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七十九章 相似和不同
    平台权限,那是穿越者联盟正式成员才能享受的福利。当然它暂时只能是又一个画饼,这不是短时间内可能实现的东西,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

    自然,按照所述的道理,它也根本不可能叫白伯享受到,即便它真实不虚!

    虽然目前已经有了一个所谓的“内部平台”,试运行也相当完美,但是不提它原本的用处,仅仅尚未完成这一点,就表明它最多也只能试行一二,要正式启用,其中还有不少豁漏!

    方源并不担心白伯能发现平台中的那些漏洞,就像一款大型应用程序,若没有多人试运行,个别人也很难发现其中的bug一样。可若一直有人在占用资源,岂非会拖慢整个平台的建设进度?那关系到另一个计划的成败,不容轻忽!

    此外,就算日后穿越者联盟变得名副其实,内部也有平台开放,有许多成员。真的要拉人入伙,白伯这样的,也不太符合方源的要求。做个外围,已经便宜此人。

    如今的情形,应该是设想中最好的几种之一,能勉强驱使白伯,也让对方心存期待,又不留下太多尾巴和麻烦!

    方源不担心白伯因此生出悔意,或者没事去找张衍谈谈心,对联盟之事求证一二。

    白伯和他暂时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就算没有虚构的种种,它也会和自己站在同一个阵营。

    再者方源深通驭下之道,明白怎么用人才最恰当,既不会让对方把尾巴翘起来,也不会让对方过于劳心劳力、存下积怨,更不会一开始就将白伯往死里压榨!

    至于张衍,这最大的破绽,莫说白伯根本见不到他,就算机缘巧合碰到了,狗胆包天的问起,相信以张衍的智慧,也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多半不会让自己失望!

    张衍此人,很不简单!

    方源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张衍时,对于观察者的事情,他只是稍微有所透露,对方立刻心领神会,和他来了个心照不宣!

    如此人物,除了那位便宜师傅,可以说是方源生平仅见。

    不过也恰因如此,才坚定了他提前建立“穿越者联盟”、或者说“逆命者组织”的想法!

    穿越者无数,大多表面看似光鲜,实则败絮其中。只是无数穿越者中,总有那么几个真正杰出的,甚至能成为最伟大的逆命先驱之一,让观察者都无比忌惮!

    “穿越者联盟”草创,目前根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方源心中,却在这时,就敢畅想起波澜壮阔的未来!

    方源本人,其实并不喜欢拉帮结派,更喜欢潇洒自在,无拘无束。

    可那得有个前提,那就是这份洒脱不会导致自己变得势单力薄!

    只要个人实力提升够快,所谓团体都是累赘。在那种情况下,方源才不会自找麻烦,去建立什么组织。但是,就算是方源,也不可能永远保证那种令人震惊的成长速度!

    如今,面对深不可测的观察者,方源就感觉到了人手方面的捉襟见肘,于是借用一下其他穿越者、逆命者的力量,便成了当务之急。

    他现在看似风光无限,甚至还能和观察者叫叫板,提提要求。可他很清楚,随着时间推移,倘若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结局一定不会太美丽!他现在就像走钢丝,看似万众瞩目,聚光灯下秀演技,其实随时都可能被观察者算计,甚至已经落入算计!若不知破局,最后肯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要和观察者分庭抗礼,找到再多土著去当炮灰,也不会有太大用处。穿越者的身份,是站到观察者对面最基本的要求,逆命者才是能和观察者叫板的中坚力量!

    从这一点来说,轮回世界的主宰、主神空间的主神,都做得很好。它们的棋子,从入门起就已经是穿越者、悖逆了原本的宿命!

    无尽宇宙中,轮回无穷!无穷轮回下,自有宿命!

    它或许不如命运那么高高在上,却也是多数存在一生的主线,所谓宿命难违。

    并非以第三者的身份横加干涉,导致某某有惊人的言行,就表示他脱离了宿命的掌控。宿命有惯性、弹性,就像是一根弹簧,它不是不容许任何变数,只是不容许太大变数。

    若是没有大变数,比如直接被拉到另一个时空,被另一股宏大的力量所眷顾、代为遮掩,即使是偶尔离开了原本的宿命轨迹,最终也会折返回去。那样的人,不是逆命者!

    穿越者很多,逆命者很少,被穿越者影响的人更多,被穿越者影响、最后成为逆命者的人更少!只有活着的才有资格成为逆命者,只有拥有抵抗宿命反噬之力的,才能成为逆命者!

    宿命虽然不如命运那般浩瀚、包罗万象,但也是命运的重要分支,岂容小觑!

    宇宙无穷大,命运何其浩瀚,连宿命,都已经凌驾在多数存在的头上,囊括种种变化!

    一颗颗蔚蓝的星辰,围绕着一点点繁星的恒日,组成了美丽的银河,汇聚成宇宙!

