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限进化 >第一百九十七章 圣灵?
    只是光明和黑暗的牺牲,才换来了天地间的五彩绚烂。

    但成因注定了结果,和本质复杂亦纯粹的黑暗不同,光明的牺牲天然带着巧合的成分。

    那最初被打灭的一点光之灵,固然化为众神守护世间,实际在消亡的最后时刻,还带着不甘,带着怨气!

    无瑕纯净的光,也在最后成形的那一刻,被赋予了毁灭一切的潜在力量!

    大地的吞噬,是逝者的宿命,是轮回的起源。

    光明的照耀,是生命的养料,亦是万物的终结。

    光暗交替,这是轮回,黑暗的湮灭与滋长,亦是轮回,光明亦如。

    在黑暗的最深处,有虚无,那被阻挡,但未被抛弃。

    光明的深处,有生命的根,是耀眼的,也有融合了最初光明之义的不甘和愤怒,终能化为终结一切的毁灭之火。

    光和暗都自虚无中诞生,却又背离了虚无。

    黑暗从未能割舍虚无,而最终光明,却才执掌了灭世之钥...

    凌歧睁开眼睛,回味着光明的声音。

    使者已经倒在地上,变成了死者,恍然是一具冒着烟气的焦尸。

    凌歧浑身精良级以上的装备,全都变成了飞灰,**的身体上,流露着赤金的色泽。

    这不是他的人躯,而是“真身”。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光尤其极端,能滋养万物,也能烧毁一切。

    凌歧从凯兰崔尔的传承中,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类似神话的解释。

    凯兰崔尔领悟的光明,也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但是与甘道夫等人领悟的、具备少许治愈能力、暖性为主的光明之力不同。她真正擅长的,是光明的终结和惩戒!

    这个世界的起源是伊露维塔带领众埃努谱写乐章,然后就有了阿尔达,有了平面的世界。

    至于更早,伊露维塔的诞生,凌歧并未从本土的神话中找到资料。

    似乎是那种天地未生我先有的先天生命,事实上谁知道呢?

    凌歧不关心这个,甚至也不关心凯兰崔尔领悟的光明奥义,包括那光明之音,究竟是真正的光暗起源,还是某种魔音,这都不重要,因为他更看重力量的实际性质。

    这极端的光之奥义,绝对更合适破坏,也更合他的性子!

    只可惜,相较于优点,它同样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性质过于极端!

    在中土大陆,同样的位阶,凯兰崔尔能靠一人之力,发挥出三个甘道夫都没有的战斗力,假设他们的绝对实力完全相当!

    这种力量,甚至让凯兰崔尔这个勉勉强强的上位传奇,都拥有不下于维拉的战力!她的最强战斗力,只比全盛的魔苟斯差上半筹,靠着力量的克制性甚至能击败索伦!

    可她一直表现出来的,却是比索伦都稍有不如的实力,仅仅高于萨鲁曼这种游离在传奇边缘的人物。

    偏偏,她那种恐怖的远超明面实力的洞察力——对命运的洞察,对邪恶的洞察,却从未加以掩饰,这才有了她特殊的地位和待遇!

    这证明她不是一个喜欢刻意藏拙的人,她其实根本不敢表现出那种和她天生完美的容貌一样绝伦的实力,并非不愿,而是不能,否则她的下场不会比地上那位来得好!

    就算凌歧,面对这种极端的光明力量,除了化身真身,也全然承受不住。想要掌握净化万物的力量,大概就算化身炎魔,也只有被烧成飞灰的下场,因为它同样是天地间的众生万物之一。

    至于真身...

    短短一天,凌歧就先后感受到了大地的包容,光明的极端,“真身”的不凡,这让他都有些疲惫。

    他唯一和凯兰崔尔不同的,就是当他意外的获得了一种超乎界限的礼物,他不会因此产生任何迷茫和反感,甚至当成是一种诅咒。

    寻常人忽然某天变成了地狱的大君,看着被折磨来取悦自己和如今同类的曾经同类,肯定会有反感,凌歧也有,但是很快就会去学着适应,而非一味反对,这是一种并不值得称道的心态,但的确很适合生存。

    在他想来,人们驾驭不了一种力量,肯定不是力量本身的错,太强或太弱,而是自己的心态有问题。

    所以凌歧每每宁愿改变自己的性格,去亲近恶魔、去接近虚无、去接受本源,都不愿意浪费现成的机遇,只为获得更强的力量。

    大概正是这样的坚持,不执着保守,才能让他一步步走到现在。

    群体社会,人们要坚持的东西太多,种种规则守则。

    凌歧只是丢掉了大部分自己认为没必要保留的,或许会被人唾骂,但只要自己过得更好,就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他已经和过去彻底告别。

    随意向前走了几步,一脚将焦尸踩得粉碎,接着就通过意识向统领巨蛛兵团的尸罗下达了命令:

    “按照原计划行事,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凌歧冷笑着,想着凯兰崔尔获得最新情报后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援助?那肯定会有!至于什么时候到,这就...

