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出多少我都加倍
    陈少白和杜瘦瘦两个人似乎都有些没心没肺,说了一声赚钱的事当然靠你了,然后倒头就睡。

    安争看了看,屋子里也没了自己的位置,只好找了床被子在外面客厅躺椅上坐下来,拉着被子盖好,看着门口外面发呆。夜晚即将过去,这是最黑暗的时候。可是当太阳升起之后,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庄动和尹稚停,两个人安争亲手杀了。报仇似乎又往前走了一大步,查到的当初参与其中的人也越来越多。安争现在是没办法进入孔雀城皇宫的,当然也就见不到陈重器。安争忍不住去想,如果自己见到了陈重器期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场面?

    陈重器曾经是他的兄弟,就像杜瘦瘦一样的兄弟。

    安争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毕竟想要进入孔雀城皇宫也不是什么容易事。他不在邀请名单上,想进拍卖会有些困难。但是在这之前,首先要有足够的灵石。金品法器以上的宝物,已经不是金银可以衡量的了。

    安争算计了一下,自己身上带着只有两块大概四五斤重的金品灵石,当然折合成银子的话是一笔天文数字。这两块金品灵石本来是打算为杜瘦瘦提升修为潜质找到的,现在看来只能暂时挪用一下。

    杜瘦瘦的修行潜质其实不好,只有一星半。之所以修为境界一直突飞猛进,完全是安争靠灵石和曲流兮靠丹药为他堆积出来的成果。

    赚钱很难吗?

    很难!

    安争赚钱很难吗?

    安争笑了笑,闭上眼睛休息。清晨朝露的湿气被微风送进屋子里,安争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刚蒙蒙亮。算了算时间,连一个时辰都没睡。他起身,自己打了热水洗澡换了衣服。进里屋看的时候,发现杜瘦瘦和陈少白两个人睡相极其难看的纠缠在一起。这两个人,一个五大三粗,一个白面小生,性格上偏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安争也没叫醒他们,自己一个人走出驿站。

    因为明法司的人离开了,西羌国的人死绝了,韩国人死的差不多,赵国人也死绝了,所以驿站里一下子显得冷清下来。安争走出门的时候,驿站的车贤国士兵们都用一种看妖怪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从安争住进来之后,这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安争先去了清斋,让清斋的掌柜打了一个借条,他从清斋分店借出来了两块金品灵石,十一块红品灵石。这些东西的价值如果换算成银子的话数额大的吓死人,幸好安争身上带着澹台彻给他的信物,这东西象征着的是澹台彻自己,不然那掌柜的也不会把东西先借给他。

    安争问了问那掌柜的,最大的拍卖行是哪家。掌柜的说这车贤国里最大的拍卖行叫檀隐楼,有车贤国皇族背景。这城里排在第二的,就是清斋了。

    安争告辞,带着从清斋借来的东西,一个人清清静静的走到了檀隐楼门外。

    檀隐楼是一座三层砖石建筑,典型的西域佛国建筑风格,一楼大厅是金碧辉煌,屋子里到处都是看起来金光灿灿的东西,香味很浓。

    安争一进门,一个看起来挺机灵的伙计快步走过来,微笑着打招呼。车贤国女子为尊,这檀隐楼里,从掌柜的到伙计都是女子,那些卖力气的干活儿的才是男人。这小丫头看起来十五六岁,生的白白净净,脸上还带着些婴儿肥,一笑起来就有两个漂亮的小酒窝。

    “贵客,请进。”

    小丫头甜甜的笑着:“有什么需要的吗?我帮您介绍一下店里的东西吧。”

    安争取了一张银票放在小丫头手里,小丫头楞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没帮您什么呢,怎么好意思收您的赏。”

    安争笑了笑:“你笑的好看,我心里舒服。”

    安争的面向虽然算不上有多英俊,但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是那种稍显硬朗的帅气。一身合身的黑色绣麒麟锦衣,看着英气勃勃。这小丫头眼力不错,一开始没仔细看,安争说完话之后她下意识的打量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我叫不烦,不烦恼的不烦,见过国公爷。”

    安争忍不住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不烦笑起来,露出漂亮的小虎牙:“每一个能够在檀隐楼里做事的人,需要记住至少一百二十国的官服和常服,那图册厚的都快到我膝盖了。我们需要经过至少六年的培训才能进店,大部分人都在进店之前被淘汰了。还好,我的成绩虽然算不得优秀,但没有被淘汰不是吗。”

    安争笑着摇头:“这一股小嘚瑟的劲儿,你们店里赌石吗?”

    不烦点头:“但凡拍卖行,肯定有赌石的啊。不过......”

    她压低声音说道:“因为孔雀明宫的关系,所以不能放在明面上来经营。您也知道,佛祖他老人家不喜欢赌。”

    安争越发觉得这小丫头可爱:“带我去看看吧。”

    不烦连忙点头:“可以可以的,不过为了有所保证,进后面品石堂之前要交一些押金,等到你出来的时候若是没有什么因为您而损毁或者其他什么意外,押金是会退给您的。”

    安争随手抽了一万两银子的银票:“够吗?”

