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五十七章 孰忍
    凌歧起了话头,末了却又虎头蛇尾。

    卢俊雄忍不住又瞥了瞥他,见他的确没话说,神色也看不出太多变化,于是耸了耸肩,也不在意。

    他猜到之前凌歧可能是无意中见到了那个小姑娘,或许出去就是想再看看确认一下,不会有更多其它牵扯。

    回忆起来,那个小姑娘和他们的接触确实不多,只在卢俊义刚刚下山时,回家老老实实待着的那段时间,三人有所交集。

    林苁蓉是因为父母生意的原因,当时被寄养在他们家,算是和两兄弟做个玩伴。

    不过她的确很可爱,所以短暂的接触,就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像和哥哥卢俊义玩得还特别好,也算是他们兄弟俩都认识的一个朋友。

    关系,仅此而已,一个少年时期的玩伴。

    按照他们现在的情况,别说那种连名字都要想一会儿,才能回想起来的“印象深刻”的朋友。

    就算是亲人,面对面遇上,最好的做法也是不见、不认。

    卢俊雄甚至已经猜到,事情发生了那么久,家族都没有通过特殊渠道联系他,恐怕是元老会已经在名义上把他逐出门户,和他撇清关系。

    这不怪家族势利,母亲死后,父亲一直有意让兄长回家,自己继承人的地位虽然还算稳固,但也早就不是他小时候的情况。后来,听人说父亲又续了弦,好像自己还多了个小弟弟。不过他对那些事情向来漠不关心,他最近两年已经很少“回家”,特别是在加入组织之后,和家族已经渐行渐远。

    关键是,他这次毕竟铸成大错,直接袭杀了局里的正式成员,更盗窃机密资料、毁掉了分局的档案室!

    这已经不是叛逃那么简单,是**裸的叛国!

    在这种情况下,谁敢帮他,就是在和国家作对,凭什么千年世家也要灰飞烟灭!

    除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别人眼里的疯女人,和他的哥哥,那个让他捉摸不透的人,卢俊雄想不到第三个会在这种情况下对他伸出援手的人!

    所幸这个世界毕竟还存在超能力者,卢俊雄更是其中一员,因此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

    父亲当年为什么要送走哥哥,来确保自己继承人的位置,就因为母亲的枕边风?不!因为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先天道体,是家族兴盛的希望!因此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存在超人的力量,强大的力量就是最好的保障!

    卢俊雄也不是傻子,为了帮助兄长,他可以不惜一切,但在那之后,却也会考虑两人的后路!

    他们的后路在哪里?

    只看“卢俊义”不紧不慢的样子,一路上表现出种种的手段,如常淡定的心态,就说明对方胸有成竹!

    卢俊雄自己也设想过,很快发现情况确实没有之前想象中那么糟糕。

    他毕竟是连总局都重视的潜力者,按照他现在犯下的罪行,只要他的实力能达到3级异能水平,在家族势力的帮衬下,就未必不能重归组织的怀抱!若是能达到4级,那么就算他的罪过再大十倍,也不会有人再去追究!

    他做了什么?无非是杀了几个垫底的异能者,挑了一处分局,还没打砸彻底!

    他一没袭杀国家高级领导人,二没大量屠杀平民,三没公开宣称叛国,这就给双方都留下缓和的余地!

    包括他的哥哥卢俊义,在卢俊雄想来,也未必要一直要利用特殊能力隐藏在黑暗中。

    只要对方能达到4级异能者的水准,那么许多麻烦也都将不翼而飞!

    局里目前还没听说有僵尸之类的特殊生命加入,但这又不是不能开先河!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国家的容纳力,远远超过一些人的想象。

    4级是一个分水岭,能上去,就是战略级武器,是仙人,强行消灭绝对要付出大量的代价,能安抚能招揽就没人会选择死磕。不能上去,就只是强大一些的普通人,一旦国家下定决心,只要能找到踪迹,就有办法在可控的损失范围内将之人道毁灭。

    到了现在,卢俊雄还有心情玩电脑,黑政府相关部门的网站,窃取一些不太要紧的资料,就是因为他心中有底!3级、4级?对于他们兄弟两个来说,只要时间充分,那都不是问题!

    假如心里没底,虽然结果不会有任何不同,他依然会做之前做过的一切,他现在肯定也没有这么轻松。

    卢俊雄并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一开始,他完全不知道兄长死而复生后,实力、潜力会变得那么恐怖。甚至,他都不知道研究院的事情,是不是和兄长有关,乃至他会不会坑自己。那么多未知,他依旧义无反顾的站到了“卢俊义”的身边、选择相信他,只因为他们是兄弟!

    主导卢俊雄做出决定的,从来不是什么利益得失!他这个人,本身就有种豁达,只要做着自认为正确的事情,就能义无反顾!

    这或许也是受到许多人共同的影响后,养成的性格!