    凌歧摇头,默默体会着“真身”的改变。

    别说凯兰崔尔一股脑传递这种极端光明奥义的行为,本就带着不可测的目的。就算这位女王真的是无意,凌歧又岂是什么好人。

    他感受着“真身”全新的力量,充沛的破坏力,无需本源的加持,就能打破传奇极限的暴力。

    或许,这才是最适合他的机缘吧!

    同样是破坏,净化毁灭和吞噬湮灭又有什么区别呢?

    嗷!!!

    化身炎魔,凌歧冲天而起,冲出堡垒后,他又变成巨鹰,扶摇直上,朝着战场飞去。

    假如凯兰崔尔知道,她的行为让一个原本受限于地理的强大暴徒,忽然有了远征的能力,那么她的表情,一定会比知道这厮食言而肥更加精彩。

    这个时候,表情同样精彩的还有凌歧的死灵君王分身。

    这具身体原本正在地下世界利用死气培养未来的潜力种子,没想到一股忽然自灵魂中宣泄出来的光明之力,直接将周围近百的死灵生物轰成了飞灰!

    若非有着灵根稳固,也许隔离了本源之力的这部分灵魂,当时也会立成飞灰吧!

    凌歧伸出右手,在左臂铠甲上摁了几个按钮,制动的手套自动卸下,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看着微微散发着淡金色光泽的厚实手掌,感受着其中磅礴的光明气息,凌歧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他这死灵君王分身,才靠着大地之力掩盖了死气,又自其中诞生了一点生机,真正找到了生死一体的通途,还没等他进行更深入的实验,结果就又获得了与死亡背道相驰的光明之力!

    这...这还是死灵吗?一具圣洁的活尸?

    凌歧忽然转过头去,愕然看着几具摇摇摆摆从地上站起的骷髅,它们灰白的骨架上,全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看起来显得无比高贵神圣。

    这还不止,几具骷髅背后,又有一头左臂残缺的僵尸摇晃着站起。

    这是一个女性的僵尸,本来是无所谓的,干瘪的尸体无分性别,这时也像是充了气一样,变成了一个肌肤淡金浑身冒光的...女圣灵?犹若传说中诸神国度中的居民,正向着凌歧,恭敬的低着头颅!

    凌歧走上前去,下令骷髅散开,这才发现摇摇晃晃接受命令的不止面前几个,地上还有一些正在挣扎,看起来渡过方才“一劫”的竟有十多个。

    凌歧伸手托着女僵的下巴,将她的脸扳起来,发现她的眉毛耸动了一下,僵硬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

    凌歧没有在意,他紧紧盯着面前那张不算漂亮的容颜,发现她的脸上有着金色的纹理,是一个个金色字符组成的纹饰,有着明显的神秘感,类似传说中暗夜精灵身上的魔纹,但应该叫做光纹才更贴切。

    光的铭文,是圣灵和圣徒的标志。

    可她的灵魂中充满了死气,和身体里纯净的光明与生机,是截然相反的,这瞒不过凌歧!

    又一种以奇怪的方式将生死结合在一起的造物。

    无论圣灵还是僵尸,都是打破轮回由死转生的东西。区别只是前者无论灵魂还是身体都充满了圣洁,被认为是活物,而后者就是污秽的代名词。

    眼前的东西,看着像是圣灵,其实她连灵魂和身体都是靠某种力量强行结合在一起,正是那种奇特的大地之力,所以应该还是死灵吧!

    “当月光渗入地面,尸体沐浴了光明,随着某种奇妙的变化,它睁开了眼睛。”

    凌歧低语,这是这个世界一本叫做《萨拉记事》的小说中的一句话,凌歧抽空看过几节。这个世界的小说很有意思,里面有真实不虚的成分,很多也有深刻的道理。

    “阿尔达死了,这个英勇的战士就那么死了。但是在那永恒的幸福之地,在维林诺,他的灵魂沐浴在神恩之中,在月色下,新的阿尔达破开泥土,获得了重生。”

    凌歧又想到了另一本叫做《金色阿尔达》的神话故事,讲的是一个不知是否存在过的,关于人类勇士阿尔达被伊露维塔接引到维林诺转生的故事。

    维林诺是不是神国,这一点凌歧无法确定,但是这个金色阿尔达,绝对是圣灵无疑。

    那么,也许圣灵和僵尸本就是一类东西,区别只是赐予恩惠的对象不同。

    凌歧停止了思索,放下手来,眼前的女...人,已经因为稍长时间保持着被羞辱的姿势,而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你...能听懂我说话?”

    凌歧尝试性的问了一句,没想到脑海里立刻传来一阵回应,同时面前的女人也叽里咕噜说了一番他听不懂的话,但能明白意思。

    得到肯定的答复,凌歧对光明之力顿时更为期待起来。

    在本体的角度,神国的成形不过是时间问题,因此诛灭眼前的敌人远比创造更重要。

    而在分身,由于最强天赋就是唤醒亡灵,所以对先前获得的大地滋养之力还比较满意,现在加上这看似只有破坏的极端光之奥义...

    凌歧思考着“伪圣灵”诞生的理由,忽略了本体和分身完全不同的立场与思维角度,分歧是独立思维的必然。

    很快,他就决定放弃批量制造,转为先试试这东西的战斗力。

    眼前毕竟还有一场大战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