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你没准看对了
    【来来来,来几张月票提提神,我再码几章!】

    沧蛮山

    那如长剑倒插一样的山峰之下,石洞始终,水晶棺之内的中年男人猛的睁开眼睛,眼神里都是怒意:“居然敢动念杀我的孩子,你还真是胆大包天。”

    他猛的推开水晶棺坐起来,然后一只手向外伸了出去:“既然你自己现身,那就灭你形神!”

    那只手从沧蛮山里探出来,一掠数千里!

    本来占尽上风的十九魔忽然转身就跑,手里打开了一个好像首饰盒一样的东西,不过巴掌大小,古意盎然。那小盒子打开之后,一股极大的吸力出现,将十九魔整个都吸进了盒子里。然后盒子上面有几个梵文闪烁了一下,十九魔和那盒子全都消失不见。

    那只大手到的晚了那么一瞬而已,直接在地面上拍出来一个几百米长的巨大手印。手印深陷下去,足有数十米深。

    陈少白看了看那手印,脸色发白。

    如果这手晚到一会儿,自己可能真的被十九魔杀了。

    “糊涂!”

    声音钻进陈少白的耳朵里,陈少白脸色一变:“父亲......孩儿知错了。”

    “给我滚回来!”

    声音出现在陈少白的脑海,陈少白犹豫了一会儿,往方固城那边看了一眼。

    “我会让十三-去守着他,你立刻回来。”

    说完这句之后,声音消失不见。

    陈少白再次往方固城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收起明王剑,身形一掠往沧蛮山的方向冲了出去。

    方固城。

    安争亲手将宋桥升的尸体清理干净,然后换上了一身剪裁合体的新衣服。他试着征求霍棠棠和常欢的意见把宋桥升埋葬在什么地方,但霍棠棠始终一言不发,整个人好像雕塑一样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发呆,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识一样。常欢的状态比霍棠棠好一些,沉默了一会儿告诉安争,就把宋桥升埋在后面吧,那是他的。

    是啊,那是他的。

    很多人都知道常欢喜欢霍棠棠,安争虽然和这两个人都没有过多的接触,但从上次两个人之间的交谈也能感觉出来,常欢对霍棠棠确实用情很深。可是现在看来,霍棠棠心里只怕有了宋桥升的一个位置。想想也就理解了,霍棠棠和宋桥升一起在守了那么多年,虽然没有什么交流,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一楼,但何尝不是一种陪伴?

    安争忽然明白过来,常欢,霍棠棠,宋桥升应该是同一批武院的弟子。又或者,霍棠棠应该是常欢和宋桥升的师姐。因为霍棠棠已经在守了十三年,而宋桥升是七年。算算时间,那个时候也差不多就是常欢他们才刚刚结业不久吧。

    也许会有一段很美的故事,也许很凄婉。

    常欢和宋桥升两个人都喜欢都到看书,因为都是天赋极高的弟子,所以也就都能登上二层楼。在那里,他们一块认识了那个安安静静看书抄书的女教习霍棠棠。可能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会有意无意的往跑。也许他们彼此之间还是朋友,也都知道彼此都喜欢这那个女教习。

    可是当最后做出选择的时候,宋桥升比霍棠棠勇敢也执着。宋桥升选择了进入,陪伴着霍棠棠。在七年之中,两个人之间也许根本就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这样的陪伴,终究会暖化一个女人的心,哪怕她心如铁石。更何况,她的心本来就不冰冷。

    现在霍棠棠的样子,是万念俱灰。

    而常欢的样子,是心如死灰。

    安争在后面选择了一个好的位置,杜瘦瘦和他两个人挖了一个坑,然后把宋桥升葬了进去。

    新坟

    老人

    安争觉得这世道对武院或许太不公平了些,竟是如此残忍。

    安争他们在武院里守了一夜,没有葬礼的葬礼。

    天亮之后,消息传到了天极宫,安承礼带着人赶来。不但是安承礼,就连锦绣宫都来了人,显然宫里是知道武院那秘密的。所以安争更加的愤怒,既然锦绣宫知道那秘密,为什么还要对武院赶尽杀绝?

    代表锦绣宫来的是一个安争不认识的小太监,神态倨傲。除了在安承礼面前还稍显客气之外,在其他人面前就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真是废物,人死了也就死了,东西还丢了。”

    那小太监看了一眼后面的新坟,嘟囔了一句转身要走。

    他才转身,就看到安争拦在他面前。他当然知道安争是谁,只不过他不认为安争敢对他怎么样。

    “你刚才说什么?”

    安争问。

    那小太监楞了一下,象征性的拱了拱手:“这不是安爵爷么?哦......奴婢倒是忘了,您还是这破落院子的副院长,说起来还是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院长。不过奴婢这就要急着回锦绣宫复命了,麻烦安爵爷您让一让。”

    安争看着那小太监的眼睛问:“你刚才说什么?”

