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1756:造不出来就抢
    常宁郡,大将军府。

    鲜碧松心事重重,不时将面前那厚厚的卷宗拿起来再次翻阅,坐在他对面的来自鬼影总部的贾方舟一脸的憔悴,从接到情报开始后,他便在从长安赶往常宁郡的路上,一路之上几乎不眠不休,狂奔了十数日。

    “情报准确吗?”

    “毫不疑问。”贾方舟斩钉截铁地道:“而且这并不是单线索的情况,是经过多方面的情报汇总映证之后,都统一指向了这个目标。”

    “很难想象,明国皇帝居然居然会把自己唯一的儿子放到第一线部队之中。”鲜碧松道:“湘溪一带儿的双方新兵的磨砺拼杀,虽然烈度不高,但伤亡也是家常便饭,秦风就不怕他的儿子有个三长两短?”

    “这便是秦风的风格了,这个人起于微末,从一介小兵拼杀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脑子里想的,与一般人本来就不大相同。二来呢,据我们所打探到的情况,秦武身边除了跟着二十个烈火敢死营的士卒之外,还有两个贴身护卫。更重要的是,胡不归亦在暗中保护他。有这样的阵容护驾,您觉得他们会把湘溪那种新兵玩儿的小把戏看在眼里吗?”贾方舟道。

    鲜碧松微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秦风的魄力都是让人惊叹的。为了让自己的接班人不成为深宫之中长成的花朵,就悍然把他扔到这样的地方,如果让这个秦武成长起来,只怕又是一代明君。”

    贾方舟嘿嘿一笑:“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哪里来的机会?鲜大将军,你是不知道,即便是皇帝陛下得知了这一情报之后,亦是惊喜交加。”

    鲜碧松不以为然。

    “皇帝陛下光明磊落,一向是以势服人,这样的鬼魅伎俩,他老人家也会在乎?”

    贾方舟的脸色郑重起来,“鲜大将军有所不知,皇帝陛下现在异常焦虑,几乎要夜不能寐了。明齐两国的对峙,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好。”

    “怎么说?这一年多来,我可是很直观地感受到了我们大齐的变化,用蒸蒸日上来形容也不为过吧?”鲜碧松道:“以前供给军中的粮秣不是延期就会有杂陈粮掺杂其间,士兵的薪饷时有拖欠,衣甲,武器,各色装备良莠不齐,但自今年以来,这种情况几乎已经看不见了。特别是我们武器装备质量可以说是大大地提高了几个档次。通过军事改革,士兵的数量虽然少了,但战斗力却是直线上升,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我们大齐正在逐步恢复巅峰时期的状态,怎么皇帝陛下反而如此焦虑了呢?”

    “我们在变好,但明国,提高的速度比我们更快。”贾方舟叹息了一声道:“我们掌握了很多情况,并未向外公布。因为一旦被世人所知晓的话,朝廷会担心人心起变化啊。”

    鲜碧松顿时吃了一惊。

    “蒸汽机这玩意儿,您应当知道了吧?”

    “知道。”鲜碧松道:“这一段时间,我耳朵里几乎灌满了这个东西的消息,不过一台机器,就能让明国长上翅膀飞起来?”

    “差不多可以这样说吧!”鲜碧松道:“我们已经收到了准确的情报,明人的确已经成功地将蒸汽机运用到了战舰之上,这代表了什么,这代表着他们的战舰不再是用人力,风力驱动,他们最大可能地摆脱了天气和大海给予水师的限制,我们大齐拼尽了全力地发展了几年的水师,现在看起来,又被对方甩没人影了。”

    “水师终究只能控制海面,大国决胜,最终还是要在陆上一刀一枪地拼杀出来。”鲜碧松并不太在意水师的情况,而这,也正是现在齐国绝大部分将领的心声。

    “鲜大将军,千里海疆啊,你能想象处处不设防,处处都有敌人渗透的场景吗?”贾方舟摇头,对不以为然地鲜碧松道:“诚然,最终的决胜还是要靠陆军,但如果海上不敌,那么我们如何判断敌人的主攻方向在哪里呢?您就一定能确认是在桃园,常宁郡方向吗?为什么勃州不可以呢?”

    “从目前的迹象上来看,未来两军交战的主要战场,绝对就是在桃园,常宁一线。”

    “明人的战略欺骗炉火纯青,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贾方舟却不认同这一点。“单纯在军事上还不足以让皇帝陛下如此焦虑,更让陛下伤神的是,明人已经将蒸汽机运用到了他们的各行各业中去,工作效率大大提高,鲜大将军,你可知道他们现在挖矿的速度吗?你可知道他们现在开凿西地运河的速度吗?你可知道他们现在纺沙织布的效率吗?”

