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二章 碎裂的空间
    “努力奋战!这是属于我们的世界!不是它们的!”

    在灰色的天空下……凤凰佩戴的电子书不断说着激昂的话语。

    凤凰也随着话语展开闪耀的双翼,在尔什民之雨中飞舞着。

    它们……还真是很多。

    天空中,大片的尔什民不断地落下,它们全都是没有肢体,70%机械化的尔什民。

    它们就这么……不断地从空中掉下来,有些掉下来会爆炸,但大部分都没有爆炸而是堆在地面上。

    不管是爆没爆炸,落下来的尔什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断地吐出大量的球状爆弹。

    轰鸣声在整个空间站内回荡着,爆炸随着尔什民之雨持续不断。

    但琳发现,这种爆炸伤害不到地下环境……因为大量的尔什民残骸堆积在地上,它们把很多的爆炸能量都挡了下来。

    因此这影响不了位于地下的煤蚓主体,不过,却好像能影响……天空。

    随着尔什民持续不断的落下,爆炸在地表不断的轰鸣,琳发现天空……出现了裂痕。

    准确的说是这个小空间的边缘出现了裂痕。

    好像这群尔什民的持续出现和爆炸能让整个空间变得不稳定,并且……

    ‘轰’

    琳发现一切都黑了下来。

    天空的忽然猛地炸开,漆黑遮蔽了所有的一切……不过,琳有不少老鼠身上有在反凝固物质,实际上就是煤蚓的皮肤碎屑。

    所以它们还能活动,观看周围。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住了,大量的尔什民,以及在天上的凤凰……它在大堆飞落姿势的尔什民群中动也不动。

    看来,刚才煤蚓的空间炸开了,随之整个空间内的一切都回归了凝固虚空。

    准确的说是回到了死亡静止场里,因为煤蚓的小空间本来就位于静止场。

    而且,琳也看到了静止场的……死亡力量,位于地下的煤蚓主体在空间炸开之后数秒内就整个开始崩裂。

    好像有什么巨大的力量在……拉扯它一般,将它的身体拉的四分五裂,成为了无数碎块。

    至于在地下别的煤蚓士兵,它们的状态也是差不多,失去了空间的保护,静止场瞬间就把这些凝固生物杀死了。

    而非凝固生物,则还能在这里活命。

    琳觉得应该弄清楚这种奇妙的力量……不过琳先要做一个兵种。

    琳决定试着收集起所有煤蚓的残骸,然后造出一些特殊的兵种来。

    同时,琳也在观察另外一个地方。

    ………………

    这的天空是灰色的,无数的建筑耸立于大地之上,这些建筑有木质的也有金属,有些是……两种混合。

    大量的尔什民在这些建筑物之中来回走着,它们全都穿着沾满灰尘的衣服,手中搬运着一些很大的箱子之类的物体。

    看起来……这里也挺像是工厂,不过比之前煤蚓的小空间要大上不少。

    因为这里被大量的建筑物堆满了。

    不过,大多数建筑物都不是工厂而是住房,最低一层,最高三层,之间还挂着不少民穿的衣物。

    琳的几只老鼠飞在高空中……现在算是飞鼠了,因为它们都在手脚间展开了翅膀。

    琳看着下方忙碌的尔什民,琳发现有不少尔什民并没有搬运东西,只是在建筑间来回走而已。

    不过它们都在不停地走,没有一个停下来。

    “喂!不要停下,快走!”

    忽然,琳注意到下方小巷里有一个尔什民蹲了下来,它旁边的一个同伴立即把它扶起来。

    “我好累……我……”而这个尔什民完全不想走,它试着再度蹲下休息,它的同伴则很是紧张地大叫道:“不要休息啊!快站起来啊啊啊!”

    忽然,琳发现旁边的建筑墙……打开了一个口,从里面伸出了一个机械臂抓住了休息的那个尔什民,并把它拉进了建筑里。

    “等等!它只是蹲了一下……等等!”不管尔什民怎么叫,建筑的墙也没有再打开。

    同时,琳听到建筑里传来了一阵阵机械的声响,这阵声响持续了……数千秒。

    琳特地留下了一只飞鼠在上空盘旋观察。

    响声总算停下后,建筑的顶部打开了,随之一阵‘嗖’的声音响起。

    ……之前被抓进去的尔什民从建筑顶上射了出来,向着天空而去。

    不过,大多数建筑物都不是工厂而是住房,最低一层,最高三层,之间还挂着不少民穿的衣物。

    琳的几只老鼠飞在高空中……现在算是飞鼠了,因为它们都在手脚间展开了翅膀。

    琳看着下方忙碌的尔什民,琳发现有不少尔什民并没有搬运东西,只是在建筑间来回走而已。

    不过它们都在不停地走,没有一个停下来。

    “喂!不要停下,快走!”

    忽然,琳注意到下方小巷里有一个尔什民蹲了下来,它旁边的一个同伴立即把它扶起来。

    “我好累……我……”而这个尔什民完全不想走,它试着再度蹲下休息,它的同伴则很是紧张地大叫道:“不要休息啊!快站起来啊啊啊!”

    忽然,琳发现旁边的建筑墙……打开了一个口,从里面伸出了一个机械臂抓住了休息的那个尔什民,并把它拉进了建筑里。

    “等等!它只是蹲了一下……等等!”不管尔什民怎么叫,建筑的墙也没有再打开。

    同时,琳听到建筑里传来了一阵阵机械的声响,这阵声响持续了……数千秒。

    琳特地留下了一只飞鼠在上空盘旋观察。

    响声总算停下后,建筑的顶部打开了,随之一阵‘嗖’的声音响起。

    ……之前被抓进去的尔什民从建筑顶上射了出来,向着天空而去。

    “等等!它只是蹲了一下……等等!”不管尔什民怎么叫,建筑的墙也没有再打开。

    同时,琳听到建筑里传来了一阵阵机械的声响,这阵声响持续了……数千秒。

    琳特地留下了一只飞鼠在上空盘旋观察。

    响声总算停下后,建筑的顶部打开了,随之一阵‘嗖’的声音响起。

    ……之前被抓进去的尔什民从建筑顶上射了出来,向着天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