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应该怎么做
    “啊……”

    带着惊讶的叫声,勇者从空中摔落了下去。

    但就在即将接触地面之际,它在空中用力一个转身,稳当地落在了地面上。

    “原来你们在这里躲藏着……”勇者往前面看去,只见它的面前出现了十个地镜。

    这些地镜原本似乎是隐藏在周围的废弃物堆里的,当勇者跳起来的时候,它们就突然钻了出来对勇者展开攻击。

    这次攻击似乎是造成效果最好的一次,它们成功让勇者从空中掉了下来。

    虽然没有对勇者造成任何伤害,但地镜的目的似乎本来就不是如此,它们只是想牵制住勇者而已。

    下一刻,地镜们向勇者冲了过去。

    “居然还想战斗吗?”随着嘭的一声,一个地镜被勇者打飞了出去,但剩下的地镜就像是之前那样,它们不顾一切地冲到勇者身边,并且拼命黏在勇者身上。

    “哇……啊!!!”伴随着一阵尖叫声,侏儒从空中一跃而下,扑在了一个地镜身上瞬间就将它的表面咬碎。

    而勇者也将几个黏在身上的地镜甩开并且击飞,它用剑指着地镜们道:“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这里即将要发生某种事情,而你们想拖住我,让我和你们一起同归于尽……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走了,骨碌!”

    说着,勇者纵身一跃,再次跳向了岩壁那道裂痕,然后对准裂痕猛地斩了下去。

    ‘咔!’剑刃卡在了裂痕里面。

    “居然那么坚固?”勇者把剑抽了出来,然后开启了剑刃的锯齿功能,再对准岩壁斩去。

    而侏儒也爬到了岩壁上,它好像准备用牙咬这道裂痕,但这道裂痕相当坚固。似乎无法那么简单地打开。

    不过勇者相信这里一定有门之类的结构,它当初应该就是从这里被冲进来的。

    ‘轰咚!’

    忽然,下方传来了一阵响声,勇者往下看去,发现刚才一直在下降的地面停了下来。

    而且地面上那些网孔居然开始渗出大量的液体,这些液体看上去很奇怪。颜色是银灰色的,周围那些地镜的尸体一碰到这种液体就开始发出古怪的响声,并慢慢地溶解掉了。

    那些堆积成山的废品,也在液体的影响之下越来越矮,最后溶解殆尽……

    “看上去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勇者看着液体道:“看来是用来分解废物的,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它可能会淹到我们的位置溶掉,骨碌,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侏儒大叫道:“哦哦哦啊啊啊!”

    “好吧。”勇者说道:“看来战斗的默契在这没用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但是……还有一招可以试试看!”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

    “我们这是在哪?”

    两个现在是机械的生物——爆哮虫和苏苏米,正走在一处周围都是白色的通道之中,这个通道宽达十厘米,高度也是十厘米,好像没有任何危险的东西,它们可以很轻松地前进。

    “在哪?”爆哮虫转头对苏苏米说道:“这种问题你应该很清楚。”

    苏苏米道:“我不清楚在哪里。”

    “我也不清楚。”爆哮虫说道:“我说的是你应该很清楚我们都不清楚我们在哪里。并不是说你清楚我们在哪里……”

    “好了好了。”苏苏米道:“那么我们现在要去找它们汇合吗?”

    “我们要找它问问路。”爆哮虫转过身,指向前方三十厘米外的一个地镜道:“它肯定知道什么隐情。”

    “隐……”没等苏苏米说什么。爆哮虫就跑了过去。

    进入感知范围的时候,地镜顿时显得吓了一大跳,它立即转身向后逃去,但爆哮虫以更快的速度一跃而起,跳到了地镜的面前挡住了它。

    然后,爆哮虫打开了嘴。在它的嘴里散发出了彩色的光芒。

    地镜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它也不逃了,同时也在身体表面散发出彩色光芒。

    “它们真的在交流?”苏苏米看着两边的光芒在不断地闪烁着个不停,持续了一百秒之多的时候,地镜突然不发光了。然后爆哮虫便跑了回来。

    “你们在……”苏苏米疑惑地问道:“说些什么?”

    “不知道。”爆哮虫道:“只是随便发一些光而已,发光的方式是学着它们和同类交流的样子,好像引发了某种效果,现在它已经不打算逃跑的样子。”

    苏苏米看了看远处的地镜,它的确好像不怕了,但也没有接近,就一直在原地那里。

    过了一会之后,它便向远处移动。

    “我们跟上它看看。”爆哮虫说着便追了过去,苏苏米见状也随之跟在后面。

    它们走了一会之后,发现地镜带着它们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这房间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地面上布满了三角形的坑陷,苏苏米和爆哮虫看着地镜自己走到了房间中心的一个坑陷上,然后把自己嵌了进去。

    “它在做什么?”苏苏米问道。

    “可能在做古怪之事。”爆哮虫走了过去,它看了看满地的三角形,于是便伸出前肢戳了戳最近的一个三角坑陷。

    ……与此同时……

    ‘轰咚!’原本一直趴在管道内的学者突然感到整个管道都震了一下,透明的底部瞬间就打开了,学者差点掉了下去,还好它迅速地用手撑住了两边。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打开?”学者感到十分疑惑,不过下面那些来来往往的地镜好像都没注意到的样子。

    ………………

    “这好像能造成某种效果。”爆哮虫缩回前肢,然后再戳了戳旁边的一个三角。

    …………

    ‘轰隆隆……’

    “好像发生什么了?”正在岩壁上劈砍裂缝的勇者发现下面那些溶解一切的液体忽然开始急速地升高。

    原本它是缓慢地升高的,而现在升高的速度快了几倍,很快就要到它这个位置了。

    …………

    在这个时候,爆哮虫再次戳了更多的三角形。

    这个时候,爆哮虫所在的地方也开始震动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