    卢俊雄的母亲,是导致他们兄弟分离的罪魁祸首。但是那个女人,对卢俊雄真的很好,近乎宠溺。

    可惜,卢俊雄十二岁那年,母亲因为一场意外,撒手人寰。这也是后来卢俊义艺成下山后,能回家的原因。

    母亲在临死前,躺在病床上握着他的手告诉他。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做了许多让自己都心怀不安的事情,为的就是想让他开开心心、快快乐乐,能成为人上人,一辈子都不用吃苦。

    一个母亲,总想把最好的留给自己的孩子,这很正常,即便是那种“毒妇”,也可能一样。

    有些母亲,在旁人眼里或许十恶不赦,该被浸猪笼。但是身为子女,身为既得受益者,却绝对没资格去指责!

    道德?那是什么?天大的道德,抵得过恩情?

    莫非披着道德的外衣,就能去大义灭亲?扯谈,不过一只披着锦旗的白眼狼!

    这世上,站在凡人的立场,最重莫过养育之恩!卿不负我、我不负卿!除此以外,什么底线、什么美德都是胡说八道!

    因此,母亲的话,卢俊雄听进去了。

    就算他并不认可对方的一些行为、观点,但他知道、能感受到对方做那么多是为了什么!

    那是爱!爱可以疯狂,可以让人变得疯狂,但爱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人,错的是对一些人而言的一些事!

    母亲想让自己快乐,想让自己永远都有资格去驾驭别人,而不是被人驾驭,这没错!

    即使到了生命最终的那一刻,母亲几乎被所有人所忌,连父亲都不肯给她送行,她依旧是自己的母亲,他会为她扶灵柩,无论多少人暗中白眼!

    卢俊雄接受她的爱,如她所想,他要做一个快快乐乐的人!

    许多年后,当兄长卢俊义,因为一些变故,放弃自己道路的时候。

    卢俊雄,却一直走在自己的道上,那是一个旁人眼中的毒妇引导的、是卢俊雄的道!

    这条路,或许和他母亲最初设计的,已经截然不同!

    因为他母亲并不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么!

    那无所谓,因为那就是自己的道!

    人的一生,总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影响,有些是正面的,有些事负面的。

    能不能找到自己的道,关键不在起点,而在一个相对的终点,寻找到自己的道后,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

    卢俊义坚持不下去,但卢俊雄还在继续前进!

    路灯下,王小涛有些郁闷的盯着不远处的夜店。

    一些站街女在离夜店稍远的地方四处拉客,她们虽然不是夜店的工作人员,可因为算是本地的一道“风景线”,所以保安并不驱赶。

    这家夜店档次不低,能消费得起的,多半不会冒着风险玩那些街边柳莺。

    会找街边女郎的,肯定也是贪图便宜,多半不会在夜店消费。

    假如这些客人愿意进店逛逛,也是好事,小姐们有的是办法掏光他们身上最后一点零花钱。

    就算在外面搂了一个就走,撸气十足,店方其实也没什么损失。

    因为人来人往,口口相传,都是商机,都是移动的广告。

    一般的小发廊,在打响名声的同时,还怕惹来麻烦,要藏着掖着。像那种大型会所,根本就不需要这种名气,它们的招牌本身就是名气,更注重的反而是包装、门面、品味。

    只有这种开在“春风一条街”上的“高档夜店”,才会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做什么营生的。

    王小涛在路边站了三个多小时,看着对面店里人来人往,表情从最开始的玩味,已经演变到了现在的麻木!

    三个小时!那个混蛋竟然已经在里面弄了三个小时!他这是要排队呢?还是要排队呢?还是要排队呢?

    起初,因为王小涛打扮时尚,还有站街女过来搭讪。

    但是从两个半小时前开始,就只有夜店里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打手,站在店门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这举动,自是把什么小姐都吓跑了。

    王小涛身份特殊,对于这阵仗一点不怯。

    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心情越来越糟糕,他现在巴不得有人来找自己麻烦,好让他出口气。

    要说最近,他也的确受了不少鸟气。

    那位康永寿康大局长,钝刀子割肉,当真是一把好手!

    回想起早前的情况,王小涛到现在还有点迷惘,又有点积郁!

    当时,他被一个叫雷勇的人带到安河街道一区的居民楼前,结果搞了半天,他堂堂“隔壁小王”竟然只是个配角,主角莫名其妙成了他同事,还莫名其妙跑了!

    然后,他就被拿去顶缸了!

    面对雷勇和近百人的军队,王小涛明智的选择按兵不动。

    按兵不动不是束手就擒,他当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后来,结果却没有和王小涛想象中最糟糕的情况一样发展。

    他被一大群士兵“押解着”见到了传说中的康大局长。

    起先对方对他表现的十分不屑,仿佛他就是条虫子,还是只臭虫,连话都懒得问他。

    观其言行,明显是因为办事不力,怕被追究责任,要拿他顶罪!

