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六章 边无蚀地
    在一望无际的灰色泥地上,琳的一颗绒毛之球和……花朵生物正在缓慢地移动着。

    一边移动的同时,花朵也在向琳介绍着有关于这片泥地‘边无蚀地’的情况。

    这个地方……是个很有趣的地方。

    据说每个在这里的生物迟早都会慢慢地腐烂,最后变成……地面的一部分。

    琳有检测过,这里的灰色泥地是由很多复杂物质构成的,根据花朵所说这些物质全都是……各种生物的残骸。

    生物死亡腐烂后并不会被消化掉,而是会被积累在地表上。

    这也是大片泥地形成的原因,这里已经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生物。

    这种积累到底有什么意义,花朵也不清楚,也许是像模型沙海那样要记录下各种来访之物。

    也许钻到泥地的最深处就能看到‘边无蚀地’的本来面目了。

    ‘边无蚀地’本身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它并不会让生物死的不明不白。

    一般被困在这里的生物发现自己身体慢慢腐烂崩解,肯定会感到巨大的惊恐和疑惑。

    这时,就会有信号传入这个生物的……思维中,并且会告诉它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通常信号会给它稍稍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它通常会说自己是一个巨大的生物。

    同时也会告诉被抓者它们并不是因为迷路或是偶然才来到这里的,而是被捕捉到的。

    它会说一些它捕捉的目的,比如说花朵被抓时,它就告诉了花朵们它主要是对花朵上的那些复杂生态很感兴趣。

    通过这种奇妙的习惯,花朵才了解这个……‘边无蚀地’的想法。

    花朵也逃离过几次‘边无蚀地’,主要就是往上飞逃出去。

    第一次它的逃脱非常困难,据说是差点死掉才能逃出去,不过后来几次都变得比较容易。

    于是花朵生物有点怀疑是对方特意让它逃出去,

    后来它又被‘边无蚀地’捕获过很多次,实际上要不是蚀地告诉它说它是被捕获的话,那进入这里的生物肯定认为自己是偶然间进来的。

    因此它也发现了‘边无蚀地’的想法是会变化的,最初它捕捉花朵说是为了研究它们的……身上生态,后来则变成了想把花朵回原本巨大花朵的样子。

    花朵根本不知道巨大花朵到底是什么,不过它因为长期和边无蚀地接触,慢慢地了解了……许多有边无蚀地的想法。

    在最后一次的接触里,边无蚀地表示自己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得离开这里。

    它对此感到非常的遗憾。

    当然对花朵来说这实在是……太好了,因为它不会继续祸害花朵的种群。

    但接下来的情况……显然没有那么的美好。

    “那个怪物是在这里出现的。”

    花朵和绒球飘到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并不完全是灰色泥地的景色,偶尔可以见到一些别种景观,比如说像是这里。

    这里琳觉得可以称之为‘锈湖’。

    在绒球和花朵前方,有着一个直径一百米左右,充满了铜色液态物的……湖泊。

    花朵曾经见过这种湖,不过它不太确定这是不是以前它见到的那个,还是另一个。

    总之,爆吞就是从这样的……湖水中冲出来的。

    它在出来的那一刻,就开始吞噬周围所有的……生物。

    据说那时花朵和它许多的同类又被捕获到了这里,它的许多同伴在这里被吞噬了,它从这里逃了出去。

    在那之后,它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边无蚀地,取而代之的是爆吞一直在追杀它的种群。

    后来的事情,琳也知道了。

    它认为爆吞是边无蚀地所创造出的一个怪物,实际上边无蚀地能随时随地地制造出很多的类似的……怪物。

    因为它被捕获了多次,它也见过了一些别的生物被抓到这里来。

    偶尔它会遇见一些……反抗能力比较强的生物,有些生物会用各种方法攻击蚀地。

    某一次它就见到一群生物试着用类似钻地导弹一类的东西轰炸蚀地深处。

    它们成功地让导弹潜入了蚀地深处,但这么做没有什么效果。

    反倒在那之后出现了一头巨大的……怪物,把那群生物全杀光了。

    花朵认为蚀地可以随意制造出一些可怕的生物对到来者进行攻击。

    而且还有一点它比较在意,那就是……虽然蚀地说过抓它们是为了研究……

    但它从未见过蚀地做过什么研究、

    准确的说,每次花朵都只能见到同类腐烂并死在这里,每个同类腐烂的期间不同……这可能是和体质什么的有关系。

    花朵算是最晚腐烂的那一批,所以它每次都能见到同类腐烂死去,而那些残骸也就这么地留在泥地上,没有被拿做研究什么的。

    不过也许留在地上就是蚀地的研究方法。

    后来蚀地又表示说要把它们弄回原来的巨大形态,但实际上蚀地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每次花朵能见到的,都是同类腐烂的景象。

    虽然说每次它到来后,蚀地都有告诉它们,它是怎么把它们变回原本巨大状的。

    这里面包括了往它们体内塞大量的东西让它们膨胀之类的方法。

    但是……花朵实际上从未见到过蚀地这么做。

    它能见到的还是同类腐烂的景象。

    不过,每次花朵都不会等同类全都腐烂光才逃出去,也许最后剩下的一些……被蚀地给这么做了也不定。

    但它还是相信蚀地什么都没做,虽然蚀地一直那么说,它的话也一直都没有实现。

    的。

    这里面包括了往它们体内塞大量的东西让它们膨胀之类的方法。

    但是……花朵实际上从未见到过蚀地这么做。

    它能见到的还是同类腐烂的景象。

    不过,每次花朵都不会等同类全都腐烂光才逃出去,也许最后剩下的一些……被蚀地给这么做了也不定。

    但它还是相信蚀地什么都没做,虽然蚀地一直那么说,它的话也一直都没有实现。

    景象。景象。

    不过,每次花朵都不会等同类全都腐烂光才逃出去,也许最后剩下的一些……被蚀地给这么做了也不定。

    但它还是相信蚀地什么都没做,虽然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