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 牺牲
    ‘嗡——’

    在奇妙的声音回响之下,探索小队所在的那段通道都被高温所覆盖,地面上的肉块也随着温度急剧升高而起了奇妙的变化。

    “这里的温度已经提升到相当高了!”学者的身上有着大量的检测设备,所以它能随时探测各种事物的变化。

    勇者问道:“我们会被烧熟吗?”

    “当然不会。”学者道:“这种温度还远远未到达我们能承受的上限值。”

    “那就……不用担心了!”勇者再次用剑猛击前面的透明墙壁,裂痕顿时增加了一倍,在墙后面的那群地镜好像也被吓到,稍微后退了一下。

    勇者和学者不同,它几乎是完全为战斗准备的,因此本身没什么检测能力,但是战斗能力非常强大,本身能够以爆炸性的速度使出强力的重击,而它的脚也具备抓稳地面的能力,这让它不会因为自己力量太大而弹飞自己。

    “粉碎吧!”勇者再度斩出了一剑,在它面前的那面透明墙壁应声而碎,但在墙壁粉碎的同时一时间,无数的攻击打在了它的身上。

    这些攻击中包括了细小的尖刺,高温的射击,还有些小型爆炸物。

    而勇者在这无数的攻击之中就如高塔一般耸立不倒,这甚至让勇者自己都感到有些惊讶,因此,它转头看了一眼学者道:“我该觉得痛吗?”

    “……看来我们的装甲实在太坚固了……”学者说道:“但是不要大意……”

    “哇哦哦哦哦哦!”在它们说话的时候,侏儒已经冲了过去,它跳进了地镜的群体之中。抓住任何最近的目标就咬上去。

    被它咬上的地镜响起了碎裂之声。银色的血液爆溅一地。侏儒随之松口去咬下一个目标。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时候……”勇者见状也随之冲了过去,和侏儒共同地战在了地镜群之中。

    它们的攻击所到之处,总会掀起银色的血雨,学者就在远处看着它们的战斗,爆哮虫和苏苏米也来到了它的身边。

    “这就像是电影一样。”爆哮虫看着正在战斗的勇者,对学者问道:“你觉得呢?”

    “……通常电影不会这么演的。”学者道:“大多数电影都在宣传‘正义获胜’,所以……”

    “所以,它就是在屠杀无辜的魔王。”爆哮虫伸出前肢指着勇者道:“通常魔王一开始都强大无比。直到有一个英雄站出来……”

    “那是……”学者忽然注意到,在勇者战斗范围之外,有一个浑身是伤痕的地镜正在以很慢的速度挪动着。

    地镜很害怕受伤,它们通常只要有一点小伤口就会很快死亡,而这个虽然有着大量伤口,但它居然还能拖着身体移动。

    这应该说它毅力很强大?还是体内有什么特别的结构?

    它慢慢地挪动到了旁边的一个装肉的方块上,然后用头部的尖端轻轻地碰了碰方块,方块随之打开了,里面的肉也掉了出来。

    然后它再用尖端对准了打开的方块,银色的血液从尖端中涌了出来。滴入了方块之中……

    做完之后,它便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它在做什么?”学者看着这个地镜道:“好像是……”

    ‘轰隆隆——’顿时,学者感到了地面好像传来一阵阵的颤动感……

    “好像它启动了什么东西!”学者大声说道:“可能是很危险的东西!”

    “什么?”勇者一脚踢飞了一个地镜道:“什么危险的东西……啊!”

    它还没说完,附近几个地镜就围了上来,它们没有使用武器,而是直接用身体去撞勇者,然后黏在它的身上。

    地镜的表面有着某种黏着能力,而侏儒那边也是这样,侏儒现在被几个地镜黏在中心,还不停地挣扎着……

    “这些东西在搞什么!”勇者用力地打碎了一个地镜道:“它们好像都发疯了!”

    “不……”学者说道:“它们想牵制住你们,好等待那个启动的东西……来了!”

    ‘轰隆……’在通道的远处,震动声持续地传来而且越来越近,很快,学者就看到了这阵震动的源头。

    那是巨量的……银色血液。

    这不一定是血液,只不过看上去的确和地镜的血是一模一样的,而且实在……太多了。

    就如同洪水一般,银色的血液从远处的通道轰隆而来,它卷走了路途的一切东西,很快就接近了勇者所在的位置。

    “居然有这种东西……快跑!骨碌!”勇者立刻甩开身上的那些地镜,并跳到旁边帮侏儒把那些地镜也打开,然后便和侏儒一同往学者的方向跑了过去。

    “最后,它们决定牺牲自己,召唤出强大的力量来击败敌军,就像是英雄一样。”爆哮虫看向学者说道:“我们也快跑吧,死了的话不知道会不会造成精神损伤。”

    “什么?”学者吓了一跳道:“说明书没说啊……算了!快跑吧!”

    说着,它们全都转身向通道的另一边跑去,但那汹涌的银色洪水的速度并不比它们要慢。

    实际上,洪水的速度要快的多,它将地上所有地镜的尸体和碎肉卷起,越来越接近了正在奔逃的探索队伍。

    “啊哇哇哇哇!”伴随着一阵尖叫,洪水将它们也全速吞没,强烈的水流带着它们往通道的深处涌去。

    它们会是什么结果……呢?

    ………………

    “不知道它们的探索怎么样了。”在遥远的另一边,教长一边看着眼前的画面,一边想了想有关于探索队的事情。

    不过它现在还有事情要做,那就是……

    “我已经答应不咬杀你了……你应该感到十分的高兴才对……历史上从来没有生物会得到如此美妙的承诺,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就咬杀你……”

    “快点放开它,不然我就不高兴了!”

    在画面之中,一个看起来奄奄一息的造脑怪正在那里,它旁边还有一群分裂脑。

    教长觉得这种可能是对它的压力还不够大,不过它不需要一直在这头造脑怪身上试,还可以找别的造脑怪,因为它们……性格都不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