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三十六章 来自地狱的诅咒
    老霍进来之后显然有些犹豫,似乎在考虑着怎么开口。在沧蛮山找到安争之后,老霍始终给安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他好像心事重重,眼神里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前辈,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安争试着坐直了身子:“我认真听着。”

    老霍看了看安争,又看了看他手腕上的血培珠手串。

    “安争......你知道你手上那是什么东西吗?”

    安争点了点头:“是我意外所得,这珠子里似乎有一种灵智,可以告诉持有者这是什么。所以我知道这东西叫血培珠手串,是紫品的法器。前辈是不是也认识这东西?”

    老霍沉默了一会儿,脸色格外的凝重:“果然是这个东西......血培珠,我也是只有耳闻不曾亲眼见过。如果你方便的话,就把怎么得到这东西的经过详细告诉我。请你相信,这事关你的生死存亡。”

    安争见老霍郑重,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发沉。他不愿意说出关于那个干尸的事,所以只说是自己在那个峡谷的一座茅屋里发现了一片药田,一个茅屋。自己在茅屋里发现了血培珠,觉得是个好东西就戴上了。结果戴上之后,这东西刺血认主,就摘不下来了。

    老霍听完之后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若不是别人送你的,而是你自己捡到的可能还好些。”

    安争心里一震,脸上却还保持着平静:“怎么说?”

    老霍走到窗口,站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关于这血培珠,其实在过去有一段很残酷的传说。传闻血培珠不是人间的东西,而是来自地狱。我在星品楼的时候,阅读过很多关于上古神器的古籍,其中就提到过关于血培珠的来历。古籍上记载,血培珠来自于地狱血池之中的一棵菩提树,是血液滋养而生。”

    “后来有大修行者误入地狱,见这菩提树神异,所以折其枝杈造了这血培珠手串。这大修行者回到人间之后,就出了事,被仇家追杀以至于在巅峰时期陨落。他的后人得到了这个手串,自此之后......这个家族就再也没有复兴,所有得到手串的人,没有一个能够善终。”

    安争问:“这是为什么?”

    老霍道:“古籍上记载,这血培珠的恶毒,全在血培两个字。血培珠一旦认主,主人就被动的不得不以自身的血液来滋养这个东西。你说得到血培珠手串的时候,珠子上刺出东西吸了一些血液......十之**,传闻是真的。血培珠需要长期的血液滋养,所以佩戴的人,会被珠子不断的抽取血脉之力。若是这个人不能始终保持强大的实力,早晚都会被血培珠将血脉吸取干净,最后变成一具干尸。”

    安争想到了那位干尸前辈,心里越发的沉重起来。

    老霍道:“之说以我说只要不是别人送你的就好些,是因为关于这血培珠,还有一个更恶毒的属性。上一个持有者若是被血培珠吸干了血液,在临死之前若是许下诅咒。那么下一个血培珠的持有者,非但要以自己的血液滋养血培珠,还不得不以自己的血液滋养上一任持有者,也就是一具干尸。”

    “当干尸得到了现任持有者的血脉之力后,就会慢慢复苏。这就是血培珠魔咒,传闻是地狱之主亲自创造的禁术。不管是谁,戴上血培珠之后都不得不滋养它。”

    安争的心在一瞬间跌落谷底,但他总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是被算计了。虽然那个干尸的诡异,或许真的如老霍所说,是在借助自己还魂。

    可是见到干尸的时候,这手串并不在他身上。而且,那干尸第一次送给自己的东西是一串项链,而非这血培珠手串。或许,只是巧合?

    安争试着安慰自己,却发现这种事根就没办法安慰。老霍不可能知道自己见到干尸的过程,所以没必要编造这样一个谎言来欺骗自己。安争之前是明法司的首座,见多识广,但对于法器的了解,显然比不上在星品楼多年的老霍。术业有专攻,安争当时以攻击力凶猛而让天下人闻风丧胆。而老霍这样的人,对于法器的了解自然也不是别人可以相比的。

    “你以后多注意些。”

    老霍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若是......若是觉得自己的血脉总是处于一种很亏的状态,精神不振,总是感觉到很疲乏,那么就该早做准备。血培珠随着佩戴者的实力增加而变强,但它越强大,对于血液的吸收就越多。若是再有上一任持有者的魔咒,那么你血液损失的速度,将会很快很快。”

    安争尽力让自己平静的问了一句:“有没有破解的办法?”