    那浩瀚的星空中,却有更多看不见的位面,随时都在出现,随时都在覆灭,这就如同日升月落,皆是天理,都是宿命!

    某个十分寻常的玄幻位面,命运之力正在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宿命为其表征!

    滚滚命运长河之中,一点外来的尘埃一闪而落,悄然融入了其中...

    昏暗的囚室里,凌歧从昏迷中醒来,警惕的竖起耳朵!

    直到确定周围并无任何异响,甚至就连第二个呼吸声也无,他才睁开眼睛。

    还没来得及判断局势,仅是眼前所见,就让凌歧浑身一震!

    “这里是...”

    “监狱?”

    撑起身体,感受着冰冷坚硬的地面,凌歧的表情顿时阴沉下来!

    原本,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就算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被人绑架,或者躺在解剖台上,他也不至于这般,即使那样也终归有合理的解释。

    但是这等不合乎逻辑的事情都能发生,就算凌歧心有城府,也感到十分震惊!

    眼前是一座中世纪古代的地牢,除了正面的铁栅栏,只有背面的天窗微微透露着新鲜的空气,能看到外面垂落的日头!

    地牢中的环境有些糟糕,地面上积着厚厚的灰尘,空气里比较干燥,但也有少许霉味,可见那狭窄的天窗根本满足不了日常的光照。普通人若是住在这种地方,时间一长必然一身是病!

    地牢中还有一些刑具,有着斑驳的血迹,像是常被使用。

    凌歧不是痕迹学高手,无法判断它们上一次被使用的大概时间!

    除此之外,他身边还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全都快要散架。又有一个破烂的地铺,简直比他小时候睡过的草窝还要惨不忍睹,乞丐的铺盖比起它来都算是豪华水床!

    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是眼前的场景,分明让凌歧感到异常的熟悉!

    “上古卷轴...湮灭?!!”

    倘若是一款很久以前玩过的游戏,那么凌歧还有可能记错。人脑又不是电脑,不可能记住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事实上,当我们回忆的时候,往往具体到之前某天的某件事,如果它没有什么特别,经常都会感觉模糊不清。眼前又只是一个简单的场景,如何去和回忆进行比对?

    可是,假如相似的画面,根本是几天前才见过,又是在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古董游戏”中,是游戏的第一幕!那么想来再粗心大意的人,也不难在这种环境下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何况凌歧的记性一向不错!

    然而他现在却宁愿自己记错了、看错了,或者他根本就处于精神错乱状态,是被昨天的巨大打击给打懵了!

    他稍微用力的咬了咬舌尖,刺痛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蹙起眉头!

    接着,他又用了一些简单的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证明自己的确没有处于梦境或幻觉中。到了这时,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就认定自己已经穿越,凌歧心中却还抱最后一点幻想。也许他仍然在原本的世界,只是遇上了一次可恶的、可怕的恶作剧!

    可是,很快,连这一点幻想,都被现实打碎!

    牢门之外,正对着他所在的另一间的囚室中,因为他动静而被吵醒的某只黑暗精灵,大步走到门边,见到他后,立刻开启了嘲讽模式!

    那喋喋不休的话,和游戏中一模一样的对白,那毫无化妆痕迹的异族,都让凌歧浑身颤抖,惊怒到了极点!

    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他真的穿越到了游戏世界!一款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淘汰的沙盒游戏!

    凌歧开始懊恼,开始自责。

    若非前段时间刚好路过那家古董店,若非古董店的老板是自己的朋友,若非店里的那台终端机、那张摆在机器上的光盘,引起了凌歧的注意,勾起了他童年的一些回忆!

    父亲的耳语,都仿佛在耳边重新响起!

    也许他根本不会买下它们,也许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凌歧来到这里,和他玩的那款游戏,使用的那台机器有关。就算是相似乃至相同的场景,都证明不了任何事情,可以有着无数其它的解释,但这已经是凌歧能想到最合理的原因!

    若是一般的**丝青年、三无人士,或者穷途末路之辈,遇上穿越这种好事,那当真做梦都要笑醒!

    可是无数等待穿越的人士中,绝对不包括他凌歧!

    凌歧看着对面囚室里的黑暗精灵,平静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深沉的痛苦,他那清冷的目光,也逐渐被猩红的怒火替代!

    那种愤恨,那种因为迁怒而产生的杀意,已经磅礴到了常人都能感觉到的程度。警觉的黑暗精灵都像是被吓到了,根本没想到自己嘲讽的会是这样一个疯子、这样一个煞星,一时竟然失声!

    凌歧死死盯着黑暗精灵,就像是透过这只嘴贱的黑精灵,看到了别的什么让他怒火中烧的...

    他的目光很快失去了焦距,额角青筋毕露,眸子一片血红,怒火已经快要将他的理智烧尽!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让他穿越到这个世界?!

    昨天,就在昨天,他才发现了妻子背叛他的事实!

