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想不到的原因
    安争倒了孔雀城之后连着两天,也没有等到进孔雀明宫见许眉黛的机会。不过这两天倒也没闲着,韩国来的人不死心,前前后后出手的了四五次,不过他们自身实力不济,雇来的人也不怎么样,倒也没有什么大事。玄庭和尚进了孔雀明宫之后两天没有露面,安争的心越来越急,怎么都无法安定下来。

    天昊宫的灾难,源于安争。虽然这不是安争有意为之,但事情都因他而起,如果他不能解决的话心里一辈子愧疚不安。

    第二天的晚上,安争已经做好了决定。如果天亮之后再没用消息,那他就闯一闯孔雀明宫。哪怕明知道那样庞大的宗门实力必然恐怖到了极致,但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驿站很大,院子里有一颗安争叫不出来名字的树,每天夜里,都有信佛的人跪倒在这树下行礼,很挚诚。

    到了子时之后,院子里变得清净下来,陈少白和杜瘦瘦已经睡下,安争睡不着一个人走出房间,站在那棵大树下看着夜空发呆。

    “许眉黛?”

    似乎有人轻轻叫了一声,安争心里猛的一紧。

    他往四周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别人似乎也没有听到。驿站里住着不少高手,如果真的有声音的话怎么可能听不到?

    安争仔细听了一会儿,然后苦笑,心说莫非是自己的错觉?

    就在这时候,外面又有人轻声叫了一声:“许眉黛?”

    安争的脸色一变,身形一闪,从驿站里冲了出去。外面的大街上干干净净的,除了夜风扫过地面带动的沙子摩擦的声音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动静。沙漠里的月色格外的明亮,孔雀城大街上两侧的灯火也很密集,所以能看出去很远,安争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可是那声音却在这个时候第三次想起,似乎就在安争不远处。

    “许眉黛?”

    安争猛的转身,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儿一闪即逝。他知道这不对劲,但还是纵身追了出去。

    前面那黑影儿的速度奇快,安争一直追出去好几条街那黑影才逐渐停了下来。安争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类似于斗兽场之类的地方。四周都是阶梯座位,一圈一圈的逐渐升高。此时他站在这个斗兽场的正中,前面那黑衣人转过来对他有些狰狞的笑了笑,然后身影竟是逐渐淡了下来,最后就那么凭空在安争面前消失了。

    安争在这一刻甚至错觉,那是一个鬼魂。

    “原来是赵国的影技。”

    安争往四周看了看:“既然我已经到了,那为什么还不现身?”

    他的话音才落下,从四周出现了十几个人影,就藏在斗兽场四周的石头柱子后面。这些人身穿着一样的服饰,将安争团团围住。站在最前面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有几分儒雅的气质,但是哪怕月色之下,他看向安争的眼神里依然都是仇恨。

    “我以为你不会上当的。”

    那个中年男人一步一步走下来,脚步似乎格外的沉重。

    “我叫苏缪”

    他在距离安争十几米外停住,直视着安争的眼睛:“赵王的弟弟,苏晴暖的叔叔。”

    安争点了点头:“猜到了你们会对我出手,所以没什么惊讶的。一开始本来我也有些想不明白,苏晴暖想做什么赵国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赵国的人还要为苏晴暖报仇?后来我才醒悟,自己不是为人父母,所以自然体会不到那种伤痛。不管苏晴暖做错了什么,毕竟是赵王的女儿。”

    苏缪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不管苏晴暖做错了什么,她始终都是我们赵国的人,赵王的女儿。”

    安争耸了耸肩膀:“所以,你们和韩国那些想杀了我的人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似乎你的理由更充分一些,带着的是为亲人报仇的旗号。然而说起来也没什么不同,都是我们虽然犯了很大的错造成死了很多的人,但我们不能死。父母或者长辈,教育自身就出了问题。苏晴暖会那样,和他父母难道没有关系?”

    “也许从小的时候,苏晴暖那种霸道和嫉妒就已经开始出现了迹象。可赵王和王后做过什么?你是王的女儿,犯了错有王帮你兜着,所以往往只是不痛不痒的说几句,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缪的脸色有些难看:“人已经死了,随你怎么说。”

    安争:“人是我杀的,你来杀我就是。”

    苏缪:“其实按照燕国和赵国之间盟友的关系,这件事赵王本可以不计较。奈何人死了之后,你们燕国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安争忍不住笑起来:“所以这个仇也未必一定要报,只是看我能不能给出什么筹码对不对?”

    苏缪:“你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做大事的。”

    安争习惯性的耸了耸肩:“抱歉,我本就不是。”

    苏缪道:“既然这样我就点明白,只要你割让给燕国十五个州县,然后赔款一千万两银子,你的命可以给你留下,不过你要自废修为。”

    安争:“条件倒是不算高。”

    苏缪道:“盟友的关系,涉及到了两国的存亡,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安争:“一般来说,谈判的时候允许骂街吗?如果不允许的话,麻烦你过来和我打架。我银子不少,一个铜钱也不会给你。我权利不小,燕国的一粒灰尘也不会给你。”

    “杀了他!”

