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陷入回忆
    ‘快点回头!’‘不要再前进了!’

    绒球依旧飞在看上去能无限延伸的道路之上,在这个位置,原本地面上看上去自然的岩石裂缝和痕迹转变为了笔直的长线。

    看上去就如同生物的作为一般,而再往前一些,这些线就开始组成了文字,组成了神的语言。

    这些文字全都只在表达着一个意思:‘离开这里’,从未出现过别的词汇。

    琳在看到文字的地方开始飞行了差不多有十公里,文字从最初每隔数米才出现一些,到现在已变得像是虫群般密集。

    它们密密麻麻地在地上,全都在表示让琳快点离开,而且文字里表达的‘语气’也变得更加的不耐烦起来。

    比如说这里面有很多‘快滚!’‘蠢货!为什么要找死!’之类的词汇。

    神的语言里也有很多‘粗口’,它们似乎专门被写在这里辱骂经过这里的生物。

    但是,如果有生物能到达这里,那它一定是能够抵抗恐惧的,那这些辱骂的词汇有什么作用呢?

    绒球继续飞下去,试图寻找答案。

    好像是因为地面的空间有限,虽然琳发现地面的字越来多,不过却变得越来越小。

    这里面的词汇大多数是相同的,琳并没有管它们,而是继续往前飞去……

    看看一直持续下去,会变得怎么样呢?

    琳又前进了一段时间,从开头到这里来算,应该已经有五百公里了。地面上的字依旧持续着。不过它们从让琳回去变成了一些奇怪的话语。

    比如说‘为什么’。还有‘你究竟想做什么?’之类的,变成了大量的疑问的词汇。

    很明显,‘制造’这道路的生物并不希望有别的生物通过这里,但是琳觉得这些疑问句也许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回答。

    想着,琳让绒球伸出绒毛,在地上画了起来,这里的文字虽然密集,但是之间还是有一些小空间。

    因此。绒球在它们之间写下了很小的字:“你是谁?”

    这里的地面似乎很容易画出痕迹,绒球轻易地就写下了这个词……接着,琳看看会产生什么反应。

    ……好像没有反应。

    绒球写下的字就在那里,琳觉得如果地面上的字是有某个生物因为琳来了才写上的话,那琳现在和和它交流应该会有某些反应。

    不过……看上去没有的样子,那么地上的这些文字也许是很久以前就写上了。

    想着,琳开始继续前进……

    地面上密集的文字随着绒球的前进开始变得越来越少,而词汇到之后也有些改变,出现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的所作所为不会持续下去的……’之类的文字。

    慢慢的,这些词也不见了。出现在琳面前的是……光滑的道路。

    这次的道路就像是打磨过一样,看上去相当光滑。一点痕迹都没有,这里的这些事情还真是有趣,因为道路不断地变化,所以在这里行动也不会感觉无聊。

    但究竟还要前进多久呢?

    ……这个答案,在琳走了差不多一千公里之后,都没发现。

    光滑的道路好像一直延续下去,而且也没有任何变化了,既然这样,那就去看一些别的东西吧,比如说那几个士兵。

    想了一会之后,就醒了过来。

    现在,那些士兵还是在梦境之中,一般来说在极度恐惧的地方待太久不单只会疯,还会出现脑部损伤的情况。

    但是,琳后来发现,实际上它们没有疯,脑部也不会受伤,所以就继续让它们待下去了。

    这些士兵进入梦境之中后主要是进入了一种特别的‘空间’。

    就像是琳之前推测的那样,士兵所看到的景色和琳看到的不一样,它们没有看到那很长的道路,而是看到了另外一幅景象。

    它们看到的景象似乎会根据它们所待在梦境的时间而变得‘丰富化’,所以琳才让它们在梦境中待了那么久。

    那么,现在先来看看一个士兵……脑中环境究竟是怎么样的,可能能从这里面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并不是直接通过它们的进入梦境中观察,而是观察这个士兵的记忆,这样就能看出,在这段期间内它都经历了些什么。

    琳看了看第一个士兵的记忆……

    “……这……我都做了什么……”

