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生子当如孙仲谋 >第365章 假设
    不要让她知道?

    孙权眉头一皱,史子妙刻意带小丫头过来,必然也是要她感悟一番张道陵留下的道意,这绝对有利于小丫头今后的修行跟成长。甚至按照史子妙的安排,这里今后很可能也会变成慈航静斋的一处禁地,唯有每一代的斋主跟最优秀的弟子,才能够前来闭关参悟这样子。

    那么,现在史子妙说,不要让小丫头知道的,又是什么事呢?而且,史子妙说的是,暂时不要让她知道。暂时?

    带着疑惑,孙权默默的跟着史子妙,走着走着,发现眼前有些眼熟,一处石壁之下,这不是左慈留下的到此一游的刻字?

    “你先前也到过这里吧?”史子妙道。

    孙权点了点头,

    “没错。这里果然有古怪?”

    “这是左慈留下的信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关系到进入某处的方法。”史子妙说着,指了指地面上的划痕,“这里,是我当年研究所得。如今回过头看,也还是一知半解。”

    孙权眼睛一闪,原来是史子妙留下的,难怪了,这也解开了当初的一道未解之谜。果然,左慈留下的文字跟张道陵不同,并不含道意,也不含武功,这是指向某处的路线?

    “某处是哪一处?为什么确定会有那种地方?”孙权不禁问道。

    “某处是哪一处,我也不清楚。或许是通往天道之路,或许是通往地狱之路,但确实有那样一处地方。张道陵天柱峰飞升之前,有提到过一个名字——战神殿。”史子妙回道。

    孙权浑身一震,别人可能不知道战神殿,他难道还不知道?传说中最厉害的奇书战神图录,就在战神殿中。可孙权记得,战神图录貌似不是在这种地方吧?但孙权又隐约记得,战神殿的位置好像会改变?搞不懂搞不懂,反正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就像是仙人的府邸一般。

    “所以,张道陵是在战神殿悟的道,悟道后在这里留下了文字。也就是说,战神殿应该就在附近!而左慈留下了信号,说明他也进过战神殿?”孙权忍不住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战神殿会不会也太好进了吧?

    孙权也知道,不论张道陵还是左慈,他们都是传说中的人物。可最大的传说中的战神殿,突然发现有这么多人都进去过,那种朦胧感,那种传奇感,那种神秘感,瞬间消失殆尽,这让孙权对战神图录的期待度反而变得没那么高了。

    “我说过,左慈行事古怪,他有没有进去过,没人知道,这里的一切,没准也只是他故意留下来误导后来人的。”史子妙说道。

    “不然。”孙权却是摇头,“左慈为什么要误导后来人?他误导后来人,必然是不想让人找到战神殿。可战神殿虚无缥缈,如果左慈没有留下这些文字,后来人都不一定相信有战神殿的存在,唯有相信,才会去找,如果左慈真不想别人去找,他就没必要画蛇添足。甚至更过分一点,左慈完全可以把中心广场张道陵的留字破坏,届时,更不会有人能找到战神殿了!”孙权分析说道。

    “所以?”

    “所以,我认为,左慈既然留下了文字,必然是希望有人能去找的。而这里的文字,必然也是左慈精心遗留,绝不会有假。我推测,左慈不外乎有两种目的:第一,他发现了入口,但当中有危险,所以左慈希望有人能帮他探路。第二,左慈真的于这卯年卯月卯日闯进了入口,但他担心自己有去无回,出不来,所以提前留下文字,希望未来有人也能进去,没准能给他一条生路。”孙权推测道。

    “以左慈的作风,如果真想让人帮忙探路,他大可抓人来探,第一项可以排除。”史子妙说道。

    孙权点头,

    “我也是这样想的,毕竟如果真存在连左慈都不敢轻易尝试的危险的话,那别人估计也有去无回,探了也白探。所以,大概率就是第二种可能了。不管左慈是不是已经从里面出来,当年他留下文字的目的,定然就是如此,因此,左慈留下的文字也必然藏有真实信息!”

    对此,史子妙还是比较赞同的,

    “你分析得没错,从逻辑上讲是这个道理。但,在丁卯年(187年)我到过这里,这里的刻痕也是我那时候留下的,我一直呆到了卯月卯日,整个古迹都无事发生。我想,以我的观察力,应该不至于会有疏漏吧?”史子妙说道,也正是因此,她才怀疑起了左慈留字的真假动机。

    孙权皱眉,

    根据他的记忆,如果真是战神殿的话,它的入口并不是随时都开着,所以时间必然很关键。史子妙有心眼,如果连她在特定的时间都没能发现端倪,那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先假设左慈留下的文字是真的。

    如果,左慈的话是真的,要么,是战神殿的入口并不在这古迹之内,要么,是战神殿开放的时间并不是卯年卯月卯日那一天!

    可如果战神殿的入口不在这里的话,为什么左慈会留字于此?为什么张道陵又偏偏在此悟道?为什么古迹之外会有那么大的仿佛非人为的迷幻大阵?

    “难道是时间不对吗?”孙权喃喃,突然灵光一闪,当即开口道,“会不会是年份不对?我们一直被卯年卯月卯日这个古怪的时间所误导,甚至左慈自己也可能被这个时间给误导了。谁说这入口一定是十二年开启一次呢?会不会是十年二十年这样的间隔?”

    古人通常喜欢以十二年为一轮回,但作为现代人的孙权,还是习惯性以十年整数计算。这也是孙权容易发现的古人容易忽略的一个方面。

    听到孙权的话,史子妙神色一动,平和的心难得兴奋起来,

    “有道理!”

    在绕过这个常识性的误导后,此时此刻,史子妙终于是理清了一切缘由,

    “战神殿之秘,哪怕是左慈,都不可能静等足足十二年去验证其开启之机。左慈发现入口之时,必然会想,这没准是他有生之年唯一的一次机会,所以,哪怕准备不足,也不敢耽搁,只能进去一探究竟。也正因为决定匆忙,左慈才写下了这段文字,试图给自己留下一丝后路与一线生机。”

    说这段话的时候,史子妙语速极快,看得出来,她此时情绪的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