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第二十六章 精骑铁流火
    沐长烟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管事,然后随意的摆了摆手。也不见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但那管事忽然之间就爆开了,化作一团血雾。突然之间发生的事把所有人吓了一跳,尤其是幻世书院那些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城主出手杀人。

    “你们应该知道,进我书院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沐长烟往前迈了一步,看着安争的眼神之中,有着巨大的压力。

    而此时,安争的脑海里出现了沐长烟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什么来路,但我对你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你应该不是个寻常少年,你也懂我说不寻常的意思。不过现在的你,弱的一塌糊涂,就算之前再强大,你短时间也回不去。叶大娘和你之间的交易我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小七道,她不会为你洗髓。所以你做决定之前,最好想清楚。”

    安争现在没有实力传音进那书生的脑海里,所以耸了耸肩膀,他看向小七道:“七道,你想好,那书院里有很多东西能帮助到你修行。而跟着我,你可能什么都缺少。”

    小七道认真的回答,声音里还带着奶声奶气,但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哥哥说过,修行不是为了欺负人。这书院的一个管事尚且如此的嚣张霸道,说不得书院里的先生也如此吧。所以就算他们教授的再好,七道也不想和他们学。安争哥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相信安争哥哥。”

    安争走到沐长烟身前,声音压的很低:“连你我都都看不上,更何况你这书院里的先生?小七道的修行我负责了,从今儿起,我就是小七道的先生。如果你不相信我,咱们做个赌局......每隔半年,你找你书院里天赋最好的弟子和小七道比试,如果小七道输了,我就让他跟你走。如果你的人输了,就不要打扰我们修行。”

    沐长烟道:“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我现在杀你易如反掌。”

    安争笑了笑:“你脖子左侧的黑线已经快到耳朵了,如果我猜得没错,这黑线如果到你额头的时候,你必死无疑。所以你活不了多久,一旦你死了,那些被你镇压过的人立刻就会疯狂报复一切和你有关的人。到时候小七道处于什么情况心知肚明,你还能保护吗?”

    沐长烟的脸色大变,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安争道:“不要以为你现在很强,就在我面前这么蛮横的说话。我曾经到达的高度,你飞起来都够不着。所以怎么修行,和我相比,你教不好,你的人更教不好。”

    他转身往回走,沐长烟问:“如果不是你确定我在乎小七道,你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我这些?”

    安争一边走一边回答:“当然不敢。”

    沐长烟忽然提高声音道:“那好,我就记住你的赌约了。每隔半年,我让书院的弟子和你们比试,我的人输了,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如果你们输了,都来我书院里杂役。”

    安争道:“给你洗脚都行。”

    沐长烟气的一转身回了书院里面,头都没回。而在大街远处,叶大娘的脸色显然也不好看。

    幻世书院里不少弟子都聚集在门口看着,不知道那几个少年到底什么来路,居然惊动了城主亲自出面。他们对安争几个人议论纷纷,大部分都觉得那几个少年简直是在找死。

    安争也不理会那些言语,走到天启武院门口看了看那块牌匾,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实太破了些。”

    在天启武院门口有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安争:“少年郎,你不觉得自己太狂了些?这武院早就已经破败了,除了我这一个看门老头之外,连个先生都没有,武院里原来的先生都去对面书院做教习了......你想靠自己修行就胜过那边的弟子,凭什么?”

    安争反问:“你多久没吃过肉了?”

    落魄老者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大概三四年了,自从院长被城主杀了,这地方就荒废了。城主故意留着这里,就是想给幻世长居城的人一个警示,告诉他们,谁也不要和他作对。而我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我的形象能让这武院看起来更寒酸。”

    安争拿出一块银子递给老者:“拿去吃肉。”

    老者愣了一下:“然后呢?”

    安争笑了笑:“然后雇几个人回来把院子打扫一下,你再去洗个澡买件新衣服。之前的你是武院破败的形象,以后的你将是武院兴隆起来的形象。”

    老者:“你是认真的?”

    安争:“你可以当我吹牛-逼啊。但是最起码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你要过有酒有肉的日子了。”

    老者颤巍巍的起身:“好嘞,反正就当做梦了。”

    安争他们几个进去,发现院子里的杂草都有半人高了。屋子还算不错,但实在太脏。几个人就在院子里找地方坐下,然后安争很认真的对他们说道:“从今儿起,咱们就在这住下来了。虽然刚才已经问过你们的意思,现在还是必须再确认一遍,因为这涉及到的是你们所有人的未来。”

    杜瘦瘦举手:“安争,我反正是什么都听你的,我的未来就是跟着你走。”

    曲流儿低着头,不时往外面看,曲疯子站在外面不知所措,想把她拉出来又犹豫不决。过了好一会儿后她咬着嘴唇说道:“我不想修行,更不想进幻世书院。如果非要选择的话,我宁愿留在这个地方。”

    小七道学着杜瘦瘦的样子也举手:“安争哥哥,小七道也跟着你。”

    安争把小七道抱过来放在腿上:“你现在还小,所以需要问一问你母亲的意见。”

    就在这时候叶大娘从外面快步走进来,看了安争一眼后转身又往别的地方走去。安争抱着小七道跟过去,小七道超乎寻常的懂事,抱着安争的脖子乖巧的不吵不闹。

    “为什么?”

