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二百零四章 剑芒与精钢羽还有奇怪的胖子
    【六章,中秋礼物。】

    风秀养抬手一指金庭广场后面的天极宫,越过南城墙就是天极大殿。

    风秀养说,这一战等了四年,也只有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才有机会。可即便是众目睽睽,我也要万人敬仰。你和我这样的人,需要别人仰视才行。

    若是换做以往,武院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变故之前,或许聂擎是不会答应风秀养的。

    可是这一次,聂擎没有拒绝。

    武院已经名存实亡,他肩膀上背负着整个武院的荣耀和骄傲。

    “好”

    聂擎只是点了点头,淡淡的回答了一个字。

    风秀养道:“那就随我来。”

    他身子一飘离开了比试的场地,朝着南门那边冲了过去,聂擎紧随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围观的人顿时一阵惊呼。眼看着他们朝着南门这边过来,大内侍卫们也变得紧张起来。

    沐长烟坐直了身子,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要阻拦!”

    城墙上的禁军士兵和大内侍卫只好严阵以待,却没有出手。那两个人翻过高墙直接进了天极宫,外面人惊呼声不断。

    安争微微皱眉,心说风秀养这是要干嘛?对于已经到了那个高度的人,做事绝不会一时冲动。他应该是算准了聂擎一定会跟他去,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哪两个人速度太快,安争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候,负责抽取对战之人的那个礼部官员揉了揉眼睛说道:“飞的好高啊,可是未经允许私自离场,算是违背了拔魁之战的规则......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按照规则宣布他们两个同时被除名了?”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都在高呼:“不行!”

    那个看起来三十几岁体态胖的有些臃肿的官员站起来说道:“本官会因为你们的态度就改变自己的态度吗?”

    围着的人群开始沸腾:“给他们一个机会!”

    “我们要看结果!”

    “你不能取消他们两个的资格!”

    那官员冷哼一声:“规矩就是规矩,我宣布这两个人同时被秋成大典拔魁之战除名。”

    太上道场那个领队的黑袍道人大步冲过去:“你不能随随便便宣布!你没有这个资格!”

    那官员冷笑道:“开玩笑,我没有这个资格难道你有?是你太上道场大,还是朝廷的规矩大?”

    黑袍道人楞了一下,瞪了那官员一眼:“你等着!”

    那官员一挺肚子:“怕你啊。”

    安争心说这家伙也有意思,这是实力抢戏啊。

    礼部官员走回到箱子旁边:“现在安排下一场比试,要是再敢有人私自离场的,还是除名处置。今天我是主考,我有这个权力。下一个上场的是......大鼎学院,苏飞轮!”

    本来还在叫嚷着的人,一听到下一个出场的人是大鼎学院的苏飞轮后,全都变得安静下来。毕竟苏飞轮和聂擎风秀养是一个级别的人物,留下来看苏飞轮的比试也很重要的。

    场面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也就是苏飞轮具备这样的名气和实力,换做抽到别的人,只怕也不会这么看就安静下来。

    胖胖的礼部官员那只手在箱子里胡乱摸索了一下,然后掏出来一个纸团展开:“他的对手是......武院安争!”

    一片哗然。

    聂擎对决风秀养,安争对战苏飞轮。

    还有什么比这更刺激的戏码?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这简直是不顾身体的连续**啊。那边跳进了天极宫里的两个人不知道打成了什么鬼样子,但这些围观的百姓肯定是进不去天极宫的。

    现在苏飞轮和安争要上场了,他们全都暂时忘记了聂擎和风秀养。

    大鼎学院那边,领队的苏举脸色显然变了变。他往下压了压手示意苏飞轮先不要动,然后他大步走到那个礼部官员面前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回事?”

    那礼部官员抬着头眯着眼睛反问:“什么我怎么回事?”

    苏举声音压的更低:“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这次比试苏飞轮要最后才上场的。现在你就让他上场,万一消耗太大,一会儿还怎么应付其他人?”

    那官员呵呵道:“你的意思是,让本官给你通融一下?真是笑话,本官向来公正严明,所以才会被选为拔魁之战的主考。真要是按照你的意思办事,那么本官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主考?你赶紧给我下去,不然本官将以扰乱会场之罪将你拿下。”

    苏举怒道:“你之前收了我们好处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那官员继续呵呵:“谁看到我收你们钱了?妈的太上道场那边还说我收钱了呢,本官照样把风秀养除名!”

    苏举道:“你等着!”

    那官员冷哼:“你是第二个让我等着的人了,麻烦你排排队好不好。本官一切都按照规矩办事,身正不怕影子斜,等着你报复就是了。”

    苏举怒哼一声,大步离去。

    礼部官员看了看安争:“怎么,还等着我把你背上来?”

    安争微微一愣,总觉得那官员的眼神有些奇怪。

    大鼎学院那边,苏飞轮看到苏举急匆匆的走了,显然是找大鼎学院院长苏裴去了。他没有心情继续等着,所以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缓步走上场地。而安争这边,也已经走了上来。

    两个人面对面站好,苏飞轮朝着安争抱拳:“你好。”

    安争抱拳回礼:“你好。”

    苏飞轮下意识的看了看天极宫那边,然后转过头看向安争:“可以开始了吗?”