    老霍看向安争:“没有,就算你斩断这条胳膊,把血培珠丢到天涯海角。它还是无时无刻的不在吸收你的血液,哪怕你和血培珠相距万里也没有意义。因为当时已经刺血,它和你血脉相通......解不开的。只有到你快被吸成干尸的时候,你才能开启魔咒,将这种诅咒传给下一个持有者。”

    “还有就是。”

    老霍的回答就像是安慰安争一样,那么无力:“尽快的提升自己,始终让自己的血气处于充足状态。也就是说,你变强的速度必须远比血培珠要快。只要你能时时刻刻满足血培珠对于血液的供给需求,同时又不损害自己的身体,这样倒也无妨。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不再变强,总是让自己保持着现在这种实力,那么血培珠对于血液的需求就会很少。”

    “前提条件是,上一任持有者没有诅咒。如果有,你的血液还是会被很快吸干的。安争我问你,你到底在这血培珠的附近有没有看到干尸?”

    安争张了张嘴:“没有。”

    老霍将信将疑的看了安争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希望没事,你自己多注意就好。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将血培珠从你手腕上摘下来,唯一希望的就是这珠子的索取并不是很大。”

    安争勉强笑了笑:“也许我变强的速度远比它要快呢。”

    老霍沉默了更长的时间,然后转身往外走。

    安争知道,老霍是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安慰自己了。他现在的修行潜质是半颗星,想要很快的增强自己的实力?

    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老霍离开之后,安争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忧虑和沉重的状态。他知道老霍不会骗自己,因为老霍没有那个必要。安争不会去怀疑一个赠予自己紫品逆天印的老人家,就正如他到现在也不相信那位干尸前辈是要吸自己的血液来重生。

    就算是又怎么样?

    安争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心里不要那么压抑。那位干尸老前辈赠送给自己一件紫品的法器,还有百亩药田,拿这些东西来换取自己的一些血液,难道还不公平吗?况且这血培珠魔咒又不是真的不可破,只要自己能够把变强的速度始终保持在血培珠的速度之上,就不会有事。

    安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珠串,看着那十三颗珠子上形状各不相同的血色星点。

    就当是一种督促吧。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溜走,比如睡眠。总是想着我再玩一会儿就睡,然后发现,剩下的睡眠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到了白天,要么压榨自己的身体,要么压榨应该用来做其他事的时间。安争不敢浪费,因为有了血培珠这件事,他知道自己更没有资格去浪费时间。

    哪怕是在床上休养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弃修行。所谓的洗髓,其实并不只是让肌肉和骨骼乃至于经脉变得更强,能够运行修为之力那么简单。最主要的是,将丹田气海的潜质打开。每个人都有丹田气海,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都一样。这是天生存在的东西,是人类身体的神异之处。

    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丹田气海的开启程度。天才之所以是天才,是因为他们在一出生的时候丹田气海已经开启了,而且或许开启的程度很大。而普通人,丹田气海是闭合的。要想开启,必须靠灵石的力量和一位须弥之境以上的修行者这帮忙洗髓。

    安争的潜质是半颗星,也就是说,他的丹田气海现在只开了一条缝隙。开门的大小是相对的,不管是进还是出。开的大,进的多出的多。开的小,进的少出的少。所谓大小,就是吸收和释放。吸收,指的是容纳与丹田气海之中的修为之力。释放,指的是攻击的强度。

    门开的大,攻击的力量自然强大,因为输出的修为之力大。所以境界这种划分,并不是十分严格。同样是升粹一品,就拿安争和小七道来对比的话......小七道在升粹一品的攻击力,可能比安争能强大十倍不止。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小七道攻击力的强大程度,也会比安争有着翻倍的加强。十倍,二十倍,百倍,千倍......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如果门开的很小,那么可能修为境界到了一定地步就会停滞不前。吸收的力量只能维持在升粹一品的输出,那么就永远也不可能达到升粹二品。

    安争现在急需要解决的,就是让自己丹田气海的门开的更大些。

    可是,体质这种事,想要改变真的太难了。这和洗髓不同,洗髓只是打开丹田气海的门,因为门本来就有。可是体质的改变,是让你的门变大。

    安争在床上休养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才差不多恢复,对于他来说最好的消息并不是这个,而是血培珠对于血液的需求似乎并不是很大,不然他也不会恢复。但是安争也知道,如果不是血培珠的吸取,他也不至于一个月才恢复过来。毕竟,曲流儿每天都拿着翠品甚至白品的药物来滋养他的肉身。

    如果是个天才,每天吃那么多翠品或者白品的草药,早就已经好了甚至修为更强。但安争,只是让身体回到了和以前差不多的程度。一个月,没有任何进展。

    算算时间,距离和幻世书院的比试还有四个多月,想取胜,似乎没有一点儿希望。

    可安争没有放弃。

    因为他是安争,从不接受命运安排的安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