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二十八章 进拍卖大会的资格
    安争双手一合,两座大山开始朝着庄动对轰。那两座山好像巨人的两只巨大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拍。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短短片刻两座山居然就那么轰碎了。庄动那双黑金色的手套显然不是凡品,居然能帮他支撑这么久。可是两座山撞没了之后,那手套上的光芒也暗淡了不少。

    庄动问安争,我能买自己的命吗?

    就如同不久之前他对安争说,你可以买自己的命。

    安争的回答都一样,不买。

    “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庄动看到安争朝着自己冲了过来,黑金色的手套从他双手上脱离出去,然后光芒重新变得强盛起来,手套四周竟然出现了剧烈的空气波动。

    “想毁了宝物自救?”

    安争冷哼一声:“想得美!”

    他的血培珠手串上红光一闪,居然硬生生的把黑金手套给抢了过来。进入血培珠手串之后,血培珠之中的力量强行把庄动留在手套里的气息抹去。

    庄动低头看了看两只手,又看了看安争:“能不能讲点道理?!”

    嘭!

    安争的拳头轰在庄动的脸上,直接把庄动砸飞了出去。可这是山河图尺的世界,安争还剩下至少三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之内,安争在庄动面前几乎无敌。

    当庄动飞出去之后,安争像是攥着什么似的往回一拉,庄动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飞了回来。

    “跟你同归于尽!”

    庄动见自己飞了回去,拳头上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朝着安争的胸口砸了过来。两个人的拳头在半空之中擦着过去,引发了一震剧烈的气爆。

    这次,安争没有躲闪。

    庄动的拳头轰在安争的胸口,安争的拳头也轰在了庄动的胸口。

    安争身上紫光一闪,血培珠手串上红光一闪,小满境高手倾尽全力的一击,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承受下来。这一拳足以开山,可是连安争的衣服都没有轰碎。经过凰曲丹炉的炼过之后,安争的肉身已经堪比齐天。齐天可是在石壳之中吸收了万年日月精华才得成人形,而安争在凰曲丹炉之中加速了这个过程。

    可是庄动就不一样了,庄动的境界虽然比安争高不少,可是肉身相比的话就差的多了。安争的拳头直接在庄动的胸膛上轰出来一个坑,巨大的力度之下,庄动后背上立刻就鼓起来一个包,几个碎开的脊椎骨从皮肉里刺了出来,带着肉丝。

    庄动的身子佝偻着倒了下去,而安争强行咽下了一口血,然后一把将庄动的脖子掐住,单手把庄动举了起来。

    “咳咳......”

    庄动吐了一口血,看着安争的眼神里都是绝望和无奈:“你......他妈的能不能讲点道理?我......我是小满境!”

    安争嘴角撇了撇:“我是囚欲境。”

    庄动:“咳咳……囚欲高还是小满高?”

    “管他呢!”

    拳头再次砸出去,直接将庄动的半边脸砸碎了。庄动的身子飞出去,也不知道撞碎了多少棵大树。他的身子落地之后又继续翻滚向前,一秒钟最少能滚两圈。

    安争走过去,提着庄动的脖子将其举起来。

    “报仇,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他问。

    庄动:“我操......你妈!”

    安争“当初你们围攻我的时候,我好像没骂这么难听的话。”

    啪!

    一个大嘴巴直接将庄动扇飞了出去。

    安争再次追上:“你就要死了,所以我也没必要继续隐瞒。我就是方争啊......我在为自己报仇。当初参与杀我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这个时候我都想作一首诗了,可惜没有那个才华。”

    嘭!

    安争的拳头直接砸掉了庄动半边身子:“现在你的样子,就和我突围出去的时候差不多吧。”

    他随手把庄动摔在地上,庄动迷离之际眼神都变了:“你......你是鬼魂!”

    安争一脚踩碎了庄动的脑袋:“不是。”

    他从庄动身上翻了翻,找到了一件空间法器,然后收起来,随即撤出了山河图尺的世界。外面的大街依然安静,安争依稀听到了客栈里那个店小二的鼾声。他举步往回走,一阵阵的轻松。安争想了想,这几天似乎把坏人应该干的事他都干了一遍......杀人夺宝。杀夜枭的时候得了一件来路不明的巨大镰刀,杀金斜恩的时候得了一件金锏,杀庄动,得了一双黑金手套。

    想到那镰刀,安争快步回到了驿站之中。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明法司剩下的那几个人抬着尹稚停的尸体往城外走。

    安争脚步站住,那几个明法司的裁决看到安争之后也站住。为首的一个人抱拳:“安公子,就此别过吧,也许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安争问:“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回大羲。”

    那年轻的裁决苦笑着说道:“千户大人离开之前告诉我们,如果他死了,让我们不要追查。他说他曾经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但没有明说是什么。刚才我们找到了他的尸体,留在这里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回到大羲之后,我们可能也会脱了这身飞鱼服。”