    然后,王小涛还没来得及玩一把绝地反击,不知接到了谁打来的电话,康永寿竟然先玩起了变脸,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转弯,前倨后恭!

    他不但说什么人跑了都是他自己布置不力云云,和王小涛完全无关。稍微问了几句关于研究院的事情后,就开始表扬王小涛临危不乱,带回了重要线索,立下大功。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提出,要把王小涛从已经名存实亡的华东科技研究院,调回局里!

    王小涛心里一清二楚,康永寿这根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本着少说多看的原则,他当然是诚惶诚恐的接受,暗自严加戒备。

    不怪王小涛多心,康永寿表现的也实在太露骨,他王小涛又不是傻子!

    研究院在理论上,属于分局的下属机构。实际却只听总局的调遣,由各处院长独立管理,几乎是一个完全独立的部门。

    本地的研究院,因为灵异研究处名气太大,康永寿这个名义上的领导说的话更是屁用没有。

    康大局长平时若想给研究院塞人、或者挖人墙角,都不容易。

    别说这种关键时刻,整个研究院从上到下几乎被一网打尽,王小涛就算平日再怎么不受待见,也是唯一的幸存者和可能的目击证人,理当被送到总局接受调查才是!

    所以康永寿的表现,不是另有所图,就是已经接到了来自总局的命令!

    下面发生的事情,不能说完全出乎王小涛的预料,但也的确让他费解,因为他竟然真的从鸿门宴中轻松脱身!

    王小涛顺利进入了分局,更被分配到了行动组,直接擢升为仅次于组长和副组长的特别行动员!

    事情至此,原本也没什么,兴许是他否极泰来呢?

    可是后来的事情,却让他意识到自己并没猜错,有一张大网正笼罩在他身上,将他越缠越紧,就等着他奋力挣扎!

    康永寿,根本只是站在前面吸引他目光的人,绝对不是织网者!

    进入行动组后,王小涛被规矩束缚着,三天两头做任务,死做活做累得像条狗!

    他每天最少要跑十七八个小时,偏偏这些任务,他还推脱不得,因为都有指标!

    什么叫特别行动员?

    你可以当成是特别有能力的行动组成员,也可以当成是特别不被当成人看的行动组成员!

    特别行动员两人一组,属于行动科的精英人员。但由于本地只有他一个特别行动员,所以他没搭档,虽不归组长管辖,有很多特权,但必须完成定额的任务!

    正常的特别行动员,一般最少也是两级异能者中的佼佼者,两人一起执行,接的任务肯定不会太简单,有危险,但完成一个就能清闲好一段时间!

    王小涛呢?明面上就是个战五渣!

    康永寿口口声声照顾他,专门为他挑选、分配了一些任务,还真的挺适合他!

    这些任务都不算太困难,完成后一个能抵普通任务两三个,只是很繁琐,为了完成一项任务,经常要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这若不是在逼迫,那什么才是逼迫?

    这就是在逼着自己暴露实力!

    但是,为什么?即使他的确今非昔比,逼着他将实力暴露出来,又能如何?那什么都证明不了!而且也不需要这么麻烦!他就算再强,也只有一个人,用得着被这样精心设计针对?

    情报太少,就算王小涛的智力超过常人数筹,也只能困守愁城!

    王小涛加入了分局,成为了行动组的一员,还是特殊人员,但他几乎一天忙到晚,偶尔得空,想打听消息,也不知道找谁。他有特权,但一旦想用,总有人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推脱,局长三头两头找自己谈心,名为鼓励,实则鞭策!

    那些同事,就算他刻意结交,也收效甚微,仿佛都在故意躲避他、疏远他!

    弄到现在,王小涛连一些不太隐秘的档案都查看不了,研究院的最新情况,一无所知,菖蒲大桥的事情,他还得看新闻!

    为什么,他们要选择用这种办法,拿温水煮自己这只青蛙?

    王小涛丢掉了烟头,懒洋洋的朝着夜店走去!

    他确实已经忍到了极限,若非为了老爹,若非为了亲朋,他哪里会默默承受到现在!

    好好一个任务,没理由别人在里面潇洒,自己却要在外面受白眼、吹冷风!

    上头分配给他的任务,很少有关于战斗方面的,显然是为了照顾他这个“战五渣”!

    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提升,旁人真的连一点都看不出来!

    对方明明看出来了,却偏偏不说,还和他玩这一手,这不是逼迫又是什么?

    至于目的,既然想不到,那就不想,既然忍不了,那就不忍!

    或许,他早就该这么做了!

    “你们想看,我就让你看个够!”

    王小涛面带微笑,心中发狠。

    他看起来矮矮胖胖,老老实实,其实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他满门!王小涛的骨子里,也有一股狠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