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最强恐怖系统 >第五百七十七章 李双
    尽管李双今天从公司走的要比往常早一些,可是等她出来的时候,天也已经黑了。

    冷空气吹得她有些瑟瑟发抖,她打了个哈欠,之后用力的搓了搓手:

    “这天真的是越来越冷了。”

    李双抬头看了一眼,像是被寒雾包裹的天空,随后跟着其他行人穿过马路,朝着开往她家方向的公交站走去。

    很多人在大学毕业后,就只会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留在大学所在的城市发展,毕竟在那里读了几年书,算是除却家乡以外,最熟悉的地方了。

    至于另外一个,就是回到自己的家乡。

    因为父母都在家,并且关系什么的也要较在外面多一些。

    但是李双却不属于这两者之一。

    倒不是说她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而是因为当时她在学校里交往的男朋友,家就是这里的。

    所以在大学毕业后,她男友就坚持要回家考公务员,摆在她面前的选项就两个。

    要么跟着她对象回来,要么就直接分手,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作为一个女人,多半都会选择为爱情牺牲。

    所以她选择了跟她男朋友回到横滨。

    谁曾想,她的“牺牲”最后却变成一记沉重的耳光,毫不留情的扇在了她的脸上。

    在到这里的半年后,他男朋友就出轨了,然后他们出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争吵期,最后她选择了原谅。

    但是过了没几个月,却再度被她抓个现行。

    于是她就彻底和这渣男分道扬镳了。

    因为在这边的工作很稳定,所以她就没有走,这一干就是一年多。

    都说女人在吃过亏,上过当之后,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就会从天真中醒悟。

    在离开她那个渣男对象后,她是真切的理解了这句话。

    爱情的确很重要,但是比起靠不住的爱情,她觉得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更能让她放心。

    她可不想找个对象,爱情爱情没收获,物质物质也毛都没有。

    作为一个艺术大学毕业,长得还算姣好,并且拥有着一米六七身高的她来说,找个男朋友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她可能是被渣男坑怕了,所以无论谁对她再好,她都觉得是假的。

    与其谈情说爱,倒不如偶尔的时候各取所需的好。

    她和黄子扬,差不多就是这种关系。

    俗称***。

    黄子扬喜欢她,但是她却觉得对方靠不住,但在一次两个人吃饭,因为说起她前男友的事情,所以她便不小心喝多了。

    然后,就和黄子扬滚了床单。

    从那之后,两个人偶尔就会像情侣一样,出去看电影,吃饭,然后开房。

    但是却根本不接受黄子扬的表白。

    也从不会让黄子扬去她租的房子里。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自己住的地方看到黄子扬,会让她恶心。

    或许更多的,其实是她恶心现在的自己吧。

    每天浑浑噩噩的,仿佛仅仅是为了活而活一样。

    公交车上的人特别多,并且车里还开着暖风,李双艰难的站在一个拥挤的位置上,随着公车的停顿而轻微的晃动。

    途中因为有人下车,所以她也能够往后走一走,获得一块宽敞的地方。

    然而她刚刚抓好扶手站住,便发现身旁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人。

    这个人之所以会引起她的注意,是因为车里已经很热了,可是对方却依旧戴着帽子。

    不过她也没有太过在意,低着头就一直在看手机推送的新闻。

    直到公车到了她家所在的那站,停下来的时候,她才突然注意到,站在她旁边的,那个从始至终都戴着帽子,背对着她站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将身子转了过来。

    那是一张非常苍老的脸,并且脸上坑坑洼洼的,像是年轻时留下的痘痕。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

    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而那个人,也在她注意对方的时候,同样在看着她。

    面无表情的看着。

    直到,她收回目光的下车。

    不曾想她前脚从车上下来,后脚,那个人便也下了车。

    就跟在她的身后,仿佛就住在她附近一样。

    她没有在意,将手机攥在手上,朝着她租住小区的方向快走了几步。

    脑袋里仍在下意识的,寻找着那种熟悉感的来源。

    直到她走进电梯里,等着电梯缓缓向上的时候,她才恍然间想到了,为什么会觉得那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了。

    杀人凶手!

    李双的心里面突然蹦出了这几个字。

    这也吓得她,心脏狂跳起来,仿佛连带着之前的困意,也都一并带走了。

    昨晚,他和黄子扬安超见到的那个杀人凶手,不就是一个穿着黑色的帽衫,戴着帽子的人吗?

    并且那时候,那个人正好朝他们看来,她看到的就是一张苍老的脸。

    不过他也不确定,是不是就是那个人。

    应该不是吧?

    李双在心里面安慰着自己,觉得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就在她想这些的时候,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她朝着楼梯口的方向不安的看了一眼,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直觉告诉她,那里正有个人躲着似的。

    好在是那边什么人也没有,楼道的灯也依旧亮着。

    她从包包里拿出钥匙,随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直到她将门“咚”的一声关上,她才觉得没那么惶恐了。

    换上拖鞋,接了杯水放到茶几上,李双便非常疲惫的坐在了沙发上。

    昨晚的时候,其实她是想要报警的。

    但是黄子扬却阻止了她。

    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要是警察来了,抓不抓得着人不说,他们这一晚上怕是都别想回家了。

    她和安超当时被黄子扬说服了,加上亲眼目睹了那一幕,心里面也确实害怕,下意识就想赶紧从那儿离开。

    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她今天早起上班的时候,在路上还查了查新闻,倒也没见到有人被杀,或是被袭击的新闻出来。

    再加上她昨天严重睡眠不足,大脑就跟上锈似的,一会儿转一会儿不转的,这件事压根就没想起来。

    要不是下班之前,黄子扬和张华提起了这件事,她怕是都彻底忘了。

    喝了一杯有些温热的水,李双才从沙发上起来,去卫生间洗了把手,然后走进厨房里,打开冰箱看了看。

    冰箱里空荡荡的,就像是被人洗劫一样,就连个鸡蛋都没有剩下。

    这也让李双彻底放弃了想要做饭吃的念头,打算订份外卖吃好了。

    不过她刚打开叫外卖的软件,一个电话便突然打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