    鲜碧松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关注点更多地是在军队的战斗力上,没人了,向上面伸手要,没钱了,向上面伸手要,至于人从哪里来,钱从哪里来,他一向觉得这不是自己该管的事情。

    “明人使用这些机器,节省了大量的人手,只用很少的人就能做更多的事情,这样一来,我们大齐在人丁上的优势荡然无存。更重要的是,他们利用这些机器,让明国很多货物的成本价格直线下降,然后利用这些价格低廉的货物,直接冲击我们大齐的市场。就在前不久,大齐的布匹,丝绸价格直线下跌,就是拜明人所赐。”

    “我可不懂经济。”

    “我也不懂。”贾方舟道:“但是我能看到我们的纺织业正在失去市场,百姓们辛辛苦苦织出来的布,缫出来的丝,放在家里卖不出去,变不成钱,不少人因此而正走在破产的路上。而这一切,还不过是明人刚刚开始推行这些东西,你能想象以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吗?”

    “我们可以不买他们的,或者将关税加得高高的。”

    “有用吗?”贾方舟苦笑:“商人逐利,朝廷真要这么做,那些人就敢铤而走险地去走私,就算是在明齐交战的那些年里,走私都从来没有停止过,更何况现在名义上两国正处在和平年代,而且明国一定会大力支持这样的行为。真这样做的话,我们连税也收不上来了。”

    “所以,要么马上开战,要么便得到这些技术,迎头赶上?”鲜碧松从贾方舟的话里猜出了这样的一层意思。

    “是的,就是这两个选择。但开战,对于现在的大齐来说是不现实的,军事改革还只完成了大半,民生经济刚刚向好,大齐正在从过去的泥潭之中慢慢地抽身出来,一旦开战,先前的努力将荡然无存。但如果就这样下去,我们纵然在恢复,但相较起明人,我们的步伐还是太慢。我们是在步履艰难地走,他们却是迈开大步在跑。”

    “所以说?”

    “所以说,我们无可选择。”

    “那个什么蒸汽机,我们自己都研究不出来吗?皇帝这两年来对那些匠人们可是优厚有加,要官给官,要钱给钱。”

    贾方舟遗憾地摇头:“大明天工署的徐来曾经放出狂话,他就是将一整套图纸放在我们大齐面前,我们也造不出来。而我们在探子在明国看到蒸汽机的实物之后,所描绘出的东西,我们的大匠们如闻天书。”

    鲜碧松听到这里也是沮丧之极。

    “所以说啊,这一次机会突如其来的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必须要抓住,这是老天爷赐予我们大齐的宝贵礼物啊。如果真能一举抓获明国太子,哈哈,接下来明人还不是由得我们予取予求?当年我们就用了一些普通的明国探子,就从明国换回来了水泥的制造技术以及钢筋水泥架构的建造工艺,鲜大将军,你现在的城池,道路,桥梁,都是得益于此呢。这一次一旦成功,我们不但要蒸汽机,我们还要整套的制造工艺以及熟练的制造工匠。”贾方舟道:“既然我们自己研制不出来,那么,抢来也是可以用的。”

    “曹辉曹统领也是这个意见吗?”

    “曹统领去了江南。”贾方舟并没有因为鲜碧松这一句颇为无礼的话而生气,而是解释道:“明人在南方推动蒸汽机替代人工遇到了当地纺织工人的反对,统领亲自过去,一是想要推动此事,引起更大的风波,最好是在楚地掀起反对明人的浪潮,二来也是想趁乱从哪里弄一些蒸汽机回去,这个计划制定更早,动员的人手更多,水师也参与了其中,所以曹统领无法分身。我们这算是双管齐下吧,不过陛下是更看好我们这一边,因为我们可以一劳永逸。”

    “那你说怎么办吧?”鲜碧松道:“大军调动那是不可能的,大军一动,对方就会知道。”

    “哪里需要大军?”贾方舟轻笑道:“明人这一次出动的不过是两百余新兵,其中包含了一些敢死营的老兵,最重要的就是护卫秦武的是一位宗师,胡不归。”

    鲜碧松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们将本来准备出战的新兵换成精锐,然后由宗师带队。”

    鲜碧松从怀里掏出几张纸来,放在鲜碧松的眼前:“这是鬼影制定的整个计划,此事需要一步一步地来,万万不能将对方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