    安争笑着问了一句:“你自己想要的对手,是不是聂擎?”

    苏飞轮没有否认:“是。”

    安争问:“所以我站在你面前,你有些失望,对不对?”

    苏飞轮还是没有否认:“对。”

    安争嗯了一声:“也许你会有惊喜。”

    他一招手,原本放在椅子上的断崖铁梨木自己飞了过来,而那箭壶则飘乎乎的飞来,就漂浮在安争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人站在那里,弓在手里,箭壶飘在最合适的距离。

    苏飞轮一皱眉:“那好像是王开泰将军的断崖铁梨木弓。”

    安争点了点头:“没错。”

    苏飞轮问:“你为什么用这个?”

    安争道:“王将军是一心想来秋成大典的,如果兵部没有出事的话,那么今天他将作为考官之一。他现在被判为逃犯,对他来说这或许是最大的悲哀了。一个半生都在为这个国家而拼争的人,这下场是不是很让人悲愤?所以我带着他遗留在武院的法器来了,我想......这也算是王将军参加了这秋成大典。”

    苏飞轮沉默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你用的法器不顺手,我只是怕你会输的快些。”

    安争嘴角往上挑了挑:“未必。”

    他一抬手,漂浮在他身边的箭壶里自动飞出来一支精钢羽箭,安争伸手握住羽箭,然后拉弓就射。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不远,这一箭出去之后,几乎没有延迟就到了苏飞轮面前。

    苏飞轮的身子横着移动了一尺,只是一尺,就恰到好处的避开了这一箭。他的身子看不到动作,脚也一动没动,身子就那么平移了出去,因为太快,刚才站着的位置上还留着他的虚影。

    那支精钢箭擦着苏飞轮的身子飞了过去,可是箭并没有朝着后面飞过去,而是在半空之中硬生生的一转弯又飞了回来,速度快的令人咋舌。

    苏飞轮明明没有看到身后的箭飞回来,可是脸色却忍不住变了变。

    他向后伸出手,胳膊弯曲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但恰到好处将羽箭拦住。他的食指和中指一夹,啪的一声把那支精钢箭夹住。在夹住的一瞬间精钢箭嗡的一震,手指和精钢箭周围一圈可以看到的波纹向四周激荡了出去。

    空气波纹将苏飞轮的长发吹起来,有几根头发被斩断,飘飘荡荡的落了下来。

    苏飞轮低头,看了看那落在地上的几根长发,眉头微微皱起来。

    “你让我刮目相看了,原来你不只是在武院外面和朗敬交手的时候那个实力。”

    安争耸了耸肩膀:“彼此。”

    苏飞轮的胳膊扭曲回来,然后随手将那支精钢箭折断丢在一边。

    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把精光四射的长剑,如同一泓秋水般透彻明亮。那剑自己仿佛在微微的震动着,剑尖上隐隐有龙吟之声。

    “你要小心。”

    苏飞轮说了四个字,然后出手一剑斩落。剑法平常无奇,只是简简单单的斩落。他和安争两个人之间至少有十几米的距离,可是长剑上吞吐出来的剑芒瞬间就到了安争身前。一剑出,剑芒十几米。

    安争的身子向侧面一闪,剑芒如同一条甩出去的长鞭似的落下来,将他脚下斩出来一条笔直的深沟。剑芒落地,大地被切开,可这并没有结束。剑芒有十几米长,可是剑气绵延出去更长,远处为了阻隔围观者而搭建的半人高的石墙被切开一条口子,剑气继续向前,到了最前面一个观看者的身前才好些有自己灵智一样的戛然而止。

    啪的一声,那个围观者胸前的所有衣服扣子全都被切开,一分为二。

    这个人低头看了看,然后脸色白的好像刚刚死了一回似的。事实上,如果苏飞轮对剑意的控制稍稍放松那么一点,这个人已经死了。

    所有人开始自发的往后退,就算比试再精彩也不如自己的命重要。

    安争才落地,剑芒再一次到了。这一次剑芒横扫,依然如同长鞭一样,控制的范围实在太大了。安争一个侧翻让过去,剑芒在安争的身子下面扫过,竟是朝着那个胖乎乎看起来很笨拙的礼部官员去了。

    人们连惊呼都来不及,因为剑芒实在太快。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

    就如同刚才苏飞轮夹住了安争射出去的精钢箭一样,那个胖乎乎的笨拙的礼部官员,居然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剑芒!

    剑芒根本不是实体的东西,那是纯粹的修为之力。

    可是那剑芒此时就好像一条被夹住了七寸的毒蛇,不管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出去。胖乎乎的官员随随便便的一甩手将剑芒甩开,瞥了苏飞轮一眼:“本官原谅你一次,再敢胡乱试探,我打到你妈都不认识你。再让我出手,我保证往后很长时间我都是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