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四十章 复活之光的传说
    在骸龙部族之中,那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黑暗之中如果出现了明亮的光芒,那将可以使死者复苏。

    但必须以一物换一物,没有白来之事,需要初生的生命,才能换来死亡的生命。

    “将初生之生命放在明亮之处,可以复苏将死之物,不管那是什么,光都会满足……你的愿望。”

    ………………………………………………………………………………

    大量的养分被塔克的细胞迅速地吸收,这些养分甚至连消化都不需要,虚弱的症状慢慢的消退,塔克消瘦的身体也慢慢地恢复之前的状态,琳再一次地复活了这个生物。

    在养分注射了一阵之后,塔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它充满疑惑的看向周围,期间它看着从中间裂开的杜美莎树,那个它自己摆好的石头圈还有那个蛋……

    琳感觉到塔克的疑惑情绪越来越重,最后,它看向了空中,看到了琳的新生状态……

    琳的新兵种比较接近一个海洋生物,看上去就像是浮在空中的,直径一米三左右的……毛茸茸的绒球。

    绒球身上隐藏着很多种功能的触须,可以伸出来,也可以缩进去,刚才注射也是用类似的触须,这个形态是琳感觉‘比较适合和骸龙混在一起以及教育骸龙’的形态。

    塔克现在充满疑惑的看着浮在空中的绒球,它刚才应该已经听到声音了,但为了让它更明白一些。绒球伸出一个末端是圆扁形的触须。在扁的区域有着和显示者一样丰富的色素细胞。

    琳显示出了翼龙的图案。然后用触手拍了拍绒球的身体。

    塔克看着绒球的动作楞了三秒左右,随之它看着琳的动作和触手图像好像明白了什么,瞬间就恢复了之前的激动,它全身上下充满着疯狂般的兴奋,它不断地在地上跳着舞。

    之前的舞都是很有规律的,但是这次却是疯狂而无规律,琳看的出它完全是因为‘开心’而跳的。

    看着它这样,琳似乎也感受到了‘开心’这个情绪。既然这样,那应该能知道它为什么会要在这等死了吧,是为了蛋么?这个东西大概需要很多个昼夜才孵化,而且孵出来的应该是白骸龙,塔克想养一只白骸龙?之前还对大的凶残无比呢。

    塔克跳舞跳了一会后,它也看向了那颗蛋,随之它立刻冲到了它摆好的那颗蛋前,欢快的把蛋抱了起来。

    就在琳以为它要做什么时,突然,‘啪!’的一声。蛋被塔克狠狠的扔到地上摔裂了。

    看来猜错了……

    塔克对小的也凶残无比,骸龙蛋很硬。刚才一下只砸出了一些裂痕,于是塔克再次抓起蛋,往一旁的石块上猛砸下去,在一阵蛋壳碎裂之声后,蛋被塔克砸出了一个大洞……

    果然,塔克有着很多无法理解的行为呢。

    塔克抱着蛋跑到琳面前,然后把蛋举了起来道:“嘎!”似乎想琳去吃的样子。

    塔克自己应该很饥饿才对,琳只是修复了它那些快要缺水而死的细胞,但本身还是要吃东西才恢复的更好。

    不过琳还是伸出触手,在蛋里面捞了一下。

    这种触手也可以作为吸食作用,琳吸收了一些蛋内的黄色液体,在体内进行分解,才发现原来这个蛋里面根本就没有幼仔,只有营养结构而已。

    接着琳发出了一点声音,表示吃完了。

    塔克听闻之后立刻抓住蛋大喝起来,没几秒就把整个蛋都喝了进去,喝空的蛋被扔到了一边,它连看都不看一眼。

    既然它那么不在意这个蛋,它到底之前是在做什么呢?

    是某种奇怪的……仪式么?琳很想知道。

    好像是第一次提到‘仪式’这种词,那又是什么东西?

    现在塔克抱着激动的心情,拿起了地上尖锐的石块,在旁边的穴壁上开始刻画起来,琳发现它画的技术比以前好不少,画出来的图形比较精细。

    而塔克正在画的好像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有琳和它掉入洞穴,然后在里面探索,遇到毛玉,各种各样的化石,然后是一个堆满骸骨的地方,被切肉蚁围攻等各种原因情况。

    塔克把一些事情画的比较详细,比如翼龙过滤盐水等等,随之它画出了追击白骸龙,遇到杜美莎树等等的事情。

    而在最后,它就画出了自己的动作,找到那颗蛋,放在树之下,然后……它画出了一些琳没见过的东西,塔克的画之中,上面有一根线插进了蛋之中,和树连接在了一起。

    准确的说,应该是和树发出的光所连接,线没有碰触树,而塔克特别画出了光的样子,它用很多的线来表示,画的还挺形象的。

    随之它还画出了翼龙从光之中出现,进入这根连接蛋的线之中,然后进入了蛋里面……接着它又画出了翼龙从蛋壳里出生。

    原来如此,琳看到这里基本明白了,它做这些是期待……翼龙会从蛋里出来?这不是很明显的不可能的事情嘛,塔克也知道那是白骸龙的蛋,为什么它会有这种想法呢?

