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九十一章 王见王
    凌歧从没想过,一个被自己随便掳进公寓的女记者,竟然会在最初的失魂落魄和惊慌失措后,很快适应了周围环境,甚至用自己的办法准备反抗。

    此刻伏在草丛中的他,也没有注意到,身后大概二十多米外的地方,就有一个比蚱蜢还小一号的摄像机,偷偷监视着周围。

    当然,这样的东西,其实并不很多,远远达不到覆盖整个村子的程度,凌歧出现在镜头前,也是一种偶然。

    由于实力受到压制,凌歧对周围环境的感知虽强,却已不算无孔不入,至少不会时刻保持高警惕的状态。

    假如摄像已经启动,就算发出了微小的声音,他也能借此判断出来,周围有这样一个物什。甚至,如果有人在镜头后面盯着他,他都会有一种冥冥的感觉,立刻意识到。

    可对于一个渺小的尚未启动的死物,又是在黑夜的草丛中,他还真注意不到。

    他同样没注意,摄像头比米粒稍大的镜头中,他身后大概五米远的地方,一个白色的小纸人,静静的躺在地上,忽然间坐起。

    在漆黑的环境下,它同样毫不起眼。

    村长家,两层楼房的二楼东面,最大的一个房间内,柯银夜不安的在西门吹雪和罗伯特的周围走来走去。

    西门吹雪一手夹着长剑,四平八稳的端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茶杯,静静的喝着白水。

    这个男人不是公寓里最强的一个,但绝对是最有高手气质和逼格风范的。

    与他的安静相反,罗伯特正抱着一个掌上游戏机,噼噼啪啪的打着一款格斗游戏,发出一阵阵夸张的动作音。

    柯银夜对于凌歧二人的离开十分不满,然而他知道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之前对四人说了一大通推理,本来就是想让凌歧放弃轻举妄动的打算,可最终证明,那屁用没有。

    当然,他最担心的,在推理中没说出口的,还是博弈双方层次的不对等。

    柯银夜虽然没把自己的生活当成一盘棋一部戏那么极端,却隐隐也有种感觉,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层次的存在,是更高一层次的什么东西!

    他对上一次任务记忆犹新,之所以最终8个人死的只剩他和他妹妹,不是他们没有猜透任务提示的内容,而是因为公寓在他们即将破局时,直接耍赖!

    原本明明只有一只鬼,却在不断的杀戮之后,越来越强,拥有越来越多的帮手!

    而那,仅仅发生在任务最后的十分钟内!

    十分钟前,队伍基本完好无损!十分钟后,几近团灭!这不是赖皮是什么!

    柯银夜不确定这次任务中是不是也会出现那种情况,面临成功,忽然绝望。还是和上次随队行动时一样,自己莫名其妙中招,任务执行成员莫名其妙团灭。

    但可以肯定,公寓一定不会按规矩出牌!

    破案?然后安稳离开?呵呵!

    在柯银夜用常规的办法推断任务时,其实他很清楚,更大的可能,就是这局根本没有破法,唯一的破法,就是以力破局!

    柯银夜自己就是靠脑子吃饭的,显然不会自污,承认自己一点用都没有。

    可这不是他自欺欺人的理由!

    集中这几个来历不明的高手全部力量,说不定还真有一线生机。各自为战,十死无生!

    被柯银夜认定不顾大局,十死无生的凌歧,忽然感觉脖子背后有些凉风嗖嗖。

    他也不惊怒,只是冷冷一笑,回头一望。

    黑暗挡不住他的视线,然而视野中,除了紧贴着地面的伏草、草丛间隙的黄土,什么都没有。

    他目光一动,立刻注意到了五米开外那微微转动的摄像头,它刚好启动!

    微弱的光线让那摄像头的镜头有着一点暗红流转,镜头中,旁人绝对看不清的场景,凌歧看得十分清楚。

    玻片倒映的场景里,就在自己身后,不足半米的地方,不知何时,已经躺着一具**的尸体!

    它就像是被福尔马林浸泡过度,浑身苍白,肌肉松弛,看不出性别。

    然而这夜色下,这样医学院里随处可见的普通尸体标本,都是这般狰狞可怖!

    孟奇注意到了凌歧的变化,回头一看,盯着地面,微微轻咦。

    他的实力不如凌歧,无论是真实实力,还是受到压制后的实力都是如此,但有的时候,借助一些玄妙的力量,他似乎能“看见”更多东西!

    凌歧来回扫视着微型摄像机的镜头和地面,冷笑渐渐消失。

    “装神弄鬼!”

    凌歧哂然,稍微转身,反手往地上空处一切!

