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研究的进行者
    “这果然类似……恐惧能量。”

    “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

    一颗绒毛之球正漂浮在某个地方,而在这颗绒球的面前正躺着一个叫做学者的生物。

    这是学者的……本体。

    它一直都以机械之躯到处探索着,而本体则在这个……安全的地方。

    绒球偶尔会戳一戳学者,从它本体上能够感受到它机械身体遇到的一些事情,比如说那些扭曲的能量,同时也能够在学者受到强大能量的影响下把它戳醒,同时也能够对机械身体进行一些远距离的调整,确保它处于躲避始境侦测的隐藏状态。

    之前,绒球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说有关于始境的……扭曲装置。

    它们的这些扭曲装置表现方式有些像是恐惧能量,能影响生物的情绪,只不过产生的是许多别的情绪而已……

    现在,绒球发现学者好像又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

    这里的地面长满了结晶构成的小尖刺,闪亮而坚硬,它们通常数量很多,覆盖着地面,所以它们也得到了‘晶草’这个称呼。

    只是这里的草不像是别的草那么温和,它们偶尔会从地面上猛地射出,以尖锐的外壳刺穿经过的猎物的身躯。

    “呜啊——!”因此,一阵惨叫声就这么响了起来。

    “死了吗?”学者此时正躲在一块结晶的石头后面,它探出头向前看去,在两座建筑物的小道之间,正趴着一个全身上下都扎满晶草的生物。

    这个生物,就是建立这座城市的文明生物,它们被称为‘尘鳄’,它们看上去有些像是绒球世界上的鳄鱼,所以学者这么叫它们,至于为什么有尘这个字是因为它们走路的时候身上经常会掉下大量的,白色的尘粉。

    它们皮肤是白色的,像是结晶那般闪闪发亮,而且还是软的,所以在路过‘晶草’的时候,它们有可能被晶草跳起所刺穿。

    而这个被刺穿的‘尘鳄’身边还走过了三个同类,这些同是尘鳄的生物完全没有理会那个被刺穿的同伴,而是继续走着它们自己的路。

    这几个无视同伴的尘鳄都拖着一些尸体,那些学者很熟悉……因为全都是虚空蠊的尸体。

    因为之前在上面看到,学者才想下来调查一下,它们好像打算把虚空蠊的尸体拖到什么地方去。

    于是,学者便在它们后面偷偷跟了上去。

    跟着三个尘鳄在建筑群里走了一阵,这里的建筑废墟内到处都长了很多的晶草,尘鳄会刻意避开它们,但是避的都是非常的……勉强,有时候几乎是挨着晶草走过去。

    晶草只要稍微被碰到就会跳起来扎穿它们,一根起跳别的也会跟着一起跳,一同扎穿那个踩到它们的目标,学者把这里的情况发送出去之后,爆哮虫就表示始境使用的地雷可能就是按照这些晶草的模式设计的。

    ‘啪啪啪啪——!’

    忽然,学者感到周身都传来声响,原来是它不小心碰到了一根晶草,导致那些晶草全都往它的身上撞去。

    不过扎不穿它的金属外壳,所以全都被弹飞到了一边。

    学者吓了一大跳,它想立刻躲避,但是却很快发现前方那三个尘鳄居然连头都没回一下,而是拖着虚空蠊尸体继续走着。

    它们到底是没听到还是不想管,还是神经有问题呢?

    学者一边思维着这个,一边跟着它们来到了一座建筑之前。

    这座建筑看起来也和别的一样残败,大体的形状像是一个海螺,外表布满了洞孔,好像给枪林弹雨打过一般。

    学者跟着三个尘鳄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开阔的空间,而在建筑之内有着相当多的……尘鳄。

    它们都以三到六个左右聚成一团,而在它们的团体中心通常都有一两具虚空蠊的尸体。

    学者注意到,大部分的尸体都被分解成了很多块,这好像是它们在练习……解剖那样。

    学者虽然走了进来,但是这些尘鳄像是没看到它那样继续各做各的,学者则注意到位于房间中心的一个尘鳄,它与别的尘鳄不同它只有孤身一个。

    而且它眼前的也不是尸体,而是一幅立体画面,里面显示的则还是……尸体的内容。

    学者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虽然上面写的像是文字的东西看不懂,不过它也能看的出,这是虚空蠊的解剖图,里面显示出了多种器官的位置,应该还有作用等详细介绍什么的。

    也就是说……它们在这里研究虚空蠊吗?

    “找不到那个神经连接器……那到底在什么地方?”

    就在学者疑惑的时候,尘鳄突然说了一句话。

    这个语言是‘始境语’,实际上是始境给使用声音交流的巅峰物种们定制的一个语言,学者的机械装置里有相关资料所以它听得懂。

    一般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巅峰物种才用这个语言,一般的巅峰物种,比如说刚刚到平台那些是不用这个语言的。

    学者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尘鳄会使用这种语言,因为据学者所知,尘鳄甚至不是巅峰物种,应该是过去残留的文明。

    实际上尘鳄在这里也是很奇怪的,为什么它会在这个地方呢?按道理来说没有任何的巅峰物种或者别的什么物种会在这个世界。

    因为镜世界是从来都没有什么物种接近的,除了始境自己以外。

    想着,学者对尘鳄发出了疑问道:“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呢?”

    它主要是想看看尘鳄对它有什么反应,从刚才到现在……是一直都没有反应的。

    “你是谁?”尘鳄看了学者一眼,然后继续看它自己的屏幕。

    “……它是怎么了?”看到尘鳄的反应,学者感觉相当的奇怪,好像尘鳄把它当做了自己的一员的样子,所以反应如此的平淡,于是,学者继续问道:“你在这里研究……虫群吗?”

    “是啊!我要找到神经连接!”尘鳄大叫道:“但是一直都找不到,为什么找不到呢?所有的器官都确认了位置,就那个找不到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