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白色荒漠的旅途
    无数蘑菇树在强烈的爆炸之下断裂飞散,飞龙的身躯在气浪的压力之下粉碎殆尽,艺术创造者再次在这个世界之上刻下了艺术的痕迹。

    果然,这头飞龙相当的脆弱。

    看着化作粉末的庞大身躯,贝希摩斯缓缓地降落到了爆炸点之上,放出一些飞行者靠近飞龙被炸碎的骸骨,对其进行吞噬分解。

    这个真菌可蔓延的相当之深呢,都有很多菌丝延伸到骨头里,大多数生物喜欢用骨头内的一些结构作为造血器官以及免疫器官,可能因为真菌影响了这里,这头飞龙才会变得那么的……瘦弱。

    瘟疫真菌可以代替免疫细胞杀掉别的侵略生物体的菌类或者病毒,但它们也会影响生物本身的结构,然后生物变得脆弱。

    这么看来,地下那些真菌怪很容易被烧熟也是这个原因呢,真菌果然很多弊端。

    这头飞龙不是最大的,琳认为它还能继续增长,实际上有些爬行类生物是没有成长上限的,它们终身都在成长,只要它没有因为意外原因而死,还能长很长很长时间,至于到底多久呢?现在还很难知道。

    它们究竟能长多久还是个迷,一般来说它们总是会因为各种菌类或者病毒攻击而死,或者被其他生物吃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许能长到相当的大。

    那个小飞龙,应该好好养它,看看它到底能长多大,现在脑袋虫正在教它喷火。这个可能有些困难。

    在这之后。琳继续攻击这座岛屿。噬菌者不断地扩散,吞噬一棵又一棵蘑菇之树,在地下的噬菌者也同时扩展,吞噬那些真菌球。

    目前,真菌是无法组成什么有效的反击了。

    但是,它们的确在想办法反击。

    原本真菌球越来越快的‘心跳’忽然开始转成越来越慢,到最后甚至完全停止,琳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回事。琳先让猎食者切开一些真菌球,却发现了一个奇妙的事情……

    里面的真菌怪不见了……

    真菌球里变成了空心,好像一个空的卵壳一样,还有很多不跳动的真菌球也是如此,里面的生物好像突然不见了。

    为什么会不见了呢?被消化掉了么?消化速度应该没有那么快,还是说这些本来就是空的?但是前面琳吞噬了很多个都不是空的。

    在陆地上也是同样的情况,琳发现地面上覆盖的菌丝开始慢慢的消退,而巨大的蘑菇树之中也像是真菌球那样,变成了一个空壳。

    这些蘑菇好像把自己消化掉了一样,将自身完全变成一个空壳。轻轻一推整棵就倒在了地上,但琳却没有找到里面被消化的养分去了哪里……

    但琳目前可以猜到它们这么做的用意。应该是想阻止噬菌者扩散,噬菌者完全靠吞噬真菌增长,它们将附近的球和树都弄空的话,噬菌者的确无法继续增长。

    但是,噬菌者也能像史莱姆一般移动,虽然比较缓慢,而琳发现慢慢地不止是噬菌者周围的球和树,就连其他地方的球和树也开始出现了这种现象,瘟疫真菌似乎决定将大量的树或者真菌怪给消化掉……

    但是它们到底被消化到哪里去了呢?是通过某种细小的管道运送走么?目前琳还没有任何发现,最奇特的一点就是如果琳如果往某些还没消化的树或者真菌球注入微型兵种观察时,真菌是不会做这种动作的,它好像一旦被异物侵入就会停止这种自我消化。

    那群奇布查虫也在进行动作,它们开始不断地挖掘地面,好像想钻到地底的更深处。

    琳倒是不太在意这些事情,慢慢的把整座岛吞噬掉就好了,迟早会找到它们的躲藏之处。

    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昼夜……

    在这之后,琳的进展相当顺利,瘟疫真菌没有再进行什么有效的攻击,它们好像‘萎缩’了一般,也没有什么真菌怪再出现,几乎整座岛的真菌都在不断地消失,它们消失的很奇怪,找不到气味或者别的什么痕迹,琳怀疑它们是不是缩进了地下,虽然说地面没有一点痕迹,但是还是打算用一些兵种挖掘到深处看看。

    这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这座岛太大了,因为没有什么激烈的战事,琳将注意力转移回了‘恐龙大陆’之上。

