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五十六章 主角?龙套?
    来到距离富豪区不远的居民楼旁,凌歧惊讶的发现,他关注的拥有先知能力的楚云升,居然正坐在窗口进行某种“修炼”!

    值得一提的是,楚云升此刻并不在档案录入的住址,也就是说在最近几个月,他特意更换了地址,虽然也不远,几乎就是楼上楼下。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在预知到末日之后,要做这种事情呢,其中又有没有深意。

    说实际的,凌歧起先并不确定这个人是“特殊的”。

    网络上的牛人很多,疯子也不少,整天宣扬一些奇谈怪论,难得碰对了,不能证明什么。

    对于这人的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他对未来的预言太“详尽”、太“准确”,另一方面未尝不是由于凌歧的心血来潮。

    在见到他本人后,凌歧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普通,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楚云升的脸上有着坚毅,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稍大一些,但也有限,少有风度,生活条件应该尚可,肌肤没有风吹日晒的痕迹,初步判断是白领工薪阶层。

    若非他反常的在进行某种修行,就当真是一个普通都市青年。

    以他的气质外貌,在常人中或许大小算个人才,但是气场远不如被他震慑住的那个富商,两人若站在一起,高下立判。

    他长得不够帅,眼眸不够深,身材不够好,不具备任何主角的特点。

    尤其他身上缠绕着的无形扭曲,远比凌歧预期的少,比那个富商衰竭后都少,就是路人甲的标准!

    这表示,至少在星球意志的“眼中”,这个有着“惊人之举”的楚云升,纯粹是个普通人,掀不起风浪!

    或许,他的确是个普通人,却是一个懂得修炼的普通人,一个能够预言的普通人,一个即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却反常的并未被地球意志特别关注的普通人!

    他太普通了,做的事情倒不普通,这就是最大的反常!

    凌歧微微一笑,然后无声无息的飞到窗边,如同鬼魅般漂浮着看着这个躲在窗子后面“吞云吐雾”的凡人。

    新的助推器比第一款要优秀的多,采用了全新的燃料,更持久,而且动静更小,持续漂浮状态几乎看不到焰火,唯有爆发力方面不如人意。

    透过栅栏,凌歧不难发现,楚云升的“新居”,完全被他按照凡人的想法,加固成了“堡垒”。

    窗户外有铝合金护栏,窗户里面有自制的薄铁闸门,连窗户玻璃都是钢化的。

    他身后的屋子里面,还堆放着不少东西,一袋袋大米堆成小山,成箱的日用品还没拆封,罐头调料更是叠的到处都是,一桶桶清水搞得和净水公司一样。

    这厮还真是“知行合一”,提前做好了“完善”的准备!

    利用神国,凌歧瞬移到几米开外,这种程度的挪移他还是可以做到的,正好落在楚云升的家中。

    收起助推器,他悄声走到这个男人背后。

    修炼中的楚云升根本没有发现他,警惕心差的可以,周围甚至没有哪怕最简单的防护阵法,一看就是野路子的修士。

    近距离的观察,让凌歧得出了和方才一模一样的评价,不算诸多矛盾之处,这就是个普通人。

    这个男人,正在努力修炼一套莫名其妙的狗屁不通的功法,其中滞涩谬误之处让凌歧看了都忍不住心惊,以此人的“运势程度”,竟然没有走火入魔暴毙的迹象,还能一点点吸收弱的可怜的游离能量,当真是一大奇迹。

    无论是功法本身有问题,还是这个人的理解有问题,总之按他这么练下去,不死不残也不会有大的成就。

    或许这个世界上有将最垃圾的吐纳法练成惊天动地神功的天才,也有将神功逆练都再创奇术的怪才,可楚云升显然不是这种人。

    他的资质相当普通,或者公平的说,比平庸稍微好那么一点点,但也达不到修炼有成的最低标准。

    这样一个人,又是凭什么在网络上引起恐慌后,躲过网警的批捕,又是凭什么在引起轰动后,没有被地球意志特别关注,又是凭什么,能准确的预言未来?

    至于他练气士的身份——

    科幻世界出现修者的情况的确反常,但既然西方可以有超级英雄,东方出现一些修士又有什么关系?

    一想到预言,凌歧心中顿生疑窦,这个疑惑早在之前见到具体灾难情景时他就产生了。

    这个楚云升对灾难的预言,除了永夜降临的时间,其他方面虽然经过艺术加工,表述的有些模棱两可,但基本上都能和他之前获得的情报、西方灾难的历程对上!

    这是凌歧之前相信这人有些特殊的最大理由!

    但问题又来了,现在爆发在东方的灾难,和西方的明显有很大不同!

