安全出去。”

    杜瘦瘦:“若是不答应呢?”

    宁山海:“我向来不强人所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知道被人强迫是什么感觉,所以不愿意强迫别人。所以......我只好不问你们的意愿了,把你们打残之后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