    苏缪怒斥一声,四周围着的那十几个金鳞卫随即动了。这些人明明还站在那,但是身上分别有一个虚影从高处扑下来,朝着安争杀了过去。安争将冰魄从血培珠手串里召唤出来,单手伸出去,冰魄在他手心里转了一圈,激射出一圈银芒。银芒精准的刺入了那些扑过来的虚影身体里,可是那些虚影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迅疾的扑到安争身前。

    一柄长剑刺向安争,安争侧身避开。紧跟着剩下的十几个虚影也到了,十几柄长剑如毒蛇一样不断才朝着安争刺过来。

    安争身体外面突然出现一片光华,八片圣鱼之鳞召唤出来,旋转着将那些虚影震退。紧跟着,安争左手举起来,正道纯阳出现,将四周照的明亮起来。随着正道纯阳的温度越来越炽烈,那些虚影开始扭曲,然后居然被烧着了,很快就变成了灰烬。

    “影技,纸片人。”

    安争语气平静的说道:“杀了苏晴暖之后,我就在等着你们赵国人的报复。所以对你们赵国人最拿手的本事还有些了解,这影技是你们赵国金鳞卫刺杀的最让人觉得神秘的手段。但是,我恰恰知道怎么克制。”

    他手里的正道纯阳越发的明亮起来,整个斗兽场都被照耀的如同白昼。苏缪那张脸色难看的脸,也变得越发清晰。

    “知道把我骗出来,找个地方出手,虽然是你们担心怕引起车贤国的人注意。不过就因为这样,打起来的话不会伤及无辜,我今天不杀你们。”

    安争看着苏缪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凭你们,也杀不了我。”

    苏缪当然看得出来,安争手里的那一轮太阳,恰好是影技的克星。那么光明,那么炽烈,影技根本没有任何施展的机会。

    可就在这时候,似乎有一声很轻的叹息。所有人都听到了,然后除了安争之外,所有人都倒了下去。毫无预兆,毫无反抗的能力,只是一声轻轻的叹息,赵国的人就全都昏迷了过去。

    “是你?”

    安争迅速的转身,往四周看了看。

    从斗兽场一侧的两根巨大的石头柱子之间,身穿细纱白裙的许眉黛缓步走下来。正道纯阳之下,她那么真实,那么美,毫无瑕疵。她从高处缓步走下来,眼睛一直看着安争的眼睛。

    “是我。”

    许眉黛走到安争面前,两个人离的很近。近到,安争可以闻到她身上那沁人心脾的香味。近到,她呼吸的气息,都能吹拂在安争的脸上。近到,安争可以看清楚她眼神里的悲伤。

    “我......”

    安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接下来,许眉黛的动作让安争变得如同岩石一样僵硬。

    许眉黛往前伸了伸,轻轻的在安争的脸上吻了一下。只是轻轻的触碰而已,可是两个人似乎都变成了石头。

    她的脸发红发烫,眼神里的悲伤却更浓了。

    “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他。只是我不愿意承认,他变成了别人的模样。可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你就是他的事实。如果时间可以逆转回去,回到在燕国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会选择把你带走,带着你一起离开,不管这世上的任何事。”

    “可是我没有,现在虽然有些后悔,但却也明白了。”

    她在石阶上坐下来,长裙及地。

    “刚才我吻了你,是为了曾经的许眉黛。她应该得到一个这样的吻,不管是你吻我,还是我吻你,都应该得到。因为她曾经爱的那么深切,不应该带走的都是遗憾。”

    她抬起头,眼睛里有泪。

    “可是离开燕国之后,我忽然间有些明白了。我惧怕的不是你变了模样,而是我惊觉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走进你的世界。你没有死,死的是我爱的人。”

    安争石头一样站在那,不知所措。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

    许眉黛笑了笑,眼角还带着泪:“我并不是被困在这的,进孔雀明宫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没有任何人逼迫我。我离开燕国之后就到了这,寻求安静的内心。佛法让我开悟,让我明白了自己当初的偏执有多可怕。你是不爱我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爱我,可是以前始终都不敢承认这一点。”

    她看着安争的眼睛:“可即便你不爱我,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看出你就是方争,那就是我。你的眼睛,和他一模一样。也许你自己不曾记住过,我曾多少次凝视你的脸你的眼睛。也许你不曾记得过,我曾多少次在身边感受你的气息。我熟悉你的一切,哪怕是你身上的味道。”

    安争低下头,眼角有泪:“对不起......”

    许眉黛学着安争的样子耸了耸肩膀:“哪里有什么对不起,只是我选择了你,而你选择的不是我。所以从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我们没有缘分。”

    安争感觉心里堵着一块大石头,那么的沉重,沉重的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不用觉得愧疚,我刚才吻你,也是在斩断尘缘。”

    许眉黛站起来,抬起手擦去眼角的泪:“我要成为孔雀明宫的掌教法尊,一心修行,自然不能心里再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东西。所以一切的一切,在我成为掌教法尊之前的都必须斩断。包括和你之间的感情,那一吻,也是斩断。”

    她的神情逐渐恢复了平静,看起来依然是那个冷傲的天昊宫宫主。

    “可是这只是我和你之间的爱的关系,还有情的关系,还有恨的关系。”

    许眉黛微微昂起下颌:“这些我都要斩断,因为他们会影响我的修行。我请来的那些人,都是和你的死有关的,帮你杀了他们,报了这仇,我便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了。策划杀你的人是陈重器,他来了。帮忙联络苏晴暖设局杀你的是苏缪,他来了。被陈重器收买假传圣皇旨意的是你原来的手下尹稚停,他来了。当初参与了围攻你的人之中不只是大羲的人和燕人,还有一个幽国人,叫庄动,曾经是陈重器的门客,现在是幽国神会的司座之一,他也来了。”

    许眉黛看了看四周倒下去的那些人,手微微抬起,那些赵国金鳞卫全都化成了飞灰。

    “这已经不是你的事,而是我的尘缘。”

    她声音清冷:“我要斩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