    叶大娘转身,看着安争的眼睛直接问了一句。

    安争把小七道递给叶大娘,然后走到一侧的石头旁边,一跃而上。他拔了一根生长在石头旁边土堆上的毛毛草叼在嘴里,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知道你想把小七道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前你不想让小七道修行,多半是因为深知江湖险恶,觉得不让小七道身在江湖,便不会受到江湖风波的伤害对不对?”

    “后来你改变了主意,想必也是觉得,小七道天赋异禀,若不让他修行,也是对他的不公平。而且小七道有一个身在江湖的娘亲,怎么可能置身于江湖之外?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希望小七道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若是只为了让他更强,那么去幻世书院,由城主沐长烟直接教导,最起码在这幻世长居城里是最好不过了。”

    “但,我更希望,小七道不要受了这幻世长居城里戾气的袭扰。”

    安争看向叶大娘:“我说完了,希望得到你的答案。当然,对于小七道和你来说,我只是一个外人,你可以不用回答我的问题。”

    叶大娘沉吟了一会儿后问:“那么你希望小七道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安争回答:“有胆气,有担当,以正气荡邪魔的侠之大者。”

    叶大娘摇头:“我却只希望他能有保护自己的力量,不被伤害,仅此而已。”

    安争嗯了一声:“那好,是我错了,你把小七道带走吧。”

    他从大石头上跳下来,叼着毛毛草,手揣进裤兜里往前走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沧桑感。或许在一般人看来,安争此时的模样更像是一个野小子,但叶大娘看着安争的背影,却放佛看到了一个与此世道之邪恶逆向而行的圣者。那是大逆,大逆有道。

    “安争。”

    叶大娘在安争身后轻轻喊了一声:“若有朝一日,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会保护小七道吗?”

    安争站住,回头:“视如兄弟。”

    叶大娘把小七道放下来,指着安争说道:“七道,听娘的话,跟着安争哥哥去修行。这修行,不仅仅是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强大,也要让自己的心灵变得强大。安争哥哥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你要如同尊敬娘亲一样尊敬他。”

    小七道使劲儿点了点头:“娘你放心,七道懂的。”

    叶大娘站起来朝着安争抱了抱拳:“我不知道你之前是谁,我也不会去追问,我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小七道对你的信任。你说的没错,我在江湖,他就离不开江湖。关于小七道的身世,我希望你记住,但不要再告诉别人了......小七道,不在六道之中......”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脸色猛的一变。

    她转身看向新中大街对面幻世书院的方向,眼神里闪过一抹恐惧,这其中还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愤怒。

    “安争,你答应过我的,帮我照顾好小七道。”

    叶大娘跑过去,将小七道抱起来使劲儿的亲了一口,眼神里都是不舍。她看着小七道流泪,亲了又亲。然后忽然把小七道塞进安争怀里:“安争,帮我看着小七道长大成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叶大娘身形一闪,如一道流光般朝着幻世书院那边掠了过去。而在幻世书院门外,一队从不曾在幻世长居城里出现过的黑衣甲士将幻世书院围住。这些甲士每一个都如钢铁打造的一样面无表情,好像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一个的人形杀戮机器。

    他们骑着的战马也不是凡品,每一匹战马的额头上都生有独角,而战马嘶鸣之际,就能看到它们的嘴里竟然生有獠牙。

    “燕国精骑铁流火。”

    安争的反应比叶大娘慢了些,毕竟他现在修为很低。但是他一眼就认出来那些黑衣甲士是什么人,那是燕国皇族禁卫精骑。燕国有十六州一百二十六县,国虽小,但在幽燕十六国之中算是最为强大的几个国家之一。燕**队,向来以出征悍不畏死而著称。这其中最让人胆寒的,便是精骑铁流火。

    有人曾说,铁流火一千八百,可破大军十万。

    为首的那个将军用手里的长槊朝着幻世书院里一指:“沐公子,是否还要躲着不肯见人?你若是再不肯见面的话,我只好先把你这书院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