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 宙螺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

    所以这里说的……

    是情绪方面的变暗,这群尔什民之前还在欢呼。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欢呼下去了。

    “爪子即是力量!喙即是真理!你们这群可悲的灵长类,屈服在我们的羽翼之下吧!”

    天色变暗了,虽然说这里本来就是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