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探索队伍
    “这个感觉好特别……”

    一个名为学者的生物,正站在炙热的阳光之下。

    它的周围是陡峭的岩壁,而它的脚下则是一片巨大的……反射光芒的闪亮平面。

    也就是说这是镜子。

    但是学者为什么会站在这一片巨大的镜子上呢?这可能要从比较早的时候说起了。

    在不久之前,学者和爆哮虫还有一群虚民小队友来到了这个被叫做连接世界的地方,并在这里经历了一些有惊无险的事情之后,在一个看似安全的地方建立起了营地。

    这个营地在两个危险的地方之间,前方是有着无数坑洼的‘镜坑平原’,后方则是有着大量蓝色触手藏在地下的‘湛蓝之地’,天空还有一些大型的飘浮石头以及能让整一片区域都变成黑夜的古怪生物经过。

    学者准备在这个世界上进行探险,虽然说已经差不多到了出发旅行的时间,但它还没有要出动的样子。

    将军最近送来了一些东西,许多的建造机甲和虚民们在这里开始建立起大型的营地,而学者则在这里观察着一些生物,它对于这种生物……十分在意。

    这些生物现在被叫做‘地镜’,就是它们形成了整片镜坑平原,这些坑洼中的镜子烧焦任何接近之物,然后将猎物吸入镜子中。

    学者对这个过程十分好奇,于是它一直在观察它们。

    虽然目前通过观察知道了一些镜面的一些生活方式,不过并不知道它本身是什么样子的。

    最近,学者则有了得知镜面本身究竟是什么样的方法,因为教长往这里运送来了大量的……很小的金属蜘蛛,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这些东西包括了一个‘迷你实验组装室’,数个‘精神转接器’。还有一个‘能量发生装置。’,以及一本说明书,一个脑波解释器,还有一张学者小时候看过的电影‘虚民机甲战队’的影片。

    在稍微看了一下‘说明书’后,学者知道这些玩意怎么用了。

    于是它就到了这里来了。

    学者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它浑身散发着金属的光泽。把手伸到眼前扭动了一下,机械的吱嘎声也随之响起。

    这不是因为学者穿着护甲,而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个机械。

    通过那一堆东西,学者成功地把它的‘意识’连接进了这个和它长的一模一样的机械里面。

    简单的说,学者现在的‘本体’在远处处于睡眠状态,而它的意志则依旧清醒,并控制着这个机械跑到了这里来。

    这个技术听上去很简单,但是很复杂,学者听说和‘梦境能量’有关系。这样能确保在连接的时候不会被切断,学者还没完全弄清楚这些技术……但学会使用它倒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据说在这个连接世界有很多危险的区域,在接近那样的地方时,就要使用这种方式来进行探索。

    不过,这个机械虽然长得和学者一样,但不是一比一大小的。

    它比学者小的多,只有三厘米左右的大小,而学者控制这个小型的躯体就好想控制自己真正的躯体那样。不会有什么违和感,而且还觉得自己灵活了很多。同时,它还能使用一些特别的能力。

    而变成这样的,不只是学者而已。

    学者转头看去,在它旁边的镜面上正站着几个和它差不多大小的机械。

    “怎么?还没开始吗?”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只有四肢的机械,它背着一把很长的,还有着锯齿的剑。当然这个机械也是和学者同在营地之中的生物连接过来的,它的名字叫做……啤尔。

    不过据说一般它都被称为‘勇者’。

    “在这等下去会有危险吗?这个状态死了的话会怎么样?”

    这是一个绿色的机械,它有着长长的尾巴和突出的脸,学者也对它比较熟悉,它的名字叫做——苏苏米。

    “哇——!”

    这是一个侏儒。它比旁边两个要小很多。

    “这个状态死了并不会死,但会觉得很难受,就好像是吃了排泄物那种感觉。”

    这是一个爆哮虫……的机械,它也是平时和学者在一起的那个,不过连接进机械内后,就变得和学者一样大了。

    当然,它们几个都不过三厘米的大小,侏儒甚至才一厘米不到,但全都是精密的机械组装成的,这就是学者的探险队伍。

    对于别的队员,学者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但是为什么会有一个侏儒在这里?