    最近,脑袋虫表示它想‘见一见’蒙特二世,面对面的见,不过蒙特二世因为有隐藏着真菌的风险,所以琳不打算把它带回大陆。

    琳注意的并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关于……骸龙的事。

    琳的翼龙一直跟着骸龙群待在一起,偶尔会帮助它们狩猎,比如在高空中发现猎物什么的,骸龙也完全将翼龙当做一个……奇妙的存在。

    为什么说奇妙呢?它们对待翼龙的方式和对待普通成员不太一样,比如说会先给翼龙食物,或者把一大堆骨头堆在翼龙身边,它们也为翼龙搭建了一个‘棚屋’,不过是骨头堆成的。

    感觉很奇妙,它们好像把翼龙当做了比首领更特别的东西。

    在骸龙之中,塔克和琳的翼龙比较亲近,它比较喜欢和琳的翼龙待在一起,像是说话什么的,它的棚屋也是搭在翼龙的棚屋旁边。

    而现在,这个白昼是个比较特别的时刻,骸龙的首领将所有成员聚集到了一起,它们将做一个特别的决定。

    要离开这个地方。

    在最近和真菌战争之时,琳也有在一直观察这边的情况,骸龙的猎物捕获率并不算很高,它们居住在这片盐之荒原的边境,本来猎物就很少,它们通常会有连续好几个昼夜无法获得猎物,虽然不知道它们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这里,不过首领已经觉得要离开了,最近连续很多个昼夜,它们都没有找到猎物。

    和它们待了一段时间,琳理解了一些它们的词,的确它们没有复杂的词,不过还是有包含各种各样的意思。

    琳试过教它们一些脑袋虫的词,不过它们却很难理解,估计和脑里面还没有特别关于语言的那一块有关,即使如此,它们也有属于自己的语言。

    现在,骸龙们在棚屋之中围成一圈,几个幼仔在它们附近玩耍,这时骸龙首领正在中间发表着话语。

    “嘎嘎,呜,马嗒嗒,咔。”首领发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它的大概意思就是在说要往远处出发,同时决定去哪个方向,突然,它抬起前肢往远处指去,同时大叫了一声。

    这时,在狩猎周围的骸龙们也立刻跟着叫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它们就决定了,往荒芜的盐海的方向前进!

    琳认为去森林或者河边会更好一些,但琳不会干涉它们的决定,它们似乎比起物种丰富的区域,更喜欢物种没那么密集的地方,也许是在躲避掠食者。

    骸龙虽然会使用各种各样的东西来战斗,但它们并不算很强大,塔克原来那个骸龙族群算是比较‘大胆’的了。

    首领决定出行之后,所有骸龙都开始做起了准备,它们先把自己棚屋之内的一大堆东西拿出来。

    琳发现它们会收集很多东西,通常是尖锐的石头,恐龙爪子或者角龙的角等等,这些东西并不一定都会用到,但它们就喜欢把这些东西堆在一起。

    在离开时,它们反而不知道要带走哪个。

    它们的身体能够储藏较多的能量,所以能忍耐很长时间的饥饿,所以现在并不是很着急。

    而且它们还有一种保存食物的方法。

    骸龙把一些肉用盐包裹起来,再埋到被太阳洒的滚烫的沙地之下,这种做法能去除肉上的水分,让肉变得又干又咸又硬,似乎能保存很久,但是会变得很……难吃。

    主要是会非常的咸,‘咸味’是用于形容味觉的,脑袋虫偶尔会提到这个词,味觉也算一种触觉,多数节肢类和爬行类都有专门用于味觉的器官,被称之为‘舌头’。

    味觉是被用来分别食物是否有害,一些生物甚至能通过味觉感知远处目标,不过像是脑袋虫会出现喜好味觉对脑产生的一些感觉,这个骸龙的群体的成员也有这种表现,它们之中会爱好不同的味觉。

    它们有时即使知道吃多了产生某种味道的食物有害,但却还是很喜欢吃,脑袋虫相当爱好烧烤就是如此,看来它们脑变大了反而会容易被这些感觉所影响,反而失去了判断能力。

    不过骸龙比脑袋虫更为‘理智’一些,它们知道什么东西吃太多会有害。

    它们埋肉之前还要做很多事情,像是把肉上面的一些部分给切掉,也不是所有部位的肉都能使用,必须经过仔细的挑选,琳很好奇它们是如何学会这些东西的,这也应该和它们生活在盐海边有很大的关系吧。

    不过吃这种很咸的东西会导致水分缺失,骸龙用一种比较有柔韧性的恐龙皮做成一个囊袋的形状,用来储藏水分。

    在收拾完毕后,每只骸龙都带了一大堆东西,大部分是用植物根系缠在身上的,肉干,骨片,石块,还有水袋等。

    现在,它们将要面对无尽的白色荒漠……(未完待续。。)

    ps:感谢~gulan~阿气~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