    他一度感觉万念俱灰,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但是,他还有老母亲,还有女儿,他还不能死!他有责任、有义务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他有权利、也有资格用自己的双手来讨还公道!

    现在,他未能尽孝、未能照顾好年幼的女儿、甚至没能报仇,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只有对现状极不满意或失去目标的人,才会对穿越感到欣喜若狂。

    凌歧的生活算不上美满,从昨天开始原本还算温馨的生活,更是彻底变成了噩梦,但他还有牵挂,还有明确的目标,无法从噩梦中醒来,甚至不能亲手去打破这个噩梦!

    但这一刻,当上天代替他做出选择,一切全都完了!

    他不能再在女儿身上弥补遗憾,他不能亲手报复那对奸夫淫妇!他要的,从来不是什么逃避,而是去面对,可上天却强行让他逃避!不,他不甘心!

    凌歧的杀意和怒火高炙,然而丝毫无益于现实!

    他毕竟不是什么一怒伏尸百万的君王,也不是一怒杀人的匹夫豪杰,他只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化学药剂师!

    他受过高等教育,是所谓的社会精英,出入什么上流社会,他从来不以此为荣,但这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接受了现代化教育的文明人的事实!

    虽然妻子背叛了自己,但只要家人能平安幸福,他也从未想过以最激烈的手段来回报那对奸夫淫妇,比如杀人泄愤!

    他的报复心理虽强,但更懂得面对现实,有属于自己的理智!

    除非现实已经彻底让他绝望,他才会释放出心中的那只魔鬼,来打碎一切禁锢!

    凌歧很快就安静下来,他相信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他现在出现在这里,就有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无论是外星人绑架,还是政府的秘密实验,还是某种阴差阳错的时空异变,他早晚会找出原因!只有活下去,活的更好,才有资格去找到答案,继而设法对遗憾进行补救!

    人活着,不也就是为了继续活着,不也正是为了活的更好,如此才有了奋斗的意义。

    凌歧很快调整好了心态,理智的按照剧情,走上了属于四代主角的道路!

    不知是否天授,当老皇帝姗姗入场,当皇帝给出了所谓梦境的预言,当地牢中的密道被打开,凌歧在跟随皇帝一行逃出地牢的过程中,很快发现自己完全能熟练的使用各种武器,仿佛他天生就会那些,只是后天遗忘了!

    身为“先知者”,凌歧自然有着一定的优越感,也没有对此过多怀疑,谁能肯定这不是自己玩过的游戏角色附体?

    比起追根刨底的探寻为何自己忽然变得那么生猛,还不如用这种能力,在最危机的关头多做一点实在的事情!

    经过很短时间的随波逐流,当发现自己所拥有的,远比游戏中主角初始状态时所具备的,要多得多,凌歧心中一点名为野心的火焰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凌歧的一生算不上幸运,打滚摸爬、付出良多,才混成社会精英。因此他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付出越多、承担风险越高,往往就意味着收益越大!一旦成功,立刻就是一步登天!

    冒险和投机,是通往成功的捷径,这一点毋庸置疑,虽然那更可能让人走向深渊!

    社会经验告诉凌歧,他现在该冒一点风险,去做些不一样的事情。

    即使以一个纯粹学者的角度考虑,无论是什么导致他出现在这里,幕后有没有人盯着,凌歧也明白,一成不变,一定不会得到任何优待!

    倘若这场戏有观众,那么观众需要的肯定是精彩、是惊喜!

    倘若这就是时空错乱的巧合,没有任何阴谋诡计、幕后之事,他也不能浪费先知的机会,被已知蒙蔽了双眼!

    他要去改变,去改变剧情,甚至是逆转剧情!

    这个念头,当他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不逊色刀锋卫士的战斗力时,就已经不可抑制的冒出头来!

    凌歧开始主动接近老国王,用语言和行动来刷临时的好感度!

    由于“预言”的关系,虽然其他护卫将他视作潜在的威胁,老国王却非常信任他!

    靠着先知,当遇到游戏剧情中必然和国王分道扬镳的关键情节时,凌歧也轻易就避了过去,免去了钻地穴的辛苦!

    原本在游戏中,护卫们为了保证国王的安全,强行驱逐了主角。然而凌歧毕竟不是游戏的主角,他做的比主角更多,让国王更信任他,并且也展现了自己的善意和实力,最后一点又是重中之重!

    有实力的人,到哪里都能吃得开,横行霸道都能凝聚人气、彰显魅力。没有实力的人,就算付出百倍努力,获得了大量的尊重,也只是空中楼阁!

    又是一路拼杀,凌歧以自己的行为和力量,初步赢得了刀锋卫士的认同,并让老国王对他的信任更上一层台阶!

    到了最后关头,最危险的时刻!面对那从天而降的刺客,面对一次针对国王的绝杀,凌歧图穷匕见,悍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