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戏
    安争他们四个快速的靠近锦绣宫,四个少年或许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正在改变历史。

    锦绣宫里,诸葛愁云快步走进了一间很大的房间,这房间的布置极为奇怪,屋子是圆形的,初一看里面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恍惚之后才会看清楚,这个圆形的房间一圈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蜡烛。这些蜡烛都很小,每一盏都只有手指长短而已。墙壁上一圈一圈的都是这样的蜡烛,数量简直无法估算。

    而仔细看之后,就会发现这些蜡烛的排列还是有一定的顺序。最下面的一层只有两根蜡烛,也是最粗的,差不多有手腕粗细,一尺长短。这两根蜡烛上的火苗很稳定,连一丝摆动都没有。

    第二排是十五根蜡烛,和寻常的蜡烛差不多,看不出来什么不同之处。而从第三排开始,全都是手指粗细大小的那种蜡烛,排满了整圈墙壁。

    诸葛愁云快步走进来,眼睛盯着第二排蜡烛,然后脸色就变了。

    其中有五根蜡烛熄灭了,灯丝上还冒着条条缕缕的青烟。

    “是谁?”

    诸葛愁云转身离开,吩咐守在外面的黑衣人绝对不许任何人进来。

    他的脚步很快,走路带风。

    太后苏晴暖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天启宗那边的事着实太让人心烦意乱。本来想着,最多再过半年,所有对手都不再是对手。可是事与愿违,她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折磨。

    她的手在小腹上轻轻的抚摸着,眼神里都是怨毒。

    “当初我的父亲和母亲,将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弟弟妹妹,我本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为什么他们如此待我?明明所有的东西都是独属于我自己的,为什么偏要继续生那几个孩子出来和我分?当初我只不过是拿了弟弟的一件东西而已,你们居然对我大声呵斥......这般的偏心,你们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的声音越发的寒冷起来:“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不是想生个儿子出来,让赵国千秋万载吗?等我掌权燕国之后,等我毒甲大军成功之日,我就带着大军亲征,把你们那个得意的儿子亲手宰了。赵国......可以是任何人的赵国,但绝不能再是苏家的赵国。”

    诸葛愁云的脚步声,将她从思绪之中拉了出来。

    苏太后猛的坐起来:“出了什么事?怎么脚步这么急?”

    诸葛愁云道:“我已经调集了所有的护卫到你寝室外面防卫,我要出去一趟。五个地字号的毒甲都死了,我要去看看是出了什么问题。按照道理,不可能有人这么快就发现我毒甲战士的弱点。就算是那五个地字号的毒甲战士败了,最起码还能撤回来。可是蜡烛灭了,说明他们已经死亡。这很奇怪,小满境的强者也没有办法将地字号的毒甲战士击杀,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苏太后起身抓住诸葛愁云的手:“不要走,我今夜总觉得胆战心惊,右眼皮一阵一阵的跳。你若是走了,万一有人闯进来怎么办?现在绝大部分人都在地宫里守着,我心里不踏实。”

    诸葛愁云道:“可若是真的有人发现了毒甲战士的弱点,我必须尽快除掉这个人,不然以后大计怎么去实施?”

    苏太后抱住诸葛愁云的腰:“我不,就是不许你走。哪怕你明日一早离开都行,今夜说什么也不准你走。”

    诸葛愁云沉默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叹了口气:“也罢,那些毒甲战士再重要,也不及你千万分之一。他们存在的价值,只不过是为了帮助你实现梦想,帮你完成心愿。你不愿意让我离开,我就不离开,就在这守着你。”

    苏太后把脸在诸葛愁云身上蹭着:“我就知道你是对我好的,比所有人都对我好。当初我刚刚到燕国嫁给那个家伙的时候,那天大典之上,我就看到你看我的眼神里都是不一样的光彩。那个时候我就想,你比我嫁给的那个人要好多了。因为他看我的时候,眼神里竟然会有厌恶。”

    诸葛愁云道:“他知道赵国的心思,打着联姻的名号把你从赵国赶出来,他为了燕赵两国的联盟又不得不接受,自然心里不痛快。”

    苏太后道:“我才不要去管那么多,我只知道,当时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里,只有你是真的仰慕我的。”

    诸葛愁云摩挲着苏太后的发丝:“是啊,当时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惊为天人。我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你坐在那笑,可是我看到你眼神里都是忧郁和悲伤。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割伤了,只想问问你为什么不开心,帮你把所有不开心的事都解决掉。”

    苏太后抱着他说道:“这么多年,你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那个家伙并不懂得疼惜我,你就下毒让他病重。母国待我不好,若非我拦着你,你就去赵国把他们都杀了。可我要的不是一个人的生死,而是赵国的覆灭......那年大羲的亲王陈重器来,说要除掉明法司的首座安争。所有人都吓得瑟瑟发抖连话都不敢说,唯独是你,站在我身边。”

    诸葛愁云道:“异国他乡,我若再不疼你,谁还疼你。”

    苏太后忽然抬起头:“为什么你第一眼看到我,就对我那么好?”