    小丫头嗯了一声:“够了的,虽然有点少。”

    安争略显尴尬。

    他带着安争到柜台那边办了手续,拿了押金凭证,然后带着安争往后院走。出了前面楼子,后面是一片规模不小的花园。车贤国孔雀城外面就是一片沙漠,唯独孔雀城这是绿洲。花园里看起来景色怡人,而且那种淡淡的缭绕的香气,让人浑身舒坦,哪怕就是躺在这种环境里睡一觉也是美美的。

    小丫头不烦是个喜欢说话的,小嘴嘚吧嘚吧一会儿都不停。带着安争走过花园,进入一座看起来像是巨大的蒙古包一样的建筑之中。安争一进门就有些诧异,这里的人多的居然有些离谱。

    品石堂很大,正中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椅子,至少有四五百把。在这些椅子的对面,是一座一米多高的平台,上面一个身穿七彩衣的年轻女子正在介绍着什么,声音悦耳动听。四五百把椅子,几乎是坐满了。除此之外,一圈都是摆放的石头,走走停停看着的人也至少有一两百个。

    佛宗禁赌,但是拍卖行若是不赌石的话,人至少少一半不止。

    小丫头不烦指了指那个平台说道:“一会儿有一场拍卖,琳琅姐姐正在介绍拍卖品。四周都是石头,明码标价,国公爷看中了那块可以买下,有切石的师父为您切开。”

    安争点了点头:“我先看看,你去忙吧。”

    小丫头道:“可不行,您是贵客,我得全程陪着。一会儿您出去的时候还得给我评价呢,若是你不满意,我会被扣工钱,严重的就会被开除。”

    安争问:“什么评价?”

    “非常满意,满意,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哦......所以我要是出门就给你个非常不满意呢?”

    “那就有我哭的了。不过国公爷你那么帅,我相信您是会照顾我的......”

    安争走到一个空的位置上坐下来,小丫头跑出去,不一会儿端着一个果盘站在安争身边。果盘里有西域特有的水果,还有一壶冒着热气的香茶。

    那个被称为琳琅姐姐的女子站在台上正在介绍一件拍卖品,声音如空谷鸟鸣,声音轻柔而又清晰,很灵动但不刺耳。她和小丫头不烦是两个类型的女孩子,琳琅看起来端庄大气,处处透着一股成熟女子的韵味。

    “这件东西,是不久之前在东北和大羌国边境处刚刚出土的。因为有些特殊,所以放在第一件上场,算是给大家放一道开胃菜。虽然拍卖的起拍价不高,但这件东西没准能让各位感觉到惊喜。”

    她招了招手,两个汉子抬着一个东西上来放在桌子上,看着像是一面很大的盾牌。

    “之所以放在第一件,不是因为这东西不好,而是我们......不确定这是什么东西。按照咱们檀隐楼的规矩,如果是我们无法确定的东西,都会以极低的价格放在第一件拍卖。大家也都知道,很多朋友以极低的价格拍卖得到了东西,最后都赚的睡不着了呢。”

    安争因为离着远,只看到那东西灰扑扑的,像是一个大的扇贝。可是当安争眼睛看着那东西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遇见的第九块圣鱼之鳞。

    安争有些诧异,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西域?不过后来想想,传闻之中圣鱼鳞甲最后因为古圣之间的争斗而破分散,所以并不一定都在中原。

    关于古圣和仙的传说,多数都不可信。至于古千叶说的那七位古圣的故事,多半和真实历史也有些出入。

    “这是什么破东西?”

    一个看起来像是来自幽国的中年汉子哼了一声:“但凡是个人就知道,不管是法器,妖兽晶核,灵石,又或者是天生宝物,都以翠白红金紫分品。只要是入品的东西,都有宝气。这东西,看着毫无灵气,瞧着就像是一个大蛤蜊壳子似的。起拍价还极低?标价一万五千两,就买一件不知来路甚至有可能是件废物的东西?”

    琳琅也不生气:“檀隐楼就是这样的规矩,说实话,一万五千两银子......在座的各位,谁差这一点钱?”

    幽国的中年男人觉得自己被瞧不起了,随手甩出来一张银票:“三万两,加一倍,大爷买了。买了之后大爷就摔碎在你们檀隐楼门口,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他的话才说完,安争从小丫头的果盘里捏了颗葡萄:“帮我报价。”

    “啊?多少?”

    “六万两。”

    小丫头不烦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安争:“您......确定?”

    安争点了点头:“一会儿不管那个人出多少,你加一倍就是了。”

    小丫头张大了嘴巴,然后有些犹豫的举了举手:“燕国安爷出价六万两。”

    一下子,所有人都回头看了过来。安争也不理会,气定神闲,品茶嗑瓜子。

    幽国那人愣住,眼睛里的怒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燕国来的?跟大爷比有钱?大爷能拿钱砸死你!”

    “七万两!”

    他高呼了一声。

    小丫头看着安争,安争连头都没抬,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然后继续品茶嗑瓜子。

    “安爷,出价十四万两。”

    “啊!”

    一下子人就沸腾了,虽然在座的都不会缺了这十四万两,可是一件可能是废品的东西卖到这个价格,这纯粹就是赌气了。

    幽国那个中年男人看向安争:“你就这么想得到这东西?”

    安争耸了耸肩膀:“不想,只不过你对那位琳琅姑娘不客气,我看你不顺眼。”

    他看了看不烦:“我有些困,睡一会儿,他叫价多少你只管加价一倍就是了。”

    幽国那人气的脸发白,忽然醒悟过来什么:“我叫价三百万两!”

    小丫头张嘴刚要喊,安争拉了她一下:“他傻你也傻?不买了。”

    幽国人一下子愣在那,脸色比纸还白。

    台上,琳琅微笑着问道:“还有人出价吗?三百两一次,三百两两次,三百万两三次,恭喜这位来自幽国的李先成李老爷,这件东西是您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