    然后塔克又画了另外一个情景,蛋里的翼龙没有直接出生,而是又移回到了树里面,从树里出来,变成了现在这个绒球的样子。

    画完之后,它又在画之下刻上了之前它经常喜欢刻的那些奇怪的痕迹……

    看了这个之后,琳有些明白了……这是塔克的‘自我解释思绪’。

    这就是一种想象吧,塔克在思绪中想象它做这些动作的话,翼龙就能从光芒之中出现,进入蛋之中复活……而绒球从树之中出现是它没有想到的情况,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复活了,因此它把这种情况记录下来……

    塔克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象呢?所谓的‘自我解释思绪’,就是遇到无法理解的情况时,自己想出一种情况去解释,不过这种认为翼龙从光之中重生的想法还真是古怪,也许是某种原因,导致了它有这种想法。

    是什么原因呢?该不会是在某种巧合之时发现某些寄生生物从蛋中钻出来,然后就认为蛋能复活生物吧。

    琳发现过一些寄生生物会寄生恐龙蛋,不管里面有没有幼仔,它们都会吞噬里面的营养,然后再钻出来,也许和这个有关系?

    当骸龙看到之后就会认为‘没有生命的蛋居然钻出了生命!’,所以产生了这种想法。

    然后它们再用自己发达的脑部进行更多想象,像是这个生物从哪来的,然后它们看到了天上的光……

    不过这只是推测而已,实际来源到底是怎么样的还有待调查才行。

    这还真有趣呢,也是因为它们脑比较大,才会有这种想象力吧,不过说起来脑袋虫从来都不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估计是因为它的脑实在太大了,反而更为理智一些。

    就像它现在在教小飞龙喷火,脑袋虫知道小飞龙目前还喷不出来,只不过是在教它‘气势’而已……

    脑袋虫的脑足以让它理解事物的前因后果,它从来不会去随便产生一个奇怪的想象去解释事物,而骸龙却会这样想象,真是有趣的感觉。

    古鱿倒是没有出现这种现象的样子,可能和生活地点见到的东西不多有关,不过这个现象虽然说好像很有趣,但是它却影响了塔克的生命,像是塔克相信着翼龙会复活,然后就一直等在这里差点死掉,它非常相信自己所想象的事情,当然这也和它把翼龙看的相当重要有着很大的关联。

    看来得教它更多的事物才行,但是琳觉得塔克目前最应该学的是词汇,需要能够交流才行。

    不过现在得先从这个洞穴之中出去。

    被琳毁坏的杜美莎树现在已经开始缓缓地萎缩了,看上去像是枯萎了一般,实际上只是在回收这个已经毁坏的器官,琳只攻击了其中一根树根和这露在地表的树,对它本身没造成什么危险,不过琳认为杜美莎树可能会离开这里,到达别的地方寻找猎物,它虽然有一定的移动能力,但本身还是摆脱不了依靠陷阱捕食。

    这种奇妙的植物意味着也许以后会遇到更为高度进化的植物也不一定呢……

    在前面有个湖的地方是能飞到地表之上的,但是应该就这么离开这个洞穴么?真菌化石的成因依旧是谜团,还有这里的白骸龙,以及塔克和它们的关系。

    塔克对白骸龙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的愤怒,现在因为还没有足够的词汇,琳现在还没办法让塔克说明这一切,但如果继续前进的话……也许能发现什么。

    塔克的族群也已经离开了,那么就继续在这里继续前进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之物。

    这个洞穴相当的大,因此琳怀疑这里有一部分是生物挖出来的,也许和白骸龙有关系。

    现在琳探索过的洞穴似乎已经到达尽头了,但是琳认为还有道路可以继续深入这个洞穴……

    而在这个时候,琳也发现了真菌之岛那边传来了一些特殊的情况。(未完待续。。)

    ps:感谢~迷失在都市的风~三舌子~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