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穿越小说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正文 第1673章 小人手段
    熊山的双臂被震断,鲜血流溢下,他双手的衣袖都已经染红了鲜血。

    尤其他五脏六腑,更是受创。

    他整个人,萎顿不已。

    来皇宫的时候,熊山是意气风发,睥睨所有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就算是当朝的天子皇帝,熊山也认为那不值一提。

    可如今他走出大殿后,出宫的路上分外艰难。

    毕竟身体难受。

    熊山沿着宫中的道路往外走,沿途所过,一双双目光看过来,全都是稀奇打探的目光,一个个脸上的神情,令熊山心中愤怒。

    他认为那是鄙夷他的目光。

    熊山走到了皇城门口,已经是气喘吁吁。

    他实在很费劲。

    好在到了宫殿门口,外面有他的随从在。随从一看到熊山的样子,登时就震惊了,惊得一愣一愣的,如今熊山是纯阳子的弟子,纯阳子是蜀国的太上皇一般,谁敢招惹熊山?

    随从快速上前,道:“熊爷,这是怎么了?”

    “废话少说,扶我上马车。”

    熊山咬着牙,很费劲的开口说话。

    “是,是!”

    随从得令,立刻就搀扶着熊山登上马车。

    在熊山登上马车后,他吩咐道:“走,立刻会道观,我要面见师尊。”

    “是!”

    随从得令,便吩咐马夫往道观去。

    熊山乘坐的马车,那是四匹马拉车,分外的嚣张。可如今纯阳子坐镇蜀国,纯阳子就是蜀国的天,就算是天子王祯在纯阳子的面前,那都没有半分的话语权,所以熊山的任何逾越举动,那都没有人敢追究。

    “轱辘!轱辘!”

    马车快速的赶路,往道观去。

    行驶到半路,忽然,熊山闭上的眸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吩咐道:“停车!”

    “停车!”

    随从立刻吩咐下去。

    “吁!”

    驾车的马夫听到,登时就传下了命令。

    “希律律!”

    四匹马停下,马车停靠在街道上。这四匹马一停下,堵住了街道,但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如今的洛阳城中,谁否知道熊山的存在。

    这是不能招惹的。

    否则,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家破人亡。

    随从问道:“熊爷,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熊山道:“下去给我找一块石头来,要比巴掌大一些,也要坚硬一些。”

    随从眼中尽是疑惑神色。

    拿石头做什么?

    可是,随从也不敢说什么,当即就下了马车,找寻了一拳,很快拿来了一块青冈石,质地坚硬,有两个巴掌那么大。

    随从回到马车中,递给了熊山,道:“熊爷,您拿石头做什么?”

    “混帐东西,你拿给老子,老子能接住吗?”

    熊山喝骂了一声。

    他双手都被折断,手臂上使不出一丝的力气,两条手臂垂在身前晃荡,根本就不可能接住石块。

    “是,是!”

    随从连忙道:“是小人愚蠢。”

    “让马夫赶路!”

    熊山吩咐了声。

    “是!”

    随从撩起马车的门帘,就吩咐下去。安排后,随从手拿着青冈石,就坐在熊山的身旁,也不开口,就静静的坐着。

    “轱辘!轱辘!”

    马车的车轮转动,快速的往道观所在的方向去。

    熊山吩咐道:“你双手抓紧了青冈石,不准动弹。接下来,我会以额头撞击,不准移动,明白吗?”

    “明白!”

    随从点头回答。

    熊山看着眼前的青冈石石块,咬着牙,眼眸深处,透出一抹狠辣神色。他脑袋一垂,就狠狠的往青冈石上撞了过去。

    “砰!”

    脑袋撞在石头上,鲜血四溅。

    登时,就头破血流。

    以熊山的武艺,虽说熊山的武艺地位,只是后天境界的武者,但他如果凝聚内力,就算是脑袋撞在石头上,那也不可能头破血流。

    刚才他是故意为之。

    是故意没用内力。

    熊山撞了第一次后,再度发力,脑袋垂下,又狠狠撞了一下。

    “砰!”

    沉闷的撞击声传出。

    再次的撞击下,熊山的额头已经血流满面,整个人狼狈不堪。剧烈的疼痛下,使得熊山的面颊都轻微抽搐着,令他身体有轻微的颤抖。

    可他丝毫不介意。

    他咬牙忍着痛楚,眼眸深处,更有浓浓的恨意。

    他嘴角更挂着一抹残忍笑容。

    他是故意为之。

    这不是失心疯。

    随从坐在熊山的身旁,看到了熊山撞石头的一幕,心中震惊,脸上更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他跟随熊山有些日子了,知道熊山是一个仗势欺人无恶不作的人,但更清楚熊山在纯阳子面前乖巧得人犹如哈巴狗一样,可是在比熊山更弱的人面前,那便是强硬无比。

    这是个很狡诈的人。

    为人相当奸诈。

    而且,熊山有一股子狠劲儿。

    正如现在,随从很清楚熊山这么做的目的,是故意把自己折腾得更惨,然后好找纯阳子告状,然后让纯阳子出手。

    这是熊山的手段。

    熊山为了报复人,一贯是不择手段的,他不管自己如何,只要是能报仇,就算是伤害自己,他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熊山的为人。

    “滴答!滴答!”

