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预言者
    归还的活动结束了,木之灵终于得到了安息,想必复仇的绿色终究会消散,树木之林将再次蔓延在我们的国度。

    在一块石板上,一个白骸龙用黑色的‘石笔’,记录下了木之灵的最后情况。

    “谢谢,预言者。”现在,在复仇之藤林地的边缘,两个王正在向一个看上去比较老的白骸龙道谢。

    ‘谢谢’这个词主要是在白骸龙和翡翠龙之中有出现,一般来说是对于同伴的帮助表示感激,这个词的发展原因应该是和它们自私有关,它们有对于讨厌的同类进行‘辱骂’的话语,那当然也有对友好的同类表示‘感激’的话语……

    而至于骸龙因为没有‘讨厌的同类’所以一般它们没这类词。

    不过,琳更关心的是这个叫做‘预言者’的老白骸龙,琳对它也有所了解,似乎各种有关于木之灵和创造者等等的各种石板记载都是这个白骸龙写的。

    当然创造者的事迹和白骸龙的历史并不是一个白骸龙写的,不过它们每一代都有专门负责记录这些事情的白骸龙,这些白骸龙都被称之为‘预言者’。

    而这个预言者也是之前那些预言者的后代,似乎是一群很特别的白骸龙,因为不管遇到任何危险,它们都在负责记录历史。

    而且这种预言者似乎几乎不会和别的白骸龙繁殖,据说是为了保证‘纯正的后代’,几乎都是近亲繁殖的。

    有关于这些资料,琳也是在石板上看的。海底的城堡里的图书室有一些记载。因为这种‘预言者’有着十分特殊的地位。所以即使是王也需要对它表示尊敬。

    虽然说预言者只负责记录,但它们偶尔还做一些别的事情的样子,比如说预言天气的情况什么的,好像还比较准确。

    这个感觉上就相当的可疑,也许要研究一下这些‘预言者’比较好呢。

    在预言者写好石板后,归还木材也宣告完毕了,这里聚集的白骸龙都开始返回了,它们就和翡翠龙一样。相信着城市的扩展能让它们获得更好的生活。

    但是它们还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它们逼近。

    脑袋虫应该从来都没体验过这种同族间互相竞争的感觉,它一直都在追寻着自己的思绪渴望之处生活着,它在大海上追随着它的梦想,同时,它也为琳汇报了一些消息。

    两个记录之球,记录了多种的信息,而且里面基本都是关于立蝎变化的信息,并没有亚特族群其他任何兵种的信息。

    既然如此,为什么造脑怪要夺取记录之球呢?这对它自己来说应该没用才对。

    第一个球中记录了多数战斗用的变化。而第二个球则记录了有关于‘后’的信息……

    实际上就是类似皇后的兵种,立蝎本身自己能够繁殖。应该不需要皇后,到目前,立蝎都没有出现过这种变化的样子。

    它们大概也认为没必要吧,一般来说皇后都是没有指挥能力的,不管是哪种分工型物种都是如此。

    不过,这只是两颗球的内容,琳记得当初还发现了一颗,不过被造脑怪给弄碎了……

    那一个里面会是什么样的信息呢?

    这些记录之球显然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分类记录,战斗类立蝎记载在第一种,而皇后则是第二种,但为什么需要有第三种呢?第三种会是什么东西?

    现在可能很难知道了呢……不知道还有没有这种记录之球,琳因为应该很多才对,不过现在在立蝎之城内已经找不到了,也许要去别的地方找,比如说找到造脑怪。

    造脑怪活动的地点因为相当的分散,所以很难探索它们的活动,而且目前找到的基本都死掉了。

    现在还是先继续在这里调查一下吧。

    琳的间谍现在跟着白骸龙的山之王走,王自己骑着一头全身都穿戴着铠甲的大鸵龙,然后身边还跟着一大群的卫兵走在城市里。

    如此防备并不是没有缘由的,和翡翠龙之城的居民大多数都崇拜苏苏米不同,白骸龙城里的白骸龙并不崇拜‘王’,相对的,还有不少十分恨王的,之中有很多种原因,不过理由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护卫是必须的,在巨量兵力的保护下,周围的白骸龙只能围在附近看,走过了一段挺长的城市之路后,王总算安全地回到了城堡之中,它几乎在一回去之后就冲向了城堡的顶端,找到了晶狂所在的房间……

