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温和的方式
    “这个是‘虚民’。”

    “咕!”

    “这个是‘虚空巴士’。”

    “咕?”

    “这个是‘笨蛋’。”

    ……

    在黑夜的天空下,虚民的城市依旧灯火通明,许许多多的虚民即使在黑夜降临也无法休息,它们只有不停地工作,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而在研究所里的虚民,则是世界上少数能够睡到自然醒的虚民,它们绝对不会放过能够睡觉的机会。

    因此,在地下研究所里,除了少数在值班的士兵外,所有的虚民都处于它们恐怖或美妙的梦境之中,这导致这个地方相当的安静,安静到琳在教这个虚空巴士的海星幼仔识图,它们也不知道……

    有着冰晶般外壳的绒球在变化着身体的颜色,每显出一幅图像,绒球就会说出一个词,就像是当初对脑袋虫的做法一样。

    这个教育已经持续了许多个昼夜,海星从最初对绒球的漠不关心,变成了现在绒球一出现在它的面前就非常兴奋。

    目前,它已经通过图片认识了不少的事物,每次琳说到相关的声音,它就知道琳要说的是什么物体。

    而它在识图之时,琳也在观测它的内部结构,这个海星内部会像是普通生物一般活动,琳在观测哪个部位特别活跃,以确认那是脑部。

    琳发现在海星的核心区域附近,每当海星激动的时候,有一小块东西会特别的活跃。那个有可能是脑……不过也有可能是分泌信息素的器官。

    最近它新产出来的传送器。已经被送到了一艘战舰上。装配在了核心的部位。

    琳在这里的教育,使得小海星和绒球越来越亲近,琳觉得,虚民如果开始这样对它,应该之后叫它自主传送都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虚民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对它,从来都只是想怎么控制它而已。

    果然和它们那种‘和自己相似的生物才叫做有智慧’的想法有关?

    不管怎么样,这样弄下去的话。琳也可以慢慢地培养出一头和绒球关系很好的虚空巴士出来了……

    而且,进行什么研究的话,也会更加的容易……

    而在琳在这边进行教育之时,另外一边也发生了一些事情……

    之前,那个袭击战舰的长矛释放出了巨量的小型球体,后来琳才发现,在长矛的后面有一个放置这些球体的空间。

    里面有空气,只要一打开,球体就会随着空气喷射出来,分散在周围的虚空之中……

    然后呢?

    然后。目前还没什么事情发生,琳认为这些球体可能会召唤来相关之物。所以就一直保持着对它的监视。

    而琳的战舰也快接近虚民的安全区了,琳打算直接将整艘战舰传送到虚民的母球,看看它们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感受传送能量。

    只有亲自被传送,才能感受到这种能量有什么特别之处,因为虚民不一定愿意传送一艘奇怪的战舰进来,琳也不打算隐藏身份,所以需要和海星弄好关系。

    不过,琳这个教导过程还是会造成比较大的动静,所以不能隐瞒研究所的这群虚民太久。

    它们很快就发现了有些问题。

    “总管……最近它的样子有些奇怪。”在某个时候,总管接受到了负责监视的虚民的报告,很多虚民都围在了一个夜间监视的录像影像之前。

    它们在影像中看到,海星做出了一些奇怪的举动,它对着房间的一个角落摇摆着触手,并且时不时发出咕咕声。

    在影像中,它们看不到绒球,因为绒球在给海星显示图像时也特别用一种方法折射了射到监视器上的光线,使得监视器无法接受到绒球的图像。

    “它从来没做过这种动作,总管。”总管身边的一个研究员说道:“可能是它的护甲给了它一些影响。”

    “不,它看上去好像在和什么东西交流。”另一个研究员道:“我们应该研究一下。”

    “不要管那么多了。”总管说道:“它看上去很兴奋,这是好事,最近将军要进行传送测试,我们必须准备好新的刺激传送准备。”

    “是的。”一个研究员说道:“配合护甲所使用的刺激装置已经制造好了,这种新型的装置可以让传送没有任何的延迟。”

    “通过最新的研究,我们决定采用‘热光熔裂法’。”这个虚民拿起了一个携带式影像装置,在上面显示出了一个它所说的新装置。

    “这个装置可以配合护甲上的插槽,完美地安装在上面,只要启动,它们就放射出高温激光,对目标进行瞬间刺激,使它进行返回传送。

    在数百年的测试中,虚民已经知道怎么刺激海星使用传送,以及刺激哪个部位,会让它用哪种传送。

    使用传送并不像是产生传送器那样不稳定,虚民可以很好地控制它使用那两种传送。

    “很好。”总管说道:“那么就给它撞上这最新的装置。”

    “等一等。”不过,一个声优打断了总管。

    “我认为这种刺激的做法不妥。”一个虚民突然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使用刺激的方式来让它做事情呢?为什么我们不使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像是喂食等方式来引诱它使用传送?”

    “你是……”总管看了眼这个虚民道:“新来的?”

    琳发现,虚民似乎通常都这样,它们听到某个虚民说话时,首先关注的是这个虚民的身份,然后才是它话中的内容,实际上它话的内容不是很重要,基本身份就能决定一切。

    “是的。”虚民说道:“我是最近来这里的实习研究员。”

    “新来的应该好好学习,不要问什么问题,更不要对比你高级的研究员提出任何建议。”总管说道:“好了,现在准备……”

    “不!”那个虚民说道:“你们应该都有看到刚才那个生物的样子啊,它那么快乐,那么开心,不要再折磨它了!”

    总管楞了一下,随之对身边的一个研究员小声问道:“它是从哪来的?”

    “奇怪……没有资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