    “我知道,你在小看它。”爆哮虫忽然走到了学者身边对它说道:“但它本来就很小,本来就不需要小看。”

    “……我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会有个侏儒……”学者说道:“而且教长……”

    “它是来自骸龙那边的。”苏苏米的机械说道:“它被叫做‘和平大使’,它通过和别的……野生侏儒的交流促进了骸龙和侏儒的和平。”

    学者问道:“野生侏儒?在恐龙大陆那边的?”

    “好像是,据说骸龙出动了探险队到那边和它们有接触,当地侏儒对骸龙有着巨大敌意,但是通过这个侏儒和它们交流,敌意就消失了。”苏苏米说道:“所以说是和平大使。”

    “但是……”学者疑惑道:“这好像不是它为什么来这里的理由……”

    苏苏米说道:“具体理由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从那里来的。”

    “不要管什么理由了!”在旁边的勇者用力将剑砸在了脚下的镜面上道:“我之前一直都在那什么几号球探险,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没有!全是石头和石头!现在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看起来非常绚丽的世界,但为什么还不开始?要在这里站多久?”

    “你不要那么暴躁。”爆哮虫对勇者说道:“耐心,公正,坚定,不是一个勇者应该有的行为吗?你难道不应该像一个英雄一样奋战到底吗?”

    勇者问道:“你从哪里听说勇者要有这些行为的?”

    爆哮虫看向了学者。

    学者立刻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看的那些电影又不是我拍的!”

    “还有……”学者顿了一下说道:“我们在这里站着是等这面‘地镜’吃掉我们,时间上并不能准确确定多久。”

    ‘地镜’会立刻把煮熟的东西给吞没掉,而那些不能煮熟的东西则会被天空中的‘透明投矛者’给带走,但是如果是小于十厘米的东西,例如灰尘或者像学者这些型机械,‘地镜’还是会把它吞进去。

    这是学者最近观察得到的结论,但这个吞进去的时间并不能完全确认,有时候很快,有的时候又很慢。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拿块……肉什么的放在这里烧熟了,就能和肉一起被吞进去了呢?

    那是因为就算那样做,‘地镜’也会先把肉吃了,而把它们这些‘灰尘’留在这个位置,并不会一起吃进去。

    所以只有等待而已……当然可以把这里砸坏再进去,但学者觉得还是不要这么做比较好。

    “是吗?那还真是……哦?开始了?”

    这时,勇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学者和周围的同伴们看过去,只见勇者的脚已经陷入了脚下的‘镜面’之中。

    “这里也是!”学者注意到自己的脚下也是如此,还有苏苏米,爆哮虫……以及那个侏儒。

    “哇哦哦哦哦哦!”侏儒激动地大叫起来,别的队员都一动不动,而就它在那里挣扎着想要从这个陷落中逃出去。

    “喂……不要动!”学者赶紧对侏儒说道:“要让‘地镜’以为我们是死物才行……你听得懂吗?”

    “大概听得懂。”爆哮虫说道:“你们的机械里都装有脑波翻译器。”

    “但为什么我听它说话都是‘哇’之类的?”学者看着侏儒道:“而且它都没停下来!”

    “因为它本来就只会‘哇’。”爆哮虫说道:“而且它好像不想听你的。”

    “那干嘛让它过来……”

    学者的话还没说完,它就感到沉入速度突然加快,它和同伴们的整个身体都陷入了镜面之中。

    “啊啊哦哦哦哇哇哇!”

    一边听着侏儒的尖叫声,学者一边感觉自己在一个管道一样的地方不断往下滑去。

    ‘啪!’突然,学者感到自己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停了下来。

    “好像是到底了?”

    这个地方相当黑暗,不过学者能感知到队员们都在它身边,这个机械内有感知同伴的功能,这使得它们不会丢失同伴的位置。

    当然,也有夜视功能,但学者还没开启。

    ‘咚!’

    就当学者想要去开启夜视功能之时,周围突然亮了起来,学者发现所有的同伴都在它的身边,而它们现在在一个……应该是球状的‘房间’内,周围的所有墙壁都像是镜子一般。

    “这是它的胃吗?”勇者站了起来,用剑戳了戳墙壁道:“能不能把这里打坏?”

    “不要随便攻击。”学者说道:“我们还是先观察一下状况再说……”(未完待续。。)

    ps:感谢~彩虹小熊~河蟹不能吃~kether~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