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99章 神天斩劫
    大约两刻之后,随着一道黑光闪烁。一口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兵器,就蓦然出现在了独霸号的甲板上,且恰是张信身前不到三尺处。

    似乎在表达终于找到主人的喜悦,这件纯黑色的神宝,在传送过来之后,就在剧烈的颤动着,使得周围的时序虚空,也在不停的震荡。这令拱卫于张信周围的诸多供奉客卿,都觉无所适从,眼现茫然之色。

    张信的目里面,也闪现着喜悦的光泽。

    数年的等待,这件可助他斩破天穹的至宝,终究还是到了他的手中——

    张信毫不犹豫的,就握住此物的刀柄。他先是感觉掌心之内一阵刺痛,随后体内的鲜血就状似疯狂的流溢了出去,并在迅即之内,覆盖住了整个‘刀’身。

    仅仅只是一瞬,他与这件神宝,就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心灵联系。也在这一刻,他已明白了这东西的来历。

    这是十六万年前,神天上师亲手祭炼,用于斩破天穹的神兵。可惜这位,还未能将此物真正完成,就遭遇劫难,与魔敌同归于尽。

    此后这口神兵的器胚,被蕴养于那枚庞大的虚空石内,最后神兵未成,反倒成就出了一件绝顶的先天神宝。

    张信凝神感应,只片刻之后,就露出了苦笑之色。

    专为‘斩神劫’打造,并在器胚状态时,就常被神天上师驾驭操控,试展无上刀诀‘斩神劫’的刀式么?故而对‘斩神劫’引发的灵能潮汐与刀意,分外的敏感。

    所以那日神天洞府一事了结之后,此物才会穿梭而至,引发问非天与诛天神魔元沧海之间的大战。

    换而言之,当时的自己只要在附近,再施展一次斩神劫,就可将此物入手?这还真是一波三折——

    不过张信,却并无多少后悔之意。所谓怀璧其罪,象齿焚身,记得那时他才不过是一个区区五级灵师,一旦身怀重宝,可不是什么好事。

    且如早早将此物定下,他也没法创出‘乾坤无相御宝神诀’这等功法,在此物之外,还能同时拥有御天环与造化金莲。

    “恭喜主人,脱离穹星有望——”

    叶若嘻嘻笑着,同样是雀跃无比:“这个东西,看起来就好强哦喵!跟主人的御天环,还有那造化金莲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货色。”

    张信闻言哭笑不得,也懒得理会,继续存神感应。足足一百三十个呼吸过后,他才睁开了眼,发出了一声轻笑。

    “我现在总算能确定,这东西确实是剑非刀。神天上师将此物的形制,唤作单锋剑,应该是那个时代的剑仙,很流行的一种剑器。”

    “单锋剑?那是什么?”

    叶若一脸的错愕:“看起来明明像似唐刀,就只是刀身直了一些啊喵!”

    “不同的,刀是单面开刃,刀尖弧形,剑则是双面,剑尖直锐。而这口单锋剑,虽是剑型,却只开单刃,另一面看是纯锋,等如刀背,可其实另含隐锋。在其顶端开刃,是为反刃,刀头成了剑尖,刀成剑用,与你所说的唐刀,还是有些不同。”

    张信解释到此处,却又摇头失笑:“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单锋剑,的确是最适合斩神劫的样式。甚至可以说,这门无上剑诀,就是根据单锋剑的形制创成。也就难怪,无论是我的月沉,还是星殇,都难将之发挥出十成威力。”

    “怎么会?”

    叶若的神色半信半疑:“主人你无论运剑运刀,最后都是虹化,变成金属粒子流了,能有什么区别?”

    “有的,是九成七与十成的区别!最后虽都是剑器虹化不错,可剑式的起手,无论是用刀还是用剑,都与单锋剑的感觉有区别。”

    张信此时又眼含异泽的,握住了身前的刀身:“可如有了此物。我的斩神劫,却可以达到百分之五百五十的发挥!”

    当时神天上师手中的器胚,应该还远没达到这个程度,估计最多只有一倍到两倍的增幅,可在以万年计的沉淀积累之后,此物已达到了神天上师远未意想到的高度。

    总之这的确是最适合他的一件神宝,与他的斩神劫相得益彰!

    “五倍?”

    叶若吃惊不已,随后释然:“怪不得,那个织命师会梦到主人你能斩破天穹。”

    “能否斩破天穹我不知道,可如今哪怕与那位神尊正面交锋,败北的绝不可能是我狂刀。”

    张信嘿然一笑之后,就又在那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纯黑兵刃上,重重一拍:“从此之后,我就唤你为‘神天斩劫刀’,简称神劫。这既是纪念你最初的主人,也有我与神天上师对你的期待。”

    那神劫刀对这名称似乎颇为欢喜,刀身再次轻颤,发出了阵阵嗡鸣。

    叶若则神色古怪的问:“主人不是说这叫单锋剑么?怎么又叫神天斩劫刀?”

    “说是单锋剑也可,说是直刀也没什么不妥,可谁叫你的主人,自号狂刀?这最得心应手的兵器是剑非刀,岂非有负此名?”

    张信哈哈大笑了一阵,就蓦然大手一挥,将此物收入到袖内。

    这使得周围诸人,都不禁神色微松,随后又纷纷心有余悸的,往张信的右手袍袖看了过去。

    就是这件被张信收起的事物,刚才差点将他们逼到发疯。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时间忽快忽慢,空间则忽大忽小,在一段时候内,他们的五感没什么异常,灵识却感觉到自己,已被扭曲成了麻花。

    真不知那究竟是什么何物,在无人操御的情况下,就有着如此可怕的能力——

    而此时的张信,已经向对面的军阵注目过去。

    两方的大军,间距已不到一百五十里,初步进入一些远程术法的射程内。不过考虑到远程术法的苛刻要求,与夸张的法力消耗,双方都保持着克制。

    只有周小雪例外,吉祥天女掌握的‘万神玄珠’与远程控法,足以打破任何常识。

    早在距离一千八百里外的时候,对面的舰群周围就笼罩着一片绿色云雾。那是各种孢子与水汽的结合,对面的木质战舰,只需稍稍接触,就可能舰毁人亡。

    这使得神相宗联军一方的风系与火系灵师,不得不极力驱散,时时刻刻保持着大规模的风华之术。

    所以这些绿雾,尽管效果不彰,至今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战果。可时至此刻,已经令对面的灵修,耗费了四十倍计的法力。

    “看来对面的神域,是不打算在接战之前出手了——”

    当这声音传至张信耳内的时候,巩天来的术法投影,也出现在了张信的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