    殷红的鲜血,在不断的渗出,熊山手臂上的鲜血在流淌,额头上也是流淌着血。

    熊山也不擦拭。

    毕竟如今的情况下,他的确是擦试不了,毕竟双手都断了,连抬起都费劲。

    随从把石块搁在一旁,静静坐着不说话。

    这时候的熊山,便是在暴怒的边缘,稍稍不注意,就可能引得熊山大怒。故而,随从不招惹熊山。马车一路急赶,最终抵达了道观,随从搀扶着熊山下了马车,就跟着熊山径直往道观内走去,熊山一边走,一边哀嚎道:“师尊,师尊,您要给弟子做主啊。”

    他到了道观驻地的大殿外,口中出声。

    这时候的纯阳子,倒是没有沉溺酒色,正在打坐锤炼自身的武艺。他虽说沉溺于酒色,但武艺上也时常练一练,不至于生疏。

    纯阳子听到熊山的哀嚎声,皱起眉头。

    熊山这混账,没大没小的。

    一点不懂规矩!

    纯阳子的打算,是准备呵斥教训熊山的,但是,当他一看到进入的熊山,登时露出惊讶的神情,很是错愕。

    眼前的熊山,血流满面。

    两条手臂垂在身前,一晃一晃的,更有鲜血顺着手掌滴答滴答的流淌下来。

    很是凄惨。

    纯阳子那准备呵斥的想法,登时就收回,他沉声道:“怎么回事?”

    熊山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道:“回禀师尊,弟子进入入宫去了,见了蜀国的皇帝王祯。弟子心想着,师尊修炼武艺,但也需要阴阳调和,才能龙虎相济,才能武艺更进一步。”

    “故而,弟子让王祯在全国遴选秀女,挑选合适的人送到师尊的身边来。”

    “没想到,王祯直接拒绝了。”

    “弟子严厉呵斥王祯,说如果师尊镇守蜀国,那如今的蜀国,早就被少林寺扶持的大唐大败了,不可能有蜀国如今的太平盛世。”

    “弟子说了一番话,没想到那大殿外,忽然来了个二十出头的人,他直接出手,一掌落下,就打得弟子双臂断裂,头破血流。”

    熊山大声道:“师尊,蜀国王氏一族,霸道蛮横,他们完全不把师尊放在眼中。师尊,请您为弟子做主啊。”

    “混账!”

    纯阳子听到后,也是大怒。

    他其实很少干涉蜀国的政事,也不胡乱瞎掺和,就是沉溺于酒色上。他也就是喜欢几个漂亮的女人,这在纯阳子看来,完全是无伤大雅的。

    偌大的蜀国,挑选几个秀女,那又怎么了?

    影响不到蜀国。

    可是,蜀国的皇帝不仅拒绝,还打伤了熊山,这就太可恨了。

    要知道,熊山是他纯阳子的弟子,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蜀国皇室的人,教训熊山,就等于是打他纯阳子的脸。

    这是纯阳子无法忍受的。

    纯阳子哼了声,说道:“看样子,蜀国是找了一个高手,意图和我掰腕子了。那好,贫道倒是要会一会他,看蜀国皇帝的人,有多厉害。”

    熊山添油加醋道:“师尊,蜀国的皇帝王祯,这是不服全真教的管束,是要造反。依弟子看,直接废掉王祯的皇帝,重新另立天子。以师尊的武艺,完全可以找一个听话的。”

    纯阳子道:“你所言甚是!”

    熊山听到纯阳子赞同,心中喜滋滋的。

    他要让王祯后悔。

    他甚至内心已经打定了主意,王祯不是要保护妹妹吗?等王祯被废黜,王氏一族被连根拔起后,他会把王祯的妹妹抓来,当着王祯的面羞辱王祯的妹妹。

    他要看王祯是如何的愤怒?

    熊山对于自己的认定,一向不是个什么好人。

    他喜欢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欺负他的人,他都要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让人知道得罪他熊山的下场。

    熊山说道:“师尊,王祯招来的人拿人还说了,他说纯阳子算个屁,他在宫中等着您。师尊啊,王祯是翅膀硬了,必须惩罚教训才是。”

    “走,随贫道入宫。”

    纯阳子的眼中,已经是透出了浓浓的杀意。他成功被撩起了怒气,当即就带着熊山往外走,登上熊山的马车,就径直往宫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