    那小太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奴婢是说,这武院破落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一群人守着一个,结果还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人把几乎都给拆了。人死为大,奴婢嘴上积德也就不愿意多说些什么。料来太后宽仁,也不会给什么责罚。不过死了的人终究是死了,骂也没用,责罚也没意义。倒是活着的人应该长长记性,不然再出什么事这武院也就真没存在的必要了。”

    安争怒极反笑:“武院存在这么多年,为燕国培养出多少个人才?没有武院,就没有那么多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军。你一个阉人,居然也敢诋毁武院。”

    小太监脸色一变:“安爵爷,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安争深吸一口气:“在那坟前跪下认错,我不想再杀人了。”

    “哈哈哈哈!”

    小太监笑起来:“不想再杀人了......安爵爷这么说是杀了很多人?咱们大燕的律法可不是摆设,杀人的人可是要定重罪的。就算您是安爵爷,这话可也不能乱说。奴婢这膝盖呀虽然不硬,但也只会给太后下跪。至于其他人,奴婢真没有伺候的必要了。”

    他转身要走,打算绕过安争。

    安争忽然一脚踹在那小太监的膝盖上,咔嚓一声小太监的膝盖就碎了,两腿同时碎的,横着折断了过去。

    断了的腿骨从膝盖的位置刺出来,血糊糊白森森的,看着格外的恐怖。安争抓着那小太监的头发拎着他往前走,走到宋桥升的坟前丢在那。

    “你跪在这认错,也是对他的亵渎。”

    安争看了看后面那几个跟过来想要说什么的禁军士兵,一招手,一把长刀从一个禁军士兵的刀鞘里自动飞出来落在安争手里。安争将长刀放在那小太监的后颈上:“就算你现在磕一万个头祈求他的原谅,他也不会原谅你。而且,你也没要祈求他原谅你的资格。”

    手起,刀落。

    人头也落。

    安争把刀子丢回去,看着那几个吓白了脸色的禁军士兵道:“你们看到了什么就说什么,人是我安争杀的。”

    那个禁军士兵连刀子都没敢捡起来,转身就跑了。这些在外人面前趾高气昂的禁军士兵,此时竟然吓破了胆一样往外冲,就好像跑的慢一分,安争的刀子就会连他们也一块斩了。

    安承礼站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摇了摇头:“有些不理智。”

    安争一脚把那小太监的尸体踢开:“你连死在这的资格都没有。”

    他转身看向安承礼:“我好想从来都不是一个理智的人。”

    安承礼耸了耸肩膀:“确实。”

    他走过去拉着安争往外走:“在死者坟前说话不太礼貌,咱们出去谈吧。”

    他朝着新坟鞠躬,嘴里念叨了几句什么。

    走到前面他问安争:“你猜我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不理智的?”

    安争看了他一眼。

    安承礼笑了笑:“从你说我煮的面不好吃的时候知道的。”

    安争白了他一眼。

    安承礼道:“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而已,杀了也就杀了。太后那边还没愚蠢到因为一个小太监就把你怎么样地步......虽然在太后眼里,可能你的分量就和这个小角色在你的眼里分量一样。不过细雨楼那边刚刚给你示好,那些朝臣们也有意拉拢你,太后也会想一想这个节骨眼上杀你有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太后未必动手,但这个家伙的师父就未必了。”

    安承礼道:“倒是忘了,你们都有师父。”

    安承礼瞪了安争一眼:“我就当做这句话不是贬义了......这个小太监的师父是新任的锦绣宫总管太监甄小刀的徒弟。你也知道,这种人本来就没见过世面。突然之间师父成了总管太监,他们跟着师父的人也觉得自己好像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鸡犬一样,了不得的一塌糊涂呢。甄小刀才刚刚升任总管太监,徒弟就被你剁了脑袋,估计着他会挺不爽的。”

    安争问:“那么,他不爽会怎么样?”

    安承礼道:“谁知道呢?也许不爽就会痔疮犯了也说不定。”

    他和安争边走边说话:“能为宋先生争取什么,我会尽力,大王那边也会该给什么就给什么。但是这件事,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当初那个夜袭武院的人实力太恐怖,守护天极宫的乾元道长就是在那次激战之后身负重伤,早死了一百岁,要不然他老人家现在没准还健在呢。若是他老人家真的健在,那么太后连猖狂都不敢。有些时候,因果就是这么奇怪。你说江湖事会牵涉到朝堂吗?大部分人都认为不会。可就是那天乾元道长恰好来给老院长送葬,恰好那天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家伙好死不死的又来了......”

    安承礼叹了口气:“结果乾元道长伤重不治,临死之前只能创造了守护大阵,将自己的修为之力全部注入阵法之中,守着天极宫也守着自己最后一抹精元。大阵发动一次弱一次,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失效。而且,这大阵最让人觉得有些无语的地方在于,修为在大满境之下的人是触发不了的。所以也就是那天夜里石精出现,才会让大阵触发。所以,高家的人杀进去那么多人,大阵还是一动不动。”

    “说的有些偏了......江湖事还是会影响朝堂事,甚至是王家事。因为这江湖事,大燕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叹了口气:“幸好我不是江湖中人。”

    安争摇头:“我看你倒更像是个江湖中人。”

    安承礼有些奇怪的笑了笑:“你没准看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