    这个士兵进入梦境后的最初记忆,是在一处小巷之中。

    在小巷的尽头,正躺着一个生物,这个生物浑身流出了蓝色的血液,它的护甲上有着很多个洞,看上去被武器扫射过一般。

    而士兵则站在这个被扫射过的生物之前,它的浑身颤抖着,充满着恐惧的情绪。

    在这之后,周围的景色瞬间变化,转到了一个建筑之中,这座建筑……记得是一个叫做……‘审判庭’的地方。

    “看来,你是误杀了你的朋友。”在审判庭中心,有一个身形庞大,高达八米的生物似乎是负责审判的主要角色,它对在眼前的士兵说道:“因为脑部被寄生了,所以你的行为……并不算是犯罪,接下来你就去进行治疗吧。”

    说完,周围的景色变成了一个白色的房间,士兵正在房间的角落,并且它充满了悲伤的情绪……

    “为什么……为什么……”它一直都在重复着。

    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琳发现周围又变成了小巷,重复开始之前的那些场景。

    原来如此……

    接着琳看了看这个士兵别的记忆,刚才那些场景的事情主要是它以前发生过的一件事,那个时候,它的脑被某种生物寄生了,所以误杀了一个同伴。

    它一直都在意着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似乎是在这个士兵的生命中对它影响最大的事情,这可能就是它在梦境中看到这些景象的原因。

    接着,琳又看了看别的士兵的记忆……

    它们的情况基本都一样,这些士兵都陷入了某个悲伤的回忆之中,有好几个的回忆都是有关于战友死了之类的事情,不过有两个比较奇特,一个的悲伤回忆仅仅是因为被上司骂,还有一个则是因为不小心摔坏了自己好不容易买下的一个昂贵物。

    因为它们没有更悲伤的回忆,这些事情就是对它们来说最悲伤的了。

    不过……还有一个最为奇特的士兵,它没有被困在悲伤之中。

    “那些都是欺骗我的幻觉!我可不会被这种幻觉给吓到!”

    现在,在梦境的道路开头能看到它,它已经摆脱了自己的悲伤幻觉,而且在大道上走着。

    没想到这些士兵居然有一个能摆脱那种状态,这么说的话,别的进入悲伤之中的生物也有可能摆脱,这是否意味着它们有着走完道路的可能性呢?琳突然产生了这种悲伤回忆是一个‘试炼’什么的感觉……不过实际上应该不太可能。

    这个士兵虽然摆脱了,但它似乎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

    琳目前正在观察它,它正在不断地往前走着,但是速度却越来越慢……

    “这里到底通向什么地方……”

    恐惧的情绪在它的脑中回荡着,看着前方的道路,这个士兵也相当的害怕……

    “啊!!!”突然,士兵尖叫了一声,它一下加快速度向前跑去。

    绒球也随之在它身后追了上去,士兵目前正在全力地狂奔着,不过以它的速度,它可能会要跑上很久很久才能到达琳另一个已经到达深处的绒球所在的位置。

    似乎在这里观察它不会看到什么特别的事情……跑了一会之后,士兵好像感觉到了疲倦,在路上坐下来休息。

    琳醒过来检测了一下它的脑,发现它的脑基本没有消耗什么,就算它再跑上几个绒球昼夜的时间都是没问题的。

    也就是说这里让它产生了疲倦这种感觉,而不是真正的疲倦。

    看来这个道路有着不少奇妙感觉,不过好像都是些‘负面感觉’,来阻止生物前进。

    这样的话……

    “这道路到底是什么呢?它通向哪里?”

    琳决定直接问一问当事的生物——市长。

    “你说什么?你可以在我的脑中看到道路?”市长原本一直想用恐惧驱逐琳,而且一直都一动不动的好像死了一样,但在琳提出问题的时候,它突然就变得惊讶起来:“怎么会有那种事情?”

    “就是……”琳接下来和它稍微说了一下道路的事情。

    市长对于琳的描述也感到非常震惊,它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

    感觉上它并不像是装出来的,虽然市长不是细胞生物,但它表达情绪的方式和细胞生物几乎一样。

    那既然它不知道的话,那就只能够继续走下去,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为了更好的测试,琳把市长带回了克拉肯那里去,要把它从这个城市中搬出去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那些测试的士兵也留了下来,除了那个自己解开悲伤回忆的,琳也把它带到了克拉肯里,继续看它会不会发生什么情况。

    同时,琳决定稍微联络一下别的有可能的‘知情者’。(未完待续。。)

    ps:感谢~永灿~河蟹不能吃~sunde~痕迹桑~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