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穿越小说 > 生子当如孙仲谋 >第263章 线索
    “不知三叔以为该如何呢?”

    对于孙权的问题,孙静没有选择正面回答,

    “我这次出来,原本有两个目的:第一,自然是调查兄长失踪的原因;第二,是来阻止孙策的。”孙静说道,“可惜,最后还是来晚了一步。我很清楚,一旦出兵开战,阵前请求歇战,很容易会扰乱军心,所以,既然你大哥孙策已经带兵过了柴桑,我也就没再去找他了。”

    “所以呢?”孙权眼皮抬了抬。

    “以仲谋你的聪明,应该很清楚我要说什么吧?”孙静直接回道。

    “所以,就有仇不报,被人欺负到头上,也只能忍气吞声了,是吗?”孙权冷笑一声,说话间,还可以瞥了那边的孙一眼。

    “我不是不让你们报仇,报仇有很多种方法。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赔掉整个孙家!”孙静一改文静之态,语气突然高昂起来,“任何人都不允许凌驾于家族之上!包括兄长,当然也包括我。我孙家传承这么多年,靠的是好勇斗狠吗?常年征战沙场,我们的仇家还少了吗?如果每个都像你大哥一样,动不动就举全族之力出征,孙家能有今天?”

    说着,孙静转向其他子弟,

    “你们听着,现在天下大乱,每个人都可能身死,如果将来我遇到了什么意外,你们谨记我刚刚说过的话!”

    “是!”

    孙静重新看向孙权,

    “仲谋,你比你大哥聪明,也比你大哥理智,你应该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吧。”

    孙权眼睛一眯,

    “他是我父亲!”

    孙静顿时跟道,

    “他也是我兄长!”

    “三叔,我就问一句话,如果这次我大哥打输了,你会怎么做?”孙权突然问道。

    “让他把兵权交出来,跟我回江东休养生息。什么时候他不冲动了,能当大任了,我再把一切还给他。”孙静说道,意思他并不觊觎家中大权。当然,这不过是空口协议,哪怕是写下了契书,真坐上了那个位置,他也随时可能反悔。

    “如果他不交呢?”孙权道。

    “如果他不交,那为保家族传承,孙家从此一分为二,吴郡会稽等地,从此就不归他管了!”孙静沉声说道。

    说完,孙静拍了拍孙权肩膀,

    “我也不想变成那样,有机会好好劝劝你大哥。当然,我更希望我们如今谈的一切,全都是杞人忧天。”

    从孙静处出来,孙权并没有选择跟孙静住一起。表面上,他们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更有利于引蛇出洞计划的执行,实际上,孙权还是不太信得过孙静。孙静给的线索,可能会影响孙权的判断,孙权要先自己去寻找,最后再与别家比较。

    “你这个三叔,实在太可恶了!”玉儿还在为孙权愤愤不平,家里主心骨出事了,不思团结一心,居然还想着分裂。看似说得冠冕堂皇,有理有据,但在玉儿看来,那根本是贪生怕死,冷漠无情!

    “我不恨他。如果此事跟他无关的话。”孙权却是说道。

    “啊?小弟弟,你不会被他说服了吧?”玉儿讶异道。

    “说服谈不上。”孙权摇了摇头,“其实我跟他是一类人。”说着,又再摇头,“其实也不完全一样。”

    “那你是要站在他那边了?”玉儿不禁道。

    “扪心而论,如果这次出事的不是我父亲,而是家里某个叔伯,我也不会同意举家为其报仇。没必要为了一个人,而赔上整个家族。”孙权回道,“但我跟他不一样。他万事以家族为先,我比他更自私。谁敢动我最亲近的人,我赌上自己的一切也要灭了他!如果家族是我的,我自然也会赌上整个家族!”

    孙权目光阴狠,他已经压抑太多天了。没到这边之前,是着急,但自从到了柴桑附近,越发接近真相,越发接近仇敌,孙权的心境就越发的暴躁。

    一旁的玉儿吐了吐舌头,暗道孙权果然是亲生的。平常的时候,她还想开玩笑问问自己算不算孙权最亲近的人,但现在,玉儿居然问不出口了。这小家伙,别看经常笑嘻嘻的,但某些时候,总会爆发出慑人的气势。

    这时候,乐就走上前来,

    “孙少爷,刚有人给了我张这个。”

    说着,给了张纸条给孙权。

    孙权眉头微微一皱,一边打开,一边询问,

    “谁给的?”

    “只是个普通人,他也是受人所托。”乐就回道。

    孙权打开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彭蠡泽有古怪,不妨前去一看’。

    孙权看完,仔细检查了一下纸条,发现并没有其他异常,于是直接把纸条交给了旁边一直在偷看的玉儿。

    “他没说是谁给的吗?”孙权再次向乐就问道。

    乐就摇头,

    “没有,那人也不清楚。我派人悄悄跟了上去,发现确实只是个普通人。”

    “你觉得是敌是友?”孙权道。

    “小人不敢妄断。”

    乐就非常清楚自己的本分,他就是来帮把手的,顺便也监视一下孙权的所作所为,其他任何决策跟判断,他可不敢轻易担责。

    乐就不敢说,不代表别人不敢说,玉儿当即就道,

    “敌人吧!对方知道我们现在一头雾水,所以想把我们引到彭蠡泽去,没准就等在那里埋伏我们。若真是朋友,干嘛不透露身份?情报要是真的,我们感谢他都还来不及呢!”

    结果孙权却是摇了摇头,

    “首先,是敌是友跟情报是真是假,并没有直接关系。哪怕是敌人,对方给的情报也可能是真的。其次,就算没有这张纸条,彭蠡泽我也必然会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对方如果真要算计我,没必要打草惊蛇才对。”

    “既然早晚都要去,那给我们这张纸条又有什么用?”玉儿不禁道。

    孙权眼睛一闪,

    “对方显然希望我优先去彭蠡泽。要么,他是想引我去彭蠡泽,以防我先去调查其他地方;要么,彭蠡泽那里的状况有一定的时效性,去晚了就没了。”

    同一时间,某暗巷当中,

    “你什么意思?”一个黑衣人拦住了一年轻人,如果刚刚送信的人在这里就会知道,这个年轻人正是把纸条交给他的那位。

    面对黑衣人的质问,年轻人显得不慌不忙,俊朗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

    “看在当年多少算是同期的份上,我稍微指点他了一下。”

    黑衣人冷哼一声,

    “郭嘉!主公信任你,不代表我也信任你!你从袁绍麾下,转投我们,是有别的目的吧!”