    安争抱拳:“来去自由,不负初心。”

    那裁决也抱拳:“总觉得您很亲切,也不知道为什么。若是以后您到大羲的话,去官窑水库旁边有个叫靠山村的小村子,我应该会回家去。兄弟们已经想好了,那里山清水秀,大家在一起捕鱼打猎,日子应该过的也快活舒坦。愿还能再见,就此别过。”

    安争抱拳:“一路顺风。”

    他不敢多说话,唯恐自己会流泪。

    那几个年轻的裁决带着尹稚停的尸体离开,夜色之中走的很聪匆忙。安争心里有些沉重,步伐也变得沉重起来。也许这次来车贤国是命中注定的事,和很多人做一个了结,也和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结。安争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看到了那两扇青铜门,看到了在门口等待自己的前世。

    从离开赵国进入西域之后,似乎一直在了结什么。救出了天昊宫的那些女弟子,是对天昊宫亏欠的一种了结。杀夜枭,是对当初离开明法司之后没有办完的最后一个案子的了结。然后是尹稚停,然后是庄动,接下来......是陈重器?

    安争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杜瘦瘦和陈少白两个人一边一个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晚上不睡觉,去哪儿浪了?”

    陈少白一脸鄙视:“是不是觉得这车贤国的女孩子一个个都极有韵味,所以出去沾花惹草?”

    安争把那把黑色的巨大镰刀从血培珠手串里取出来,随手丢给他:“拿去玩。”

    陈少白接住镰刀的那一刻,脸色立刻就变了:“这是从哪儿得到的?”

    “你认识这东西?”

    “这是死神镰,是......我父亲曾经用过的东西,只不过后来在一场大战之中遗失了。这东西是个象征,就好像是......传家宝,你这样想救容易理解了。”

    安争:“那你还不赶紧说谢谢?”

    陈少白:“我给你那么多好东西,你也没说谢谢的。”

    安争笑了笑,把黑金手套取出来交给杜瘦瘦:“这个给你,用的上。”

    杜瘦瘦把手套接过来:“这是什么?”

    之前安争把手套收入血培珠手串的时候,血培珠手串里出现了这东西的说明。这东西叫擒龙手,名字很霸道,功能也很霸道。而且这个东西存在的岁月极为悠久了,如果不是之前被损坏过,算是一件紫金品巅峰的法器。这个东西其实和安争他们也算有些渊源......擒龙手套和缚魔布出自同一人。

    传闻之中,最早的九转轮回眼是一个人,为了找遍天下宝藏,他为自己准备了一整套的法器。缚魔布,擒龙手套,还有另外三件,分别是洞天斧,黑罗盘,乾坤宝卷。现在缚魔布和擒龙手套都被安争他们得到了,也许冥冥之中注定了其他三件将来也会落在安争他们手里。

    善爷是九转轮回眼,所以这些东西一件一件的被找到,有些时候真不能说这只是巧合。

    杜瘦瘦对这手套倒是爱不释手:“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下次自己烤串的时候,带着它就不会烫手了。”

    安争:“......”

    陈少白郑重的镰刀收起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显然压制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激动。他看了安争一眼:“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刚刚解决了什么事似的,有些满足,有些释然,还有些遗憾。”

    安争:“你倒是看的准。”

    陈少白:“爱情的力量。”

    安争:“有多远滚多远。”

    杜瘦瘦将手套收入自己的空间法器之中,看了看天色:“马上就天亮了,安争......你刚才出去是不是见到了许眉黛?”

    “是”

    “一猜就是,可是既然你见了她,为什么没把她带回来?”

    “留在孔雀明宫修行,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把我找来,只是想问一些关于方争的事。她的目标是大羲亲王陈重器......我劝不住她,以她那种性子,估计着会在明天拍卖大会的现场对陈重器动手。”

    杜瘦瘦:“那咱们去不去?”

    陈少白:“去去去,当然要去。那么热闹的场面,肯定要去啊。不过我听说,要想进入拍卖大会里,要首先提供一下自己有资格进去的证明。”

    “那要怎么证明?”

    “看钱。”

    陈少白道:“那些东西都是许眉黛曾经用过的,还有些是当初天昊宫的法器,全都是好东西啊。没有足够的钱,进去干什么?要想买下那些东西,就算是用大车拉着成车的金子进去也不管用,最好使的还是灵石,最好是金品灵石。”

    安争:“可是我手里没有多少。”

    陈少白和杜瘦瘦异口同声的说道:“那你还愣着干嘛?去赚钱!”

    安争看了他俩一眼:“我想问候你俩九泉之下的大爷。”

    他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外面:“休息一下,等天亮,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