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接下来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有着这样的梦想……当一个顶级的特效师。”

    “我一直都为这个梦想努力着,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想法就钻进了我的脑袋里。”

    “然后,我后来做出的作品,全都成了预言之类的东西……”

    在一栋居民大楼之上,学者正在楼顶天台的一处角落里,在它的身边正坐着一副骨架,这副骨架一直都在说着……一些似乎在怀念过去的话语。

    “我从来就没有想当什么大预言家,我就像当个普通民而已,但是既然做了,那就要做的最好……”

    这骨架不停地说着,它的话音很沙哑,好像是喉部受过什么伤害一样。

    虽然学者觉得它根本没有喉咙,但似乎有脑子,而它的发声器官也在脑里,至少爆哮虫是这么说的。

    “它的脑部还有一部分保留着,没有完全被真菌吃掉,所以它还有一些记忆,但它应该是没有什么智力的。”

    学者疑问道:“没什么智力?”

    “就像是这样。”爆哮虫说着转向了一旁的骨架,然后用很大的声音说道:“你是个白痴。”

    而骨架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还在那里说着有关于它梦想的事情。

    “它的脑部只剩下一小部分,这小部分应该装着记忆之类的东西。”爆哮虫道:“还有着些简单的反应能力,但它距离正常虚民还差的远,它并不能正常的活动,只是对少数事情有着反应而已。”

    学者说道:“是吗?这真是奇怪……不过,不是真菌在控制它吗?如果真菌有智力的话,那这个骨架也应该能正常地活动才对。”

    “这点还不清楚。”爆哮虫说道:“就目前的观察看来,不只是这个‘大预言家’的骨架,这里所有居民的骨架都是如此。”

    “真菌虽然让它们动了起来,但是没有完全复原正常虚民的行为,只是让它们机械般地进行,重复一些很简单的……动作而已。”

    爆哮虫说道:“比如说,之前你见到的一家虚民骨架会跳舞,别的一些骨架也在家里做着一些简单的事情,而这个大预言家的骨架,估计会不停地重复对它的‘梦想’进行回忆以及解说。”

    “它们做的各种事情……条件触发,就像跳舞要听到节目的主持者播放音乐,大预言家的骨架,估计只有看到你开启的影像资料才会触发它诉说梦想的话语。”爆哮虫道:“在看到之前,它也会做别的一些简单的事情。”

    “你知道的还真多……”学者有那么一点惊讶地道。

    “你以为我一直都在发呆吗?我在思维知道吗?思维!”爆哮虫说道:“我一直都在仔细地观察这些骨头的行为,真菌给了它们一套简单的……类似虚民的日常生活行为模式,但是并没有给它们更高的智慧,所以它们也不会做更复杂的事情。”

    “但是,这个‘大预言家’比较特别,因为别的骨头至少不会发声,而它的头里面装了个发声器官,所以它能说话。”爆哮虫说道:“但是,没办法问它问题,不管对它说什么,都是不会回应你的。”

    “是吗……”学者说道:“但既然它是见到了这些资料才触发‘回忆’的,那可能也能够这样。”

    说着,学者点开了一幅资料里的图片,然后移到了‘大预言家’的面前。

    “啊,我记得这个,这个图片是……”

    大预言家看见图片后,便开始谈论起了图片里的内容,而且说的比旁边的介绍要详细了很多。

    “果然是这样。”学者连续点了很多幅图画,大预言家都说出了它们的来历……

    根据这些说法,学者大致知道了,预言家把这些图片做出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种……很强烈的‘预感’。

    这种预感激发了它的创作的想法,最后制造出了这些作品,有很多作品因为预言正确而闻名于世。

    不过它并没有预言过什么重大的事件或则灾难什么的……除了那一幅星空的画面。

    学者点开了星空的湖面,预言家看到的瞬间,就表示这是它……有史以来最强烈的预感,在这种强烈预感下,它创作了这幅画。

    “在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它们在逼近。”预言家的骨架如此说道:“我们的虚空……在那个日子之后,会变得全然不同,它会和别的虚空撞在一起,组成一片新的虚空。”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我也不知道……不过,到了最后似乎这种事情没有发生的样子,这也许是好事吧,从这之后,我就没有再做过什么预言的作品了。”

    “……几个虚空会撞在一起?”学者对这种说法感到非常的……奇怪。

    当然,要是普通情况下,学者肯定不会理会这种说法,但这幅图像并不普通。

    可惜好像没有更详细的说法了。

    接着学者又点开了别的资料图片,而预言家对它们的介绍也都差不多,总的来说,它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这种‘预知’能力的。

    而到了中老年的时候,最后创作了一些作品后,它就没有再预知什么东西了……星空就是最后作品之一。

    “看来这里调查的已经差不多了。”爆哮虫说道:“它不知道更多的事情了。”

    “但是这样的话……线索似乎断了。”学者说道:“接下来不知道应该到什么地方调查。”

    “那当然是那个地方!”爆哮虫说道:“只有那个地方才能搞得清楚虚空的事情!”

    “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学者说道:“什么地方能调查接下来的线索?而且它这个预言似乎根本没有实现。”

    “没错!”爆哮虫好像无视了学者的话,继续说道:“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让我们去那里吧!”

    “不过,我还是不清楚是哪个地方。”学者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道:“难道是……”

    “对!我们快走!”

    在爆哮虫说完的一瞬间,它们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大楼的天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