    镜头中,他的左手捉向了尸体的脚脖子。

    真实情况是,他感觉自己只握住了一股浓稠的阴气!

    然而他的手仍旧虚握,白皙的五指,很快变的青黑,紫色的经络浮现。

    那让女子都要羡慕的修长五指,顷刻变成了修罗鬼爪!

    咔嚓!

    一阵骨裂的声音中,粘稠的阴气暴散,镜头里,那尸体浑身一抽搐,整只脚都被他生生掐断!

    余下的尸体,很快变成一个白色的小纸人,纸人已经断了一条腿,整个身体还没凌歧的巴掌大!

    “呀!!!”

    被监视着的破屋内,忽然传出了一阵女子的惊呼。

    微型摄像头稍微挪动了一下,下面有个针孔大的红点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你做了什么?”

    孟奇奇道,紧紧盯着凌歧那只像鬼爪多过人手的左手。

    凌歧不予理会。

    事实上,纵然他不想明说,也不得不承认,自从生命得到升华后,他的心态的确有了许多改变!

    仙凡有别,无论是对待轮回世界的队友,还是孟奇这个临时队友,就算承认他们有些用处,实力在特定条件下也不容忽视,但这改变不了自己心底的矜持和傲慢。

    仙就是仙,人就是人。

    就算还以人的意志逆战命运,仙的本质也不会自甘堕落,与蝼蚁为伍。

    若说猴王是以妖的不屈战天,武者以人的身份自强不息,凌歧就是始终用睥睨的心态,在挑战命运,挑衅命运!

    天老大,我老二,我要翻天,自己做老大。

    这就是凌歧!

    对待命运,他自认不如。

    对待旁人,他从不视作平等。

    又或者,他从来都目中无人,桀骜狷狂,只是曾经他实力不够,不得不泯然众人,一旦有了实力,立刻不群,变得凉薄,只是本性毕露,仅此而已。

    凌歧望向村头的方向,淡然、坦然、超然的就像谪落凡间的真仙,其实无非无心无情无义。

    无论如何,真实的他和红尘格格不入,甚至不得不用人的思想包装自己。

    孟奇好奇的望着村头,微微蹙眉,然后低呼:

    “不好!”

    无论他有多强,他还记得自己的梦想,还记得一腔侠客的热血和情怀。

    凌歧见着孟奇疾驰而出的身影,感受着那方传来尚可抑制的邪恶,只是漠然看着,没有半点出手相助的打算。

    甚至,他又看了眼一直监视着的屋子,心头一动,忽然消失在原地,只剩一阵劲风吹往村外!

    那间屋子周围,正有三股邪恶之力在凝聚,目标恐怕就是屋子里的两个住户。

    若是它们早几分钟出现,凌歧说不得还要干涉。现在嘛...

    鱼已经上钩,还要饵何用?

    村子外,能够俯瞰整个村子的山坡上,离开山路不远的地方,一名身着白色运动服的年轻男子,淡淡的看着这方被邪气笼罩的村落!

    从他的位置,常人若想进村,还得稍微绕一下道,走上个把小时一点都不奇怪。

    可是这个年轻人却不走寻常路,他信步朝着陡峭的山坡下行,步子不快,每一脚却都像是钉在地里,身形斜着,但纹丝不动!

    可是,当他刚刚脚踏实地,站直身体,还没来得及继续往前进入村子,一股旋风就扑面而来!

    男子定住,不怒不笑,平凡的五官却仿佛会发光,脸上皮肤出奇的好,就像被精细碾磨雕琢过,有种奇异的魅力。

    他给人的感觉,真是君子如玉,又像是中午的太阳,暖洋洋的,仿佛邻家大哥哥,充满了阳光的气息。

    劲风落定,凌歧出现在这人面前,看到他炽烈如火,几可燎天的气运,仍不住动了动眼皮。

    好个如日中天!

    凌歧赞了一句,淡淡道:

    “此处非是善地,你是何人,何必来此。”

    年轻人吃不准凌歧的来路,纵然感觉他远不如自己,也不会因此就小看。

    公寓里,他已经初步了解了一些“能人”的情况。

    本能的,他从凌歧淡定的表情中,品出了一丝威胁,那是比这座邪气笼罩的山村更大的威胁!

    “我有个朋友在里面,所以就来了。”

    王超淡淡说着,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能感觉到眼前男人深藏的敌意,那甚至不是理智的感知,而是冥冥不可说的“预知”。

    凌歧还不知道,分毫没有露出敌意的自己,已经被王超打上了必须警惕的标签。

    无论怎样,既然这人来了,那么他要做的,就是把他也拖下水,不过,这似乎不用自己多此一举。

    “不怕死,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