    ‘嘭!’晶狂房间门口的石门瞬间被山之王推开,正在睡觉的晶狂吓了一大跳,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

    “王……?”晶狂有些惊讶地看着王带着一大群的卫兵站在它的房间之中,而王的视线并没看着晶狂,而是看着放在一角的巨大结晶。

    “看来你说的是真的呢,晶狂,光听别的龙说来说去,我还不太能相信。”

    琳觉得,王看结晶的眼神就和晶狂当初一样,有一种‘狂热’的感觉,似乎王也相当喜欢这个结晶。

    为什么王会喜欢这个结晶呢?毕竟王已经是地位最高者了,它可以决定任何事情才对,这个结晶能换再多的壳对它来说应该也没什么意义吧。

    不过,也许和它并不是唯一的王有关呢。

    晶狂看了看结晶又看了看王,它好像已经理解了状况,随之从地上坐起来说道:“没错,我到了创造者之地,经历过无数……”

    “停。”晶狂的话突然被王打断了,“关于你们探索的故事我已经听别的龙说过无数遍了,你只要告诉我,你在哪里找到这种如此巨大的结晶?”

    “那当然是在一个很美妙的地方,我的王。”晶狂说道:“但你必须亲自前去,才能确认那里的位置。”

    王继续问道:“那里是不是还有很多的树木,以及别的生物?”

    “当然,就如创造者最初创造的世界一样,那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奇妙生物,我们完全可以再次回到那里去,成立我们新的城市。”晶狂说道:“那里没有任何的危险,只有一些比较大的怪物,但是如果带大量的部队去,能轻松地解决这个问题。”

    晶狂似乎非常地希望王前往大陆,它说的就如真实的一般,这对于王来说有着相当的吸引力,但是王在这里显然也并非它自己所说的那样,它自己并不完全相信晶狂,但是它又很想去大陆那边,去的话就必须求助于晶狂才行。

    当然它也可以去找另外几个还活下来的白骸龙,不过找到结晶的的确只有晶狂而已。

    双方都在不断的思考,如何让自己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这些自私生物还真是麻烦,整天在那里和同类争来争去的,琳觉得它们在这上面实在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还有智力,为什么不多考虑一些和同类竞争以外的事情呢?

    这种事情看多了的话,就会产生一种‘烦躁’的感觉,琳还是先去看看有关于预言者的事情吧。

    之前那个预言者是待在城堡之中的一个房间里的,而且琳之前释放了一个眼球跟踪它,能很轻松地就到达它的房间,而不用慢慢地找。

    这里就是预言者房间么……

    琳的眼球并没跟着进入预言者的房间,而是看着它走进房间就没跟了,因此现在琳是第一次看见房间内的景象。

    这个房间没有门,走进去之时,能看到地面上种植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大多数都是一些色彩缤纷的花朵,这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一阵特殊的花香味……

    花类植物都以这种气味吸引能帮它们运输繁殖细胞的生物,这个现象目前到处都是呢。

    而那个老白骸龙则坐在一大堆的花丛之中,好像在‘闭目养神’的样子。

    闭目养神这个词很好玩呢。

    “你是谁?”就在琳试图接近它时,老白骸龙却先一步开口了。

    奇怪?现在间谍是变色状态,它看得到间谍么?琳仔细地看着那个老白骸龙,发现它有在释放出一种很微弱的……震动?

    对了,是类似用声音的那种探测方式呢,为什么这个白骸龙会有这种能力?

    想着,琳让间谍取消了变色,不过依旧在一步一步地靠近对方。

    “陌生龙,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进来这里?”老白骸龙张开了眼睛,看着间谍说道:“在这座城堡我没见过你,你是从外面偷偷进来的么?年纪轻轻就冒着如此大的危险来到这里,肯定有事所求吧,我可以指点你以后的道路,但你要记住……年轻最要不得的是鲁莽。”

    这个老白骸龙似乎记忆力很好的样子,琳在和海王弄混之后再次更改了一遍间谍的样貌,以防别的麻烦问题。

    说起来刚才这个老白骸龙就在那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大堆话,琳明明什么都没说呢。

    白骸龙说的大部分话语琳只是用思绪里的词解释成相近的意思,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完全解释,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学习……

    琳依旧什么都没说,走到这个白骸龙身边戳了它一下。(未完待续。。)

    ps:感谢~阿气~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