    楚云升这样一个纯种东方人,预言西方的灾难做什么?

    想着其中矛盾之处,凌歧的目光开始在“陋室”中搜索,为了筹备物资,这厮似乎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或许这也是他换房子的原因...

    凌歧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一本硬纸的灰皮书,外表极为普通、感觉却相当怪异,就和楚云升这个人一样!

    它异常陈旧、似乎沉淀着历史的味道。

    古书摊开后被摆在桌上,和桌子的颜色有不小的区别,偏偏让人觉得它就是刻在桌上的花纹,很容易被忽略!

    而且在看到那本书的瞬间,凌歧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凌歧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不以为惧,反而欣喜。

    他飘然走了过去,看到书上写着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

    他下意识想要将它翻到后一页,结果在手指触摸到纸张的瞬间,凌歧忽然感觉浑身一僵,连意识都被冻结。

    然后,有一股比他全盛时期强横十倍、百倍的精神力量,轰然朝着他扑落,就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从遥远的地方,降临到他身上!

    几乎在感觉到灭顶之灾的须臾,凌歧嗖地消失在了原地,发动了神国的瞬移之力!

    楚云升睁开眼睛,看着钉了铁条的窗户,窗外夜空深黑,压的人心头发闷。感受着微弱到几可忽略不计的进步,楚云升不禁深深叹了口气,满脸都是疲惫和无奈。

    预言实现了,他狠狠打了许多人的脸,包括他唯一在乎的所剩不多的亲人,然而他宁可不要这样的打脸。

    既然预言成真,那就说明灾难是真的,那么他的亲人,凭什么在末日中生存?

    楚云升犹豫的看了下电话,他之前在天黑之时就已经打给了自己唯一在乎的几个人,包括他的姑姑。然而除了堂弟愿意相信他,即使到了今天,姑姑也对他半信半疑,甚至不停劝说他停止疯狂的自闭行为!

    疯狂?

    楚云升不禁苦笑,回头看了看家传的宝书。

    宝书摊开,和方才一样,似乎它亘古就是如此。

    楚云升目光深邃,里面藏着一种惊人的坚毅和顽强。

    或许他不是那种天资卓越的人,或许他没有逆天的运气,然而他却有着远超旁人的毅力,这让他在工作中走的比同事更远,在生活中拥有比旁人更多的渲染力。

    当然,在发现宝书异常变化,确定末日很可能会和书中预言的一样到来时,他就毅然辞去了高薪的工作!

    他不遗憾自己的选择,哪怕别人完全不理解他。

    他只悔恨,过去二十多年的虚度!

    假如他早知道有这种奇遇,假如他早知道今天,假如他早感觉这种无奈和疲惫!

    那么,即使他天资平庸,他也会用努力去弥补。努力解读这本怪书,努力修炼书中记载的东西,努力学习那种深奥的古文字。不似如今,只能靠着书中简陋的图案胡乱修炼!

    楚云升知道自己并非天赋异禀之人,按照他能从书中读懂的部分,根据修炼进度,他也知道自己天资很差,而且很可能根本就练错了。

    但是他别无选择,只能勇往直前,掌握这天赐的力量,把握住天赐给他这个平庸者的机会!

    他有要保护的人,他不可以死,更关键的是,他不想死,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死!

    楚云升走到古书旁,单手放在书页上,缓缓翻动,目光中凝固着令人惊心动魄的执着!

    与此同时,就在楼下一层,楚云升站立的地方。

    一个臃肿的中年男人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一股无声无息轰然宣泄的狂暴能量摧毁成残渣!

    原地现身的凌歧,几乎是顷刻自爆,以断绝某个存在降临的通道!

    然而,当重生开始,凌歧发现往常顺利的过程变得无比晦涩。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世界挤压、排斥一样,本该瞬间就能满血复活的过程,变得无比漫长!

    经过整整两小时的努力,他才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他仍然感觉不到和这个世界的隔阂,但知道隔阂还在,甚至更深了。他极限二三十米的灵识扫描范围,如今被压缩到五米左右!

    这怎么可能!

    凌歧心中只剩下这个念头,他从未想过在这样一个低等位面,会藏着一个如此可怕的存在,他堂堂半神之尊、半仙之体,居然会被一股不知来源的精神力量一个照面就逼得自爆!

    甚至他觉得,若非自己果断自爆,若非和这个世界有着时空的隔阂,很可能他存在的概念会被那股诡异的精神力直接抹去!

    那股精神力的拥有者绝对不是什么低等位面可能出现的超级强者,那绝对是真神级、乃至真神级以上的力量!

    巅峰神灵?圣人?

    凌歧面色难看,心中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