    诸葛愁云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说道:“有个秘密,若我不说,你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我也不是燕国人,而是赵国人。当年我在赵国都城邺城行医,不愿参与江湖纷争,只想一辈子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那日中秋,赵国王族游城,我在人群里站着,看到你坐在花车上经过。”

    “那个时候我就想,若是我能娶了这样的女子,就算是少一半寿命也愿意。自那天之后,我就开始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我知道你在宫里过的并不快活,你家里人对你越发疏远,我就心疼。后来听说,赵王派人去了燕国,准备燕赵联姻,把你嫁给燕王。当时我就在想,怎么才能阻止?”

    “可我不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比你先一步到燕国来,在燕国暗中保护你。谁想到,因为燕王并不是很愿意这亲事,所以一拖就是数年。不过也好,这几年之中,我已经在方固城站稳脚跟,并且成为御医。外面谁都不知道我的来历,那燕王对我倒也信任,对外宣称我是他们沐家多年之前就收揽的医者,没有人会怀疑燕王的话。”

    “再后来,你还是来了。”

    诸葛愁云将苏太后的脸抬起来:“你知道,我看到你眼睛里的忧郁,心里有多难过吗?但我知道自己一定会把你保护好,不让你在燕国被人欺辱。那燕王对你不好,就算你不说我也是要杀了他的。与其被人折磨,还不如让你独守空房。”

    苏太后的眼睛睁的很大,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些事你以前不告诉我?”

    诸葛愁云笑了笑:“我原本只是想静静的在暗中守着你保护你,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注意到我。我年纪已经大了,你是第一个让我看到就动心的女子。我曾经以为,我一生都会与毒草药物为伴,不会牵扯到男女之情。可是后来才发现,你才是我心口里最大的毒,我已经被你毒的无药可救了。”

    苏太后抱着诸葛愁云:“你应该早些告诉我的,我也就不至于在他死后守了那么久的寂寞。”

    诸葛愁云脸色微微变了变,总觉得这句话味道有些不好,不管是怎么品味,都让他有些苦恼烦躁。他当然知道苏太后的品性,可是他从不曾干预过......因为他老了,真的老了。他想让她幸福快乐,所以连这份心也随着变得变态扭曲起来。

    “好了,睡吧。”

    诸葛愁云指了指床:“我就守在这不走,谁也不会伤害到你。今夜我不再做任何事,明天一早,不管是成功还是不成功,我提前把人字号的大军从地宫调集出来。一日之内,便能灭掉这方固城里所有对你不顺从之人。其实只要我亲自出手,天启宗的那些人也根本不足为虑。”

    苏太后在床上躺下来:“我还不是担心你?那些家族之中,难免会有高手坐镇。一旦你提前暴露出手,我连个最后的依仗都没了。别人爱怎么死就怎么死,你是不能死的。太上道场里那几个老家伙多半已经怀疑你了,一旦他们出手,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挡得住?”

    诸葛愁云道:“你低估了我,也高估了他们。不过我还是听你的,你说的任何话我都听你的。”

    苏太后忸怩道:“人都说,喜欢上一个男人之后,女人就会变得愚蠢。我这样愚蠢,你还会爱我如初吗?”

    诸葛愁云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苏太后嗯了一声,招手让诸葛愁云过来吻自己。诸葛愁云楞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太晚了,你快睡吧。”

    他有些自卑,低下头。

    苏太后眼神里闪过一抹厌恶,但很快就消失不见。她闭上眼,脑子里想着自己真是够了,和这样一个快要老死了的浑身是毒的家伙**,想想就恶心。可是现在离不开他,只能依靠他。说到男欢女爱,还是那些身强体壮的汉子让她欢喜。这老东西明明不行了,靠着药物也坚持不了多久,自己偏偏还要装作最爱他的模样,也是凄苦。

    她躺在那想着,怎么才能在掌权之后除掉这个老毒物?这个人最是嫉妒心强,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当自己蠢吗?当初自己最喜欢的那几个年轻男子,还不是死无全尸。若是留着这个老毒物,就算是以后掌权燕国,灭了赵国,自己以后的日子怕也是没有多少开心快活。

    而诸葛愁云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苏太后眼神里都是怜爱。

    与此同时,安争他们四个已经穿过了天极宫,朝着锦绣宫快速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