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没有争执的世界
    这里是龙栖木之林,在繁星的光辉之下,骸龙们聚集在一处宽广的树枝平台之上,它们在这里聚集而欢庆,主要是因为最近这里来了一个特殊的绿色生物。

    骸龙们欢呼着,一些骸龙在敲打着骨头和石块,还有一些骸龙拉动起树藤,有些骸龙则在吹着布满洞孔的石头,它们制造出为欢呼而生的响亮的音乐。

    作为这场欢庆的焦点,飞矛身边围绕着一大群好奇的小骸龙,最开始带它来的骸龙也在它的身边。

    首领利德尔站在平台的中心,一块大石头上,它大声叫道:“现在可以尽情地吃,尽情的欢呼!让我们欢迎这个来自远方的绿色生物!”

    “噢噢噢噢!”骸龙们闻言顿时又是一阵欢呼,大量的肉类和果子等食物被搬到了平台之上,同时被搬上来的还有一些树枝卷在一起做成的罐子。

    这些罐子里面放着一种以树液和树果液体混合在一起的特别之物,它们称之为‘饮料’,骸龙们拿起叶片,从罐子里捞出这种‘饮料’大口地喝下去,随之它们纷纷地开始跳舞欢呼起来。

    “要不要通知……”有一个骸龙靠近利德尔小声的说道。

    “不用了,让它休息吧。”利德尔说道:“塔克首领……它年龄大了,不太适合参加这种活动。”

    飞矛在欢呼之中显得比较不知所措,但它还是能够了解到,这些骸龙似乎很欢迎它,而且对它很好。

    “嘎!”带它来的那个骸龙递了一片叶子给它。飞矛发现里面放着一些奇怪的液体。

    它疑惑地看着那个骸龙。只见对方直接拿着一片叶子喝了下去。

    飞矛闻了闻这个叶子里面的液体。似乎有一种很刺激的气味在里面,但周围骸龙都在喝,它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随之也喝了进去。

    “嘎?”飞矛喝进去之后,它顿时感觉身体内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有种什么都可以不顾的感觉!它顿时兴奋地大叫了一声,跟着周围的骸龙们开始欢庆跳舞起来……

    它似乎很快的就融入这个群体了呢。

    在天空之中,琳一直都有在观察着它们。飞矛尽管在不断的算计自己的同类,但是对这群骸龙,它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那也许只是暂时的,如果它打算待在这里,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它要是有产生对骸龙们的习性造成影响的可能,那琳会让它‘离开’。

    不过这群骸龙的确比较好客呢,好客这个词感觉怪怪的,不过利德尔主要只是找个开宴会的理由而已,欢迎飞矛反倒是次要的。因为这样特别快乐,所以它们都喜欢开宴会。

    在宴会结束之后。大多数骸龙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居所,而利德尔向飞矛问了一些问题,它们还主要用绘画的方式和‘嘎’来交流,在这次的画图之中,飞矛表示了更多的信息,它被是自己的同族攻击然后流落到这里的,它已经回不到群体了,所以表示想留在这里。

    虽然骸龙没有‘攻击同类’这种概念,不过利德尔也见过白骸龙偶尔会这样对待同类,它对此表示了解,可以让飞矛住在群落之中,目前就让那个带飞矛来的骸龙和它住在一起。

    琳觉得那个骸龙对飞矛的好感度特别高,可能是因为飞矛是雌性的关系。

    一个骸龙有可能被翡翠龙的异性吸引么?看来它们也许真的有繁殖的可能呢。

    在接下来的时间,琳一直都有观察着飞矛的活动,骸龙几乎平常都是待在树上,树上的桥梁和平台让它们有着足够的活动空间,只有需要狩猎的时候,它们才会组合部队到地面上去,这最开始让习惯在地面上生活的飞矛不是很适应,不过过了几个昼夜之后就比较好了。

    同时飞矛也有在学习骸龙的语言,骸龙的语言之中大部分用的是脑袋虫的词,而翡翠龙的语言之中也有一部分脑袋虫的词,所以它们还是有一些句子可以相同,学起来也比较容易。

    不过,最主要的是……飞矛对于这里的态度……

    飞矛来到这里的生活的每个昼夜,可以说几乎都是在惊讶之中度过的,它最开始是惊讶这里的树木结构,这里的骸龙们的居所,它们所使用的工具等等……

    骸龙们很少使用火,但是却也造出了不少奇妙的东西,例如在夜间发光的树叶包就是它们代替火焰的工具。

    在这之后,飞矛就开始惊讶起骸龙们的生活性格了……

    这里和翡翠龙之城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骸龙之间没有小偷,没有欺骗,没有争执,也完全没有什么地位之分……

    所有的骸龙地位如一,它们不分工,每个骸龙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每个骸龙都能是卫兵,猎手,或者艺术者以及发明者,在唯一的一个首领统治之下,它们时刻都充满了欢乐,根本就没有什么负面情绪,除非有某个骸龙死掉了,它们才会表现出悲伤。

    飞矛越了解它们,就越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情绪,琳知道,它所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充满争执的地方,普通层的翡翠龙之间互相防备,算计,想方设法从同类那获取更多的资源,而更为悲惨的下层更是会出现‘自杀’这种可怕的现象。

    自杀是非常罕见的现象,除了分工型物种的自爆兵种以外,别的物种几乎没有自杀的可能,不过琳认为,在某个物种受到巨大的痛苦时,它就有可能自杀。

    比如说将一个生物的胆汁活生生地抽取出来,那可是足以让生物痛苦到自杀。

    而那些下层翡翠龙,它们即使有时身体并未受伤,但是它们思绪中受到的痛苦也能与被抽取胆汁的痛苦感觉相比。

    即使在飞矛生活的贵民之间,它们也总是互相攀比,试图压下对方,试图获取王位。

    但是在这里,一切都不同了,好像这里的骸龙们就像是被摘掉了负面情绪一般。

    当然,这一切,都是一个毛茸茸的球体所造成的。(未完待续。。)

    ps:感谢~lmxy~真饕餮幽幽子~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