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1001章 败局已定
    “感觉不太对劲!”

    同一时间,立于神尊身侧的白帝子,紧紧皱起了眉头:“为何是左翼?”

    “这有什么不妥?先击溃我军的右翼,再顺势旋击中军的腰肋,由此锁定战局。”

    同在此间的玄星神使,也往西北面的方向看了一眼:“乾元都天风绝雷灭阵,那位神威真君的兵锋,可真是凌厉!这分明是要孤注一掷,先击破神相宗的舰群。”

    就在他语声落时,那天穹上方,蓦然有一百五十道刺目的光柱垂落,将这一片地域,都照耀到难以视物。

    这使得他们左翼舰群的前军,有足足九十七艘战舰损毁。原本稳固的战阵,被强行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玄星估计这次神相宗的伤亡,绝不会低于七千人,不过他现在更关心的,还是那些隐没在星穹上的那些所谓‘机关造物’。

    他第一时间,就往织命师与神尊的方向看了过去。却见这二者的神色,都是异常凝重。

    显而易见,仅仅这一次炮击,还没法让他们,锁定那些东西的方位。

    “它们在移动!”

    织命师手捏着灵诀,半阖着眼睛道:“速度很快,光只是预知方位行不通,还得预知它们的移动轨迹。”

    神尊的脸上,则是眼现出厌烦之色。

    这本是他最擅长的事情,可由于某种未知的缘由,他的能力对这些游荡于星空的‘机关造物’,作用大幅消减。这与张信本人表现出的特征,如出一辙。

    “回复风轩辕,本座这里至少得一个时辰之后,才能将这些东西解决,暂时无能为力。”

    说完这句,神尊又转望白帝子:“到底哪里感觉不妥,不妨说说。”

    那白帝子依旧紧凝着眉头:“我只是想,那位神威真君既然要用偃月阵与边翼突破的战术,选择从我方左翼进袭,岂不是更加迅捷简单?”

    此时在场诸人闻言,都不禁神色微动,陷入了沉思。

    “我想这位,应该是忌惮陛下?”

    玄星神使语声迟疑的回应,他说的未尝没有道理。

    右翼军除了他们的二十万神军之外,其余都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战力比之神相宗本部,弱了不知多少。

    可此间却有神尊与织命师坐镇于此,后方不远还藏着一位始终不曾现身人前的鸿钧道主,其实整体实力并不弱——

    “即便如此,从我军右翼突击,也还是比左翼简单。”

    白帝子摇着头:“此外对面那位,为何会让麾下大军在海上耽误整整两天时间,这一点也让我很在意——”

    “这点我倒可以解释!”

    白帝子的语声未落,此地就有一道清冷如玉般的声音传来:“那两尊被他们缴获的伪盘古,与之前的状态,稍稍有些不同。居然还有这样的调制方法,真让我大开眼界。”

    “伪盘古?道主的意思是说,对方将这两尊伪盘古纳为己用,所以耽误了些时间?”

    白帝子明白这声音,正是发自于那位鸿钧道主。

    这刻他也下意识的,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顶在对面中军前方的三尊伪‘盘古’。

    原本白帝子是想要看这三尊实力堪比神域级的存在,与之前到底有什么不同。可随后他却愣了愣神,发现这三尊体量庞大的巨人,正在逐步后退。

    “——非是此意,不过你也可这么理解。”

    那鸿钧道主一声轻笑,可随即他就‘唔’的一声,语含异声:“看来贵教的天命神子,似乎有所发现。”

    “是神相宗,是问非天!”

    当白帝子醒过神时,就猛然倒吸了一口寒气:“神相宗想要反水!问非天与对面,一定已有了协议。”

    “神相宗反水?这怎么可能?”

    玄星先一声哑然失笑,心忖那神相宗与日月玄宗之间,可谓是仇深似海。此时接战,日月玄宗本部舰群的攻势,也猛如狂潮,毫不留情。那问非天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倒向对手?

    可随后他的脸,却渐渐僵硬,眼神变幻,似有所悟。

    “这难道是在以势相迫,逼迫神相宗倒戈相向?”

    当这个念头在玄星神使的脑海里面出现,随后就如野草一般的疯狂滋长,

    他想这个时候神相宗背盟,到底有什么好处?

    这两家之前,必定是达成协议的,两不相犯是必然,更可能是从此之后,神相宗成为日月玄宗的附庸宗派。

    再其次,神相宗今日就可免去那五十万精锐遭遇重创,甚至覆亡之危。也可让后方的灵龟岛,转危为安。

    说来那无相天尊,一定就要倒向太一神宗不可么?

    今天只要覆灭了太一神宗这九十万,斩灭一两位太一神宗的神域,后者未必还有实力冲出无光海。

    只是张信准备的‘天灾火雨’,就可将太一神宗的大军逼退了吧?

    此时日月玄宗声势大盛,加上财源激增,如与神相宗联手,哪怕是没有张信的摘星术,也已有了足够的实力,在北海与神相宗抗衡。

    再就战后的地位而言,日月玄宗必将仰仗神相宗,使后者成为阻挡太一神宗东渡的屏障;而后者则必将把这一北海大宗,当成攻伐北陆的马前卒,甚至侵夺神相宗的灵山法域,使之成为东渡之后的根基。

    这两方谁优谁劣,可想而知。

    关键是日月玄宗的声誉与过往历史,比之太一神宗好的太多。前者哪怕是在八千年前,由雷神简无敌主持的那场东征之战,也是北地仙盟的一些宗派背盟在先,而非是日月玄宗主动东侵。

    从日月玄宗立教以来,主动背弃承诺的记录,不超过十次,且都是有着不得已的缘由。

    要论可靠,这家可比在太一大陆任意清剿那些小型宗派的所谓神宗,强的太多。

    “我看可能性不大——”

    玄星语声艰涩,试图负隅顽抗:“神相宗与太一神宗这两家之间,岂能没有盟誓?问非天想要背弃誓约,需得付出多少代价?”

    “常理而言是如此!”

    白帝子眼含阴霾的猜测:“可如太一神宗自问已拿捏住神相宗的命脉,认为后者别无选择,在两方盟誓上就未必尽心!”

    当他这句道出,此处顿时一阵沉寂。

    在场诸人都明了白帝子语中暗含之意,那风轩辕等人,很可能会在盟誓中刻意留下余地,以方便日后在北海行事。

    太过严格的誓约,除了能保证盟友的利益哇,对太一神宗没有任何好处,只会捆住他们手脚,无法施展。

    织命师长吐了一口浊气之后,当机立断:“我会将白帝子你的判断,通知太一神宗——”

    只是她语声未落,神尊就已神色清冷道:“没必要!问非天之叛,已无法挽回,今日我军,看来也是败局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